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妈妈的泪水
妈妈的泪水
 「同学们,开学的时间是9 月1 号,希望大家能按时完成作业,祝大家暑假愉快」。

  讲台上的妈妈已然是一身诱惑女神打扮,上身穿着一般女性很难驾驭的大红色的带褶子花的紧身真丝上衣,两个乳峰像是两个小山头一样耸立着,下身穿着包臀紧身黑色真丝一步裙,圆圆的肥臀在一步裙的包裹下显得更加诱人,纤细笔直腿上套着咖啡色丝袜,小脚上踏着黑色细跟高跟鞋,浑身散发着熟女独有的魅力,一眼望去活脱脱就是引人犯罪的大众情人。

  底下的学生一片欢呼,但细心一看欢呼的终究大多数是女生,大部分男生想到的是有将近两个月的时间不能看见妈妈,这对于这些小淫虫而言确实是个不小的打击,胆子比较大的小淫虫正在抓紧最后的机会望着讲台上散发着无限轻熟女魅力的妈妈底下用手快速的套弄着。但是对于小明来说,暑假仅仅意味着开始,凭借着和我的关系,以及手里握着的妈妈被小明爸爸强暴的视频,小明坚信自己这个暑假一定要成功地品尝妈妈。想到这些,小明散发着毒光的眼睛朝妈妈望去,丝毫不像是一个初中年级的学生。

  办公室里,妈妈哼着小调在收拾着东西,暑假来了妈妈的心情也十分的好,最近发生了太多的事,想起来妈妈就感到特别对不起爸爸,特别的羞耻。正好借着这个假期妈妈打算调整调整,尤其是爸爸的到来,爸爸过几天就要回来了,妈妈觉得最近发生的事情十分的对不起爸爸,但同时有极其渴望爸爸的安慰,妈妈已经打算好了,这一次要和爸爸出去好好玩玩,放松放松。

  一阵悦耳的铃声响起,妈妈的手机响了,妈妈一瞥,是林主任。唉,这个老流氓!到现在想起上次坐林主任车时看到林主任裤裆里搭起的帐篷妈妈还都感到脸红。

  「你好,王老师,我是林主任啊」。电话里传来老男人恶心的声音,自从林主任在妈妈心中的形象一落千丈后,妈妈连林主任的声音都感到恶心。

  「嗯,你好,林主任」。妈妈回应道。虽然很恶心林主任,但面子事还是要做的,毕竟是自己的上司和同事。

  「王老师啊,通知你一个事,这不是放假了吗,为了感谢大家这一个学期对我工作的支持,我请你们年级老师今晚去吃饭,你一定要去啊」。

  「这个,这个」。妈妈支支吾吾道,明显妈妈不想去。

  「你一定要给面子啊,王老师」。见妈妈不想去,林主任赶紧说道。

  「好吧,我去」。见林主任这么说道,妈妈也没办法了,只能答应下来「那好,晚上见王老师」。

  「唉,本想回家好好休息休息,又得去应酬这种事」,妈妈叹气道。

  放学后,妈妈开着车来到了ktv.打开车门,妈妈穿着咖啡色丝袜的小腿一露,就引来了门口保安的关注,伴随着妈妈走出车来,哒,哒,哒的细高跟鞋敲击着地板,也敲击着门口保安的心灵,看的眼都直了,四五个保安底下不自觉的搭起了帐篷,妈妈早已习惯了大街上路人的这种眼光,心里油然生气一股傲气,虽然自己已近40,但仍然是万众瞩目的中心,这大大满足了妈妈的虚荣心,毕竟是女人嘛,都这样。

  「看看看,看那穿着丝袜的美腿,真诱惑啊,还带亮光的」。

  「看那小屁股翘的,真想摸两把,还有那奶子,真挺啊,真是个小骚货」。

  「这一定是个贵少妇,能让来一炮真是死也值了,在床上肯定是个骚货。」四五个保安望着妈妈的背影叽叽喳喳的议论着妈妈,善良的妈妈怎么也不回想到这些人会用如此淫秽的语言评价她。

  「hi,王老师,你可算来了,大家都等你呢」。林主任见妈妈来了热情的站起来「王老师来了啊」,在座的各位老师纷纷招呼着妈妈。

  「哎,来晚了,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了」,妈妈歉意的说道。

  「来来来,坐这边」。林主任招呼着妈妈坐在他旁边主宾的位置。

  「这不好吧,我怎么能坐那里呢」。妈妈推脱道。

  「去吧,王老师,你可是我们年级取的好成绩的大功臣啊」。一个男老师说道「对啊,对啊。你可是我们年级的王牌班主任,坐在那理所应当」。几个老师起哄道。

  见如此情况,妈妈也不好推迟,只好硬着头皮坐去了林主任旁边。妈妈这一坐,林主任立马感到芳香扑鼻,底下的小帐篷又搭了起来。

  「你个小骚货,再等会,老子让你好好陪我爽爽」。林主任心中暗暗想到「好了,人都到齐了,让我们大家首先共同举杯庆祝一个学期的顺利结束以及我们取得的好成绩」。

  「好好,好」,众人附和道,并举起杯中的白酒。

  妈妈本不想喝酒,但见大家都举起了杯,也不好搞特殊,就抿了一口。

  「王老师,这不好吧,你看大家都干了,你怎么能救抿一小口呢,诚意不够啊」。林主任嘿嘿说道。

  「这个,我酒量不好,实在不能喝啊」,妈妈推脱道。

  「这个不好吧,第一杯酒,一定要喝完啊」。

  「对,对。第一杯酒一定要喝完」。老师们起哄道「好,我喝」。妈妈见状也不好推脱,只能皱着眉头喝下去。殊不知这仅仅是个开始。

  见妈妈喝下去酒,林主任带头鼓掌,同时嘴上也露出一丝淫笑。酒宴在一片欢声笑语中进行着,期间林主任和各个男老师不断地向妈妈敬酒,妈妈虽然不胜酒力,但善良的妈妈实在招架不住这些色狼们的甜言蜜语,只能不断地喝下,很快,妈妈就招架不住了,感觉有点恍惚。

  就在妈妈以为结束的时候,可恶的是,那些女老师也开始敬妈妈喝酒,善良的妈妈怎么也不回想到,这些表面上和和气气的女同事,其实每个人心里都无比的妒忌她,看不下去这么多男老师都围着她转,借此机会,这些女老师借着妈妈的恍惚,开始灌妈妈喝酒。

  唉,善良的妈妈到最后站着的时候都有点摇摇晃晃。见如此情景,最高兴的莫过于林主任,因为他的目的就要达到了此时的妈妈红扑扑的小脸蛋,带着迷离的诱惑的眼神,似的妈妈看上去又有一种别样的味道,好几个男老师都搭起了帐篷,意淫着醉酒的妈妈,幻想着性感的妈妈在他们胯下呻吟。

  进行到最后,大家都喝了很多,很多男老师都言语不清,妈妈更是已经趴在桌子上,酒量了得的林主任已然在招呼着大家喝酒,但没有人注意到林主任的一只手已经转移到桌下。

  林主任见妈妈醉酒趴在桌上,借着酒胆,伸出左手放在妈妈穿着咖啡色丝袜的大腿上。

  好爽啊!林主任感到一股电流电到自己全身,这是林主任第一次碰到妈妈的丝袜腿,妈妈光滑的皮肤,再加上高档丝袜的质感,让妈妈的丝袜大腿简直就是极品。林主任的肉棒更加的挺拔,见妈妈没有丝毫反应,但桌下的罪恶之手早已迫不及待的在妈妈的大腿上摩挲,爽,好爽啊,摸着妈妈的丝袜大腿,林主任简直是欲仙欲死。

  台面上的欢声笑语掩饰着桌下淫荡的罪恶,妈妈迷迷糊糊中,也感觉到有东西在自己的大腿上游走,但过多的饮酒导致妈妈无法招架。

  林主任粗糙的大手肆意的在妈妈啊大腿上摸来摸去,并逐渐的像大腿根部摸去,好在妈妈穿的是紧身一步裙,比较紧。林主任也不好直接摸去妈妈私处,幸福总是来得如此的突然,林主任这一刻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自己摸着梦寐以求得女神的腿,还有什么比这更令人惬意的。

  好了,今天就到此结束吧,以后有机会大家再聚。林主任早已按捺不住,希望尽快结束宴会,好赶快去享受自己的女神。此时的妈妈依然迷糊的趴在桌子上昏睡,几个男老师想要自告奋勇的去送妈妈,看到这群饿狼的眼神,林主任赶紧说:「我知道王老师家住哪,我去送她吧」。林主任生怕这一次再让妈妈从嘴边溜走。

  「来,帮忙扶一下王老师到我车上」。

  「我来,我来」,两个男老师当仁不让的抢了上了,不免又惹得几个女老师在心里又骂妈妈勾人。

  说是扶妈妈,可这两个男老师那可是逮着机会可劲得吃妈妈豆腐,一个男老师刚扶妈妈的时候,竟然一手摁在妈妈的乳峰上,惹得妈妈呻吟一大声,引来众人眼光。

  「真是个骚货」,一个女老师小声说道。

  看着两个男老师扶着妈妈,一个手摁在妈妈的翘臀上,一个把手紧紧地挨着妈妈的乳峰,林主任不免有些吃醋,但想到一会就要亲自享受妈妈,心里越想开了许多。

  两个男老师把妈妈扶到林主任车上恋恋不舍得离开,临走又一人狠狠地摸了一下妈妈的丝袜大腿。昏睡中的妈妈隐约中感到有人拖着她走,但实在头疼,也无力睁开双眼。

  「那我们先走了,林主任」,你可一定要把王老师安全送回家啊。

  「一定,一定,交给我就放心吧,好,大家再见」。

  林主任看着在后座上昏睡的妈妈,红扑扑的小脸蛋,斜放的两条咖啡丝袜美腿,使得妈妈更加的诱人,再等会,马上就让你放松放松。林主任心里想着边启动汽车。

  「妈的好好地美女要被这么个恶心的老男人给干了,什么世道啊」。饭店门口的保安议论道半小时后,林主任将车开到了我家小区的地下停车场,找了一个角落,林主任将车停下。

  「我来了,王老师,让我好好摸摸你」,林主任迫不及待的打开后车门,坐在后面锁上车门。

  斜躺在后座上的妈妈,此时依然在昏睡中,嘴里喃喃的不知在嘟囔着什么,一脸诱惑得样子完全不知道自己即将被强暴。真是个尤物啊,林主任说着便双手抱起妈妈,一张恶心的大脸埋入妈妈穿着真丝上衣的双峰中,疯狂的吮吸着。

  「啊,啊」,突如其来的袭击,惹得妈妈小声的呻吟了两声。

  林主任双手抓住妈妈的真丝上衣的下摆猛地一推,妈妈带着黑色蕾丝乳罩的两个乳峰暴露在空气中,摇摇晃晃,呼之欲出。

  「妈的真大啊,穿这么性感的乳罩,真是个骚货啊」,林主任感慨道。

  这时候林主任在车内狭小的空间里艰难的拔下了自己的裤子,林主任一只手摁在妈妈的一个乳房上用力的揉搓,边另一只手在妈妈大腿上摩挲,边往上推着妈妈的一步裙,边一只脚支撑着自己的中心,俯下身子去亲吻妈妈的樱桃小嘴,真香啊,林主任用力的用舌头打开妈妈的牙关,疯狂的在妈妈在妈妈的嘴里搅拌着,此刻妈妈虽然满嘴酒气,但妈妈的唾液在他那里也是美酒一般,同时林主任的手依然疯狂的蹂躏着妈妈的乳房,是啊,自己幻想的许多年的女神,此刻就在自己的胯下,自己能不激动吗,能不疯狂吗。

  「啊,啊,不要,疼」,昏睡中的妈妈小声的呻吟着。

  「疼?一会还有更疼的的呢,美人」。林主任说道此刻妈妈在梦中又梦见自己被张刚强暴,梦见张刚疯狂的压在自己的身上蹂躏自己,但自己浑身是不上一点力气,只能认张刚玩弄自己。

  此时,林主任享受完妈妈的小嘴,又一手拉下妈妈的蕾丝胸罩,两个大乳峰彻底暴露在林主任面前。林主任说着一手抓住一个用力的揉捏,「妈的,真大啊,真是个极品,我怎么早就没摸到呢」。林主任俯下身来用嘴含住妈妈的乳头,用力的吮吸,「啊,啊,啊」,妈妈的呻吟声逐渐的大起来。

  而随着妈妈的呻吟声,更加激发柘林主任的性欲。于是更加用力的吮吸着妈妈的乳头。

  「啊,啊,不要啊,不要」。妈妈继续呻吟着边扭动着自己的双腿妈妈扭动的双腿在车内狭小的空间里刚好摩擦着林主任的肉帮,这更加令林主任感到疯狂。

  这时林主任停止动作,挣扎着坐在后座上,将妈妈的两条丝袜玉腿放在自己腿上,将自己的肉棒夹在妈妈的丝袜玉腿中间,然后俯下身来舔妈妈的丝袜腿,「啊,终于能将你个小骚货的美腿抱怀里了,真幸福啊」,林主任淫笑着说道。

  林主任便从上到下舔着妈妈的美腿,边用一只手扒下妈妈的黑色高跟鞋,妈妈的两个丝袜小脚释放出来。

  林主任任将妈妈的丝袜小脚捧在手中,深情的用鼻子一闻,香水的气味和高跟鞋皮质的混合,对于林主任来说,这就是人间极品。

  林主任迫不及待得伸出舌头去吮吸妈妈的脚趾,一个一个的吮吸,一个也不放过,然后又用的舔妈妈的小脚心,隔着丝袜,更加的完美「啊啊啊,不要,痒,痒」,妈妈依旧小声的呻吟,睡梦中的妈妈依然再继续被张刚玩弄着,只可惜妈妈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真正正在玩弄他的是道貌岸然的林主任,这不是做梦。

  「啊,不要啊,痒。」

  妈妈在狭窄的车厢里扭动着身躯呻吟着,林主任卖力的隔着丝袜舔着妈妈的私处。胯间的肉棒愤怒地像火红的蟒蛇在妈妈的光滑的双腿间摩擦。

  睡梦中的妈妈,感觉浑身火热,慢慢的接受张刚对自己的蹂躏,自从上次被张刚强暴以后,妈妈虽然感觉羞辱难忍,但是妈妈确实享受到了淋漓尽致的性爱,这种感觉是妈妈跟爸爸在一起性爱从来没有过的,跟爸爸在一起一直以来都是中规中矩的性爱。在事情慢慢过去以后,妈妈的内心甚至会怀念那种感觉,虽然妈妈很反感这样,但内心又是十分的挣扎,甚至很多次做梦的时候妈妈都梦到自己在张刚的胯下被蹂躏,这也让妈妈感觉更对不起爸爸。但感情归感情,自己身体的变化是欺骗不了自己的。

  「啊。啊。啊……」

  妈妈小声的呻吟着,扭动的身躯,配合着林主任对自己的蹂躏。

  看着怀里的尤物扭动着腰肢迎合自己,红扑扑的脸蛋诱人万分,两个大乳峰摇摇晃晃,更加激发了林主任的性欲,想要一口把妈妈吃了。

  林主任一边用手狠狠地搓揉着妈妈的乳峰,一边狠狠地隔着丝袜用舌头疯狂的舔着妈妈的私处。另一只手搂着妈妈的腰肢,控制着扭动的妈妈。

  林主任坐在车座上,将妈妈的没有一丝赘肉丝袜玉腿让在自己的怀里,小心翼翼的从脚底一点一点的往上舔去,林主任抱着自己梦寐以求的少妇,想要一点一点吃掉妈妈,不忍心放过妈妈一寸肌肤,妈妈被舔的浑身瘙痒,不由自主的扭动的娇躯。

  妈妈扭动的身躯更激发着林主任的兽欲。借着地下停车场昏暗的灯光,妈妈的咖啡色丝袜泛着点点丝光,显得更加具有诱惑力。林主任小心翼翼的享受着怀里的尤物,从妈妈的美脚一丝一毫的舔遍妈妈的全身,林主任现在既浴火难耐,又不想一口就吃掉怀里梦寐以求的妈妈。

  妈妈的的梦里,张刚趴在自己的身上疯狂的吮吸,妈妈感觉浑身如着火火了一般,浑身骚热,好像有很多只小手在抚摸自己,自己的底下早已泛滥,爱液早已打湿了内裤。

  「妈的,真是个骚货,老子才刚舔舔你,就已经如此这样」。林主任看着妈妈泛滥的下体,心中欲火彻底被燃烧起来。

  林主任趴着妈妈的私处,伸出舌头,使劲吸了一口妈妈的爱液。「真香啊,一股子骚味」。

  「啊,啊」,妈妈顿时又是几声呻吟,水蛇般的身躯也扭动几下。

  睡梦中的妈妈终于再也受不了林主任这样的挑逗,「建国,对不起了我实在受不了了」,妈妈突然伸出双手揽住林主任的脖子,迎面亲去林主任,火热的嘴唇贴在林主任的两片厚厚的大嘴唇上吮吸起来。突如其来的反应把林主任吓了一跳,但很快配合着妈妈狂吻。

  林主任推开妈妈,「我来了,王老师,现在我就好好疼疼你,让你见识见识我的厉害。」林主任伸出双手,一下摁在妈妈的丝袜档处猛地一撕,连裤袜的档处被撕开一个洞,由于妈妈穿的是吊带丁字裤,林主任一个手指轻轻一拨,妈妈的黑丛丛的小穴就就漏了出来。

  「哇,真是诱人啊,你真是个极品啊,王老师,浑身上下都是宝,这么极品的女人,只给你老公享用,岂不是可惜了。」林主任睁着通红的双眼自言自语道「啊,啊,啊,啊,」林主任伸出一个手指一下插进妈妈的小穴里,惹得妈妈呻吟起来。

  此时,妈妈神智慢慢有点清醒,仿佛感觉到自己正在遭受劫难,细柳眉微微上扬,妈妈这个时候已经舒醒过来,只是头还是剧痛,妈妈感觉到自己下体正在遭受别人的侵犯,但剧烈的头痛,让妈妈难以睁开双眼,浑身骚痒的妈妈配合着林主任的行动缓慢的扭动着身躯,恩,嗯,的呻吟着。

  「嗯,嗯,嗯,不要啊,嗯,」

  林主任半跪在车椅上,将前排座椅推到最前,一手摁在妈妈的乳峰上蹂躏,一手扶持着肉棒在妈妈的小穴上摩擦。

  「嗯,嗯,快来啊,快啊,」

  此时妈妈浑身已经饥渴难耐,迫不及待的想要被插进来。

  「好,我来了,小宝贝,我来了。」

  林主任再也受不了妈妈的诱惑了,分开妈妈的双腿,对准妈妈的小穴,屁股向前,轻轻一顶,一个粗大的肉棒顺势进入了林主任梦寐以求得蜜穴。

  「啊……」

  妈妈一声大叫,在寂静的停车场显得格外清楚。妈妈顿时感觉自己的小穴一下被塞满,终于进来了,半昏迷妈妈感觉这个肉棒比张刚的还要大,还要粗壮,一下就插到了自己的花心。其实林主任远不如张刚的肉棒,只是妈妈被挑逗的实在是太迫切的需要一个肉棒。

  蜜穴里温暖的感觉,还有无数双小手在挠动着自己的肉棒,林主任感觉一下自己就要射了出来。事实也确实如此,上次林主任只是在车上看见妈妈的美腿,就激动的射了出来,何况这次插进了妈妈的蜜穴。

  「啊」只抽动了一下,妈妈蜜穴一收紧夹住林主任的肉棒,林主任就射了出来。

  妈妈刚感觉到被塞满,突然就一股滚烫的精子射了过来,直奔自己的花心,这是怎么回事?妈妈慢慢的感觉到随着几股精子射出来,自己蜜穴里的肉棒慢慢的的在疲软。

  「妈的,怎么刚进去就射了,」

  林主任自言自语道,「真是关键时刻掉链子」。

  此时妈妈浑身更加瘙痒,自己还一点感觉没有呢,蜜穴里的肉棒就疲软下来,真是讨厌,感觉到肉棒的主人要把肉棒拿出去,妈妈抬起双脚,一下拴在林主任的腰上,让他不要离去。

  感觉到妈妈的的动作,林主任更加的羞愧,第一次就在自己的美人面前如此丢人,真是可恨啊。边想着,林主任一下趴在妈妈的胸前,疯狂的吮吸妈妈的乳峰。



  见到妈妈高潮,林主任并没有停止抽插,刚才已经射过一次,这一次林主任完全相信自己的实力,林主任的肉棒在妈妈的爱液的润滑下更加轻松自如的尽没在妈妈的蜜穴里又连续抽动了几百下,林主任感觉到自己要射了,胯下的妈妈依然小声的娇喘着,紧闭双眼,一只小手放在嘴唇上,显得简直让人看见就想要吃一口。

  林主任感觉到妈妈的蜜穴收紧,知道妈妈又要高潮了,不禁心里心花怒放,自己竟然连续让王越两次高潮,真是厉害。

  「小宝贝,王老师,我要来了,我老林要射了。」「啊,射,射。」

  妈妈听到林主任要射,虽然身体上想要林主任射在自己里边,但心里还是十分抵触,突然双手使劲推着林主任拼命的摇头,想要阻止林主任。

  看见胯下的王越突然反抗,更加激发了林主任的兽欲。

  「来吧,王老师,给我老林生个小宝宝。哈哈。」林主任无耻的淫笑道。

  林主任不顾妈妈的放抗,紧紧地摁着妈妈,加快速度,发疯了似的听懂了几十下,屁股用力一顶,龟头死死地顶住妈妈的花心,一股股滚烫的精子喷射出来。

  「不要啊……啊……」

  大量的精子冲击的妈妈的花心,又将妈妈送上了有一次高潮,身体疲惫的妈妈大叫一声,昏睡过去。林主任也疲惫的趴在妈妈身上。

  昏暗的地下车库里,寂静的水滴声都听得见,林主任的白色小轿车这会安静的停在车位上,偶尔回来的住户,也想不到白色小轿车里正呈现的淫靡的画面。

  在小轿车不远处的柱子后面,一个少年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小轿车从不停的晃动到安静下来,裤裆也持续搭着帐篷,少年能想到车里发生着什么,但他无论如何也幻想不出车内淫靡的画面。

  妈妈的上衣褪到肩处,露着两个美乳,两个粉嫩的小乳头依然直立着,两个绯红的小脸蛋一看就是高潮过后的留下的印记,林主任足足插了妈妈两个小时,期间好几次高潮,妈妈到最后也扭动着腰肢,呻吟着配合着林主任的抽插,林主任体会到了这辈子都从未有过的快感。这会林主任正意犹未尽的在后座抱着妈妈的黑丝褪到小腿的美腿,用手轻轻地在妈妈穿着黑丝的美脚上摩挲,毫无疑问,妈妈的美腿对林主任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以至于在得到妈妈的肉体之后,林主任仍然趁着妈妈昏睡过去,享受妈妈美腿所带来的快感。胯间的肉棒依然直立,但已然没有力气再一次挺进妈妈的蜜穴。也难怪林主任都四十多岁,今晚也就是妈妈,让林主任兽性发发,透支了体力,不然一般的女人,林主任这岁数,不吃药还真弄不了几次。

  「事都做了,也跟这小骚货爽了,她醒了可怎么办呢」激情过后,林主任边抚摸着妈妈的黑丝小脚边沉思。

 
  妈的,操了我妈妈,我还要谢谢你,真是见鬼。关上防盗门,我恶狠狠的骂道。我得抓紧看看妈妈。

  这时妈妈安静的躺在床上睡着,红扑扑的小脸蛋格外诱人,两条美腿弯缩着,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看着妈妈的黑丝大长腿在灯光下泛出的丝光,我仿佛忘记了愤怒,想起来妈妈和自己的上司发生关系,越想越刺激,双手不知不觉得摸伸向了妈妈的双腿。

  逃不掉 了。

  「亮亮,亮亮,快起床吃饭啦。看看现在都几点啦。」一大早厨房里的妈妈穿着黑色的真丝小睡裙在忙碌的准备着晚餐,贤惠的妈妈那妖娆的身姿又散发着无穷的魅力,诱人的气息。

  「知道啦,妈妈。」在妈妈轮番的呼唤轰炸中,我不得不睁开双眼,看看胯下充血勃起的肉棒,苦笑一声,昨晚又是一夜春梦。

  暑假就在这种日复一日波澜不惊的状态中度过了大半,自从那次发现妈妈出轨,并且亲眼目睹了林主任猥亵了妈妈后,每每想起这些,我就感到浑身欲血沸腾,莫名的刺激感油然而生。每天晚上我都浏览于各大黄色网站,寻找绿母类的影片,尤其是女教师系列的,看着黄片中的女教师被不同的男人抽插,我就幻想着这是妈妈,自己也加快摩擦肉棒,伴随着女主角的呻吟声,一股股热流从龟头中流出。这期间小明也不断的给我输送着各种资源,这小子一定也是发现了我的心理变化,专找那种女教师被学生猥亵的影片给我,我竟然偶尔也会幻想着妈妈被小明这个小屁孩给上了,那该是何等的刺激。

  「亮亮,这暑假都过半了,作业写多少了。」饭桌上,妈妈边吃饭便问道。

  「写了快一半了吧。」我附和道,看着妈妈穿的又如此性感,我的小肉棒早已撑起了帐篷。我倒是想写作业,但是每天妈妈都这么性感的晃来晃去,我哪有心情写作业呀,妈妈真是拿我还当个小孩子,哪里知道在儿子的眼中,自己如此的诱人,又怎会知道儿子每天都幻想着她被陌生人玩弄。

  「你啊,每天就知道玩,也不知道你每天都在屋里干啥,这暑假都过半了,还没写完作业,我还想给你补习补习呢。」

  「妈妈,尼克饶了我吧,我这好不容易来个暑假,也不让我好好玩玩,再说了这次期末考我成绩很好啊。」

  「是啊,说起这次期末考你考的确实不错,你那个小朋友小明也考得挺好的,看来在咱家被你带的不错。」

  「那是!我这种好学生,带差生学习一下,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我哈哈笑道。

  我在心中暗暗想到。「那个小色鬼,就知道意淫妈妈,哪里知道学习,还好上学期出了那么一档子事,让小明不好意思半夜老来我家了,不然我还真怕他占了妈妈什么便宜。不过最近小明不能光明正大的来我家,倒也缺少了刺激的事情发生。」

  「这样吧,反正也快开学了,你把小明叫来家里写作业吧,帮他补补,让他开学能跟上课。」妈妈说道。那叫事情过去一段时间了,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妈妈也慢慢的释然了,张刚是个老流氓,但小明是个好孩子,也挺不容易的,也不能因为他爸爸那样,而耽误了小明的学业啊。妈妈哪里知道,上梁不正下梁歪,小明也是个十足的小淫虫,而这些我却不能和妈妈说,唉,妈妈真是个好老师。

  「这……这……」我为难道,我怕再把小明招进家里来,会占妈妈的便宜。

  「怎么?你不想让他来家里吗?」妈妈见我支支吾吾问道。


  「妈的,这也太快了吧,这么快就来了」我跑去给小明开门。

  「王老师好」小明看到穿着真丝小睡裙的妈妈简直看呆了,这就是小明和妈妈发生艳事的那天晚上妈妈穿的小睡裙,同样也是张刚强暴妈妈那天晚上妈妈穿的小睡裙,黑色的真丝小睡裙下,妈妈的两个玉柱一般大白腿一览无余,两个美乳也在胸前挺立,薄薄的睡裙根本掩盖不住妈妈的美乳所散发出来的诱人的气息,小明眼睛直勾勾的想要寻找妈妈胸前有没有凸点,只可惜妈妈穿着胸罩呢,小明一无所获。

  「你好啊,小明,快进来坐。」善良的妈妈怎么也不会想到现在的小孩子发育的这么快,根本不会想到小明和我都已经对性有所追求,也完全想不到自己的穿着和自己的身体对两个孩子有着如此大的诱惑,所以在小明和我面前,妈妈的穿衣也从未在意过,想穿什么就穿什么,她还是把我俩当成不懂事的孩子。

  「你俩快去里屋写作业吧」妈妈一句话将小明拉回现实。

  「妈的,你看你那眼直勾勾的,你就不能收敛点」回到屋里,我说道小明。

  「哎呀,亮哥啊,你妈妈有多大的诱惑力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小睡裙穿着,那大白腿,哎呀,我可不像你天天都看得到,」小明哈哈道。

  「给我滚一边去,我告诉你,叫你来补习功课,你少占我妈妈的便宜。」「什么你妈我妈的,都是咱妈,哈哈,哈哈」自从发现我有绿母倾向后,小明跟我说话放肆了许多,也敢公然在我面前言语上羞辱妈妈。

  「给我滚一边去,快把资源拿出来看看。」我还真拿小明没办法,每次他在言语上调戏妈妈,虽然我嘴上骂他,但心里还真感觉莫名的激动。

  「好,快来,最新的大片,女教师系列」小明笑嘻嘻的看、晃动着手中的u盘。

  「啊,啊,。……」计算机上的岛国大片里,漂亮的女教师,被学生用各种姿势干的大声浪叫,两个大爆乳一晃一晃的,最后被猥琐的学生射在小穴里边。

  「亮哥,你说这要是王老师该多好。」小明流着哈喇子说道。

  「去你妈的,你妈才被人干呢。」我骂道小明。

  ……

  晚上回到家中,小明在被窝里看着上次张刚强暴妈妈时偷偷录下的视频,幻想着穿着真丝小睡裙的王老师臣服在自己的胯下,妩媚的眼神看着自己,双手套弄着自己的肉棒,并且不时地用舌头舔着自己的龟头。「王老师,啊,王老师,我一定要把你弄上床,好好享受你这个极品。」可是,小明毕竟只是个初中生,让他像他爸爸那样强行上了妈妈,他还真没有这个胆量。但是色胆包天,当一个男人对一个像妈妈这样的女人极具渴望的时候,淫欲冲头,也难免会做出一些色胆包天的事。

  「哎呀,怎么才能好好的玩弄一下小亮妈妈呢,我也好做做小亮的爸爸。」小明边笑边在心中想到。

  「上次爸爸强暴了王老师,王老师并没有声张,那次在公交车上被人上下其手,也没有反击,反而是默默的承受,可见王老师是一个善良懦弱的小女人。」小明暗暗沉思。

  「那次被爸爸强暴,王老师刚开始虽然极力的反抗,但是后来沦陷以后,和爸爸做爱时那种浑身散发着少妇气质的淫荡的表情,那积极配合爸爸抽插时主动扭动的腰肢,可见王老师内心是一个极度火热的,寂寞空虚的女人,小亮爸爸又不在家,估计王老师还是挺想被插得,至少在内心是不排斥的。」「好,就这么定了。」小明想到一个好主意,嘴角露出一丝淫笑。

  「滴滴~ 滴滴~ 」深夜里,妈妈洗完澡正准备睡觉,手机突然传来短信的声音。

  「这么晚了,会是谁呢」妈妈自言自语道。打开手机一张图片,深深地刺痛到妈妈的心灵,一瞬间妈妈如五雷轰顶一般,瘫坐在床上。照片上,在一个灯光昏暗的地下室里,一个浑身光着的男人,趴在一个穿着黑色小睡裙的女人的身上,小睡裙已经被褪到腰间,两个美乳暴露在空气中,只可惜这个角度并不能看到女的脸。但是!妈妈知道,这就是被张刚强暴的那天晚上,那个浑身光着的男人身下压着的女人正是自己。没想到,万万没想到,那天晚上竟然还有其他人看到了这一幕,并且还拍了照片。

  「到底是谁呢?这可怎么办呀??」妈妈的内心感到十分的焦急,本以为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就当是人生中的一个小插曲,但是万万没有想到,这件事并没有结束。

  「不行,这种照片千万不能流露出去,这可是关系到我的名声呀,我是一个贤妻良母,我是一个人民教师,我怎么能让别人看到自己的这种照片。尤其是万一叫建华看到了,那颗了不得啊!!」妈妈虽然软弱,但是并不傻,妈妈知道,这个时候有人发这种照片来,无非就是想要挟自己,就是不知道是为了钱财还是……妈妈不忍再往下想下去。

  「你是谁?想干什么。」妈妈极力的稳定下来情绪,回了一条短信。

  毫无疑问,这条彩信就是小明发出的,眼看暑假过半,小明觉得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王老师是在太诱人了,小明现在色胆包天,一心想要玩弄王越,并且相以此为要挟,希望能好好品尝一下那个高高在上的尤物老师,而老师的这个身份对于小明这种小雏男来说,更是充满了刺激。

  「哈,王老师,本人一不小心意外的发现了王老师的一点艳事,现在我手里有王老师出轨的照片和视频,不知道王老师想不想要回去呢。」小明回复到。

  「说,你到底想要怎么样,想要什么,要多少钱??」妈妈迫切的问道。

  「钱?这么宝贵的东西怎么能用钱来衡量呢,王老师,你可要知道你可是比金钱还宝贵啊,每次在小区里碰到你,看着你妖娆的身姿,性感的美腿,挺挺的美乳,还有那漂亮的小脸蛋,我都想一口想要把你吃下去啊!哈哈哈」第一次这样调戏自己心目中的女神,小明心中不免有些激动。

  「说!你倒地怎么样才能把这些照片给我???」妈妈着急起来,最不希望看到的结果发生了,没想到又是一个对自己垂馋已久的色魔,这可怎么办呀。

  「想必王老师也知道这些照片的重要性,我也不想怎么样,我就想王老师好好地陪我一次,好好的伺候伺候我,我就把照片给你。」小明继续模仿成大人的语气给妈妈回复。

  「白日做梦!!!!!」妈妈断然拒绝。

  「是吗?那既然王老师这么坚决,等开了学,我就把这些照片散布到学校里去,不知道你的同事,尤其是你的学生看到会怎么样呢?我想他们一定很期待看到自己心目中的女神和陌生人做爱的淫荡的样子。」小明威胁到,小明知道以王越的性格,这一点肯定是她的软肋。

  果然当妈妈看到这些的时候,简直气得浑身发抖,她最怕的就是这个,妈妈可不希望自己在社会上身败名裂,妈妈可不希望自己被强暴的样子让更多的人看到。但是,现在电话那头那个人正在这样的要挟着自己,自己应该怎么办呢???

  要么身败名裂,要不就要再一次对不起建华。妈妈的内心在痛苦的挣扎,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

  「想的怎么样了,王老师,我觉得像你这种性感的尤物,放在家里真是可惜了,一定要出来让更多的人品尝一下。哈哈哈哈」小明见妈妈没有反应,催促道。

  在这种情况下,以妈妈的性格和脾气,即使做再多的挣扎,最终做出的结果都是一样的。

  「好,我答应你。」摁着这几个字的时候,仿佛有千万个刀划着妈妈的内心,妈妈的眼角流下了委屈的泪水。妈妈心里十分清楚,即使自己再挣扎,这一次也逃不掉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