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被強姦在車內
被強姦在車內
 
我穿一件连衣紧身短裙。这件短裙十分性感,是从前面用拉链开口的,拉链是从领口开到裙摆可以象衬衫一样脱掉的那一种。

 


为了谈成那笔生意我故意把拉链拉得很低,好露出我那雪白的乳沟,让我的乳房有一种呼之欲出的感觉。

 


好让我那个男客户可以很痛快地和我签约。事后,我想可能是我这种装扮才会引来那些色狼的。

 


在和客户谈生意的时候我注意到边上那一桌上有三个人一直盯著我的胸口看,并不停地说著什麽,还不时发出一阵阵淫笑声。

 


当我时也并没在意,这种人我一天要碰见很多很多。我和客户谈到了将近零点左右,终于达成了协议。

 


离开了那酒吧。他把我送到了酒吧外的大街上就走了。我们愉快地分手后,我一个人站在路边等TAXI,

 


这时我突然发现刚才坐在我边上的那三个人也出来了,站在我旁边色迷迷地盯著我,我下意识地把胸前的拉链拉到最高。

 


这时一辆TAXI开过来停在我的身边,我打开车门坐了进去。这时,那三个人突然窜了过来,其中一个打开车前门坐进了副驾驶座,

 


另外一个高个子和一个胖子一左一右挤进了车里坐到了我的身边,把我夹在后座中间。我马上起身要离开,他们一左一右伸手把我按住。

 


并很快把车门关上,司机回头想说些什麽,坐在副驾驶位上的那个男人掏出一把约有一尺多长的匕首恶狠狠地说:“开车”。

 


司机马上就不再说什麽地把车发动了。车一开,坐在我边上的两个人手就马上不老实起来了,左边的那个胖子把手从后面伸过来搂住我的腰,

 


右边那一个高个子的手也在我的左边大腿上不老实地摸了起来。

 


我一边挣扎一边大叫:“非礼啊!非礼!”可根本没有人理会我。“小姐,一个人不寂寞吗?时间这麽早,我们一起玩玩吧!”

 


那高个一边说著一边就把我左腿上的丝袜顺著大腿从上往下抹。

 


这动作使我心里十分厌恶,使劲挣扎起来。可能我的挣扎让我左边那个胖子很不高兴,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刀背上有锯齿的小刀来恶狠狠地对我说“老实点,要不然老子在你脸上划个王八!”

 


说著用刀的侧面在我的脸上轻轻划了一下。他的恐吓使得我六神无主,脑筋一片空白,根本不敢再喊叫,也不敢再动。他见已经把我吓住,

 


就把右手放到我大腿上,开始肆无忌惮的抚摸起来。

 


我再不敢反抗,谁知道他们有没有暴力倾向?只好自认倒霉。心里想只要尽快满足他们就会放我走,所以我放弃了所有的抵抗,

 


任由他们肆无忌惮地玩弄著。反正在车里他们也干不了什麽。最多摸摸而已。事实证明我是大错特错了。

 


“对了嘛,这样配合一点不是很好吗,这样大家都HAPPY不是吗?”右边那个高个一边说一边一边将我右腿拉著张开,放在他左腿上,

 


左手继续抚摸我的大腿,并不时伸手隔著衣服搓揉我的乳房。

 


左边那个胖子也如法炮制将我的左腿架他的右腿上,伸手在我身上乱摸。这样我就呈现大张两腿的羞耻姿式。

 


不久,那个高个开始隔著内裤抚摸我的私处了,我心里还记得那把小刀,所以仍旧不敢乱动,

 


大概5分钟后我竟然感觉到下体已经充血并流出了淫水。

 


虽然我心里极端厌恶,但好久没被人碰过的身体却做出不同的反应。我心理十分矛盾,居然有点希望他们不要停,“

 


我是被胁迫的,我也是正常人。当然会有反应,不是我很淫荡。”我心理不断为自已找理由,以降低我心中的羞耻感。

 


同时,左边的那胖子伸出右手绕过我后背,一巴掌盖在我右乳上,将我整个人搂在他怀里蹂躏。并伸手把我连衣裙的拉链向下猛扯,

 


我本能地用手死死拉住我的外衣,嘴里大叫“不要,不要这样!”可他们哪里会听我的,反而加力向下猛拉。“不要反抗了,

 


你不是都有反应了吗?”那高个淫笑著说。

 


边说边把手伸进我的内裤去摸我的下体。当他发现我已经湿了,变的更加兴奋,加大力度用手指在我阴唇上来回磨擦,

 


并不时去触摸阴核。

 


这感觉比刚才隔著内裤抚摸要强得多了,顿时一股电流直通脑门,我不禁全身酸软,只能闭著眼睛靠在椅背上轻喘。

 


在我注意力集中在我的下体的时候,那个胖子趁机一把拉下了我连衣裙上的拉链。他们一左一右地把我的连衣裙向两边扯,

 


这样,就露出了我只穿著胸罩和内裤的身体。

 


“哈,好白好滑的皮肤,好大的奶子,好性感的身体呀!这下可要爽死了。”高个怪叫道。“你是不是想引诱人强奸你呀,

 


穿一件这麽方便我们的衣服,我就好好满足你一下吧,哈哈哈。。。。”胖子一边用手指轻抠我的乳沟一边趴在我耳边怪笑。

 


他得话让我羞得满面通红,可是他的粗重的气息吐在我耳后让我产生一种酥痒难挠的感觉,让我生理上更加兴奋了。他们一定是老手,

 


下手不轻不重,弄得我淫水不断。说实在的我生理上是很享受的,虽然心里上仍然十分厌恶,但我自己心理不断为自己找理由开脱,

 


羞辱感也就减低了不少。

 


他们这样又抠又摸了一会儿,那高个伸手到我后背想解开我的胸罩的钮扣,我下意识地紧靠住椅背使他并没有成功,“看我的!”

 


那胖子又掏出了他那把小刀,伸到我双乳之间,把那细细的带子一下就挑开了。我的胸罩顿然向两边分开,白嫩的乳房完全外露,

 


这令这两个人更加兴奋,我能感到他们粗重的呼吸吐在我的脸上。

 


刚才胖子割我胸罩带子时刀子碰到我胸前肌肤那冰凉的感觉让我更加惊恐,彻底失去了仅有的一点点反抗的斗志,

 


任由那胖子从我腰两边又把我的小内裤一前一后割成两片。

 


这时我已近乎全裸,完全失去了反抗任由他们随意蹂躏,内心一片空白,只是不时地发出一些不知是惊恐还是兴奋的哼哼声。

 


他们一左一右地搓揉著我的乳房,并轻捏我已变硬的乳头,还不时低头用舌头舔。

 


我胸部被他们搞得又痒又舒服。他们看到我已差不多了,于是,那胖子把那满是酒味的嘴凑向我的嘴,我厌恶地转头避开,

 


他粗鲁地抓住我的头发强行吻了上来,舌头迅速钻进我的嘴里,不停搅动我柔软的舌头。

 


两手也没闲著,不住地搓揉著我的乳头。那高个也不甘示弱,他低头用舌头去舔我的下体,还不时将舌头插入我的阴道,

 


搞得我整个阴道口都湿淋淋的,不知是他的口水还是我的淫水。

 


在他们的上下夹攻下,我的阴道产生出一阵阵强烈的收缩,整个人一片空白,我居然达到了高潮。高潮后我只觉得全身虚脱,

 


大口大口地喘著气.但他们还不放过我,胖子迅速拉下他的裤子露出了阳具,他的阳具挺大,大概15,16cm比我的前男友要大一点。

 


他用力分开我的双腿跪在我两腿之间的地上,把他的阳具对淮了我的洞口。可他并不急于插入,只是不断用龟头磨擦我的阴道口,

 


弄得我一阵酸软,马上又兴奋起来,不争气的下体又流出了淫水。

 


胖子见了显得十分得意,不住地磨擦著好把他整根阳具弄湿。高个子也不甘示弱地舔著我的双乳,并掏出他的阳具在我大腿上磨擦著。

 


“说吧,你要!”胖子边用龟头磨擦我的阴道口边对我说,“不要,不要。。。。”我心里虽然很希望他插入,

 


可我女人特有的羞耻心仍然让我嘴硬。

 


“说吧,其实你想要,都湿成这样了还说不要呢。”胖子加大了磨擦力度。“不要,不。。。。”我仍然嘴硬。

 


胖子终于失去了耐性,他把龟头对正我的阴道口,故意做了一个十分夸张的动作“噗嗤”一下把他的阳具插到了底,

 


“啊。。。”我疼得大叫一声,我的妈啊!痛!太痛了!我和身体被疼痛淹没。但随著他由慢到快的抽送,

 


疼痛慢慢消失变成了一下一下的快感。被玩了那麽久,现在才是真正被干了。

 


胖子猛开!烈的抽送,充血的阴茎磨擦著我的阴道壁,一波波强烈的快感将我推向高峰,相比之下,刚刚手指摸,

 


舌头舔的感觉根本只是小儿科。

 


我大声呻吟,不断浪叫,真正是要欲仙欲死。没想到平常看上去斯文的我居然可以这麽淫荡。我突出的阴埠被撞的啪啪作响,

 


柔软的奶子随著抽送上下激烈跳动,配上噗嗤`噗嗤。。的抽插声,及不停的淫声浪语,更催化我的中枢神经,

 


没多久我就达到第二次高潮。

 


那胖子还在继续奸淫我,高个子似乎等的有些不耐烦了,将我的头转过,捏著我的嘴,要我把舌头伸出,让他吸吮,

 


又用力用手搓揉我的乳房,我的右手扶著他的腰,左手则被逼套弄著他那根阳具。

 


这时胖子加快了速度疯狂地插著我,好不容易这胖子大叫一声,将滚烫的精液全喷在了我体内。

 


“轮到我了”高个和胖子互相换了个位置,高个子也跪在我前面把他的阳具徐徐插入了我的下体,这高个子好象还懂得怜香惜玉,

 


只是慢进慢出,慢慢插了一阵后,阴道渐渐适应了,不争气的淫水又潺潺流下,混合著刚才胖子射入的精液沿著大腿流到座椅上。

 


这时的我已被插的胡言乱语了,“啊...啊...要死了...”这时他开始加速发狠猛干,每一下都重重的撞到花心,干得我死去活来,

 


高潮迭起,嘴中只会无意识的哼叫著。

 


高个子将我双腿尽力向两边打开,用那根鸡巴一下下狠狠的长程抽送,洞口那淫水和精液的混合物已经被干成白稠黏液,

 


下体中还不断有新的淫水流出。他好象对我表现满意极了,一面亲吻我的乳头,不时喃喃念道:“喔…太爽了…喔…太棒了…”。

 


而我在他鸡巴的狂插下,早已溃不成军,嘴里“啊。。。啊。”地乱叫,彷佛不这样叫不足以宣泄体内的快感。他又插了一会儿,

 


突然间抽插的速度又加快了,他终于快要射精了,正在做最后冲刺,又快,又狠,每一下都干到尽头,

 


「啊…啊啊…啊…要死了…要要…要死了…啊啊…啊…救命…救…救…啊啊…妈啊…啊…啊…」,我被干的急喘,不断告饶。

 


几乎同时,他将阳具拔出,把精液喷了我一身都是,搞得我全身粘乎乎的。

 


他们两个干完了以后,又逼司机把车停在一个废弃的车场上,把原先坐在前排的那一个人换下来把我干了一顿后才扔下了高潮了四,五次,

 


浑身乏力,站都站不起来,全身又脏又乱,下体又红又肿的我扬长而去。

 


后来的事我记得不清楚了,好象是司机报了警,我被警车送到了医院,作了笔录后才回家狠狠地洗了好几次澡才无力地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