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被局長操
被局長操
 
拉著敏萍的手,放在他的大鸡巴上,敏萍轻轻的握著这根滚烫的鸡巴,上
下套弄起来。站长张著满是黄牙的大嘴压在敏萍的樱桃小口上拼命的吸吮,他的手
也没閒著,伸进敏萍的裙子动作起来,我可以想像他一定在搓揉敏萍的阴蒂和阴唇
。不一会,我就听见敏萍发出淫荡的呻吟,站长一边揉著下面,一边用另一隻手伸
进了敏萍的领口,使劲的抓著敏萍的乳房,他狞笑著说:「乖乖,你的下面都湿透
了。」

 


他一把抓住敏萍的头髮道:「快含著我的鸡巴,让我爽。」敏萍顺从地低下头
,握著大鸡巴,张开了红润的小嘴,我真的替她担心,她怎麽含得下这麽大的鸡巴
。老婆轻轻的含著那个紫红的大龟头,伸出乖巧的舌头舔那条缝。

 


站长陶醉的深深的吐了口气,手上一用力,把老婆的头按了下去,敏萍的嘴将
这根十八厘米左右的大鸡巴完全含了进去,嘴唇贴著站长的阴囊,但这对她确实太
吃力了,她的喉咙发出呜呜的声音,但她还是很卖力的上下点头,帮站长口交。站
长抓著老婆,让她跪在地上为他吹喇叭,然后将手伸进敏萍的内裤,扣弄起敏萍的
小骚屄来。

 


老婆的阴部受不了刺激,更加卖力的把头上下摆动起来。站长一边享受著老婆
的口交,一边看著A片,还真是会玩啊,而我的鸡巴也早已在强烈的刺激下硬得不
像话了。

 


敏萍为站长口交了十多分钟,站长突然叫道:「受不了了,我要射了。」我看
见老婆想把他的鸡巴吐出来,却被他死死的按著头,「吃下去,这次你必须吃下去
了。」老婆的喉咙一阵动,好一阵才把所有的精液都吃下去了。

 


但站长并没有就此放过她,「快把衣服全脱掉。」老婆搽了搽嘴边的精液,站
起身来脱掉了外套和裙子,我这才发现老婆根本就没穿内衣和内裤。站长把她按在
XX上(幸好是在XX上,如果在床上我就什麽都看不到了!),把老婆的两条雪
白细嫩的的大腿分开,露出了粉色的阴唇,并且老婆连阴毛都修剪过了,看起来就
像小女生的阴户。

 


站长埋下头用舌头仔细的舔著老婆的阴户,还拨开包皮舔弄老婆的小蜜豆。老
婆浑身战慄著,嘴裡淫叫个不停,亮晶晶的淫水随著阴唇流下来,但立刻就被站长
肥硕的厚唇吸了进去。

 


才过了一会,站长就站了起来,一根大鸡巴又挺得像铁棒一样,昂著头骄傲的
对著老婆的小嫩骚屄,看来伟哥起作用了。站长将鸡巴抵在老婆的阴户上,开始慢
慢的插进去,在插进去的同时老婆的骚屄内冒出了许多淫水,她开始全身摇动,发
出呻吟。没过多久,阴茎就全部没入老婆的小骚屄内。

 


站长将大鸡巴抽出来一大截,老婆的身体略略的放鬆,紧接著,站长又用飞快
的速度,用力将鸡巴插进老婆的阴道。这一次进去得更深了,而站长狠命的耸动著
屁股,一次比一次插得更深,而且速度也越来越快,他粗长的阴茎残忍的抽插著老
婆的娇嫩处,粉红色的阴道口壁肉紧紧吸附著站长黑色的鸡巴,被带出又挤入。

 


插了一阵,站长把老婆抱起来,「现在我们玩骑马吞棍式。」说著只见老婆抬
起雪白的屁股,轻轻握著站长的大鸡巴,慢慢的坐了下去。站长从后面使劲揉著老
婆的玉乳,而老婆则开始在站长身上一上一下的移动自己的臀部,开始抽送的动作
。当她停下来休息,站长就立刻自动的从下面挺起身子,让抽送的动作不至于中断

 


这样让老婆又达到了个高潮,她张大了嘴,拼命的喘息,她的玉乳随著上下的
动作而跳动,她已经完全沉迷在性带给她的乐趣中,我敢打赌,站长现在叫她做什
麽她都会答应的。

 


果然,站长命令道:「翻过去,像母狗一样爬著。」他用手指沾了沾老婆小骚
屄裡的淫水,涂在老婆的屁眼上,接著插了根手指进去,开始抽送,过了一会,又
插进去一根。老婆一直在呻吟,站长觉得差不多了就握著自己的龟头抵在老婆的屁
眼上,慢慢的插了进去。

 


老婆叫得更大声了:「慢……慢……一点!」接下来的抽送就比较顺利了。我
真的不敢相信站长会用他那麽大的黑鸡巴插进老婆这麽小的肛门中。老婆移动屁股
,主动帮站长抽送自己。老婆叫道:「快点用力干我的屁眼,快把我干死……」站
长开始加速干她,她的头髮在空中飞扬,乳房在胸前跳动,几分钟后,她又一阵痉
挛,看来是高潮又来了。

 


不久后,站长的喉中发出低吼,看来是快射精了,他看著敏萍说:「骚货,来
吧,你的点心又来了。」站长将阴茎拔出来,然后立刻转到敏萍的头边,将刚刚还
插在她肛门裡的鸡巴插进了敏萍的小嘴裡,一大股白色的精液立即射入敏萍的口中
,敏萍立刻开始吞起来。

 


但是站长射出的精液实在太多了,还是有很多由敏萍的嘴角流了出来,滴在她
的乳房上,滴在她的阴毛上,最后流到她的阴核上。

 


但老婆还是使劲的帮站长把剩馀的精液都射出来,直到吞下最后一滴精液,她
还用嘴帮站长污秽的大鸡巴清理乾淨了,才把大鸡巴吐出来。站长立刻捧起她的粉
脸,用满是黄牙,似乎从没刷过牙的大嘴贪婪的吸吮著老婆的樱桃小口,两个人的
舌头纠缠在一起,他还从嘴裡慢慢的滴下口水,滴进老婆的嘴裡。

 


两个人终于肏完了,而我也在床下射出了精液,射完了才有点害怕,幸好他们
都只顾著做爱,根本没想到床下有人,不然被发现就惨了。他们二人又吻了一阵便
整理好衣裤离开了,我这才大摇大摆的从房裡出来。但我没想到老婆以后会越来越
淫。

 


老婆和站长的关系就这样一直保持著,我的胆子也越来越大,经常趁老婆还在
化妆时提前跑到他们「爱的小屋」,然后躲在床下,偷看秀丽绝伦的老婆和油满肠
肥的站长干得大汗淋漓,欲仙欲死,然后自己在床下打手枪。

 


有一天傍晚,老婆又坐在镜边,本来就娇嫩雪白、吹弹得破的脸上,略施粉黛
之后更是说不出的明艳动人,惹人怜爱。我知道她又要去和站长做爱了。于是我说
了个谎,趁空溜了出来,然后轻车熟路的来到了他们的小巢,不慌不忙的看了会儿
A片,算得时间差不多了,便又悄悄的躲在床底下。

 


不一会,老婆就来了。她穿著一件黑色的吊带裙,雪白的肩膀和手臂都露在外
面,便如两段莲藕一般,匀称光滑的小腿也细腻得让人垂涎。她看看站长还没来,
就拿过一本书,坐在XX上慢慢翻看起来,我一看那书的封面,便知是《花花公子
》、《龙虎豹》一类的书。

 


老婆慢慢的翻著,脸上慢慢露出了红晕,洁白的牙齿轻轻咬著小小的红唇,伸
出纤纤的小手在大腿上抚摩,慢慢伸到大腿内侧,把裙边向上撩起,一隻小手滑了
进去,然后就上下动起来。一边上下动作,还一边轻声的呻吟。渐渐的,敏萍手动
的速度越来越快,呻吟声也越来越大。突然,她大叫了一声,整个人僵在XX上,
一阵娇喘后慢慢恢复了平静,我知道她到了一次高潮。

 


她休息了一会,可是站长还没来,于是她又百无聊赖的看了会电视,我也觉得
奇怪,因为站长原来总是火急火燎的赶来洩火,怎麽这次这麽久还不来?

 


又过了会,楼下响起一阵汽车声,我知道是站长来了。老婆很高兴,跑到窗口
招了招手,又跑到镜子前拢了拢头髮,看了看自己的妆。

 


门上轻轻的敲了敲,老婆便急忙跑去开门,一开门,我听见老婆「咦」了一声
,然后就看到门口除了站长的一双脚之外还有另外一双穿黑皮鞋的大脚,这可是从
来没有过的情况,这个小巢除了站长(当然还有我)再也没有来过其他的男人,难
怪老婆呆在门口,不知所措。

 


站长拍了拍老婆的肩膀,「愣著干什麽,还不快招呼客人进屋。」说著便和那
个男人跨了进来,顺手关上了门。我这时才看清楚了那个男人的样子:梳著油亮的
大背头,满脸的油光,小眼大嘴,夹著个公文包,一副干部的模样。

 


站长轻轻搂著老婆的肩膀,一隻大手在上面来回抚摩,对老婆说道:「我给你
介绍一下,这是郑局长,这次站裡的资金能不能到位就全仰仗郑局长了。是不是啊
,郑局长?」

 


郑局长笑了笑:「好说,好说。」说著两隻小眼睛在老婆身上贼溜溜乱转,就
像一把锋利的剪刀,要把老婆的裙子剪个稀烂才好。老婆脸上一红,向后退了一步

 


站长看到郑局长的表情,得意的笑了,「郑局长,我也给你介绍一下,这可是
我们股裡的股花,有名的大美人,就是结婚早了点,不过男人不在这裡,一年到头
也不会来,可苦了我们的大美人了。郑局长,今天你可要做为领导好好安慰下我们
的同志哦!」说著把老婆推到郑局长身边。

 


郑局长伸出手来,紧紧握住老婆的小手,另外一隻手搭在老婆的手背上轻轻抚
摩,望著老婆绯红的俏脸,嘴裡都要流出口水来了,一个劲的点头道:「那是当然
。」

 


站长又拍了拍老婆的屁股,「你不是不想在门市,想到办公室吗。我都帮你办
好了,你该怎麽感谢我啊?」老婆羞红了脸,低下头道:「不……不知道。」站长
在她屁股上狠狠拧了一把道:「就是要你把郑局长伺候舒服了,要是郑局长有一点
不满意,你也不用干了,听见没有?」老婆轻轻点了点头。站长一把把敏萍推到郑
局长怀裡,赵局长趁势搂著敏萍,敏萍挣扎了一下没有挣脱,只有听任郑局长搂著
自己。

 


站长对郑局长说道:「那您就慢慢享受,我就不打搅您了。」说著退出了房间
,带上了门。这下屋裡就只剩下老婆和郑局长了(哦,当然还有我)。

 


郑局长搂著敏萍,在敏萍的粉嫩的脸上拧了一下,说道:「美女,我们到XX
上聊下天。」说著搂著敏萍在XX上坐下,一隻手搂著敏萍的肩膀,另一隻手放在
敏萍的大腿上。郑局长笑著说:「还是你们站长想的周到啊,知道我外面的庸脂俗
粉都玩腻了,让我来开导开导你这样的同志,好得很呐!对了,小姐芳龄多少啊?
」老婆低下头不敢看他,答道:「都快三十了。」

 


郑局长诧异道:「看不出来,看不出来,我还以为你是新婚了,看起来这麽年
青。你除了和你们站长睡觉之外,还和别的男人睡过吗?」敏萍没想到他会问这
麽露骨的问题,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用几乎听不到的声音答道:「没有。」郑
局长满意的点点头道:「那好啊,又嫩又乾淨。

 


你说一会我肏你的时候带不带套子?」老婆愣了下,羞得不知该如何回答,答
带或不带好像都不对。还是郑局长自己说道:「还是直接肏起来比较舒服,反正你
又乾乾淨淨的,你的阴道洗了吗?」老婆轻轻点了下头。

 


郑局长又接著说道,「我的鸡巴可是好久没洗了,一会你要用你的小嘴帮我清
洗乾淨哟。对了,你说我射精射在你哪裡好?」见老婆不回答,他便拉长了脸,「
一点都不配合我的工作,装什麽淑女啊,不想干就走!」

 


老婆见他生气了,不敢再不答应,只有硬著头皮说:「随便您。」

 


郑局长得意的笑笑,「哦,那我可要帮你好好美美容咯!来,让我看下你的大
奶子有多水灵。」说著慢慢撩起老婆的裙子,敏萍配合的举起手,让郑局长把整件
裙子都脱了下来。只见老婆穿著黑色的蕾丝内衣和底裤,映衬著她如雪的肌肤,别
提有多美了。

 


郑局长吸了下口水,淫笑著说:「嫩得跟麵团似的,老子弄死你得了。」说著
把敏萍的内衣拉起来一些,敏萍雪白的乳峰上,两颗晶莹粉红的乳头就露了出来。
郑局长凑上头去,在敏萍右边的乳头上拼命的吸吮,另一隻手玩弄著敏萍左边的乳
头。只见他把敏萍的乳头拉起来又突然弹回去,还用舌头快速的舔著。敏萍闭著眼
睛,低声的呻吟。

 


郑局长抬起头来,一张大嘴紧紧压在敏萍的樱桃小口上,他伸出舌头,使劲在
敏萍的小口裡搅拌,敏萍被吻得透不过起来,嘴裡发出呜呜的声音。郑局长突然抬
起头,捏著敏萍的的下巴命令道:「把舌头伸出来!」敏萍只好顺从的把小巧的舌
头伸了出来,郑局长一口吸住,两个人的舌头纠缠在一起。

 


郑局长亲得够了,说道:「乖乖,我们到床上去。」我心裡一阵遗憾,这样的
话,床底下的我不是什麽都看不到了。

 


只见一双粉嫩的小脚和一双大脚向床边走来,我听见郑局长说道:「谁叫你上
床的,先把衣服全部脱掉,还有我的也一起脱咯!」

 


我从拖在地上的床单缝隙只看到衣服一件件的滑落到地板上,先是老婆的内衣
和底裤,接著是男人的衬衣、领带,然后是男人的西裤,最后一件男人的内裤也滑
落到了地板上,我可以想像得到,他们都是一丝不挂了。

 


只听见郑局长淫笑道:「你的小骚屄好粉嫩啊,你看,我的鸡巴够大吧?来,
握著,感受一下他的温度!」一阵安静,只可惜我看不到老婆帮郑局长摸鸡巴的场
景,只能想像了。

 


隔了一小会儿,我感觉到床动了一下,这时郑局长的脚后跟就在我面前了,我
知道他在床沿坐了下来。

 


只听他说道:「来,跪著,给我吹箫。」只见老婆圆润的膝盖慢慢放在地板上
,离我的脸也不过十厘米左右,我知道,老婆要为郑局长口交了。接著就传来了熟
悉的吮吸的声音,口水在口腔裡的声音,老婆的呻吟声以及郑局长惬意的喘气声。
只听郑局长叫绍:「含深些,含到喉咙裡去……再快些…不要用牙齿……对,舌头
在龟头上打转……啊,好舒服……舔下那条缝……爽死了……」

 


从郑局长酣畅的叫声中我听出,老婆工作得一定很努力。吸了十多分钟后,我
听到郑局长大声叫道:「啊,快,我不行了…啊,我要射了……天女散花!…啊!
!!」

 


接著是一阵急促的喘息声,「全部给我打出来,一滴也不要剩,你看你的脸上
都是高级的美容品啊,来,我用龟头帮你抹匀淨。」我看到很多又粘又浓的精液撒
在地板上,有两滴还滴进了床底,我淫欲一起,就爬下身来,伸出舌头舔进了嘴裡
,除了有点苦之外还是蛮好吃的。

 


这时我又听见郑局长说道:「含在嘴裡,别拿出来,包皮裡还有点精液,翻开
,舔乾淨。来,含著不要动,跟著我到床上来,来,慢慢的……」听他的话,我知
道赵郑局长一定是在玩钓鱼的游戏:把鸡巴放在敏萍的嘴裡来把她拖上床。只可惜
我现在是什麽也看不到了。

 


过了五、六分钟,我听见郑局长叫道:「又抬头了,还是你们站长给我的药管
用啊!来吧,我替你老公好好干干你!看你水得的真多!」然后我只感觉到床剧烈
的摇晃起来。

 


伴随著敏萍和郑局长的喘息声和叫声,只听敏萍叫道:「啊……啊……受不了
了……啊……好舒服……快用力……再快点……不要停……多转几下……」看来老
婆的羞涩与矜持已经完全被欲火所征服了,她已经完全沉浸在交合的快感中了。

 


就这样他们在床上折腾了一个多小时,郑局长指挥老婆尝试了好几种体位。在
郑局长在老婆的子宫裡射出第三次精液后,两个人都累得不动了,一会儿就传来了
郑局长巨大的鼾声。老婆过了一会就起来了,到浴室裡去洗澡了,我趁此机会,溜
之大吉了!不过那个晚上老婆都没回来,第二天早上,她才红著眼睛回来了,我想
这一晚她一定过得很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