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是匹马
是匹马
 
瞥了眼跟在后面的人,对她而言束手束脚可不仅仅是个比喻。这一大段路她是赤脚走来,比他的马还要做得更多。她的脚受了不少罪,他设法用碎布替她稍作包裹来减轻一些,但也就是如此而已。
不允许更多了。
骑手对女孩能够撑这么久感到讶异,前面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他移开视线,和任何看了她即便一眼的男人一样身体里欲火熊熊。这对他是不合宜的,因为路线早已经被划定。
扫视前方,他注意到了那些烂泥墙屋子,如释重负地叹口气。很快他们就可以停下,然后例行公事,再接下来美美睡上一觉。依他看,两个月的奔波实在太长,筋疲力尽的可不仅仅是马。
他向前骑行,女孩轻脚跟着。骑手看见人们在也许是小镇广场的地方聚集起来,如果这半打建筑物能勉强称作小镇的话。起先偷偷观察他们的男人、女人和孩子们现在都从藏身之处一一现身。
不,不是看他,他直到开口才引起注意。他们出来是为了看那个女孩。
他得承认她确实惹眼。全身赤裸着,一路上她或走或跑尽其所能。她没有用双手遮掩身体,因为她不能。她的手腕和上臂捆到一起,双肘向后拉,并且绑在背后,几乎都要相碰。而脖子上是一个项圈,一只皮革和钢铁制成的马嚼子横在口里,让她张着嘴巴却一句话也不能说。
脚踝上有皮带和铁环,这样可以加强束缚,但最丢脸的是她的羞处:两只粉色的乳头穿了环,她一动,上面的银铃就欢快地叮当作响。屁股里凸出一条用长发制成的尾巴,和她的发色保持一致。这东西和一个戳进她小穴的塞子相连,根本拔不出来。最后,从她的私处可以看见一条挂下的细绳,上面还有两颗大号的链珠。
这一眼见到的古怪景象,足够这些当地人记一辈子、谈一辈子的。
骑手停下马,女孩也顺从地停下。她站着不断喘息,浑身尘土,两眼盯住脚前的地面。她似乎再也不想看人们了。
几个男人向前走了几步,盯着骑手身边脏兮兮却依旧美丽的女人。骑手在他们眼中看到了疑问和不加掩饰的淫欲。意料中事,本该如此。
这就开始。
「这是怎么回事?」一个男人招呼道。
「我是骑士,国王的使者。我奉旨而行。」骑手说。
「她呢?」另一个人问,指着那个裸体的女孩。
「这是他的女儿,蒂莉娅公主。」
除了一个人以外,所有人都大笑起来。
「一位公主,嗯?」另一个人说。「我看怎么像个婊子!她做了什么搞成这样,是不是咬掉了客人的鸡巴?」
人们又发出一阵大笑。
骑士向前倾身:「这的确是公主殿下。我来是为了讲一个故事并且公布一项挑战,这正是为了拯救你们所有人的性命!」
人们安静了。在这偏远的王国边缘,说书人极为少见,因此任何娱乐都是件大事,即使眼前这一对如此古怪。
「给我们讲你的故事吧,大叔!」一个人叫喊道,其他的人连声附和。
骑士点点头,翻身下马。「我会的,你们无须担心。但首先给我和我的马一些水。」
要求很快得到满足,一个女人拿来一只装满水的山羊皮袋子。骑士感激地接过它并且痛饮一番。另一个女人提来只水桶,放到马的前面。马看了好一会儿,似乎不知如何去做,然后才把口套浸入木桶喝水。第三个女人好心地走近女孩,拿着羊皮水袋,但公主当然够不着,尽管她一脸渴望地望向它。骑手发现后让女人走开,「别管她,」他命令道。
女人退后了,人们围观一人一马尽情痛饮,而公主饱受干渴的煎熬。直到喝足骑士才开始为公主作点事情。他拿过马前的空桶,将自己没喝完的水倒进去。
然后他把水放在女孩身前,她立刻跪下将头伸进桶里,贪婪地舔食着。围观的群众为她的这一举动感到震惊。
「现在我要开始讲了,请围得近一点。」骑手说。
当他确信人们的注意力已经集中,便开始讲述为何他在此处,为何两个月来他和公主一路奔波,而她一丝不挂又身受束缚。他讲道在国王会猎的时候,他们循猎物的痕迹追踪,恰巧经过鲁德巫师的庄园。错把巫师的马当作他们追捕的雄鹿,国王亲手一箭放倒了那只天杀的动物。
鲁德气得发狂,诅咒国王和他的王国,他立誓要将王国内的所有生灵都变成马,来抵偿他失去的那匹。
但国王是一位舌灿莲花的雄辩家,他设法从被激怒的巫师那儿获得了一线生机。存在一个打破诅咒和拯救王国的机会,尽管可能性微乎其微。但这机会存在的代价就是国王珍视的蒂莉娅公主,他一生中唯一的女儿。她是这王国的希望之所系。
骑士继续往下讲,这个威胁到所有人的咒语能被打败。公主为魔法束缚,不再是一个完全的人,而是一匹美女马。除非咒语破除,绳子是弄不断的,她也无法穿衣服。在她小穴里有十二颗珠子,用一根绳子串着。每个月会有一颗脱离她的身体,在最后一颗掉下之前,绳子将一直挂在她的两腿之间。
这就是危机,那根绳子正显示王国剩下的时间。当最后一颗链珠掉落,王国中将不再存有人类。
人们完全相信了故事,忙问如何能解除诅咒,当时当地人们就是如此。
骑士说他的任务就是找到那个能击败诅咒的人。这个拯救者将从公主身体里取出链珠,用自己的大丈夫气概来取代它们。只有男女间的激情能拯救王国,因为爱之激情是比任何巫师都更强的魔力。
有些人发出微笑,饥渴地望着公主。他们要做的就是把珠子从她小穴里拉出来,然后狠狠操她……哈,这有什么狗屁难的?
骑士叹口气,发出了警告:公主是无瑕的处女,她的阴部非常紧窄,又被魔法加强,以至于前两个月没有一个人能拉出一颗珠子。
还有一个危险,任何试图打破诅咒的人都将付出可怕的代价。
人们要他说出代价,他却闭口不言。他没有那个权力。
但这没有吓倒一个人。加斯普德是个趾高气扬的大个子,他很会利用本钱,尤其是对女人。他推开其他人,走向跪在尘土中休息的公主。
「我要拯救这个王国啦!」他叫道,一边哈哈大笑。
其他人也笑起来,尽管他们中的多数对加斯普德的抢先感到又羡又妒。
骑士看着加斯普德弯腰抓住公主,将她从地面上拉起来。当他将一只穿环的乳头含进嘴里时,她紧紧闭上双眼。现在她已经习惯了耻辱和人们的注视,但还是不好受。加斯普德笑着放下她,一手狠狠地捏玩她的乳房,一手在她无助的身体上抚摸。
「这可以让她多长些肉,她硬得像只靴子!」
人们发出一阵哄笑。
加斯普德笑嘻嘻地用双手玩弄她赤裸的身体,又掐又拉,令她非常痛苦。他试图拔出她屁股里的尾巴但失败了。然后他握住公主双腿之间的绳子和链珠使劲往外拽。
小母马尖叫着在绳子下扭动挣扎。
几个人走出来警告说公主显然在受罪,却给加斯普德瞪了回去。他更用力地又拉几次,让她叫得更惨了,但她那处女的小穴里没有一颗珠子被拉出来。加斯普德有些丧气,但事情还没完。他将女孩举高,抓住绳子,让她整个人头下脚上地颠倒。美女马不停大声哭喊,因为加斯普德只用一根绳子让她悬在空中,她全身的重量都集中在她的小穴和里面的绳子。加斯普德大为惊讶,开始把她摇来晃去。但不管他怎样用力,也没弄出哪怕是一颗珠子。
当他拔出小刀准备剜出链珠时,骑士阻止了他。「行了。」他说。
加斯普德咒骂一句,把女孩扔在地上。「走你的路吧,老头儿,」他嘲笑道,「拖上这条一辈子舔不到鸡巴的母狗!」他笑着向他的朋友们走去,但其他人没有笑。「怎么了?」他问,他的笑声听起来有些像是马的嘶鸣。
人们一言不发,他们看见加斯普德开始付出代价。
他在变形,变得很快。加斯普德四肢着地,一脸惊惧的表情,但这表情很快在他急速变化的脸上消失了。他的衣服被扩张的身体撑碎,眨眼的时间,原本站着一个壮汉的地方现在立着一匹强健的马。
人群向后退,骑士开始安抚这只新的动物。他知道马的身体里是一颗人心,困惑而无法表达自己的情感。它会发狂的。
他看着退缩的人群不由叹口气,这个镇子算是结束了。他还没见过第一个人之后还有第二个人敢试的。
「我来试一试,」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骑士回头见到的是名年轻人,他的年纪不比公主大,骑士记得他就是当初那个没有发笑的人。
「我来试,如果您准许的话,」他重复说。
「不,雷米!」一位上年纪的女人叫道,有些人听到她的叫声停下了脚步。
「妈妈我得试试,这是拯救王国。而且,我想我知道怎么做。」男孩询问地望向骑士,他点点头。赌注太大了,骑士不能放弃一点希望。
雷米走向躺尘土里的公主,她还在哭,他在她身边蹲下来。「一匹小母马,对吧?」雷米对骑士说。然后他抓住系在她嚼子上的缰绳,站直身体,抬起她的脸。「起来,可爱的小母马,让我们好好看看你。」
人们回来了,他们为小伙子的举动着迷。他们会再次看到一个人变成一匹马吗?
骑士从他的坐骑嘴里解下马勒,然后给加斯普德套好,但他同时聚精会神地关注着事件的进展。
雷米不断地用一种温柔的语调鼓励公主,请她站起来,她站起来了,望着这个英俊的小伙子。雷米很高兴,他开始刷掉她身上的尘土。他的触摸非常轻柔,没有一点侵犯的意味。而且,他的声音教人安心,公主沉醉在他的话语之中。
「小马儿真乖,你真是匹美丽的小母马,」他继续说话,他的声音沉静悦耳,他的微笑十分温柔。
雷米拿一根长绳子系在她的马勒上,把旧的扔掉,然后他扬起长长的马鞭,命令有些害怕的美女马走向围场的中心。
人们走向栅栏边围观,这时骑士正在给加斯普德装上马鞍和其他东西。
雷米松出一段绳子,轻声催请蒂莉娅公主围着他行走。小母马有点困惑,但她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服从了他的命令,她注意着雷米握在手中的马鞭,尽管他似乎有些漫不经心。
雷米开始发布指令,抬膝,扬蹄,大步走,等等等等。小母马发现自己要越来越集中精神才能跟得上这些命令,这比她预想的要难。雷米并不打算用鞭子,除非她对某个命令领会得太慢或是有不愿服从的兆头。不过他会轻轻地拍打她,好让她集中注意力,并且驱散她的恐惧。
当她绕着大圈把绳子拉直的时候,小母马开始平静下来,真真正正地感到心平气和。一切都很对,很棒,她被这样训练实在是合乎自然。她甚至不介意抽在侧腹的重鞭,这是理所当然的鞭策,她竭力想要做到完美,不犯同样的错误。
又过了一会儿,人群中发出惊叹,因为那本来只有两颗宝珠的地方现在可以看见三颗了。
这引起了骑士的注意,他曾讲过没有人能移动哪怕是一颗珠子。
∥程越来越复杂,在鞭子下公主要学会如何走,何时走,保持步态,要学会慢跑甚至疾奔。雷米训练公主的这些花式马步,以前是从没有人用在人类身上的。但雷米并不把公主殿下当成人类,他怎么能够呢?她是一匹美女马呀。
他一直训练她直到又有两颗珠子落下,而后女孩停下脚步,她累了。现在她挂着五颗珠子,她的小穴看起来比之前的任何时候都要光洁和饱满。
雷米把小马牵向马槽,让她喝水。他拿起一块布为她上下清洗,不停的赞美她。
这次蒂莉娅公主没有介意他的抚摸,当他称赞她听话又聪明,她感到很自豪。雷米往下按摩,而她向他微笑,享受他的赞美带来的愉悦。
又一颗珠子落下,现在是六颗。
雷米拿着一只马刷,然后解开把公主的头发系成两条猪尾的绳子。他梳理她的头发,任它们在玉背上流泻,美丽的长发在落日的余晖中闪闪发光。而后,他留下她独自一人,走进紧挨围场的谷仓。他出来时带着一辆小车,将她套在辕杆之间,轻巧地攀了上去。
她静静地站着待命,一声令下,她立刻全力拉动小车。开始的确很难,但在鞭子的催促和车手的的诱导下,她很快找到了节奏,拉着他在围场里越跑越快。
一个人打开了围场的门,雷米引领他的小母马在镇上的建筑物间奔驰。
他们跑了一圈又一圈,雷米放声大笑,大声地赞美蒂莉娅公主,她在他的命令下一会慢步一会快跑,高高地昂起头。
镇民们高兴又惊讶,他们看到的是一个赤裸的女子被套上马具,而且喜欢这样。他们欢呼,鼓掌,这一对在镇上不停地兜着圈,直到他再次把她带到马槽前面。
他再次放她喝水,甚至找来些盐让她吃,用手放进她嘴里,一边用另一只手在她身上摩挲。和除了公主之外的其他人一样,他发觉在奔跑的时候珠子又掉出来三颗。他同样发现女孩已经非常兴奋,但是还不够,而他已脑汁绞尽了。他将她从小马车上解下,再次给她清洗,但当时间流逝,他发觉这毫无效果。
骑士也看到了,他非常悲伤,走进围场。
马儿公主看他走进来,嘶鸣着向雷米发出警告。她现在终于发现自己离拯救有多么接近,她不愿雷米失败。
「年轻人,」骑士开口了。
「我知道,」雷米接过话,他凝视少女的面庞,她拨动了他的心弦。他突然冒出个主意,「我还没完,」他说。
「看起来似乎完了。」骑士说。
「也许,但还有一线希望,我需要你的帮助。」雷米转向骑士,骑士摇摇头说:「我不能帮助你。除了保护公主,我不能对她做任何事。」
「没问题。因为你要做的事情不是对她,而是对我!」
十分钟后,当雷米从谷仓里出来时,人们大吃一惊。他全身赤裸,手腕捆着上臂,双肘绑在背后。他的嘴里戴上嚼子,身后也有条尾巴。他走向公主,她望着他,这匹正在寻找配偶的种马令她十分惊讶。
小母马又被吓倒了,但她自己也不知是在怕什么。她焦虑不安地用一只脚刨着地面,看见小公马的阳具挺在身前微微颤动。显然他是在展现他的兴奋,而这在女孩身上起作用了,又一颗珠子落下,还剩两颗。
小母马在围场礼跑着圈,不让小种马跑得太近。他们相对嘶鸣,最终跑在一起。他们用头和身体相互挨擦,以这种唯一能用的方式表现彼此的深情。
又有一颗链珠落下,只剩一颗。
人们心神恍惚,在围栏边看见蒂依和雷米在围场里追逐嬉戏。公主跑在前,而农场的男孩快活地跑在后面,她故意一次次让他追上,他们互相挨擦,然后她又甩开他。
每个人都能从这年轻一对的眼中和身上看见熊熊爱火,不少栅栏边的夫妇也亲昵起来,沉浸在自己的二人世界。
最后一颗链珠落下,世界似乎静止了。
马儿公主望向这串在她体内呆了两个月的链珠,然后她抬起头,看到雷米静静立在身旁,身上绑着绳子。她转过身双膝跪下,两腿分开,耸起丰满美丽的臀部。
雷米接近她,跪在后面,他们紧紧贴在一起,仿佛天生为对方而设,从某方面看也确实如此。他们越来越兴奋,即使雷米每进一步都很难,最后他们一起达到高潮,诅咒解除了。
公主发现身上的绳缚脱落了,她能够和任何一个女人一样叫出自己的感受。
极乐的浪潮退却,公主感到雷米拔了出去,她翻身想面对她的爱人。当她看见时她尖叫起来。
雷米站在她身后,表情惊恐。他正在由人变成马,转眼之间他不再是一个人类,而是一匹真正的马,线条流畅,皮毛闪闪有光泽。
「不!」公主叫道,「诅咒解除了,他成功了呀!」
骑士走进围场,摇摇头。「咒语确实破除了,王国获得拯救,但代价必须要付。任何尝试的人都要付出代价,无论成功或是失败。」
公主哭泣着,起身向雷米跑去。她紧紧抱住他的脖子,赤裸的胸膛摩擦他粗糙的鬃毛。「这不公平!这个人拯救了王国,他救了我!」她叫道。
「我无能为力。」骑士哀伤地说。
「但是我一定要做点事情!」蒂莉娅公主说。她放开雷米,举首望天。「巫师!」她叫喊道。「鲁德巫师!我要你在我面前出现巫师鲁德!我知道你一直在看着,你的计划失败了!现在现身吧!」
骑士认为公主疯了。但马上狂风卷过,尘土飞扬,鲁德巫师出现在他们面前。他看起来闷闷不乐。「你们破了诅咒,我们的约定了结了,」他说。
「不,我们的约定还没了结。为什么这个人必须变形,他成功地破除了你的诅咒,这就是他的报偿?」公主说。
「他为你的自由付出代价,公主殿下。即使是我也不能更改这强力的魔法。他永远不能变成人。」
公主几乎要崩溃了,但她勉强支撑住自己。「你肯定有什么办法的,了不起的巫师!」
巫师考虑了一会。他知道只有强烈的爱情才能破除诅咒,这样的爱情一旦开始就无法结束。「好吧,但你必须作出一项艰难的抉择。」他说。
「告诉我!」公主恳请他。
「他的身上人的成分已经永远消失,这是事实。但你身上却很充沛,因为你们的爱而非常有力。我可以尽量让他恢复,如果你愿意和他平分,但你这样做会付出代价。你们两个都不会是完全的人,而是人形的马匹,永远。」
公主脸色苍白。「你是说我得回到像诅咒作用时那样?」
「是的,殿下。这个小伙子也是,你们都将变成那样。」
骑士表示反对:「蒂莉娅公主!」
「做吧巫师!」公主叫道,「现在就施法!」
又是狂风卷过,巫师离开了。尘土散尽时,原本是马儿的地方现在站着雷米,身上绑着绳子,就和变形前一样。但这绳子永远也解不掉了。
他身边站着公主,她看看他,两人走到一起,又碰又擦,喷着响鼻,给对方无声的感谢。
人群散去,骑士走向这对恋人。他收起他们的缰绳,将他们牵出围场,加斯普德在等着,他仍然为变成一匹马感到不适。骑士跨上马鞍,左边牵着小母马,右边牵着小公马。他命令加斯普德前进,他要和这对恋人一起去见国王。他们快活地奔跑,王国得救了。
「你说什么?」
「我说你是个混蛋!」
「你说什么?」鲁德巫师看着面前喝得醉醺醺的国王,不由心头暗笑。老实说,他一想起国王和他的女婿初次见面的情景,就高兴得差点尿裤子。
〈见两匹小马一起出现的时候,国王几乎从宝座上跌下来,他可爱的女儿怎么会摇着尾巴跑来跑去,还大着肚子?
骑士解释道,公主殿下和雷米大人一路上玩得有些过火。
正当国王要昏倒的时候,他适时出现,解除了公主和她爱人身上的魔法。他宣称那是一种新药,其实呢,这根本就是他一个恶劣的玩笑。当时他马上拿出了赔礼,在加上一份珍贵的贺仪。
国王铁青着脸,他能拿巫师怎么办?除了几位当事人,其他人后来都得了莫名其妙的失忆症,甚至公主和雷米对巫师恶劣的幽默感也不觉得反感,似乎还颇为感激。完美的恋人!特别的蜜月!这是两位王国继承人私下的说词。而且,要打也打不过啊!最最讨厌的是,他赖在王宫里不走了。
鲁德现在的身份是宫廷魔法师。他很快学会宫廷里的一切技巧,明嘲暗讽,装聋作哑,等等等等。每次国王喝醉,就会旧事重提,这时装聋作哑是再合适不过。
他才没心思听一个撒酒疯的国王唠叨或是大喊大叫。他只要……欣赏自己未来的徒弟就好。
鲁德怀中抱着的正是公主和雷米的孩子小乔治。小家伙十分聪明,健壮得像匹小马驹。良材美质!伟大爱情的结晶!他就是为了他才留在这里的嘛。
三岁的时候就可以教他火球术了吧,我最擅长的火系……鲁德已经陶醉了,他高兴的把乔治举到空中。
咦!脖子上怎么凉凉的?
今天的第七次……算了……还是先教水系……这么有天分……
国王见到孙子的壮举,开心地一饮而尽。「卡恩!去叫蒂依和雷米过来,我有话对他们讲。」卡恩正是那位骑士的名字。
不过这次他没有服从命令,而是开了小差。公主殿下和雷米大人,现在大概很忙吧!
「啪!」鞭子抽在弹性十足的臀肉上,发出清脆响声,公主殿下身着盛装,不过仅限于上半身。白嫩的屁股上沁满细汗,还有几道绯红鞭痕。
她刚刚走错了一个花步,这是应有的惩罚。今天的例行训练便到此为止,明天会是艰苦的野外调教,需要保存体力。一想起以前的经历,蒂莉娅公主就不由脸红心跳。
雷米解下她的马勒,用手指勾起她的下巴,在樱唇上轻吻一下。「一看见马鞭就湿透了嘛!」他说。
「主人真讨厌!」蒂莉娅晕生双颊,不过却老老实实地翘高屁股,分开修长双腿。她的确已经忍耐好久,此时是该得到报偿。刚刚被侵入身体,她便发出一阵快美呻吟,像是提琴奏出的动人乐音。
「后天即位大典的时候也要戴上这个啊!」雷米一边挺身,一边玩弄着插在公主雪白屁股里的美丽马尾。蒂莉娅咿唔连声,也不知听清没有。
他确实感到十分兴奋,因为公主殿下从国王接过权杖的时候,屁股里会插入马尾,小穴中则插进马鞭,这是他们爱的见证。
夜深人静之时,王宫大殿不再金碧辉煌,也没有争辩喧嚣,而是铺满银色月华,无比的安详静谧。
他将牵着新登基的女王陛下在那儿散步。她会是世界上最美丽的母马,全身肌肤莹白如细雪,光滑如绸缎,无需多余的装饰,只有王冠在她头顶闪闪发光,那是王国的象征。
修长优美的玉腿画出动人心魄的曲线,鼓胀的乳房轻轻摇颤,粉红的乳头不时滴下甘甜乳汁,她会在他温柔的鞭子下欢快地奔跑,飘扬的长发像是落日的余晖。
他是她的爱人和主人,只要一声口哨,这匹尊贵的母马就会跪在地上,乖乖翘起雪白丰腴的屁股,金色尾巴左右摇动,这时他要一鞭狠狠抽在这下贱的屁股上,让女王陛下不成体统的湿润肉穴更加渴望,渴望主人那热气腾腾的鸡巴。
那实在是很对,很棒,合乎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