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女侠
女侠
 
男人笑道:「一看就知道,我们村子中,只是匡大娘是一位侠士,虽然她是一个女人家,可是这周围二、三百里的人,没有不知道她的,姑娘又是一位侠士的打扮,又背了一口宝剑,当然知道了!」
罗紫兰心想,反正我是找住的地方,既然匡大娘是一位侠土,我将错就错的,去看看这位匡大娘,既然她是武林中人,向她借住一宵,当然不会有问题的。
紫兰笑道:「我正要找匡大娘,因为赶路,所以走得天都黑了,那匡大娘住哪里?你能告诉我吗?」
那男人道:「姑娘,我带奶去,走这里转过去,第三家就是了!」
那男子在前面引路,紫兰就跟在他的后面,向着匡大娘的家中来了。
男人向前叫门,匡大娘家中出来了一位老年人,问道:「是谁呀?」
那男人笑道:「老朱,有一位姑娘要找你们家的匡大娘呢!」
老朱把门开了,那男人就回身走了,紫兰对着老朱微笑一下道:「是我要见见匡大娘,请你代我禀告一声好吗?」
老朱道:「姑娘请进来吧,我去告诉匡大娘去!」
紫兰进了这家的住宅,四下一看,地方虽然不算大,可是样子还很有气派的,不是一般的平民人家!
不一时,老朱就带了一位三十来岁的妇人出来!紫兰一看,这位大概就是匡大娘了,看样子是一位很风流的女人,她一走了出来,就对着紫兰上下一看。
匡大娘就问道:「姑娘,奶是要找我吗?」
紫兰对着匡大娘微笑着点点头道:「我是路过此处,听得匡大娘的大名,特来拜访的。」
匡大娘笑道:「不敢当!姑娘请到后面来,我们谈谈!」
罗紫兰随着匡大娘一同到了后面的客厅之中,两人一同坐了下来。
匡大娘对着紫兰不停的细看,紫兰也很注意着匡大娘,因为她们两人,从来也没见过面,同时匡大娘又看到紫兰是一位十七、八岁的姑娘,一人到这里来,一定是有些原因!
匡大娘就问道:「姑娘尊姓大名?」
罗紫兰道:「我叫罗紫兰,是由九凤山到此。」
匡大娘道:「姑娘一身的武侠打扮,又背着宝剑,一定是一位武功很好的女侠了!」
紫兰道:「匡大娘太夸奖了,我只是会一点皮毛而已。」
匡大娘道:「刚才听见姑娘说是由九凤山到此,我曾惊听说九凤山有一位老前辈神奇侠隐居在山上,不知道现在还在世上吗?」
紫兰道:「神奇侠就是我的恩师,现在巳年近百岁,依然健在。」
匡大娘连忙说道:「哎呀!真的是失敬了,我们还是一家人呢!」
紫兰听匡大娘这么一说,摸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怔了很久,又想了很久,师父在山上也没有告话过江湖中有些什么最接近的人物,这一家人又是由哪里说起的呢?
匡大娘笑道:「罗姑媳觉得有些奇怪吗?让我告诉奶吧!我的师父在二十年前,曾经和神奇侠吕老前辈学过一点武功,可惜吕老前辈不愿收徒,故而未曾结下帅徒之缘!」
紫兰道:「我自幼小就生长在九凤山,师父一生之中,仅收我一个徒弟,同时我因年轻,很多事家师并末教导,今日来此打扰,尚希勿怪!」
匡大娘道:「什么话嘛!我们是自已人,罗姑娘到这里多住一些时侯,我还有很多的事情想要和姑娘请教呢!」
紫兰笑道:「只要匡大娘不觉得我太麻烦,我愿意暂时留住数日!」
匡大娘当然很高兴,当晚排了酒席招待紫兰,匡大娘同时叫人收抬了房间,给紫兰住。紫兰在匡大娘的家中,一住就是三、四天,匡大娘每天和她谈些武林之中的事物。这位匡大娘也有一身的武功,本来嫁了一个丈夫,住在这个村庄之中,此村叫做欢乐村,是匡大娘丈夫匡贵的祖产,在这个欢乐村中,匡贵很有一些名气,他也是有一身功夫的人物。匡贵和匡大娘结婚之后,因匡大娘长得十分美丽,又很风流,这匡贵就日日和匡大根如胶似漆的守在一块,因为纵欲过度,不到三年,匡贵得了痨病,数月之后,匡贵就死了!
匡大娘从此之后,就在欢乐村做起主人来了,一个年青而又美丽的女子,过着守寡的日子,是十分难耐的。
同时匡大娘又有一身的功夫,不到一年,匡大娘在外面遇上了几个武林人物,私相来往,村子中的人,没有一个人知道这件事!
在匡大娘的家中,同时还住了三个绝色的美女,一个叫做赵佩心,一个左一容和蔡柳红,这三个女郎都只有二十来岁,和匡大娘相处得如同姐一般。
罗紫兰来了这里,她和这三位姑娘相处得很融洽,这几个女子成天嘻嘻哈哈的过日子。
匡大娘每天和罗紫兰练习武功,两人亲密得无话不谈。
一天早晨,紫兰和匡大娘练完了武功,在村子外走着,一面闲谈着,紫兰就笑着说道:
「大娘!你们这个村子到前面的那条河流,有多少路程?」
匡大娘道:「大约有三十多里,那边是一些牧草最多的地方,牧童很多!」
紫兰笑道:「我那天就是由那边到这里的!那些牧童过的日子可真快活呀!」
匡大娘问道:「奶看到那些小鬼们搞些什么?」
紫兰道:「说起来也真的好丢人的!」
于是紫兰就红着脸,把那天看到小秃子和一个叫阿桃的女子,在大石块后面,弄那种事的情形,向匡大娘说了一遍!
匡大娘笑道:「这种事,是我们的一种享受,自从我那个死鬼死了之后,我就为这事苦恼着!」
紫兰道:「奶现在要是想弄那事,要怎么办?」
匡大娘笑道:「这是秘密!不好对奶说出来!」
紫兰笑道:「怕什么嘛!我自从那天看了那事之后,现在好难过呢!」
匡大娘道:「奶还没有玩过那种事,等奶玩过了,就知道其中的奥妙了。」
紫兰道:「家中那三位姑娘,有弄过这种事吗?」
匡大娘笑道:「不但弄过,同时还有一套内功呢!」
紫兰道:「等有适当的机会,我也要试试这种滋味!」
匡大娘道:「一个女人,如果没有这这种经验,在世上活着就没有意思了!」
她们两人谈着话,一面向前走着,白天村子中的男人,都到田里去工作去了,留下的都是一些女人和小孩。当她们两人正走在途中,就看到蔡柳红笑嘻嘻的跑了过来,她看见了匡大娘,就连忙笑道:「大姐!死老孙刚才来了,说了一句话,又忙着跑走了!」
匡大娘道:「为什么不留住他?」
柳红道:「有呀!我和佩心、一容留了他很久,他说有要紧的事,要等晚上才来,我们把他抓着,死老孙跳到房子上跑了!」
匡大娘道:「大概是奶们又缠着他,想好事情吧!」
柳红脸一红,把身子往后面一转,低着头道:「才没有呢!他说有要紧的事,和别人在争执着,先去解决了再来!」
匡大娘暗想,反正今晚他会来的,不管怎么样,他能来总是好事。
紫兰听了,摸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了,就问道:「这死老孙是干什么的嘛?」
柳红听了,只是笑。匡大娘道:「是人嘛!」
紫兰道:「我知道是人呀!但是不知道是什么人嘛?」
匡大娘道:「等他来了,奶就知道了!」
紫兰不好再问下去,心里多少知道了一点,就是这人,一定是男人了!
蔡柳红所说的这个人,叫做孙山龙,外号叫做「铁公鸡」,他是一个三十四、五岁的男人,有着一身的功力,平常在外面喜欢在女人群中施展他的本领。此人生来有着奇特的地方,个子不高,长得黑黑的,精力过人,对女人的功夫特别高明,尤其是下面的那个东西,长得奇特,能大能小、收缩自如,同时可以控制到恰到好处的时刻!
这「铁公鸡」的外号也是由这根东西而来的,女人们都称他是铁公鸡,他借着又有武功,往往是在夜间独来独去的。看到有美丽的女子,一到夜里,他就以轻功偷入闺房,搞那偷香的事情。
铁公鸡和匡大娘已经来住了有一年多了,同时,他们两人都是在夜间偷来偷去的,欢乐村中,没有人知道这件事情。
罗紫兰听到这地方的匡大娘还有这种妙事,她也不想走了,反正自己也没有一定的地方可去。同时在这里,说不定还能遇到好事呢!
夜里的天空中,既无月色,也无星斗,紫兰和这几位女郎闲聊了一阵之后,就要回房去了。
她不动声色的,就回到自己的房中,也没有点灯,坐在窗前,向院中看着。
不一时,就看到一条黑影,由花丛中跳了出来,对着紫兰的房中,轻声地走了过来。
紫兰暗暗的在发笑,暗想这一定是一个贼了,真是妙极了,笨贼自己送上门来了。她不动声色的,看着来人要做些什么。
这人就是铁公鸡,他经常的到匡大娘这里来,那间房子里住的什么人,他都很清楚,他知道紫兰住的这间房子,是一间空房,现在看到了一位女郎,但不是匡大娘的那三位女郎。
铁公鸡就想先偷偷的看个明白,如若是一个美女,先弄她一次,然后再去找匡大娘快活也不迟!
孙山龙来到紫兰的房门口,用手一推房门,门就开了,孙山龙觉得这村中,除了匡大娘有功力之外,都是一些弱女子。
他把门一推开,就走了进来,想不到一股劲风,对着铁公鸡的腿上,就扫了过来,铁公鸡感到这一股劲风力量不小,想要跳出门外,这股劲风正好打在锁公鸡的腿上。
锁公鸡站不稳身子,往后一倒,摔在地上,跟着就感到前胸被那女子的脚踩住了,同时力气很大。
铁公鸡也伸手想要打过去,这时就感到那女子把他的手也抓住了!
铁公鸡叫道:「是我呀!不要打了,奶是谁嘛?」紫兰道:「管你是什么人?
姑娘要把你的手打断一只才放手!「
匡大娘听到叫声,又听到紫兰的骂声,连忙的跑了过来,一看是铁公鸡,她就笑道:「紫兰!快放手!这人就是铁公鸡呀!」
第二章匡大娘猛斗铁公鸡
罗紫兰听匡大娘说,此人就是铁公鸡孙山龙,把手一松脚一抬,铁公鸡就由地上跳了起来。
匡大娘问道:「死老孙呀!你怎么会和罗姑娘打起来了?」
铁公鸡还没有说话,紫兰就笑道:「他偷偷摸摸地走进我的房里来了,我以为是坏人,想把他杀了呢!」
匡大娘道:「好呀!老孙你一定是想罗姑娘的好事,所以偷偷摸摸的进到她房里来了!」
铁公鸡忙辩道:「哎呀!不是这回事嘛!我看到了一个不认识的人,想去看看嘛!」
赵佩心和左一容、蔡柳红都出来了,站在一边听铁公鸡这样一说,大家都笑了起来!
佩心笑道:「这是活该!常常会偷偷摸摸的搞名堂,想不到碰到了一个扎手货了吧!」
铁公鸡道:「还说呢!差点被她踢断了腿。匡大娘,这是谁呀?这么凶,一个姑娘家本领这样的利害,将来谁敢要嘛?」
紫兰听了,就说道:「去你的!我的事要你管?你这两下只能干偷鸡摸狗的事情,还想在我面前摆威风,谈也不用谈!」
匡大娘道:「好了!别说这些了!站在这里干什么?到房里来嘛!」
紫兰听了,就回身要回到自己房中,匡大娘一把拉住她道:「奶要去哪里?」
紫兰道:「回我的房里去睡觉了。」
匡大娘道:「到我房里去嘛!老孙刚来,我们一块谈谈不好吗?」
紫兰道:「我去方便吗?」
左一容笑道:「有什么不方便?我们经常都是四、五个人在一块呢!」
匡大娘拉着紫兰一块来到房中,铁公鸡跟在后面,对罗紫兰仔细的看了又看,觉得这位姑娘十分的美丽!
紫兰也对着铁公鸡看了一看,觉得这人的身体长得很健壮,可惜的是相貌长得不够英俊!
一到了匡大娘的房中,这几个女郎,就随便的坐了下来。
匡大娘道:「老孙!早晨来了一次,为什么又跑了?」
铁公鸡道:「昨天碰到了铁扫把吴有用,他跟我扫了半天,结果他打不过我,就用死缠活缠的,老是跟着我,今早我到这里和蔡姑娘说了一句话,马上就走了,铁扫把在村外找我很久,我在前面那条大路上把他引到镇上,用酒把他灌醉了,他睡得很熟,我才脱身到这里!」
匡大娘笑道:「你们两人一见面就扫,又没有仇恨,何必老是打闹呢!」
铁公鸡道:「反正奶清楚,我也要说说了,只要他在的地方,我都不喜欢和他在一块!」
匡大娘在房中点着了灯,同时赵佩心和左一容又端上来了一些酒,大家坐在桌边,吃喝起来了。
铁公鸡和匡大娘坐在一块,匡大娘的眼中流露着动人的神态,也没说话,对着铁公鸡只是看!铁公鸡当着紫兰的面,就伸手在匡大娘的奶子上,摸起来了!
紫兰一看,匡大娘笑咪咪的,一动也没动,让铁公鸡在摸奶子,她马上就脸红了,把头低了下来,可是她还是偷眼的在看着。
铁公鸡摸了一会匡大娘的奶子之后,就对左一容笑道:「小容!好几天都没和奶亲热了,快过来,帮我倒杯酒!」
左一容连忙走过去,拿起酒壶就要倒酒,铁公鸡一把就抓着她,把她放在大腿上,同时用手在一容的屁股上摸起来。
一容道:「死老孙!就是喜欢摸人家屁股!」
匡大娘笑道:「因为奶的屁股细嫩,死老孙特别的爱摸!」
铁公鸡道:「奶的也很好,可以前后插花,好动人的!」
匡大娘笑道:「你要死了呀?怎么把弄那事的事情,也说出来嘛!」
佩心笑道:「大姐的屁跟,老孙最喜欢了!」
柳红道:「奶不要说大姐了,奶的被老孙搞了一下,也没弄进去,还被老孙弄肿了呢!」
一容笑道:「就是嘛!我帮她擦过两次药,现在已经好了!」
佩心道:「奶们两个怎么说我丢人的事嘛?小心我会整奶们的!」
紫兰在一边,听得脸红心跳的,暗想这几个女人还真会玩,听她们说的,好像还插屁眼似的!
紫兰就问道:「奶们说了些什么?怎么我一点都听不懂!」
匡大娘笑道:「要懂很容易嘛!跟老孙去睡一会儿,就什么都懂了!」
紫兰道:「我才不要呢!听起来叫做铁公鸡,动起手来就是败公鸡了!」
这时佩心就走到铁公鸡的面前,把铁公鸡的裤子一拉就拉了下来,用手把铁公鸡的鸡巴拉了起来。
佩心就笑道:「罗姑娘,奶看看老孙的这东西,好叫败公鸡吗?」
紫兰对着铁公鸡的鸡巴上一看,见那东西被佩心一摸,就硬了起来,同时一容也过去用手在铁公鸡的卵儿上,揉了起来。
匡大娘一看,笑得合不拢嘴了,就说道:「奶们两个把他的东西摸硬了,要怎么了?」
佩心道:「摸硬了,大姐可以享受一下!」
匡大姐笑道:「老孙,等会玩玩佩心的屁眼,让她舒服一次!」
铁公鸡笑道:「上次说了半天她才愿意,一弄就鬼叫,也没有弄进去,还是奶的够劲。」
匡大娘笑骂道:「死老孙!休再胡说,我可要整你了!」
铁公鸡笑道:「好心肝!奶来整好了!」
匡大娘走过去,就伸手握住了铁公鸡的大鸡巴,用手套动起来了,这一套动,铁公鸡就忍不住似的,把鸡巴硬得又粗又长的,向上高举着。
紫兰一看铁公鸡的鸡巴,硬得好大,比那天看到小秃子的要大了两倍,也长了好多!
紫兰对匡大娘笑问道:「大姐!奶怎么这么会套?套得真快变成铁公鸡了!」
匡大娘道:「他本来就是铁公鸡嘛!不信的话,奶也来摸摸看,真的跟铁棒一样!」
紫兰也没有搞过这种事情,同时一股好奇的心理,马上就也伸手对着铁公鸡的大鸡巴上一摸,又粗又硬的,真的跟铁棒一样!她也学匡大娘,对着大鸡巴上,套了几下。
铁公鸡抓着紫兰的手道:「罗姑娘,奶这样一套,会套得我流出来了!」
紫兰把铁公鸡的鸡巴放开了,就问匡大娘道:「大姐!这要是跟他弄一下,会痛死人的!」
一容插嘴道:「才不会呢!弄上了,又舒服又过瘾!」
佩心道:「就是因为这东西硬得很,弄到穴里,要多美就有多美,所以大姐的前后肉洞都喜欢这东西插进去!」
匡大娘道:「好了呀!罗姑娘还是一个处子,没有尝过这味道,奶说那么多,她也不知道好的滋味!」
铁公鸡连忙对紫兰道:「罗姑娘!要不要品尝人生最美的滋味?」
紫兰就狠狠的说道:「去你的!姑娘就是想要,也不会要你这种的,你别作梦了!」
匡大娘笑道:「铁公鸡想挨骂,也很会找,找上了罗姑娘,不是自找骂吗!」
铁公鸡这时当着这几个女郎,就把裤子脱下来了,那根粗大的鸡巴,对着匡大娘一翘一翘的。
佩心就笑着对匡大娘说道:「大姐,奶看看,老孙的那东西对着奶只是叩头,想找奶了!」
铁公鸡也不说话,一把抓住了匡大娘,用手一按,就把匡大娘按倒在椅子上趴着,伸手一拉,就把匡大娘的裤子拉了下来。
左一容叫道:「哎呀!真的要弄那事了,奶快看嘛!」
屋里的几个女郎和紫兰,对着匡大娘一看,她的裤子真的被拉下来了!
匡大娘背朝上的翘着大屁股,趴在椅子上,口中叫道:「死老孙!你要干什么嘛?」
铁公鸡就用手在她屁股上,摸了起来。
这几个女郎一看,匡大娘的屁股,雪白雪白的,好像嫩豆腐一样!
紫兰一看铁公鸡挺着那根大鸡巴,对着匡大娘的屁股上,揉了起来。
这时的蔡柳红走到铁公鸡面前,用手在铁公鸡的大鸡巴上擦了一些口水,又对匡大娘说道:「大姐!我给他的肉棒上擦了口水了!」
匡大娘道:「好呀!老孙,怎么还不动嘛?」
铁公鸡听了,用双手把匡大娘一搂,粗大的鸡巴,对着她的浪穴眼中用力的一谢谢,就听到「滋」的一声,整根的鸡巴,都谢谢到穴中去了!
匡大娘立刻叫道:「哎唷!死老孙,给我弄进来了!」
紫兰这时特别的注意着匡大娘的下面,她不如道铁公鸡到底是在插穴,还是在插屁眼,所以仔细的在看。
佩心笑道:「大姐在舒服了!奶们都看嘛!大姐的嘴张得好大呐!」
匡大娘道:「胀得要命嘛!嘴不张开,人就受不了嘛!」
紫兰走到匡大娘的面前问道:「大姐!铁公鸡是在插穴,还是插屁眼?」
匡大娘道:「是玩穴呀,好胀啊!」
佩心对铁公鸡道:「老孙,你怎么不谢谢嘛!大姐这几天好想弄这事的,谢谢得好一点嘛!」
铁公鸡的大鸡巴插在匡大娘的穴中泡了一会儿,听到佩心叫他谢谢,他就挺起肚子,双手搂着匡大娘的腰,屁股就闪晃了起来。
匡大娘感到一抽谢谢,穴里马上就舒服起来,她连连的吞了几口口水,屁股也往后面迎送着,同时匡大娘气喘喘的,只是「啊!啊!」的轻叫着。
紫兰一看,佩心、一容、柳红三个女郎,也都把衣服脱得光光的,站在铁公鸡的面前,铁公鸡一面插穴,一面又伸出了双手,对着她扪三个女郎的奶子上,又揉又摸的。
紫兰看到她们三个把奶子送给铁公鸡摸,又看到她们自己用手在下面摸自已的穴,这三个小穴,穴毛都是黑黑的,她们自己就用手指扣起穴来了!
紫兰看得心里痒痒的,也伸手在自己的下面扣起来了。
匡大娘趴在椅子上看得很清楚,她专门在看紫兰,一看她没有脱裤子,自已就扣起穴来了!
但是这时侯正是铁公鸡正谢谢得最舒服的时侯,匡大娘想说话,也说不出来了,只是气喘呼呼的。
三个女郎听到匡大娘喘起来了,她们三人马上就用手在铁公鸡的屁股上,一掌一掌的,在打铁公鸡的屁股。
铁公鸡被三个女郎一打,就向前猛谢谢,连连打着,谢谢得很重、也很深!
匡大娘就叫道:「哎唷……哎唷……我的穴心子玩出来了呀!」
紫兰连忙问道:「大姐,穴心子玩出来?在哪里呀?」
铁公鸡道:「还是在穴里,罗姑娘,我跟你玩一下,奶就知道是不是会玩出来了!」
紫兰现在看到他两人入穴,又看到匡大娘舒服得浪叫,真想试上一试,她也伸手对着铁公鸡的屁股上,打了起来!
铁公鸡一感到紫兰打得好痛,就叫道:「罗姑娘,不要用这么大的气力打嘛!
轻一点!跟她扪三个打的那样才好!「
匡大娘也叫道:「哎唷……好扎穴心子啊……罗姑娘……奶打他太重了,我就要命了!」
紫兰一看也笑起来了,原来这样打得重了,铁公鸡就谢谢得很重,这股力气都弄到匡大娘穴里去了!
紫兰笑道:「原来这样一打,还有连带的关系,对不起大姐,我不知道,以为打铁公鸡可以出出气的,那知道这一打,弄到奶了!」
铁公鸡笑道:「奶以为我怕打呀?那就想错了!」
紫兰道:「现在不打了,你好好的玩吧!」
匡大娘道:「罗姑娘,奶把衣服脱了嘛!这样穿着衣服,等会奶的裤子都会湿了!」
紫兰道:「奶还说呢!早就湿了!」
佩心笑道:「早就该脱下来,还怕什么嘛?奶看,我们都脱光了!」
紫兰也被逗得意乱情迷的,也不再说什么了,自己也把衣服都脱了下来!
柳红一看,紫兰的全身也是雪白的,小穴上面长了一些短短的穴毛,穴口上红红嫩嫩!
柳红道:「罗姑娘的穴还很小呢!上面的毛,还没有我们的长!」
一容道:「人家还没开过苞,是处女嘛!当然毛不长呀!」
佩心笑道:「我开苞时,穴上还没有毛呢!」
铁公鸡道:「毛短的穴,女人都厉害!」
紫兰道:「放屁!你又没有跟我弄过,怎么知道我厉害了?」
柳红笑道:「你们两人老是斗嘴,等会老孙弄过了大姐,就和罗姑娘弄一下试试就知道了,何必斗嘴呢!」
匡大娘这时大叫道:「死老孙呀!快呀!快点用力谢谢嘛!我要来了,穴心上好酥麻的。」
铁公鸡又是一阵狂谢谢,谢谢得匡大娘的穴只是「卜滋!卜滋!」的在响。
紫兰听见穴响的声音就笑了起来,连忙跑到铁公鸡的面前,对着他们两人插穴的地方一看!
她看到铁公鸡的鸡巴现在变得好大,比刚插进去时要粗了好多,又看到他把大鸡巴向外一拉,抽出来了好长,可是还没有看到那个大鸡巴头!
一阵卖力的猛插,匡大娘又喘又叫的!
突然间,匡大娘的身子连连的发抖了!
紫兰一看,伸手就去扶着匡大娘的腰,她的手刚一摸到匡大娘的腰上,匡大娘就连摇了两下,穴里就向外只是冒白浆。
匡大娘叫道:「啊……我爽快死了……丢出来了……!」
另外的三个女郎一听到说丢出来了,就连忙跑过去,将铁公鸡缠着。
佩心道:「好人!跟我弄嘛!我都快痒死了!」
柳红道:「跟我弄嘛!我都痒坏了!水也流了好多好多!不弄一下,我就会死呀!」
一容道:「我想得最狠了,大鸡巴哥哥!你入我的穴好了,小穴里都痒得快酥了!」
匡大娘看着这三个浪货在争着要入穴,她就坐在椅子上对着紫兰笑了一笑。
紫兰道:「大姐!你玩了这一次,感觉好不好?」
匡大娘道:「当然好嘛!好舒服的!」
紫兰道:「我看得又想又怕的!」
匡大娘道:「怕什么嘛?你是不是想弄弄看?」
紫兰道:「想是很想,可是铁公鸡的鸡巴好大,我怕装不进去。」
匡大娘道:「可以呀!我们的穴可大可小,是会松紧的嘛!」
紫兰道:「如果铁公鸡的鸡巴能小一点、细一点,我就和他试一试!」
这时的铁公鸡正搂着柳红,在椅子上把柳红的大腿也抽开了,大鸡巴正准备向她的小穴里插进去。
他一听到紫兰说,能小一点就试试,连忙把柳红的腿放了下来,就对柳红笑了笑!
铁公鸡道:「小红呀!我们等一会再弄好了!」
铁公鸡根本没有射精,虽然把匡大娘入得丢出来,他还是硬挺着大鸡巴,想和紫兰玩一次,但又怕她骂人。现在一听到紫兰想试一下,就放下柳红笑道:「罗姑娘!我这根鸡巴可大可小,如果奶喜欢小一点,我可以弄得小一点,我和奶试试好吗?」
匡大娘道:「罗姑娘!他说的是真的,不信叫他捏小点给奶看看!」
紫兰对着铁公鸡的鸡巴上一看,上面还有很多白浆,她捂着嘴道:「他的鸡巴上面有好多的水,我怕弄到我的里面去了!」
铁公鸡道:「这很简单嘛!擦一下就好了!」
铁公鸡拉过一条裤子,就对鸡巴上擦了一擦,然后他自己再用手在鸡巴头上一捏,又把阴茎用手一揉!
说也奇怪,铁公鸡的大东西马上就变得小了好多,也短了一些!
紫兰一看,也忍不住的笑了,就说道:「这真是一根怪鸡巴!现在变得只有三四寸长了,不知道还硬不硬?」
「奶摸摸,硬得很呢!」铁公鸡道。
匡大娘笑道:「是硬的呀!老孙的这根东西把我们这几个姑娘都迷倒了!就是有那么妙,能大能小,随心所欲的,所以大家才喜欢他!」
紫兰一伸手,就把铁公鸡的鸡巴握在手中,捏了一捏,奇硬无比,虽然很硬,但是鸡巴小了很多,正合紫兰的心意。
紫兰道:「铁公鸡像这么的大小,我可以给你试一下,但是不准你胡来!」
铁公鸡很想玩这个处女,开一个苞,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情,所以现在紫兰怎么说,铁公鸡都答应着。
佩心笑道:「没良心的死老孙,想给人家开苞,就做得那么没志气!」
柳红道:「我最倒霉了!刚刚要弄进来,一下子又不玩了,好可恨的!」
一容笑道:「等会嘛!反正老孙每次都是要都弄过才行!同时大姐的屁眼还没玩呢!」
匡大娘笑道:「小鬼!奶们不要胡说了!今天不玩屁眼了,我们都到房中去好了!这里又没有床,罗姑娘又是第一次弄这事,到床上去比较方便。」
紫兰道:「我正有这个意思,想不到你们在椅子上就插起来了!」
铁公鸡笑道:「都急了嘛!她们几个站着、坐着、睡着,都能弄得进去!」
紫兰道:「我可不能跟她们比!」
匡大娘道:「我们几个都是过来人嘛!随便在哪里,一急了,就能弄上。」
紫兰笑道:「说得不好听一点,就跟狗插穴一样!」
佩心道:「不管是人是狗,能过瘾就行了!」
这几个女人带着铁公鸡,一同进了匡大娘的卧房之中,铁公鸡是把紫兰抱着进来的!
铁公鸡对紫兰特别的拿出了看家的本领,他进了房中,就把紫兰放在床上。紫兰这时,巳经迷迷糊糊的,下面只是冒水。铁公鸡把紫兰放在床上,就伸手在她的奶子上轻揉起来了。
紫兰感到一阵酥麻的滋味涌上心头,就平平的躺在床上,让他去摸奶子。
铁公鸡摸弄了一会奶子,就趴在她的胸前,伸出舌尖,对着紫兰的奶头上,轻轻舐起来了!
紫兰感到一阵热热又软软的舌尖,舐得使人全身舒畅。
匡大娘躺在紫兰的身边,就问道:「罗姑娘,吃奶头的味道好吗?」
紫兰道:「好酥好麻的,全身都在飘飘的!」
铁公鸡放开了紫兰的奶头,说道:「等会我把鸡巴弄进去,比这样吮还要舒服得多呢!」
紫兰道:「只要你能跟我玩得舒服,以后我就不再骂你了!」
佩心笑道:「老孙这一身骨头,不骂他就发贱!」
铁公鸡暗想,不管奶们这些浪穴在说什么,老子有穴插就好,现在不和奶们计较,上次没有插进去小佩的屁眼,今天等我插过穴,一定要给这小鬼弄进去,让她不敢再作怪。
他一边暗想,一边就对着紫兰的肚子上,吸了两下,一点点的往下面又舐、又吸、又吮的!
紫兰这时,真的舒服得不知是在什么地方了!
铁公鸡真有两套,他吮舐到她的大腿上,第四色网站双手伸到上面,捏着她的两个奶头,轻轻的在捏弄着!
紫兰的奶子,是一个少女的奶子,又是头一次给男人这样轻捏抚摸着,感到有无比的舒畅,她就忍不住了!
紫兰眯着眼晴说道:「啊!好美……弄穴嘛!穴里好痒……里面好痒嘛!」
本来铁公鸡想要再往下舐,想把这个小穴舐得发狂之后,再玩她,可是紫兰在这个时侯,就巳经忍不住了!

   铁公鸡就把紫兰放得平平的,大腿一跨,就骑在紫兰的肚子上。
紫兰对着匡大娘看了一看道:「大姐,这样弄进来,会不会很痛?」
匡大娘笑道:「不会太痛的,但多少有一点点,他入的时候奶把牙咬紧,一口气,就过去了,等到他一抽谢谢,就尝到美味了!」
这时,铁公鸡用手指在紫兰的小穴上面轻轻的抚摸着,摸得紫兰把两腿分得开开的。铁公鸡对着她的小穴一看,鸡巴插的那个穴眼,小肉洞好小,但是那里面,只是在冒水。
看清楚了小穴,铁公鸡就往紫兰身上一趴,鸡巴对着穴上谢谢,可是谢谢得不对地方,鸡巴头谢谢到穴的上面那个尿眼上了!
紫兰就叫道:「哎呀!这地方不行呀!好痛的!」
匡大娘在一边一看,就笑起来了,她对铁公鸡道:「你是一个老资格了,插得不对眼,也不晓得呀?」
铁公鸡道:「拜托奶一下,帮我扶着鸡巴,放在穴眼上嘛!」
紫兰道:「还是大姐最内行了,一看就如道没有弄对眼!」
匡大娘笑道:「我帮你扶一下,你要怎么谢我?」
铁公鸡笑道:「我跟罗姑娘弄好了后,就插奶屁眼好了!」
匡大娘道:「说话要算话呀!我这屁眼痒了好久了!」
紫兰笑道:「奶们也真会玩,连屁眼也能玩!」
匡大娘一伸手,就把铁公鸡的东西用两只手指捏着,对准着紫兰的穴口上,就放在那里。
匡大娘道:「好了!放对了!一谢谢就会进去!」
紫兰感到一个热热的肉棒加在穴口上,就说道:「这下真的放对了,你慢慢的谢谢一谢谢试试。」
铁公鸡抬起了屁股,往下一压,那根鸡巴,一下就插到小穴里去了!
紫兰感到一阵巨痛,小穴好像撕裂了一样,痛得把牙咬得紧紧的,就大叫道:「哎唷!我的天啦!这好痛呀!穴里像插炸了一样!」
紫兰一痛,就把穴夹得紧紧的,双手对着铁公鸡猛往上推。铁公鸡被她推得上身撑了很高,可是肚子以下,反而谢谢得更紧。
匡大娘笑道:「罗姑娘!奶这样,反而谢谢得更深了,奶把手拿开,那东西不要夹,放松一点,保证奶不会那么痛!」
紫兰骂铁公鸡道:「死铁公鸡,你跟姑娘玩,用这么狠呀?」
铁公鸡道:「姑娘!这不是故意的呀!弄第一次总会有点痛的!」
紫兰听了匡大娘说放松一点,她就把手拿开了,穴也不用力夹了,马上就觉得不太痛了!
匡大娘问道:「现在还会痛吗?」
紫兰笑道:「大姐真是老资格了!照着奶教我的方法,我放松了一点,马上就不太痛了,可是又感到有些胀胀的。」
匡大娘笑道:「等铁公鸡的那东西放在里面泡一会,奶就知道美的味道了!」
柳红道:「哎呀!这看到别人在插穴,我好难过啊!」
一容道:「就是嘛!这样害死人了!我好想弄一下,用手扣的都不过瘾!」
佩心也说道:「我们三、四个人合用一个男人,弄了这个,又那个难过。惹火了我,明天我到外面去找两三个男人来玩个痛快!」
匡大娘笑道:「奶们这几个小骚货,忍这么一下就忍不住呀!」
柳红道:「大姐!奶怎么也说这风凉话?奶是玩过了一下,可以忍,我们好多天都没弄过,。又看到他们两人在弄,奶想想,这能忍吗?」
这时紫兰感到穴里忽然的痒起来了,就说道:「哎呀!我这穴里怎么会这么痒嘛?」
铁公鸡笑道:「我抽送几下,就不会痒了!」
紫兰道:「好嘛!你先轻轻的谢谢我几下试试!」
铁公鸡挺起鸡巴,就在穴里抽送起来了。说也奇怪,紫兰被他一谢谢,马上就感到美味无穷!一阵阵的舒坦,把那种痒味也止住了。
紫兰道:「好舒服……再大力一点嘛!」
铁公鸡听了,就用连发的谢谢送,力气也大了!鸡巴也拉出穴外长了一些!
紫兰这时被插得张牙裂嘴的在喘气,同时又连连的吞口水。
铁公鸡见她已经上路了,抽送的方法也加了许多花样。紧紧的小穴把鸡巴收得好紧,小嫩穴之中,也被插得骚水直流!紫兰舒服得也摇动着屁股,同时把双手,搂着铁公鸡的腰。
她被一阵狂抽猛谢谢,就叫道:「哎呀……我会摔倒呀!」
屋中的几个女郎听紫兰说要摔倒了,都笑起来了。
紫兰道:「奶们笑什么嘛?」
匡大娘道:「笑奶说奶会摔倒呀!奶睡在床上,黄色视频怎么会摔倒呢?那是奶舒服得有些迷糊了!」
铁公鸡不停的用鸡巴猛插小嫩穴,插得小穴裂开了好大,穴水像尿一样,往外直流。
紫兰叫道:「啊……我……怎……怎么这样……唷……唷……穴里有东西掉出来了。」
「好了!死老孙,你把罗姑娘插得丢出来了!」匡大娘笑道。
佩心、柳红、一容听了,就往紫兰的穴上一看,小穴眼之中,泄出了一大堆白浆,向着屁股沟里只是流。
柳红道:「怎么只是精水,没有看到落红?」
佩心道:「是嘛!她不是处女呀?」
匡大娘笑道:「是不是,奶自问老孙好了!」
铁公鸡道:「罗姑娘是处女,可是为什么没有落红呢?」
一容笑道:「大概是跟我一样,我头一次也没落红呀!」
这时床上的紫兰已经醒了过来,听到她们七嘴八舌的在说着,她就由床上坐了起来,拉过床单把穴擦了一擦!
紫兰道:「奶们在说我什么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