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放荡一夜在心中激起淫荡本性
放荡一夜在心中激起淫荡本性
 在开始正式话题前,我有二个说明,一是以下的叙述会比较罗嗦,或者说是拖泥带水的。这有点像对珍贵瓷器的考古发掘和收集,我想尽可能的不遗留掉任何碎片,以免修复后的原件不完整。二是叙述中穿插的许多感想、感悟、或者感叹,代表的纯粹是我个人的看法。九月初的一天,我上qq的时候发现,有个qq名字叫梅美的女士在加我,因为经常遇到这样的情况,我就点了接受的键。此刻她正在线,就对我打了:「你好」二个字。凡是遇到qq新加我的人,我都习惯的会去看一下对方,qq上显示的基本资料,作为他(她)的原始身份。以后他(她)在qq上打出来的每个字,我都会与这个原始身份去对照。这样我就问了她:「你是怎么知道我的qq的?」她告诉我是一个叫**名字的朋友给她的,因为我对**不熟悉,就打了个「**?」号给她,马上她又告诉了我,另外一个非常熟悉的名字。最初我认为是这个熟朋友,一个人拥有几个qq,后来才搞清楚是二个人。也就是说她是转了二个弯联系上我的。我的这个熟朋友,在博客前面的文章中写到过,因为是她的介绍,我就基本确定了来交流,或者来了解的是什么方面的内容。接着梅美说了,她由于最近要到上海来出差,就问她的朋友是否认识上海熟悉的人,这样就介绍了我,然后她又对冒昧的加我,表示了歉意。我问她是否看过我的博客?如果看过了,我就可以少打许多字来介绍自己。结果她回答没有看过,但是表示很想看看,我就把博客的连接粘贴给她,然后我就管自己去忙家务了。等我在厨房忙了一会后,就发现她已经在qq上打了许多话,从她留言的字里行间,我既品味出了她知识、人品和修养的朦胧轮廓,也隐约辨别到她想与我接触,而难以明言的真实的迫切的含意。当我对她说:「你想了解我什么,你都可以直截了当问的。」她回答:「慢慢来吧,很多东西在坦然的交流中,会自然流露的。我想我们会很有很多的、很深的交流,当然还要加上很细腻的。」然后她又说到:「认识你,真的很高兴。」我估计这是看了我博客上,跨度达几年的文章的关系,要么就是客套话,但是这些都不重要。因为她说到原来是准备这个周未(二天后)来上海的,后来由于票买不到,就买的是下周的火车票。这样我算了一下,能够在qq上对她,进行了解的时间就只有五天,因为星期六、日的双休,我家有孩子在家里面上网不方便,她也可能有家人在也可能不方便,所以我准备逐渐的盘旋着去了解她。盘旋就是把直线的距离拉长,让不容易攀上的陡坡变的平缓。或许她也等待着我把话题引入,她想叙述的方向。我问她的孩子多大了?结果她告诉了孩子的年龄,已经在读大学了。并且说到自己已经快五十了,马上又说明:「呵呵岁月不饶人但是我心态还好。」接着又补充了一行:「我是想说我心理不老。」「先生也是知识分子?」「嗯,只是他一直病了,已经没有工作了。」「先生不一起来上海?」「不来,是我和另外的二个女同事一起出差。」「没有工作怎么生活?」「他病了八年,前年做了手术,生活已经能够自理了。」其实我是问她,没有工作靠什么来维持衣食住行的生活,她回答我的是手术后,已经能够生活自理。看来手术前,个人的生活自理都可能有问题。「就是不能够做体力活?」我也只有顺着她的思路交流下去,确实是我不忍心去纠正自己的问题,这样可能让她想到另一层痛苦。我问她孩子和问她先生,其实是想知道她目前的个人状态,是已婚、未婚还是离婚。「嗯。」她承认是不可以做体力活。「都是命运。」我安慰她。「可以过正常的性生活吗?」「不可以,早就没有了。」「那你怎么办?」「没有办法的。」「这会影响你的健康。你八年没有性生活,你有性伴侣吗?」「嗯,几年前在网络上见过网友的。」「我认为这与忠诚无关。」「嗯,后来家里面有些事情,到现在没有了。」「这就像没有吃,活活的饿死,与忠诚无关是一样的道理。」接着她说到了,她知道夫妻交友的社会现象。由于qq文字交流有个时间差,各人既要说完自己的话题,又要兼顾回答对方的问题,所以qq对话框,交替出现的二人对话,经常是二个问题同时在聊。我想要说的是正常的性生活,对身体的健康是有利的。她说到知道夫妻交友,是想说清一些她与网友的关系让我知道。这样我就根据qq聊天记录,先整理归纳出她表达的情况。她所指认识的网友,是经生活中的朋友介绍,保持了一年左右的那种关系,后来是这个朋友想带她去参加,与其他夫妻的交友活动,一是由于她在时间上离开家不方便,二是对夫妻交友活动的不了解,(根本不相信生活中真有其事)所以和这个网友开始疏远到不再联系了。但是她同时透露了,她和这个朋友有过的一次三p活动。是这个朋友的一次精心安排,瞒着她另外联系了一对夫妻,在同一个宾馆开了相邻的二个房间。结果另外夫妻的太太没有来,只是来了一位先生。我问起她事情的经过,她说:「……当时我很兴奋没有估计很多但是事后想起来有些后怕。」「你一个对二个,感觉怎么样?」「感觉很好呢因为我原本就是很强烈的,但是一直压抑着。」「你是正常的。」「恩那次经历记忆犹新。」「如果你说受不了,就是不正常的了。」「他们两个男人也说很舒服的,我有五次高潮。」「对男人来说,心理作用非常大的,特别是视觉。」「嗯。」「因为他们看到你一个接受二个,也会特别兴奋,所以就会超水平发挥的。」「嗯。」「如果你放不开、害羞甚至不愿意配合,他们就可能连硬都硬不起来。」我又问了她:「如果你有时间,是否接受夫妻交友?」她回答:「先生是相当守旧的人,是根本不可能接受。」「先生是否上网?」「他身体一直不好,从来没有用过电脑。」「你在家不上网?」「嗯。」「是避嫌,还是没有电脑?」因为我遇到过女网友,休息天和下班回家,就为了避被老公怀疑有外遇的闲,而有电脑都不敢用的。「没有电脑。」「你什么时候到上海,想和我见面吗」「大约在**号。」「我当是这个周未,所以这样问你,不是我着急想见你,是因为担心没有时间来相互了解。」「嗯,我理解,只要时间上可以,我愿意见。」接着她又问:「如果我们见面,是在酒店还是家里?」「肯定在宾馆,因为我家里面有老人和孩子同住。」「你都是aa制的吗?」「要看具体情况的,你是远道而来,我会负责去把房间开好的。」「哦你太好了。」「但是,现在宾馆由于世博会非常紧张,必须提前预定的。」「嗯。」「关键是你必须提前几天告诉我,否则当天去开是开不到房间的。」「好的,我的手机是在这里告诉你么?」我看到她问,是否在这里把她的手机号码给我,我就抢先把自己的手机号打在qq上发给她。并说明:「你打我一下,我不去接它,让号码存储在手机里面。在结束这一段的时候,我想补充说明几点,一是上面说到的aa制,她应该是看到我前面写交友的文章,才知道这些必然遇到的细节。我过去坚持提倡aa,一般来说主要是为了体现一个公平,交友的事情是大家相互得到快乐,而不是象社会上托人办事,是一方增添麻烦另一方解决困难,如果是这样的一个有求与人的关系,由其中的一方埋单就可以理解。当然还有同城和外地的区别,远道而来的路费就远超房费,如果也要aa就不公平了,那就应该由所在地的朋友负担。但如果是单位出差的也要aa,也显然不公平,这样回去到单位财务处报销后,还赚了半个房间钱,这可能就是人品问题了。我就在几年前遇到,特地绕道来上海和我们见面的夫妻,那时候我还失业在家,靠救济金生活,他们就不同意aa,主动由自己来承担房费的,当然我也了解到他们是公务员。还有我们和单男见面,我主动提出aa是为了让单男发挥的好一点,否则他就有可能带着,是占别人太太便宜的思想负担,影响了正常的发挥,如果是这样,这负担最后就转嫁给太太了,直接影响到她的享受。我门遇到还在校的单男大学生,当然就由我承担。也遇到自己当老总的单男,我也不和他谦虚了。总之是根据具体的情况,真诚为主灵活对待的。二是她想主动告诉我手机号码,我如果回答她:「好的。」我认为是很不妥当的,为什么要别人先告诉你?我有什么条件居高临下?回答:「不好。」那一切交流岂不是在开玩笑?所以我要抢先打出自己的手机号码给她。我告诉她自己的手机响过了,未接电话的号码,和她打在qq上的一致,我就输入她的名字存储了。她说:「嗯,好期待的,你对我有什么要求没有呢?」我回答「没有什么要求,就是不做什么,纯粹的聊天也是非常高兴的。」「毕竟我已经不是小姑娘了怕让你失望呢。」「与一个异性,同居一室,透明的交流,本身就是享受。」「是的,你有很高的生活情趣,真的好敬佩你的。以前看到过一句话,说最高境界的男女关系,就是紧密的肉体接触和深层的精神沟通。」《梅美13:25:38毕竟我已经不是小姑娘了怕让你失望呢》「这话应该由我来说,因为我是一个丑陋的老头子,我还担心你心理承受力呢。」我复制了她《……》里面的话,和我「……」里面的话一起发给她。接着我不失时机的问她:「你想看看我吗?」「如果你方便的话我很愿意看到你呢我也在电脑里面找照片。」「看我的照片,还是看视频里面的真人?」「都可以,只是我这里没有视频。」我给她发了我们夫妻俩,上一年旅游时候的照片,她也发了一张自己旅游时候的照片。并且她说明是今年放暑假时候照的。然后她补充了自己的身高和体重:「我现在50公斤160」我也告诉她:「170-65」其实我想这些都不重要,但是这些又可能是,相互都迫切需要知道的。因为上面的叙述,我都是边看与梅美的qq聊天记录,边整理出来的,这样不知不觉已参考到,与她第四天的谈话内容了。我想现在暂停一下,先插一条有关的消息,就是在我联系上梅美的第二天,我早上电脑开机发现,昨天晚上有人给我留言:馨沁19:14:58我现在上海,一直忙着带外孙,没空联系出去玩,很想念你们。我们有个朋友托我在上海帮她找朋友,我只有介绍你给她了哦,你聊聊看吧。然后是馨沁把她与朋友的qq记录,也粘贴着附在下面。馨沁所指的朋友,就是我这文章开头用**代替的,这就是梅美是转了二个弯,联系上我的来龙去脉。粘贴聊天记录就有点像,我们出去办事附上的复印件。我也给馨沁回留了话,说我已经和梅美联系上了,并也粘贴了部分的谈话记录。所以我在想现在有了网络真是方便,我们有幸赶上了这样的时代,有什么理由不去享受这科技的恩惠呢?再话归原题,梅美给我发了她的照片,就问我能够看的清楚吗?我只是告诉她:「你的照片给了我巨大的压力。」她问:「啊!为什么会有压力啊?」我没有回答,就转入了实际的问题。「宾馆开在我家附近可以吗?因为我每天要在家照顾妈妈吃过晚饭才有时间出来,而且第二天早上又要回家的,所以离开家远就非常不方便?「哦我不认识路啊不知道我们在上海会住在哪里。」「你是和同事一起来上海吗?」「是的。」「那么你晚上一个人出来,不回去住,同事会怎么想,考虑过吗?」「这个,我可以早一点回去的。」我发觉她真是太老实,考虑的问题也太简单。我举了一个坐火车的例子给她听,如果一个人要赶第二天,早上的火车去出差,家离开火车站又要坐公交的,你说这个人的一个晚上,还睡的安稳睡的踏实吗?我们见面后,你要惦记着几时要回去,我也在计算着不要拖了你时间,你说我们还能够有放松的心情吗?她听了表示要尽量想办法留下。我估计她还没有成熟的办法,我就对她说了自己的想法:「你从现在起,就可以在你的同事面前造一点舆论,就说你到上海正好要去看望一个,非常要好的女同学,而且已经把去上海的消息告诉了她。等你到了上海的晚上,和同事一起吃好晚饭回到宾馆,你就给我放个短信,我会及时打你的手机让它响不停,你看是我打来的,就把我当女同学,着重要说明自己累了不想走路,反覆要求我到宾馆来和你见面。最后讨价还价不成,你是在实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才自己去看女同学的。所有的这一切自说自话的戏,都是演给你旁边的同事看的,明白了吗?」她回答:「我记住了,就这样办。」这时候我又想到了另外的问题,就是梅美到了上海,她们下榻在什么地方?她说是由同事会安排的。由于上海市区比较大,如果她们住的地方与我家,一个在东一个在西,那么不论是在地上叫出租,还是在地下坐地铁,来和回去都有可能超过二个小时。晚上出来晚到我这里一点没有关系,因为她和同事第二天是参观世博,从宾馆出发的时间是预先约定的,她如果早上回去晚了,就可能让等她的同事不爽。所以要留时间的余地。再说地面交通要考虑堵车,地下轨交虽然不会堵,但是要加上到和出站点的距离,这样的几个时间余地,我必须事先充分考虑到,应该想好用什么方法去解决。上次就遇到一对聊了二年多的夫妻,他们是从外省到上海来开会,早一天就在qq留言,告诉我明天到上海。当天下午又打电话很激动地说,已经在上海了,就等晚上的聚餐一结束,就要我们马上过去。结果我等到晚上近八点了,就打电话过去。他听到是我的电话,就从声音嘈杂吆五喝六的餐厅走到外面,只是一个劲的表示:「不好意思马上就好。」确实我也从手机里面听到了,他催促手下:「要厨房尽快上菜,来不及的不要了,争取尽快结束。」他就急着关了机。我想再在手机上发短信给他,由于打字不熟练加眼睛老光,也不是三五个字说的清楚,我勉强打了一二句话就不高兴打了。我对太太说:「如果超过九点半再来电话,我们就不去了。」结果是十点二十分来的电话,说全部结束都打发走了。我说:「不好意思,时间太晚了,我们过来的路上要化一个多小时……」后来再在qq上遇到他,我就告诉他,我八点的时候打电话给你,不是催你早一点结束,是要知道你在上海具体的位置,这样我们就可以利用时间达到你们的附近。你一结束都打发走了,我们不就在你们的门口了吗?他这时候才感觉后悔,自己怎么早一点想不到这个问题。我们小时候看防空知道的宣传片,还介绍到高射炮打飞机,必须要有七架飞机的长度,作为提前量去瞄准。如果瞄准飞机打,等炮弹飞上去了,飞机早就飞远了。再有是我知道梅美在家里不上网,她上班的时候如果不在办公室,也无法用qq和我联系,所以我就把自己家附近,平时一直去开房的宾馆名称和地址先用文字在qq上发给她,还同时附了一个临近的宾馆作为备份。她在qq上即时给了我回答:「已经记下了。」我认为这样的准备工作,就应该做在前面。否则到时候临渴掘井,用语言通报地址,二个人难免的地方方言,再加中国人的同音字,要是搞错了,就可能跑上许多冤枉路。因为在前面的交流中,梅美已经向我透露过,她有同时与二位男士的经历,并且表示自己非常享受、没有反感,唯有一丝害怕,也是害怕一男一女的私密事,现在是三个人知道了。再加上和她在交流中,屡次是她主动说明自己需要的部位、方法、时间……所以我就很娓婉的问了她:「你来和我见面,是否还愿意同时,接受另外一个单男……?」我的本意是,如果她可以接受,那么即使她住的地方,离开我这里南辕北辙,我也可以请别人,用车去接送她来回,如果她有时间,还可以陪她一起吃饭,因为我要陪妈妈一起吃饭,没有这个时间。她回答我:「你不用出来陪我的,见面我们能聊聊彼此感兴趣的话题我想就很幸福的了。」然后又补充:「第一次就咱二个吧,我对自己不自信。如果再有时间,就听你安排好吗?」接着再补充「是不是这样,如果我愿接受两个男人,这样的话你就可以少花销一点呢?」「不是为了钱的事情,是担心你找过来路不熟悉,也是担心你的性强烈,我一个人满足不了你。」「我怕给你添加太多的负担。」「开个房间算什么负担?」「呵呵,你用手抚摸我也可以的。」「呵呵,我也有你博客中描述的喷水的经历。」「呵呵,不过好像没有那么多。」「就是让那人满手都是,」「当时他在抚摸我的,我那是第一次和老公以外的人行周公之礼。」「所以一直很冲动。」她是逐条的、飞快的、连续的发话。前面连着的几个呵呵,估计她可能此刻已难抑自己的冲动,又尽力掩饰着自己的害羞。第二天早上七点不到,我就收到了她的短信:「我已经到了上海,住XX的****宾馆,到了房间再联系。」我估计她发短信的时候,人还在火车上,或者是火车刚进入了上海站,这样她就和同事在一起。我既没有办法打电话说什么,确实也说不清楚,发短信就更浪费时间。我不去管它是什么宾馆,单就莘庄这个地点,就是上海第一条地铁,一号线靠西区的终点站。它与我家住的位置,就是和我预定宾馆的位置,用钟面来解释,就是在八点和二点相隔最远的位置。我明白她下榻的地点,是没有办法改变的,那么即使她用最便捷的方法过来,并且熟悉的一步也不摸错路,起码也需要二个小时。如果加上往返,加上担搁和留时间余地,这次见面也够她呛得了。所以我暂时没有给她回短信,我在思考还有什么恰当好的方法,可以让她来回方便些。所以,我还是按部就班的去晨练,回来后洗澡吃早饭、外出买菜、回来又洗又烧。不论晚上怎么样,日常的家务要正常运转。十点多忙完我才开机上网,根据梅美给我的****宾馆名字,我在电子地图上查到了,****宾馆的确切位置和门牌号,随后我就问了一个qq上的朋友,问他人是否在上海,向他说明了情况,结果他说有时间,晚上可以去把梅美接到宾馆来,因为这朋友对我家附近的宾馆熟悉,已经来过许多次,对门口的单行道是熟门熟路的。这一头的情况落实了,我才和梅美用电话联系,因为临时增加一个朋友去接她,必须要先徵求她的意见。但是此刻,她的手机已经关机了,没有打通。我要那个朋友试打一下,结果也是关机,没有办法打通。真就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我就在qq上对那个单男朋友说:「随便她去,等她来联系我们,我现在要外出一次,88。」我确实是有事情到外面去的。等我回家,就发现手机上有短消息,点开来看了,是梅美发来的。第一条是:「刚才我的手机没电了。」第二条是:「今天晚上估计要八、九点钟回宾馆,可能见面来不及,你说怎么办?」我心想,如果真是这样,那就不要见面了,但是我必须给她回话啊,因为我看到这短信,离她发的时间,已经过了半个多小时。为了通信的质量好一点,我用家里面的座机打通了她的电话。她可能发现是一个陌生的来电,但是没楞了二秒钟就反应过来了,她问我:「我发给你的短信看到了吗?」我回答:「刚回家看到,因为我刚才出去手机没有带。」「刚才我的手机没有电了,我急的不得了,就在马路边上充了一点,还不知道可以坚持多少时间。我是这样想的,你晚上可不可以到我这里来,就在我住的这家宾馆里面,你也开一个房间?」「可以的,那我晚上过来。」「好的,晚上你到了,就打我电话。」「好的,拜拜。」「拜拜。」她的这个想法要我过去,确实是解决见面路远的最佳方案。我一口答应她,晚上我过去,其实我对晚上是否能够开到房间,是没有把握的,因为这是在世博会其间,一般的宾馆都客满了。但是我想与这位梅美女士见面,不愿让这样的一次机会擦肩而过。如果没有房间,我完全可以和她找个茶室喝茶的,因为与这样一位热情似火、文理双优的女老师相遇,加上她又比我年轻了十岁,就是坐在茶室这样的公共场合,面对面的透明交流一切,这本身就是一件人生酣事。我说她是文理双优,一是因为她告诉过我,她是理科的硕士学历,在大学里面教****课,我喜欢和学理科的人交流,原因是我在聊天中,为了容易说明问题少打字,经常会用到一些生活中科学的常识、现象、原理来做比喻,学理科的人就容易理解。二是她在聊天中用到的,文学名称和古人诗句,我好几次不理解其中的意思,是需要在网络上搜索一下,才弄明白里面的含意。当我确定了晚上去她那里,接着就尽快在网上,去预定****宾馆的房间。估计这家宾馆很小,网上预定可能没有开通,因为我根据它的要求,填完整了所有的信息,就是进不了下一步。好在它留了服务台的电话,我用电话预定到了房间。然后要我留了手机和姓名,并被告知房间,最迟只能够保留到晚上八点。晚上太太下班回家,我就告诉了她,自己晚上要出去的事情。太太就催我快一点吃晚饭,因为之前我和太太,经常到一对住在靠近闵行的夫妻家去,都是到莘庄站再换五号线,所以她知道莘庄是比较远的。晚上六点刚过,梅美给我发了短信,说她已经回到宾馆了。这样就比她先前说的八九点钟,提早了二个小时。我给她简单的回了话:「我马上就出来。」太太知道是她的短信,就要我快一点出发,晚饭后她会收拾的。我带上了一些必须的东西,特别不能够忘记身份证,因为我曾经有一次到外地去看朋友,人到了约定的宾馆门前,才发现自己竟然忘带了身份证。我对太太说了:「我走了啊,明天早上我回来不会晚的。」太太听了就有点惊讶地叫道:「哇,你就这样的去啊?」我知道太太为什么会这样叫,因为我就穿着做家务的体恤和沙滩裤,脚上是一双正宗的解放军胶鞋,而且还是赤脚的,模样完全像一个民工。其实正宗的解放军胶鞋,穿起来是非常舒服的,我是专门到军需品商店购买的,因为陈式太极非常费鞋,我每次去都要买上十双,每双些也坚持不了二个月。现在条件好了,穿坏了就换新的,过去负担重的时候,我还自己用胶水补的。我上了135路空调车,在车厢的显示屏上,时间显示是6:27,到扬树浦路站进入四号线站台,正好来了一列内圈的车,因为同样到上海体育馆站换一号线,内圈比外圈要少三站路,由于用的是交通卡,免去了进站和换乘的购票,一路上非常顺利,但是当我走进****宾馆的时候,时间还是过了晚上的八点。这个宾馆显得非常冷清,大厅里面一个人都没有,我把身份证递给了前台的服务员,说中午已经预定过,要开一间单人房。服务员问我要那一种规格,一种是268的,一种是298的。因为听说房间还有,并且还可以自由选择,我心里就一阵轻松,不用饥不择食给什么就接受什么。我问:「二种规格有什么区别?」「268的就是普通的大床,298的是豪华的大床。」女服务员还特别夸张的,用手势比划了一下豪华床的宽,而且同时还用眼睛瞪了我一下,意思是她见多识广,早就看透了我开房的真正用途。好在我的经历多,否则真可能心虚到脸红。听了她自以为是的介绍,我只是用手指在柜台上「哚、哚、哚」的敲了几下:「你就给我开268的,我一个人住要什么豪华不豪华的。」我也用眼睛鄙视的瞪回了她一眼。没有想到她开好了收据,在和房卡一起交给我的时候,又对我补充的说到:「如果晚上再有人来,是和你住在一起,这个人是必须登记身份证的。」「我已经告诉你了,就我一个人住,没有人会来和我同住的。这样吧,如果晚上有人来找我,你就直接给我打110。」对她的不依不饶,我也针锋相对的不卖帐。到了房间里面,我一看环境还可以,中间是一个比较宽敞的大床。我首先把空调打开,因为这时候室外的温度还非常热,又在电水壶里面装上水开始烧。然后就给梅美打电话,她可能也在等待这个电话,所以她的手机就响了一下,她就马上接了。我告诉了梅美:「我已经在房间里面了,是****号房间。」她也回答的简捷:「好的,我马上过来。」没有三分钟,就听到外面响起了敲门声,我就直接去把门打开,发觉门外紧贴门站着的,就应该是梅美女士了,因为我在照片上看到过她。我所以没有在门的猫眼里面,先去瞄一下来人是不是她,是我认为这个瞄一下的动作,纯粹是多余的,因为来敲门的人,哪怕是警察、服务员、还是认错房间的其他住客,我最后还是要去开门的。这就是我对问题习惯的思考方法,人活着就尽可能的简捷点,把拖泥带水的多余动作,尽可能的去掉些,人生就会轻松不少。我把梅美让进了房间,随手就把门给关上,因为我知道她的同事,也住在这个宾馆。(后来梅美告诉我,就住在同一个楼层)我伸手示意站着的梅美,就将一下在床上坐下吧,因为这个可怜的房间,竟然没有椅子。此刻,我就悄悄的观察起了她。梅美上身穿了一件,白色短袖V字领的上衣,衣袖与肩的结合处,有半圈向上隆起的皱折,形状就像馒头上面,用手捏出来的花边。外罩一件质地非常轻薄,有黑色方格花纹的马夹。透过V字形领口,可以清楚的看到紫色的文胸和深深的乳沟。下面是一条浅咖啡色,紧身的七分裤,赤脚穿了一双,紫色的中跟船鞋。总之这一身衣服,把她三围的天然曲线都显现出来了。观察了她的服饰,我又打量起她的容貌,五官相当标致,鼻梁挺挺眼睛圆圆,特别是栗色染烫过的卷发披在肩上,平添了几许温柔与妩媚。可以明显看出她的脸,未曾使用过任何化妆品。由于长期生活的磨难,应该是经济和精神的双重负担,所以她的脸色难掩抑郁与憔悴。即使这样,依然挡不住她炯炯目光,透出的高雅气质,和当年迷人的风采。(后来她承认,在大学里面追求她的男生,可以绕一个大圈。)我问她需要喝点什么,她回答我就喝白开水,并且告诉我桌子上放着的东西,都是要收费的。其实我也看到了,一小包袋泡茶5元,小瓶雪碧15元,一次性内裤15元,安全套25元。我想这简直是乘世(博)打劫。但是她只喝白开水的要求,还是让我对她多了一层敬意。我看她是空着手进房间来的,就隐约感觉什么地方有点不妥。因为根据计划,她是用去看望同学的借口,离开房间再第二天早上回去的。现在她空着手,连一个包或者皮夹都不带,难道坐公交车的钱都不带?同事如果事后怀疑了,去回想就容易有疑问。当我向她指出了这个破绽,她说晚上是准备回去的,并说了回自己房间的房卡,是在她的手上。她的一个同事已经睡着了,另一个同事也出去了,如果她不回去,外出的同事回来,会把已经睡着的人吵醒的。我真感觉她怎么会这么笨,我说:「你马上到楼下的服务台,把房卡交给前台的服员,并说明你有事情要到外面去,如果你的同事比你先回来,就让同事到服务台拿房卡自己进去,如果是你先回来,就自己取回房卡。然后你给同事发短信,要她回来自己到服务台拿卡,因为你也要出去。你应该把这个烫手的山芋,尽快扔了才对。」梅美听了就出去照办了。不到十分钟她回来了,又对我提了一个荒唐的要求,她要我给晚上也过来的,单男朋友发个短信,要他来的时候带一点水果,这样她明天早上回去,就可以对同事说,这些水果是要好的同学送的。我听了是又气又好笑,真是一个老实的书獃子,我对她说:「你完全可以对你的同事说,同学是客气的不得了,一定要送我许多水果,是被我坚决谢绝的。因为第二天是参观世博会,根据安检的要求,是连水都不允许带进去的。不就可以了吗?你这完全是做贼心虚,你明白吗?」梅美承认自己是做贼心虚。我知道在上海,要在路边停下车去买一点水果,不说比登天难,起码比登山难。因为可以停的地方,可能没有水果摊,有水果摊的地方又可能不允许停。如果买来的水果品种数量不对,你第二天早上拿回去,不就画蛇添足的欲盖弥彰吗?梅美被我说服了。我感觉自己站着,她坐在床上,二人的交谈很别扭,而且房间里面的空调也比较冷。所以我对梅美说:「我们还是先去洗澡,洗好以后就躺在被子里面聊。」梅美听了点头同意,回答说:「我已经洗过了,还是你去洗吧。」这样,等我洗好出来,梅美已经用被子裹着坐在床上了。由于空调的温度比较低,加上我刚洗过澡出来,身上的水渍还未完全干,所以真的感觉有点冷,我就解掉身上围着的大毛巾,掀起被子的一角坐了进去。此刻,梅美对我说了一句:「哥哥,你帮我把这上面的灯关了好吗?」我说:「好的。」就转身在靠右的墙上,找到开关一个个按着,把床顶上面特别亮的吸顶灯关了。房间里面就留下一个,比较暗的壁灯,还有就是盥洗室的灯光,因为中间隔了磨沙花纹的大玻璃,所以透过来的光线非常柔和。我不知道梅美,要我关灯的目的是什么,要么是她的眼睛,遇强光不舒服?要么就是她曾经说过的,是对自己的不自信?我也不好意思去问,如果我问了,我也担心她会误以为,我是想在明亮的灯光下,看清楚她的秘密。其实,她的不自信是完全多余的,关键是她对现实生活了解的脱节,她那么长一个时期以来,(八到九年了)自己全部的精神、精力、家庭所有的积蓄(数百万)全部倾注在丈夫身上,她是典型的对爱人不放弃,不抛弃的好妻子,是典型的因病至贫的家庭。我说她的脱节,是因为我问过她,她连A片都几乎没有看过,只是在qq的视频窗口,有一位相好的q友给她放过。但是她明确表示喜欢看。所以她是完全的低估了,自己的魅力与价值。我打个不恰当的比喻,她就像缺少保养,用旧了的红木家俱,哪怕称份量卖,其价值都远远高于,现在家俱城里面,那些鲜亮的、花梢的、二甲苯浓的连蟑螂都熏死的新家俱。我和她并肩靠床坐着,被子依然盖的好好的,虽然二人的肌肤已经相触,但我和她的手臂,还是各自拥抱在自己的胸前。大家在屏幕后面到是无拘无束,现在真的零距离了,反到是有点不好意思主动了。我说:「在qq上聊的时候,因为我打字慢,有许多话就挑最简单的打,现在用语言交谈,完全可以随心所欲了,想说什么就什么。我们不一定要急住做,我们可以先聊聊,可以等小D来了一起做的。」「嗯。」梅美的头斜靠在我的耳旁,轻声的回答。小D是晚上也过来的单男。我让小D来的目的,大概有这样几个,一是,原来就想要他来接梅美,现在换了见面地点不需要接了,但是他已经知道我和她的见面,他当然也想参加。如果他自己有事情来不了,那是另外的事情,但是我必须邀请他。二是小D经常有出差的机会,我也想让梅美和他真实的见次面,如果相互有感觉,以后他们可以自己约的。见面过和没有见面过是不一样的,这是耳闻和目睹的差别,或者是理性认识和感性认识的差别。三是真心实意的想让梅美多享受一些。因为我到了房间,得到梅美的同意后,我已经给了小D电话,他已经在来的路上了。梅美轻轻的问我:「哥哥,你今天晚上出来,一个晚上不回去,你太太真的一点意见也没有吗?」「真的没有。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前天的周未,应该是我给太太的时间,但是太太说了:『你今天就不要给我了,就留给**的那个老师吧』。」「你太太真好。」梅美由衷的说道。(梅美回去以后,有次在qq上与我聊天,太太就在旁边,我特地开了视频,让梅美看看我太太。梅美打字给我太太:「嫂子,你知道我是多么羡慕你吗?」我想太太应该有些感触的吧。当然这是后话,就此打住不多说。)我和梅美肩靠在一起,感觉就好像坐在饭桌前,如果我不主动给她夹一点菜,她可能就是肚子饿的咕咕叫,也不好意思自己先动筷的。我就稍稍的转过身,伸手去拉她靠我身旁的右手……,我感觉她人微微的抖了一下,靠得我更加紧了。我也只是顺势在她的腿上,轻轻的抚摩了几下,就下滑到她的膝盖,在她的膝盖上顺时针的抚摩了几圈,然后用手指轻轻的,拨了拨她膝盖的内侧,她完全明白我的意思,把并拢的双腿顺从的分开了。当我的手触摸到关键的地方,发觉她已是泛滥成灾了。这是一种熟悉的、特有的润滑,我的脑海里里面,就像在电脑的光驱中,放入了光盘在飞速旋转,许许多多自己的经历,了解别人的经历都一股脑的浮现出来了。梅美有点像胆怯的一二年级小学生,用不好意思很轻的声音问我:「是都是水吗?我真的是控制不了的。」「没有关系啊,这是好事情呀!」我强拦住脑海中浮现出来,已经涌到嘴边,准备向她叙述的二件事,临时换成了安慰她的话。(这二件事,以后找机会再插着说,也是和水相联系的,现在写会破坏这文章一气呵成的连贯。)我继续选择能够让梅美,解除紧张和尴尬,又能够取得我与她,有共识的话说:「其实这个水,里面包含有太多的信息。」「嗯,你指什么?」梅美有点不解的问。「这个水说明了你在想这些事情,说明了你进入了这个状态,最重要的是这个水,起码表示了你不排斥我,不嫌弃我,对吗?」「是的,哥哥我喜欢你。」梅美认同了我的分析。取得了共识,就消除了对立,接下去的话就容易说了。我继续说道:「有句话叫『女为悦己者容』,如果一个女人,精心刻意的打扮自己,目的就是为了吸引一个,她喜欢的男同事、男同学、或者另外的什么男性朋友。那么她所做的努力,譬如故意的倾身露一点胸,或者故意的翘腿撩高了裙,或者说些意味深长的性暗示话,她是不是特别希望看到,这个男人有明显的反应?脸红、口吃、甚至走路都不自然,需要躬起腰?」「呵呵。」梅美笑了。通过我被她抓在手上的把柄,她完全明白,我说的「走路不自然,需要躬起腰。」指的是什么了。「所以我的反应,是对你的认同,你的水也是对我的认同,对吗?」我这样非常直接,并且带着答案的问题,梅美只能够回答:「是的。」应该她的高学历,在这样的场合难有用武之地。是我捅破了最后一层窗户纸,或者说是把那个窗框也一起给拆掉了。我掀掉了被子,梅美也心领神会的,变坐姿为躺姿,我和她从零距离,演变成为了负距离。她给我的感觉好极了,我就像一口咬到了,最成熟的蜜桃,它的甜度、鲜度、水分、皮的脱落度,全部是在最佳点。我相信自己给她的感觉,也不会差到那里的。这当然是梅美生活环境,长期的封闭所致,而不是我有什么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