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轮奸人妻
轮奸人妻
 
一次,做一个大项目,一来就是个把月。那次事情有点多,一共来了三个同事,我,杨伟和黎平。记得是10月3号出来的,为啥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国庆就休了2天。忙完项目已经到11月20了。那时我们三个大老爷们,就似一堆干柴,只要有一丁点火星子就能着!
提前一个星期就把回程的火车票订了,每个人都归心似箭。(安全第一,不爱嫖)
11月的银川,晚上已经是零度左右,检票的时候,乘机打量了下此节车厢的乘务员。28岁,皮肤不错,化点淡妆,脸蛋姣小五官紧致,谈不上特漂亮,但也算精致。身高却有171,三围由于穿的长款棉制服,看不太准确。
「进车厢右边走。」这才发现声音有一种和身高不相匹配的细腻。
软卧的旅客少,这一站就上了我们仨。
坐过软卧的朋友都知道:软卧一个包厢4个铺,第一个包厢是1下2上3下4上。我们就是1,2,3号。进了包厢,就我们三个,4号还没有到。
进了包厢,放置好行李。空调效果不错,脱去棉服,显得格外轻松。
杨伟坏笑道:「等下那乘务员来了,就邀请她到这里面休息一下哈。」此句一开头,杨伟和黎平接下来便是对她的各种JJYY的YY。
52岁的杨伟,43岁的黎平,果然比29岁的我,要狂浪得多。我不竟摇摇头,虽然偶尔也掺和几句。但后面还是自顾自的看起了XXX。
聊得正欢的时候,乘务员拿着票夹敲门了。
「请进。」
「刚上车的请换下票。」
我这才想起刚掏身份证的时候,票顺着厢壁与床间的缝隙掉到铺底下了。
「美女,我票不小心掉到铺下这个位置了,你胳膊长,帮我拿出来好吗?」杨伟和黎平也附和着,「软卧的铺比硬卧宽不少啊,你还是帮下小罗那小短胳膊腿吧。」
「去,你们也长不到哪里去。」我反驳道。
可能是就我们仨需换票的原因,乘务员同意了。
她把票夹放在1号铺,双膝跪地,左手撑着上半身,右手伸直往里够。
此时棉制服已经没有穿了,就是普通的薄制服,身材比开始想象的要好,屁股由于是跪姿,更显得圆翘。上半身的伸展,露出的腰部白洁的肉,纤长的手指很是好看,左手无名指上的铂金戒指,更衬手白。也脸蛋也由于车下一冻,车厢一热,变得有点红。
「唉呀不行,票贴着车厢壁呢,这样弓着还是够不着。」尝试了几次之后她说。把我们从YY中拉了回来。
「要不你躺着试下?」
她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这样做了。
「拿到了。」她晃了晃车票,露着有成就感的微笑。
她正准备起来,黎平突然顺势趴在了她身上,抓住了2只手,又把她压了回去。
不止是她,我和杨伟也被这突如其来的意外惊呆了。我们只是嘴上说说,没敢真想动手啊。
乘务员一时也忘了叫喊。只是张大嘴巴瞪着黎平。
黎平顺势把一只手套塞进她的嘴巴。她这才反应过来,开始嗯呜嗯呜的摇头踢腿。
可这对170斤的黎平,根本不是问题。
「杨伟,脱她裤子!小罗,看住门,顺便拍点照,要拍到脸!你们TMD动啊,已经这样了,你想让乘警关咱啊。」
确实,已经发生行为了,这时停手,她肯定会报警,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还有机会堵她的嘴。
我拿出手机,一手定上门,一手开始找角度。杨伟从上铺跳下来,坐在她腿上,开始解她的裤子。黎平则跨坐在她腹部,双手压着她的双手。
一分钟,杨伟就把她下身扒了个精光!连袜子和高跟鞋都不剩,一起扔到了一边。
杨伟和黎平都站了起来,一边铺坐一个,任她躺在地板上。
这时场面稍显怪异:我站在她的脚头,背顶着门,手里举着手机。他们一边铺坐一个,乘务员躺在中间地板,小搁物桌在她上半身上方。看不清她这时的表情。上半身制服,下半身赤裸,双腿曲着并拢,夹着的双手护住阴部。而我们,在4个人的重重的呼吸声中,开始视奸。
我乘机录下视频,该有特写的地方我都停留了3秒。
「谁先来?」黎平打破了沉默。
「划拳决定。」杨伟应道。
说完2人都看向我,一幅你不同意就滚出去的眼神与狰狞。
我本不想参与,才结婚2年,老婆长得也不赖。但刚刚XXX看了一通下来,我不干,小弟弟说他不同意!
「好,就划拳决定!」
但不幸与幸运的是,我赢了第一,黎平第二,杨伟最后。
我还在想第一个上的人,判刑会比后面的重多少时候,杨伟踢了我一下:
「再不快点就TM到下一站了!」
我不再犹豫,趴了上去,把她曲着的腿压直,乘务员的手仍然护在阴部。
没敢当面脱裤子,弟弟不长,但14cm也不短,毕竟第一次做这种事,再说总觉得在别的大老爷们面前露出弟弟别扭得很!
乘务员眼泪已经顺道流向了耳际,两侧头发都湿了一大块,耳鬓时不时的反着光,格外刺眼!
我趴着把裤子褪到膝盖,用膝盖分开了乘务员的双腿,弟弟顶在她的手上。
可以感受到铂金戒指带来的冰凉。
我俯在她耳边:「我把手套拿出来,你别出声……」还没说完,黎平骂了句你傻逼啊!
我瞪了他一眼,接着对她说:「手机里有照片和视频,裤子也在他那,你愿意就这样子出去也行,报警也可以,我马上把照片发网上,顺便发给你老公。」我边从她的口袋摸出手机,并装做打开通讯簿找号码。
她马上摇头又接着点头,我看妥了,就把手机放在一边。
我从她嘴里拿出了手套,开始解她的上衣。
我对她说:「把手拿开吧。」可能是我一直细声的说话,动作也没有他们那样粗鲁,乘务员竟听从了,移开的双手又护到了胸前。
我挺了挺,干干的,倒是我弟弟,流出了些透明液体。
我左肘撑在她的肩膀处,手指抚摸她耳朵,右手直接探到她阴部,中指在外阴顺着缝滑动,大拇指拨开阴毛搜索阴蒂。感觉中指越来越滑,便直接插了进去,带着无名指重复着刚才中指的动作。等到听见阴道出现吱吱的声响时,中指也跟着插入。两根手指抽插了几十下,感觉差不多了。
从我叫她移开手后,乘务员始终紧闭着眼睛,头歪向左边。而她的左手,此时却捏着半拳顶住唇边,右手死死的抓住我的左膀。因为坐在右边下铺的杨伟已经解开了她的制服与衬衣,胸罩也被推了上去。
这才发现她奶子并不大,目测34C。乳头乳晕都很小,晕还带点粉色,乳头稍有点黑。
黎平看见杨伟上手,停下了打手枪的动作,拍了拍我肩膀:「起来点,我也过过手瘾先,你加快点,不然到站了就干不成了。」我无奈的瞪了他一眼:「这事别催行啵。」又俯在乘务员耳边说了句:「对不起了美女,我要进去了。」
说完我撑起整个上半身,跪在她的双腿之间。双手托住她的腿弯,露出整个阴部。经过刚才手指的抽插与拨弄,阴毛有的已经成绺。左边的阴唇大上一些。
我一挺,弟弟滑过阴唇,露出里面仍带粉嫩的屄肉。挺了2次,都滑过去。
弟弟翘太高了,角度不对。干脆把她双腿往胸前一压,左手一手压住腿弯,右手拿过来一个枕头,在乘务员屁股下一垫,然后拇指压下过度举起的弟弟,对准屄口,再一挺,龟头进去了。
里面有一道窄口,虽然润滑度够了,但还是勒得龟头有点生疼。于是先抽出来一点,再插进去。每次都比前一次深一点。
终于在十次浅插之后,全根没入!比老婆的不会松。乘务员也在取出手套后,第一次发出完整的一声:「啊!嗯~」
全根没入之后,我并没有马上开始抽插。
黎平吐了一句:「就完事儿啦?赶紧让开吧!该我了!」「去你的,才开始呢!以为像你一样。」我边回边把膝盖往前挪了挪,两手撑在乘务员腰两侧,肘弯卡住她的腿弯,总之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开始了第一轮高速抽插!
我一会抬头看下乘务员被他们揉捏成各种形状的奶子,和时不时左右歪动的脸蛋,一会低头看着自己的又鸟巴在屄缝中进进出出。
5分钟过去了,杨伟都开始催了。可他们越催,我竟然越射不出来。奇怪,平时这样高速抽插,顶多5分钟就缴枪。
「换个姿势吧,从后面进应该容易射些。」我说。
「可以可以,她趴着,嘴我还可以用一用。」黎平邪恶的答到。
我抽了出来,并没有其他人说的那样「啵」的一声,只有一丝粘液连着。
三人把乘务员拉着站了起来,黎平迫不及待的脱下了裤子,露出那黑短粗的鸡巴。拽着乘务员的领子就往他胯间拉。
乘务员无论怎样都不肯开口,黎平也不敢强逼,就对着她的脸打手枪。杨伟则干脆坐到了地板上,一手抓一个奶子。而我,双手扶着乘务员的两边胯骨,再次全根挺入,开始第二轮高速抽插。
我都怀疑这个时候,在门外过道上,都能听着里面的动静。但此刻,谁也没心思关注这些,毕竟这个点了,连卖水果的乘务员都很少经过。好几次乘务员的腿都被插的发软打弯,都被我双手死死的扶住。
3分钟过去了,我终于有了点射意。
黎平却已经射了,都射在了乘务员的手心里。想颜射却没有得逞。
这时,乘务员抬手看了下腕表:「还有5分钟就进站,我得去关厕……啊!
啊~嗯哼嗯哼~哼~」
她剩下的话已被我加速抽插打断了,取而代之的是啪啪声和呻吟声。杨伟也开始站了起来,对着她脸打手枪,另一只手仍不忘搓着乘务员的奶子。
终于在2分钟后,我射了。我挺入最深处,任凭乘务员如何摆动屁股想脱离我的又鸟巴,我都死死的钳住她的双胯。她无奈的装下了我的精液,眼泪再一次淌了出来。
而杨伟,因为年纪大了点原因,也早早缴了枪,边收裤子边摇头:「这次便宜小罗你了。」
我抽了出来,乘务员顺势就瘫软在地板上。我拿来卫生纸,塞几截到她的手里,让女性擦手心里黎平的精液,我则给她擦干阴部的狼籍。我自己都没清理,拉上裤子先把她抱坐在床上,帮她穿裤子。她把胸衣拉下来,整理了一下,配合着穿好了裤袜和高跟鞋。
黎平和杨伟郁闷得躺回自己的铺上,尤其是黎平,不断不甘的骂咧:「操,以前没这么快啊!」
乘务员抱起票夹,擦擦眼睛,收拾了一下情绪,才打开门头也没回的走了出去。
驶离站台的时候,我去上厕所,发现她已经不见了,替换她的是个40多岁的大姐。
我问道:「刚才那个乘务员呢?她手机落下,我捡着了。」「哦,你说李小贝啊!她说肚子疼,要我换一下,去休息室了。等会会过来的,谢谢你啊小伙子。」
原来她叫李小贝!
回到包厢,我回味着刚才那不可思议的一幕幕,这种只在小说里发生的情景,竟然在我身上真实上演。
杨伟与黎平,可能是由于自尊心与未能真正奸到乘务员的原因,满是不甘与愤愤不平,而我,今晚最幸运的人,却怎么也睡不着。想着李小贝的反应与态度,我认为仍有戏可看。只是我并没有公开言说。我是个占有欲很强的人。
1点半的时候,我悄悄的上厕所。发现她在小办公室里发呆,时不时的抹眼泪。我敲了敲门,她赶紧背过头,擦了擦眼睛。回头发现是我,惊了一下,接着便恶狠狠的瞪着我。
我示意她开门,她的回答简单利索:「滚!」
我拿出手机,找到刚才拍的那些照片,我故意背朝着她,把手机举到她能看到的地方。
那个时候图片分享不像现在这么简单,一般的手机只能通过彩信分享……正准备点发送的时候,门咔哒一声,开了。我收起了手机,也没进去,就靠着门框:
「咱俩聊聊天吧?」她没出声。
「那我说你听吧。」我就把我出来这一个月的事情,前前后后说了个大概。
大体意思就上出门久了,看见母猪都觉得性感,看见她这样那样漂亮,比母猪性感不知道多少倍!加上那两货的怂恿,就没控制住,做了伤害她的事……「母猪怎么会性感!?」她答。
我见她有回应,便乘胜出击,说笑话,讲段子。然后回到原点:「你出门久了,会想和你老公啪啪啪吗?如果出来个把月,以你30如狼的年纪,你也会觉得公猪男人味十足的。」
「我想,但我老公不想,每次出车得4天才能回家一趟,每次到家,他都爱理不理的。」
「靠,他是不是有病啊,放着这么性感的美女老婆不用,便宜了别人……」话一出口,我发现讲错了,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双方尴尬了十几秒,还是她先开口:「算了,刚才还好没被你们轮,就当和你一夜情了,你走吧,我要休息了。还有,把照片和视频删了!」我见如此,说明李小贝并不讨厌我:「好啊,但一夜情也要一夜啊,这才1点多,要不,再来一次,让你也舒服舒服!」
「你真的会删吗?」
「你同意我就把手机给你,你自己删。」
「好,跟我来,那个包厢没人,现在到下一站还有3个小时。」我们来到了第4包厢,关好门后,她打开一个床头灯,为表诚意,我把手机解锁后,递给了李小贝。她删掉了视频,出乎我意料的是,她故意留了一张照片,说就当个纪念吧,但不能给其他人看!
这一次,我们是在下铺做的,双方都脱得精光,就像是一对情人般做爱。
之后我们留了对方的手机。
再之后每月我要坐这列车,就先给她打电话。我们做爱的地方也多了起来,有时在包厢,有时在她小小的办公室,有时在厕所,有时在盥洗室,有时她把车厢两头门锁上,就在吸烟区撑着玻璃干。
直到昨天,她说怀了二胎,以后不会再和我联系了。至于孩子,不管是不是他老公的,她都会生下来。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