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骚货妈妈
骚货妈妈
 
初三学生高晓明,过去一直认为自己的父母很恩爱。多年担任物资公司总经理的父亲高远逸,虽然交际很广,却很顾家,一直对妈妈宠爱有加。妈妈夏云凤,是齐岛市歌舞团的歌舞指导。年近40的妈妈,天生丽质,加之保养有方,怎么看也只像30岁的美貌少妇。舞蹈演员出身的妈妈,20年前就是齐岛市有名的大美人,是许多人心中的偶像。当年追者如云,最后心高气傲的妈妈,还是选择了年轻有为的父亲。听说许多的崇拜者,还一直不肯死心,仍然将妈妈,当做自己意淫的性偶像。令晓明惊讶的是,20年来,风韵迷人的妈妈,仍然不断的会遇到各种年龄的崇拜者追求和骚扰。但是,端庄自重的妈妈,却一心只爱父亲,对那些追求者不屑一顾,或严词拒绝,或巧妙避开,从没有让那些登徒子得逞过。作为楷模伉逦的爸爸妈妈,让无数人羡慕,也让一些人恨得牙根发痒。

直到暑假里,有一次,晓明无意中,偷听到爸爸妈妈戏昵的对话:妈妈好像无奈的叹一口气说:「现儿今真是世风日下,怎么好色的登徒子会这么多。」
爸爸好像笑了笑,说:「他们也只是仰慕你吧,充其量算是一些崇拜者了。」
「什么崇拜者,都是一些好色之徒。你没有看到他们的样子,那盯住你看的眼神,好像要把你一口吞下去。」

「那还不是因为你太漂亮性感了,才会……呵呵,想不到你到了40岁,还能如此的颠倒众生……」

「你要死啦,在说你老婆呢,有人对你老婆不怀好意,你也不在乎,哼!」
「不怀好意?没那么严重吧?你说说,现在都还有谁在对你,嘿嘿,嗯?」
「多啦!烦都烦死了!」

「说说都有谁嘛。」

「好,我告诉你,我们团新来的袁团长,假装关心我,总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谈话,眼睛却一直往我身上溜,要不是我态度坚决,他又是新来,恐怕早就……还有你上次请吃饭的什么董事长,姓张的,几乎天天给我打电话,要请我喝茶、吃饭,说是仰慕我很久了……烦都给他烦死,你又说不能得罪他!税务局的胡科长,一见面就说一些肉麻的话,那眼神倒像要吃了我……那个王律师,脸色总是阴沉沉的,眼睛却总在我身上瞄……还有那个什么柯总,尤总,那个严局长,都是你说不让得罪的,又不像哪些个不相干的人,我可以眼一瞪把他们吓跑。」「啊,他们都这样……倒是没想到。」

「哼,你想不到的还多呢!就是你的那个营销部经理彭斌,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我跟你说过几次了,他是你的得力手下,你就是听不进去!」

「彭斌?不会吧?他比你小十几岁呢,可能是年轻人好奇,再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

「好,你不信。小十几岁又怎么样?你看他贼眉鼠眼的,一到家里来,眼睛总在我身上转,嘴上甜言蜜语的恭维我,有好几次,我发现他一直偷偷的看我的脚呢,那神情,好象哈拉子都要流出来了。不是告诉过你,有好几次,他进了我家盥洗室后,我换下来的丝袜,就不见了吗?」

「呵呵,是听说这小子有这个嗜好,喜欢女人的脚。他也就是偷偷看看你,还真敢对你动歪念头不成?量他也没有这个胆。我用得着他的地方还多,公司的许多业务都得靠他……老婆大人就多担带一点咯,嘻嘻,我替他向老婆大人陪不是……」

「好啊,你!」

「再说,这好像也不能全怪小彭,谁让老婆大人生了一双这么迷人的美脚呢,我不是也……」

「好,好!我说的你不信,总有一天你老婆要是被哪个登徒子给……到时候看你怎么办!」

「怎么办?凉拌?嘻嘻,我现在就要给你办了……过来……」

「你做什么……要死了,晓明在隔壁啊……啊……你……啊呦……」

……

要不是有一天偷听到妈妈和唐阿姨的密谈,晓明以为爸爸妈妈会这么一直恩爱下去,那该多好!

唐洁阿姨模样俊俏,体态风流,是晓明妈妈的闺中密友。35岁的唐洁阿姨,身材高挑,肤色白嫩,晓明每次见到唐洁两条修长的美腿,和穿着细带高跟凉鞋、肉色透明丝袜的两只靓脚,都会禁不住的心跳加快。晓明妈妈的个头比唐洁高,因此一双美脚比唐洁阿姨的还略大一点,有39码,脚型比唐洁阿姨的还要舒展漂亮。但那毕竟是妈妈的,胆小的晓明现在还不敢多想。但唐洁阿姨的,就不一样了。唐洁是爸爸公司的金牌业务员,是爸爸的下属。所以每次见到唐洁阿姨,晓明都有一种想偷看她的靓脚的冲动,看她从高跟凉鞋里露出的、裹在肉色透明丝袜里的晶莹玉趾,圆润的脚后跟,从窄窄的鞋底两边露出的白嫩的脚底,心里想着唐洁阿姨漂亮丝袜脚散发出的诱人的味道。

所以当妈妈和唐阿姨的在卧室密谈时,被躲在门外偷看唐洁靓脚的晓明听得一清二楚。

原来晓明妈妈发现,晓明爸爸最近以来,经常很晚才回家,有几次,竟然没回家过夜。这在过去是从来没有过的。晓明妈妈担心,晓明爸爸在外边遇上了什么事。唐洁阿姨先是宽慰了晓明妈妈一番,后来告诉晓明妈妈,好像听说,晓明爸爸在外边,遇上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具体情况不太清楚。晓明妈妈一听,神色大变,就让唐洁阿姨帮忙打听。

唐洁说难,只有一个人可能知道,但那人是爸爸的心腹,彭斌。晓明妈妈听了,秀眉一皱。说这个人麻烦。唐洁问怎么了,晓明妈妈就告诉她,彭斌偷看自己的脚,和偷她丝袜的事。唐洁一听笑了,说这就好办了。晓明妈妈问怎么好办了,唐洁说一般来说,彭斌不会背叛晓明爸爸。现在看来,彭斌对晓明妈妈的脚很感兴趣,而且在被晓明妈妈发现后,还是忍不住,要偷偷摸摸的看,冒着被发现的危险,偷走晓明妈妈穿过的丝袜,说明他对晓明妈妈的两只脚,十分迷恋,已到了不能自拔的程度。这就有办法,让他乖乖的听话。唐洁还笑着说,不过夏姐,你的两只脚也确实好看,我看了都想摸一摸。

晓明妈妈笑骂道,别胡说八道,我的脚怎么好看了,这么大。唐洁笑道,夏姐这你就不懂了,对那些爱脚的男人来说,就喜欢美貌女人漂亮迷人的大嫩脚了,他们管这叫做性感。晓明妈妈俏脸一红,笑骂道,就你懂!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
唐洁脸也红了,笑道,没吃过猪肉,还没听过猪叫?我们在外边跑的人,哪有你夏姐这么清高?外边三教九流,什么样的人没有?我可见的多了。两人笑了一回,晓明妈妈又开始紧张了,说还是不行。唐洁问怎么了,晓明妈妈发愁道,这个彭斌,一副色迷迷的样子,让他办事,恐怕不会只要看看自己的脚这么简单。唐洁笑道,这倒是,不给他点甜头,怎么能让他背叛晓明爸爸。晓明妈妈紧张的问,给他什么甜头?唐洁笑道,告诉你,恋脚的男人,最想做的,就是一看二摸,三闻四舔。碰到特别迷恋的,决不是只看看就能满足的。甚至有人,为了能舔到心仪已久的女人的脚,不惜犯罪的呢。晓明妈妈一听,更加紧张了:有这样的事?
怎么犯罪?唐洁道,前些日看到报导,日本一个管道工人,为了舔到上司妻子的脚,把上司的妻子,绑架到山上的一个山洞里,捆绑起来,舔了三天三夜呢,后来被山上的护林员发现,才把那个上司的妻子救了出来。晓明妈妈听得脸都白了,说这些人这么变态,这怎么办?唐洁笑道,夏姐你怕什么,那是在日本。
再说彭斌也不会的,他有家有业的,虽然他特别迷恋你的脚,也就是做梦都想着,有一天能够闻一闻,舔一舔,他就快活得升天了,他还敢真把你怎么样?晓明妈妈急道,什么闻一闻,舔一舔?我怎么能让他碰我的脚?唐洁笑道,这也没什么呀,不就是脚嘛,夏姐你就当做是做了一回脚部按摩就是了。晓明妈妈更加急了,说这不一样嘛!这可不行。唐洁道,这样就没有办法了。彭斌对你这么着迷,可能做梦都想着闻你舔你的脚呢,你又有这种事,非求他不可,他怎么肯放弃这么好的机会?所以夏姐你要想好了,只要你肯给他这样一点甜头,我保证他死心踏地为你办事;要是你不肯,这事就没办法。晓明妈妈沉思了半天,还是摇头。唐洁叹一口气,道,要不这样,你先哄着他,答应等事办成了,再给他。等他帮你弄清楚了,你再赖掉就是了。他怎么说,也是你老公的手下,还敢把你怎么样?

晓明妈妈想了想说,也只能这样了。只是一想起他那副色迷迷的样子就恶心,真不想看见他。唐洁笑道,你得见他,还得收起你那副冷傲的样子,和颜悦色的哄着他,过后再也别理他就是了。晓明妈妈勉强笑了笑,又陷入了沉思。

晓明不相信那么恩爱的爸爸会背叛妈妈。唐洁阿姨走后,妈妈一整天都在想心事。傍晚时,妈妈接到爸爸的电话,说晚上有应酬,会很晚回家。

妈妈发了一会呆后,问晓明晚上是不是在家做作业。晓明心中一动,说晚上约了同学,去飞飞家一起做作业,可能要做得晚一点。妈妈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进了自己的房间。

晓明蹑手蹑脚走过去,听到妈妈正在拨电话。

「喂,哪位?」话筒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言。

「我是夏云凤。」妈妈的声音好像有些颤抖。

「啊?是高太太,真的是高太太吗?」话筒里传出男人喜出望外的声言,「真想不到高太太您会给我打电话!高太太您有什么吩咐?」

「小彭,我是有一点事情找你。晚饭后有空吗?」妈妈好像在尽力让自己的声音显得镇定。

「找我?好,好,有空,有空。今天吗?好啊,是到您家吗?」

「嗯,晚上7点,来家里吧。」

「好的,好的,高太太,晚上7点,我一准到!」

「再见。」妈妈挂了电话,怔怔的坐在床上发呆。

晚饭后,6点一过,晓明背上书包出门了。他并没有走远,而是掩身躲进楼下花园的树丛里。一会儿,晓明看到妈妈从楼里走出来,慢慢地沿着花间小道,走进不远处小公园去散步。这是妈妈每天晚饭后的必修课。等妈妈走远,晓明悄悄地溜进楼里。

半小时后,妈妈回来了。进房换了一件谈绿色的连衣裙,走进盥洗室,开始化装。大镜子里映出妈妈娇媚的脸和绝美的身材,胸部高耸,蜂腰盛臀,健美的双腿显得特别修长。晓明躲在房间,从门缝里往外看,妈妈好像苦笑了一下,走到鞋柜前,拿起一双银色高跟拖鞋,犹豫了一下,还是脱去脚上的丝袜,穿上高跟拖鞋,将丝袜扔进盥洗室一个空盆子里。

7点差5分,门铃响了。矮墩墩的彭斌一见到晓明妈妈,眼睛放出光来:「哎呀,高太太,什么时候见到高太太,都是这么漂亮啊!」

「少贫了,进来坐。」

彭斌跟在晓明妈妈身后,瞪大眼睛,目光从晓明妈妈的细腰、丰臀、美腿,一下溜到晓明妈妈白嫩的赤脚上,看到晓明妈妈走路抬腿时,从高跟凉拖上露出雪白的嫩脚掌,彭斌眼睛都直了。

在沙发上倚角坐下后,发现彭斌的眼睛一直盯住自己的赤脚看,晓明妈妈虽然已有准备,心里还是感到有点发毛,连忙把脚缩进茶几后面。看到彭斌露出很失望的表情,晓明妈妈才极不情愿地把脚一点一点的慢慢挪出来。

彭斌脸上立即神采飞扬起来。

「小彭,今天找你来,是有一件事,想请你帮忙。」晓明妈妈镇定了一下说。
「高太太您别客气,有什么事,您吩咐,彭斌一定效力。」彭斌一脸馅媚的笑,眼光却不停的在晓明妈妈高挺的胸部、圆润的大腿上溜,最后还是停在了晓明妈妈白嫩的脚上。

「是这样的。你们高总,最近听说,在和一个女孩子交往。小彭你不会不知道吧?」

彭斌愣了一下,「这个,没听说啊。高太太从哪儿听来的?」

「你真没听说?」

「真的呀,高太太。」彭斌一脸的认真,目光却停在了晓明妈妈涂着淡淡唇膏的鲜嫩嘴唇上。

晓明妈妈换了个姿势,右腿抬高翘在了左腿上,右脚上高跟凉拖搭拉下来,使右脚大半个嫩白脚掌露在外边。翘高的赤脚离彭斌的脸不到一米远。彭斌的呼吸明显变重了。

「真的吗?你再想想看?」

彭斌一抬眼,发现晓明妈妈娇媚艳丽的脸上,似笑非笑的,正眯着眼睨视着自己。

「啊,我想想,我再想想看,」彭斌看得呆了,额角上开始出汗,「好像是有一个。」

「好像?」晓明妈妈板一板面孔,作势要收回伸出的右脚。

「不,不,不是好像,是有一个。高太太,您先别动,您听我说。」彭斌开始有点急了。

晓明妈妈轻轻一笑「好,你说,我听着呢。」

彭斌踌躇了一下,一咬牙:「高总他,他是交了一个女人,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是太清楚。」

「哦?真的?」

「真的,是真的,高太太,我发誓!」

「那么,看来你也帮不上什么忙了。」

「那不一定。我可以去搞清楚啊。」

「你能搞得清楚?」

「当然能!而且也只有我才能搞得清楚。」

晓明妈妈看到彭斌脸上露出一丝狡诈的笑意。

「那么……」

「等一下,高太太,」狡猾的彭斌一转话题,眼睛却紧盯着晓明妈妈翘起的右脚,「高太太,您脚上的这双鞋可真是漂亮啊,我能够欣赏一下吗?」

晓明妈妈一愣神,彭斌却早已跨上一步,伸出左手托住晓明妈妈右脚圆润的脚后跟,右手轻轻的脱下了她的高跟鞋。

晓明妈妈连忙一缩脚,哪知右脚早被彭斌紧紧地握住,一挣没挣动,一时不知所措。

「漂亮,真是漂亮!也只有高太太您这样的美脚,才配穿这样的名鞋。」彭斌一边赞叹,左手手指开始偷偷地在晓明妈妈温润的脚底滑动。晓明妈妈脚底很怕痒,连忙往回抽,彭斌紧握着哪肯松手?「高太太,听说好鞋再怎么穿,也不会有味道,不知是不是真的?」彭斌嘴里说着话,一边将才从晓明妈妈脚上脱下的高跟凉鞋送到鼻前,使劲的嗅闻起来。

「香,真香!是这个味道啊,真是绝了!」彭斌一边闻鞋,眼睛却斜盯着手里握着的晓明妈妈的白嫩脚掌。这只脚掌真是美极了!只见整个脚掌舒展大方,五个玲珑的脚趾晶莹饱满,脚丫鲜嫩,脚心白里透红,脚后跟浑圆津润,当真堪称是美脚中的极品!彭斌想到这样的绝色美脚,将有可能成为自己口中的美,顿时感到脑中一片晕眩,全身发热,连忙将脸凑向这只早令自己垂涎三尺的美脚。
晓明妈妈正被彭斌一连串的举动弄得发呆,看到他突然将脸往自己的脚底凑过来,吓得尖叫一声,使劲把脚挣回,厉声道:「彭斌你干什么!」一张俏脸早已通红。

彭斌正看得过隐,想得得意,被晓明妈妈一喝,这才回过神来。连忙讪讪的站起身来,手里还握着晓明妈妈的拖鞋。

「对不起,对不起,高太太,是我一时忘形了。高太太的玉脚,实在是,太迷人了,嘿嘿。」

「我的事,你不肯帮忙,却敢来占我的便宜!」

「我帮忙,我一定帮忙!这件事就交在我身上,一定包高太太满意。」
彭斌连连保证,晓明妈妈脸色才慢慢好看了。彭斌眨眨眼,又道:「等我把事办漂亮了,高太太能不能赏小的一个小脸,让我闻一闻,高太太美脚的味道?
这可是我十年来最大的心愿啊!十年前,在舞台上第一次见到高太太时,我就惊为天人,尤其是高太太的一双美脚……「」好啦,你不要再说了!「晓明妈妈连忙打住了彭斌的话,」你去帮我查清楚这件事,我不会亏待你的。「说完,脸上还露出暧昧的一笑。彭斌不禁看得呆了,还想再说什么,晓明妈妈已经站起来送客。

「你不要再说了,你想什么,我懂。去办吧,办好了,有你的好处。」
看着晓明妈妈脸上似笑非笑的模样,彭斌只得也站起身,「好吧,我这就去。」
说完站起身,径直走进盥洗间,关上门。一会儿走出来时,彭斌已是满脸兴奋。

「高太太,不出三天,等信吧。」说完匆匆出门而去。高太太愣一会神,想起了什么,连忙走进盥洗室一看,盆子里自己刚刚脱下的丝袜,已经不见了踪影。
第二天下午,电话铃响,晓明看到妈妈快步走进房间。奇怪的是,电话铃一直在响,妈妈却没有接听。晓明从门外看到,妈妈脸上露出厌烦的表情。一定又是那个张胖子,不是彭斌。电话铃声固执的响着,妈妈一咬牙,拿起电话,声音出奇的冷淡:「喂」

电话里传出一个男人兴奋的声音,却听不清楚在说什么。只听妈妈淡淡的口吻:「哦,是张董啊……谢谢张董夸赞……我很普通啊,哪有让您崇拜的地方…
…张董客气了……不行啊张董,我这几天正忙着,编一个舞蹈,实在是没有时间……明天也不行……我哪能瞧不起您张董……这个啊,那到时候再说吧……
没办法啦,不好意思啊……啊呀,有人敲门了,我挂啦张董,再见。「哪里有人敲门?

晓明听到妈妈讥讽的声音:「癞哈蚂想吃天鹅肉。」

第三天早上,晓明爸爸说要去济南出差,去两天。晓明看到妈妈脸上的表情很奇怪。

午饭过后,晓明妈妈接到彭斌的电话。听了一会儿,晓明妈妈脸色越来越严肃。「……你肯定?你不会是在骗我吧?……在哪里?……避暑山庄,那不是在山里?……嗯…

…「晓明妈妈好长时间没有说话,好像正在下什么决心。最后说话的声音变得很轻,」好的,你来吧。「十二点过后,晓明妈妈换好衣服,匆匆下楼。晓明看到楼下停着一辆黑色桑塔那,矮墩墩的彭斌,一脸期盼的站在车旁。看到妈妈一出现,彭斌立即换上一副殷勤的笑脸,帮晓明妈妈打开车门。晓明妈妈一声不吭的钻进车里。彭斌在身后等着帮晓明妈妈关车门,当晓明妈妈上半身钻进车门的一刹那,彭斌紧盯着她露在车外的浑圆高翘的臀部和一条修长美腿,脸上立刻现出贪婪、淫猥的神色。

关好车门,彭斌直起身,吹了一声口哨。晓明忽然从彭斌黑黑的脸上看到一丝奸诈、得意的笑意。晓明正在发呆时,黑色桑塔那已经如飞般绝尘而去。
一下午晓明在家玩游戏,总惦记着妈妈。想到彭斌临走前的表情,心里感到很不安。两点钟过后,晓明熬不住了,开始拨打妈妈的手机。通了,可是没人接。
晓明更加不安。连拨三次后,接通了。晓明紧张的问:「妈妈,妈妈你在哪里?」

电话那头没有声音。隔了一会儿,话筒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是晓明吗?
我是你彭叔叔。「

「哦?我妈妈呢?」

「你妈妈正在办一点事,现在接不了电话。晓明啊,找妈妈有什么事吗?」
「哦。那我妈妈,什么时候回来啊?」

「还要过一些时候。放心吧,晚饭前你妈妈就会到家了。」

放下电话后,晓明心里还是砰砰的跳。他不知道妈妈为什么不能接电话。
5点刚过,晓明就眼巴巴的在窗口朝外望。快到6点时,晓明才看到那辆黑色桑塔那驶进小区,停在楼下。车刚停稳,后门就打开了。晓明看到妈妈从车里钻出,急急的往门口走,脚步不稳,好像有点一瘸一拐的。后边彭斌也很快的下车,紧赶几步,追上晓明妈妈,伸手拉她,嘴里好像在说着什么。晓明妈妈一甩手,没有理他,快步钻进了大门。彭斌好像怔了一下,慢慢的往回走。上了车,又朝楼上看了看,这才开车离去。

晓明听到开门声,从房间门缝里往外看,只见妈妈进门后,砰的关上门,踢掉脚上的高跟鞋,连拖鞋也没穿,就快步奔回自己的房间。晓明突然发现,妈妈踩在地上的是两只光脚,原先穿的肉色透明丝袜不见了。房间里很快传出妈妈悲痛欲绝的哭声。

晓明轻轻推开房门,只见妈妈和衣趴在床上,一床碎花薄被,将妈妈连头带脸的罩住。闷闷的哭声正是从被子里传出的。妈妈上半身钻在被子里,两条雪白的腿却露在外面。见妈妈在床上哭得一颤一颤的,晓明正要开口说话,突然看到,妈妈雪白的大腿上,有两块紫痕。再往下看,妈妈的脚踝处,有两箍陷阱去的红印,很像是被绳子捆绑留下的印记。再看脚上,晓明大吃一惊。妈妈原本雪白粉嫩的脚掌,如今却布满了无数大小不等的小坑点,呈椭圆型分布。仔细一看,原来都是被人用牙齿咬出的印痕。晓明连忙去看妈妈的手,露在被子外的左手腕,也有一圈红红的印痕。

一定是彭斌,这个坏蛋!妈妈不知道怎么会被他骗去,带到山里的一个什么地方,被他绑住了手脚,他就去咬妈妈的脚掌。从中午12点,到晚上6点,除去开车的1小时,整整5个小时,漂亮迷人的妈妈,一直落在这个早就对她不怀好意、垂涎三尺的流氓手里,不知道这个坏蛋,对妈妈做了多少罪恶的事。晓明感到自己心中充满了怒火。正在心里发狠,却见妈妈忽然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倒像是没有看到晓明一样,冲了出去,径直奔进盥洗间,关上了门。不一会,盥洗间传出哗哗的水声。晓明后来发现,妈妈在里面洗了很长很长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