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淘气的小姨子
淘气的小姨子
 
和老婆从小就认识,因为我家景不好的关系,我小时便被卖到我老婆家中,作她未来的丈夫,有点似「童养夫」。

 


我和老婆的妹妹感情非常好,由于我们相差十岁,在我认识我老婆时,她妹妹还太小﹔而等她开始发育、渐渐有女性魅力时,我却已经是个己婚的成年人了,和太太有自己的世界。因此,我们之间从来没有各位爱看的那种姐夫和小姨的关系,我也不曾有过非份之想,毕竟是自己疼爱的老婆的妹妹,总是为她的终身幸福打算。

 


岳父岳母在很早时就离婚了,并各自有了自己的家庭,所以老婆的妹妹和我们一起住。由于家计的关系,老婆晚上必须上夜班,就由我来(看片加群36285286注明金瓶梅)。带她妹妹。更因为这样,我照顾她的责任感更加强烈,我也就有点「姐夫兼父职」的味道。她也和我无话不谈,包括她暗恋哪个男孩子、内衣穿不下了这种事,她都会找我商量,甚至她初次来潮的卫生棉都还是我去帮她买的。

 


想想时间也过得真快,今年她已经高中毕业了,而这事是发生在一年前的暑假。

 


这天我下班回家,老婆的妹妹马上从房间里跑出来,脸上的神色很紧张,两眼又有点红红的。我一看就觉得事情不对,忙问:「怎么了?」她摇摇头,跑回了房间里。

 


我换下衣服,到她房门口敲敲门:「玲玲,你没事吧?」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把门打开,拉着我的手臂把我拖进了她房里。她坐到床上,我坐在她书桌前,静静等她说出到底发生什么事。

 


沉默了良久,她咬咬牙,问了我一个令人讶异的问题:「姐夫,你有没有自慰过?」我楞了一楞,不知该怎么回答:「为什么问这个?」她没有回答,只是追问:「有没有嘛?」「咳!」我迟疑着,但想想她的困难可能是跟这有关的,所以还是要回答一个让她宽心的答案:「这种行为是很正常的呀!青少年在成长过程中,难免会有过这种经验的。」她果然放心多了,脸上的表情轻松了一点。又沉默了一会儿,她才小小声地说:「姐夫,人家有一个橡皮擦拿不出来啦!你帮人家想想办法。」我一时没会意过来,什么橡皮擦拿不出来?……不会吧!!!和前面的对话连在一起,我才被想通的事实吓一大跳:「哇!你、你……」其实这种事时有所闻,每个产科医生多少都遇过这样的病历,应该不算什严重的事。没想到她会搞出这种事,回过神来后反而觉得暗暗好笑。

 


「你把橡皮擦放进去了?」我没有取笑她或骂她,只是正经地跟她说。

 


「嗯。」她低着头,像个做错事的小孩。

 


「不会痛吗?」她摇摇头。

 


「以后你老公误以为你不是处女怎么办啊?」「到时候再说啦!现在先帮我拿出来啦!」她开始着急,讲话的语气好像快哭了。

 


说的也是,得先把这事解决了。

 


「好啦!换个衣服,姐夫带你去看医生。」「不要!不要!」她红着脸:「太丢脸了啦!」我说好说歹的,想要说服她去看医生,无奈她就是不肯。最后,我只好吓吓她:「你不肯我也没办法罗!那就把橡皮擦留在里面,让它烂掉好了。」她望着我,眼波闪动,竟然啜泣了起来。

 


我一时心软,上前去搂着她:「好啦好啦!姐夫另外帮你想办法。」她已经很久没有在我面前哭了,小时候那些温馨的画面再度浮上心头。她?头看着我,红扑扑的脸蛋,长长的睫毛上犹带着几滴眼泪,真是个小美人。

 


「真的?」「真的啦!」我用手抹去她脸上的泪珠。

 


她把头靠在我胸前,我摸摸她的头发,就像她小时候每次哭了,我哄得她破涕为笑之后那样。忽然,想到了一件事实,我心中暗叫不妙。我要「帮」她?怎帮?老婆的妹妹早已不是小孩子了!

 


我就知道姐夫一定会有办法的。」我呆望着她,那明眸皓齿的可爱脸蛋,一脸信任的神情。玲珑有致的身段包裹在居家的连身裙里,露出修长的双腿、细致的脚踝……我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来,躺下来。」柔顺地服从我的引导,在她的床上躺下,我则在理性与兽性冲突之下,缓缓把她的裙摆拉至腰际。我的心狂跳至每分钟一百五十次,比第一次脱下女友的内裤时还要剧烈。

 


可能是刚才她曾试着自行「处理」,里面并没有穿内裤。已经七、八年没有看过老婆的妹妹的XX了,过去只不过是一条尿尿用的小肉缝,现在已发展成一幅旖旎的风光。

 


红红的花瓣,包覆着深红的花蕊,令我几乎忍不住想尝一口。以前光溜溜的下体,现在也长出浓密的杂草来,阴毛的面积不大,但是很长,而且不是很卷,看起来好像小孩的头发。

 


老婆的妹妹当然也很不好意思,把头别到一旁去。我把她的腿拱起并分开,就像孕妇要生产时那样,老婆的妹妹的小穴整个暴露出来。不知是因为里面有个橡皮擦,还是因为她在我面前露出自己的重要部位,小穴因兴奋而稍微地充血,看起来更像是即将绽放的花朵。这时我心乱如麻,赶紧闭上眼睛,开始用力地想──到底怎把那块橡皮擦取出。

 


到这里,请各位朋友一起来动动脑筋,该怎么样帮我老婆的妹妹把橡皮擦拿出来呢?(我一共试了三种方法才成功的。)由于心情太激动了,跟本无法思考。我要她先等一下,走到房门外,才喘了一口大气。我把指甲剪一剪,手洗干净,然后准备了手电筒和一些卫生纸。这时心情也冷静了一些,在心中安慰一下自己,是为了帮助她,并不是乱来,内心的罪恶感稍减,于是深呼吸了几下,再度进到她的房间。

 


老婆的妹妹还是躺在床上,看到我进来了,她自动将裙摆拉到腰际,两腿分开,恢复刚才的姿势。我注意一下她的表情,但见她紧闭双眼、皱着眉头,好像是要面对什么恐怖的事一样,真是可爱极了。

 


好!接下来该做正经的了。想到这一步,心跳又开始控制不住地狂飙。我跪在床前,两眼凝视着老婆的妹妹的「妹妹」,一面伸出微微发颤的右手「啊!」在我的手一接触到她那个部位时,她竟然大声叫了出来,吓了我一大跳,连忙把手收回。

 


「怎么啦?」我忙问。「姐夫......」其实我也觉得这是自然反应,没什么事的。她可能也是没什么话好说,顿了半天居然冒出一句:「......你要温柔点喔!」「他妈的!我是在帮你想办法耶!你不要想歪了好不好?」她这句话正和自己心中的坏念头相呼应,我有点被拆穿的气恼。

 


「人家没有想歪啦......」大概是她对自己说出这话也感到不妥,赶紧提出澄清:「可是那里......第一次让男生碰嘛!叫你小心一点不对吗?」「谁说是第一次的?你小时候我帮你嘘完尿,每次都要帮你擦,早就不知道碰过几百次了!哈哈哈!」讲到这里,我忍不住笑出来。

 


她也噗哧一声笑了,同时伸手把脸掩着。一时之间,房里的气氛已不那么尴尬。

 


我再次伸出手。这回她看起比较轻松了些,我自己也是。但在我的手接触到她阴唇时,她的身体和我的心中还是同时震了一震。

 


我用两根手指将她的阴道口分开,左手拿起手电筒往里头照。然而她的阴道是闭合的,看不到里面的情形,我只好把手指再伸进去一些些,从里面一点的位置把「她」撑开,从手指之间的缝隙,隐隐约约看到一个蓝色的物体,分辨不出有多大,大约距离洞口四、五公分左右。

 


在我注意力集中在橡皮擦上的同时,「长江东逝水」却滚滚而来,扰乱了我的思绪。我?头望了望她,她面色红润,闭着眼睛,好像还微微喘着气。

 


既然已到了这个地步,好吧!长痛不如短痛,就一股作气把它拿出来好了,以免节外生枝。我的两兄弟(食指和中指啦)深入到橡皮擦的位置,企图把它挖出。

 


然而这根本行不通,虽然老婆的妹妹已经被她自己「破身」了,但毕竟还是缺乏经验的少女,里头紧得不得了,不但无法张开手指挟住滑溜的橡皮擦,反而还不慎将它往内推进了一点点。

 


「喔~嗯~」我奋力尝试的这个过程,却使得她轻轻呻吟起来。我的手指在她湿滑温暖的阴道中抽插着,还不时翻转蠕动,不仅是她受不了,我也感觉到自己呼吸浊重、头晕目眩。在确知这个方法失败后,我赶紧把手指抽出来,上面已经沾满了老婆的妹妹的分泌物。我用卫生纸把它擦干,也帮老婆的妹妹稍微擦拭一下她那泛滥成灾的小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