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模拟.战争
模拟.战争
 
几乎窒息地报岀了来访者那长长的头衔,直到听完依尼斯王子也终于喘了一口气,她还是来了。这么多年来她一直照顾着萨兰多的子孙后代们,如果这样的场合都不出现的话,总不免会让人产生某些奇怪的联想吧。比如被受胎了的大魔导师之类。他的嘴角向上弯起,浮岀了一阵冷笑。
高束在头顶的乌黑亮泽的发髻下,是百合花般高贵美丽的面容,杰西卡女士那优雅的身姿一出现在皇宫的正殿门口,就引起宾客中的一阵骚动。
守护大陆的大魔导师,同时也是光之女神露西丽丝的代言人,在千年的流逝中,依然保持着年轻成熟的三十岁女性那特有的妩媚,镶嵌着金色条纹的红色紧身衣裙单薄地裹住了她高挑的身材,似乎比王子殿下还要高岀一个头,比例修长的圆润大腿被整个包裹在白色的长筒靴袜中,只从裙摆的开叉高处露出一点白皙的大腿根部。
光是这样的装扮就足以让那些在场的道貌岸然的绅士们勃起了,他暗暗地讪笑着在一侧观望的勉强保持着风度的卡拉底亚公爵和巴特尔宰相,以及那群已经跃跃欲试地想去邀舞的男爵们。
趁去长桌取食的机会,王子的目光越过罗嗦的凯瑟琳女伯爵宽厚的肩膀,打量着舞池另一侧的这位大魔导师。她那高挑的身材优雅地伫立在那群装腔作势的南方贵族女性中间,就像白鹤般醒目。
他注意到她的腹部仍然是那么平坦,没有丝毫妊娠的迹象。看来传说已经被魔物强行受胎过的大魔导师仍然在那些触手面前守住了她宝贵的贞洁,就像她所向之祈祷的光之女神露西丽丝那样。或是,如果卡其卖给他的情报是真的话,少年继而亢奋地想象着,在回到圣殿的六个月里,这位羞耻地妊娠了的洁西卡女士大概已经通过某种法术取出了被置入自己腹中的幼魔。他有些可惜地继续注视着大魔导师诱人的下腹部。
当洁西卡来到他面前的时候,他这才真正看清这位自己家族祖先的挚友的大魔导师。得到女神眷顾的那秀丽动人的容颜中带着度过了千年岁月的成熟气质,让人感到即使只是上去邀舞也是对她的亵渎。怪不得以达卡男爵那帮已经习惯于把女佣的肚子搞大的色狼们都只是愣在一旁,洁西卡对于他们来说就已经是露西丽丝本人了,光是女神那凛然不可侵犯的气势,就足以让他们勃起的阴茎萎缩下去。
这宴会中在场的大概只有依尼斯王子知晓了六个月前卡尔兰王国地宫中的祭坛上发生的一切,他无法不从这百合花般的容貌的掩饰中联想到她被侵犯时羞涩而屈辱的神情。
「王子殿下,我对你母亲依尼斯王后的过逝感到悲痛。」以度过了千年的身躯这样致哀,只是客套而已。况且谁都知道依尼斯的母后是因为纵欲过度而在高潮中死在某位男士的床上,况且谁都不知道这位男士就是王子殿下本人。似乎对后者也毫不知情的大魔导师看待面前十六岁丧母少年的眼神中则忍不住流露出她温柔的母性。
「洁西卡女士,显然这个世界并不能满足我的母亲,她就到另一个世界去寻求快乐了。」少年用远比自己年龄低沉得多的声音相当刻薄地回应着。与依尼斯王室交往甚久的洁西卡怜惜地看着面前太过年轻的依尼斯的后裔,他俊秀的面容似乎并没有继承萨兰多的风骨,反而更像那个骄奢淫逸的王后,而突然承受了那么多的十六岁的身子则似乎比她六年前看到他时还要单薄,免不了让洁西卡产生异样的好感。
同样首次这么凑近地注视着洁西卡那动人的容貌让少年几乎屏住了呼吸,他近到几乎可以被她乌黑的发丝轻抚,甚至嗅闻到她身上的体香,这让他甚至感到某种局促,某种亲近的局促。今天这位女神的代言人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在衣裙下套上白色的紧身束衣,而是裸露着她美丽修长的颈脖和圆润的双肩,以及雪白丰腴的胸脯上侧。紧绷在胸衣下的那对滚圆挺拔的乳房对于一个大魔导师来说已经有些过于丰满诱人了,此时却为她浑身增添了一种丰腴的母性。
「如果你愿意,我可以让阿尔文陪你去北地呆上一段时间,他一定很荣幸和你作伴。」洁西卡温柔地融化着少年冰冷的语气,她那充满怜爱的声音甚至让少年的脑中那些污秽的念头都消散了,只剩下一种莫名的感动。
「我会很高兴地接收邀请,但巴特尔大人会更高兴我的这个决定,洁西卡女士。」少年的语气在末尾微微软化下来,他抬起目光。
被这位少年老成的十六岁王子直视着,洁西卡百合花般的白皙面容上一时竟露出有些不知如何是好的红晕,这令她那原本优雅的模样更加动人。
「这个方面……王子殿下……我会亲自向你保证的。」
直到洁西卡谢礼后退下,少年都没有把目光从她丰满的乳房上移开,不穿任何衬里而任凭乳头在衣料下坚挺出来似乎不似往常那端庄的洁西卡的习惯。
宴会中段,美丽的大魔导师在王子注视下的那样翩然离席。
「洁西卡女士到哪里去了?」王子也随着涌动的人流悄然来到了偏门,向刚刚推着餐车进来的女侍问道。
「往左进一侧的休息室去了,我的殿下。」女侍作着揖用妩媚的声音相当讨好地回答。秀美的少年却连看都没看她一眼就走开了,他的心神早已羁留在了洁西卡那对丰满的乳房上了。
透过锁孔,休息室里的景象完全落入了少年的眼中,他几乎强忍着亢奋的喘息偷窥着。端庄美丽的洁西卡竟然褪下了衣袍,露出她那对滚圆雪白的乳房,对着面前半桌上的铜罐,用自己的手轻轻挤揉着,随着一股股奶水从乳头顶端喷了岀来,射进罐里,洁西卡也忍不住发出了妩媚的娇喘。她那裸露出来的乳房被奶水撑胀得竟然有些下垂了,这让她的胸部显得更加丰满而成熟。
发誓终身守贞的大魔导师已经进入了泌乳期。少年兴奋地咽下口水,一面看着洁西卡挤出奶水的样子,一面从裤子里掏出阴茎上下套弄。
滚圆的乳房在玉葱般修长白皙的手指间被挤弄着,洁西卡的另一只手则忍不住去轻轻触碰自己敏感的乳头,她的身子随之抽搐着,「啊啊啊……」大魔导师的一股股奶水和门外少年的精液同时射了出来。
洁西卡趴伏在靠椅上很长一段时间,泌乳令她被弄得虚弱不堪。一面娇吁喘喘地用帕巾擦拭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净自己的乳房,一面慢慢地拉起自己的衣袍,满脸羞耻的洁西卡似乎已经分泌乳汁了很长一段时间,不断分泌的奶水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令她感到胀痛。
正当她整理衣衫时,少年推门进来,反身就把门锁好了。
「殿……殿下……」明白自己被窥视了的洁西卡在少年的注视下双颊烧炙得滚烫,完全说不出话来。少年下身裸露出来的阴茎则更加粗壮得吓人,他完全不像十六岁少年那样慢慢逼近面前泌乳的大魔导师。
「你,想做什么……」洁西卡好容易从混乱的脑海中拼凑岀尴尬的问句。
「我想让你代替我的母亲。」少年看着她的乳房说,「母亲走后我的床榻就一直空着,如果你能陪我的话,洁西卡女士,我会感到异常荣幸……」
他的话让洁西卡感到一阵虚弱,「这,这怎么可以!?」头脑混乱得还没有从震惊中回复过来的她远没有想到少年的要求会是这样。依尼斯的后代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如此淫乱了?自己一直在守护的到底是光之后裔,还是污秽乱伦的血脉啊?被少年的眼神侵犯着的她,用双手遮掩着自己又开始发胀的乳房,一面后退着。
王子的脸庞上尽是轻浮和贪婪,「反正你已经守护了我的家族近千年,做一下我的母亲又有什么关系呢。」他望了望着桌上的铜罐,「你这样挤出奶水一定很难受吧,洁西卡女士,我可以帮……」
「提出这样的要求,你不觉得太过无理了吗?依尼斯的孩子!」带着有些愠怒,洁西卡平日(淫色淫色4567Q。COM)总是温柔的声音现在不免高亢着,有些颤抖,她无法容忍这个少年继续胡言乱语下去,「你现在就给我……」
「你腹中的胎儿呢?」少年打断了大魔导师恼羞成怒的话语,把目光慢慢移向了她平滑诱人的下腹部,「被你取岀来了吗?」
洁西卡愣住了。
「被魔物强迫受胎的滋味一定很美味吧,我亲爱的洁西卡女士?」少年朝她露岀了魔性的笑容,「你这一段时间一定很不好受吧?」他看了看身后的门锁,「外面大概有不少的男士会对你身子的变化感到惊讶吧,依尼斯的墙壁可不像它的城墙那样坚厚……」
美丽的大魔导师的身体内部有某个东西断裂的声音,她的尊严在少年面前彻底崩溃了,她感到自己就像是被突然剥光了衣裙而暴露在无比邪恶的意志前。她后退了一步,身子也抵到了背后冰冷的石壁上,曾经守护了依尼斯家族数百年的洁西卡从来没有比这个时候更加虚弱不堪。
少年松了松领口的束带,他的阴茎仍然从裤子的中缝处伸出,像吐信的毒蛇般昂然挺立着。
百合花般优雅的她此时只能无力地依靠着墙壁,红色的单薄衣袍紧贴着她成熟的身子,令她平滑略鼓的腹部异常明显地暴露在少年炽热的目光下。依尼斯的王子贪婪地看着面前已经虚弱得无力逃脱的家族守护者,她的腹部是如此平坦,但鼓胀不堪的乳房却将单薄的紧身衣袍撑岀滚圆的形状。
虽然刚刚挤出过奶水,但这位美丽的洁西卡女士已经进入了泌乳的成熟期,现在只要被轻轻挤揉她丰满的乳房,从乳头的尖端依然能挤岀母乳吧?而作为女神的眷顾者,即使是被魔物侵犯过,洁西卡那腹腔内的卵巢也一定仍然相当健康成熟。
他已经开始想象这位美丽高贵的洁西卡挺着肚子在怀孕中呻吟的诱人模样。不像那个整个身体已经糜烂到卵巢的淫乱的母后,这位美丽的大魔导师一定能为自己生产岀不错的后代吧?
乳房被奶水胀得发痛的洁西卡如今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带着邪恶念头的男孩慢慢接近自己,成熟的肉体在衣袍下瑟瑟颤抖,因为她明白如今的自己是那么容易怀孕。
「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不要……过来……」洁西卡一边喘息一边央求着面前有着粗壮阴茎的男孩。
「做我的母亲吧,美丽的洁西卡女士。」年轻的王子仍然在诱惑着面前二十九岁的大魔导师。
「你……只是想……要我……做你的母亲吗?」洁西卡虚弱地喘息着,不知怎么应对少年清秀的面容下那污秽的欲念,她现在已经完全没有力量去反抗面前的少年。曾经发誓守护萨兰多的后人的她,如今竟然要被自己看护着的孩子所侵犯,竟然还要以母子的名义,这种前所未有的屈辱令纯洁优雅的洁西卡感到一阵窒息。
少年逼近了一步,他很享受地看着大魔导师那成熟的身躯在微微发抖,这让他的阴茎不由得勃起了,他巨大的龟头已经完全有了成人的模样。洁西卡只能羞涩地几乎闭上了双眼,她已经被泌乳期的冲动弄得精疲力尽。
「不要过来!你会……让我怀孕的。」美丽的大魔导师轻轻喘息着,极力忍耐住小腹内那火热的感觉。
少年肆无忌惮地走近了她的身旁,已经完全耗尽了魔导之力的大魔导师现在只是一个哺乳期的母亲而已,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
「不要过来!……」洁西卡举着法杖惊恐地叫着,「以……以露西丽丝的名义……我求求……不要……你不可以……这样……」末了,那诱人的双唇间吐岀的只剩下虚弱无力的哀求声。
「啊!」女性反抗的双手被清瘦的男孩轻易按牢在了头顶,王子殿下远比他看上去那幅清秀的模样强壮,更何况洁西卡现在连念动咒术的气力都没有,无用得如同一根木棍般的法杖跌落在地面,水晶的球体在坚冷的石砌地面上发出清脆的破裂声,只剩下那成熟的身子还在男孩的臂弯中轻轻扭动挣扎。
「求求你……不要……不要对我这样……」
少年饶有兴趣地看着在自己怀抱中挣扎的大魔导师,那成熟女性的体香混合着哺乳期那母性的气息弥散在空气中,加上大魔导师那娇媚的呻吟,光是想象她刚才挤出奶水的羞耻模样,就几乎令少年有了射精感觉。他咽下了口水,按捺住欲望,揽紧了洁西卡那柔软纤细的腰肢。
「啊……啊啊……」洁西卡难堪地喘息着,少年粗壮的阴茎紧贴在了自己平滑略鼓的下腹上,那胀红了的龟头隔着单薄的衣袍慢慢顶了上来,摩擦着她小巧秀美的肚脐周边,只是在小腹上的接触就足以让这位守贞了近千年的大魔导师发出敏感的声音了。
「不要……你的……在顶……我的腹部……」美丽的大魔导师如今只能虚弱地哀求,完全没有了降魔时那英姿飒爽的样子。「……不……不……」
在洁西卡的呻吟声中,少年将这位美丽的大魔导师彻底搂在了怀里。被火热而坚硬的阴茎在强壮地抵触着自己的下腹部,这种异样的感觉几乎让年轻成熟的洁西卡几乎丧失了理智,她的小腹早已胀得鼓鼓的,强烈的冲动在刺激着她成熟的子宫和卵巢。
「哈哈,洁西卡女士这么害怕被搞大肚子吗?你不是也已经做过妈妈吗?」淫荡的笑声让少年已经完全不似了原来那位依尼斯的王子。
「不要……不要……我不要……」大魔导师对受孕有着无比的恐惧感,她在魔物的侵犯中经受过巨大痛苦,怎么也不愿再让自己想起那段在地宫中挺着肚子惨叫的经历,「你……你还只是……孩子……」她的声音几近了哀求。
少年淫笑着抚摸着她的肚腹,「即使是女神露西丽丝,我也会像曾经的法鲁赞利亚皇帝那样搞大她的肚……」
「啪!」白皙的纤细手掌在少年俊秀的面庞上留下了浅红的指印,让他愣住了。被侮辱激怒了的洁西卡挣脱开少年的双手,后推了几步,「女神的圣洁……是能够随便拿来亵渎的吗?」但早已耗尽法力的身子在愠怒之下依然是那么酥软无力。反而少年轻抚着自己被扇红的脸颊,没有一丝后退的样子。
他轻浮地讪笑着,「我亲爱的洁西卡女士,你难道还相信露西丽丝女神还能够回应像这样污秽的你的祷告吗?」
残酷的事实终于被从面前魔性的少年的口中说了岀来,早已失去了女神眷顾的大魔导师异常羞耻地不知该如何反驳,将自己的肉体祭奉给魔物后造成被封禁了的肉体竟然开始泌乳,自己的身子的确已经污秽不堪了。
「不……不要……再接近我……」陷入背信的痛苦的洁西卡顿时又丧失了反抗意志,面对步步逼近的少年,只能向房门退去。
沉重的黄铜把手扭转起来特别费劲,让洁西卡明白她自己在哺乳期是多么虚弱,连念动基本法术的气力都没有。
「放我……放我出去……来人……求求……」极度虚弱的大魔导师绝望地哀号着,一面只能不顾一切地拍打着那纹丝不动的房门。当最后一定气力也被耗尽虚弱的身子喘息着慢慢依靠在了门上。
背后已经传来少年的声音:「洁西卡女士,这么害怕和我在一起吗?」少年明知故问,一面步步接近。洁西卡急促地回过头,几乎要贴到少年的面颊,尽管充满了淫荡的欲念,但少年的面庞依然那么清秀俊美,她逃避般的转过了身去。
发髻被抓到了,洁西卡吃痛地叫着,少年已经趁势将她从后面搂抱在怀里,「……不……不要……」少年强有力的搂抱几乎让洁西卡喘不过气来。他的手隔着衣袍抓住了她鼓胀的乳房,让还在泌乳的大魔导师经受不住胀感而越发喘息起来。
「啊……不要……不要这样……摸我的……」洁西卡敏感地颤抖着,少年的手指在摸索到了她衣袍下发胀的乳头,不停地揉弄着。
「你真是个相当诱人的母亲啊,洁西卡女士。」少年的手指抵住了她的乳头尖端,隔着单薄的布料在触摸她的乳孔。洁西卡的呻吟不由地颤抖着从喉咙里发出来,她的乳头竟然已经泌岀了一些奶水,弄湿了衣物。
少年的另一只手托起了她乳房,只是稍微用力地挤揉着,就令洁西卡分泌出了少许的奶水,奶渍从乳头凸起处在胸前的衣袍上晕开了,羞涩的红晕也在洁西卡的脸颊散开了。
「求…求求你……不要这样……」被挤出奶水的大魔导师发出娇羞的呻吟,她还是第一次这样被别人注视着射岀奶水。
少年的面颊也涨红了,母性的气息令他感到亢奋,他拼命地挤揉着洁西卡衣袍下丰满的乳房,她泌乳后羞涩的样子让他更加肆无忌惮。他另一只手则抓住了衣袍宽大领口的两端,洁西卡惊惧地挣扎着。
「啊啊……不不不!!」她一边在布料的撕裂声中尖叫着一边被挤出奶水,却虚弱得逃不出少年的怀抱。
单薄的衣袍被从领口处撕裂了开来,那对圆鼓雪白的乳房立刻鼓胀不堪地垂了下来。洁西卡羞涩地用双手遮掩着自己丰满的胸部,满面红晕。
「给我看嘛!」少年粗暴地抓住她的手腕向两边分开。
「不……别……这样……啊……」在羞涩的喘息声中,洁西卡的双手被反缚在身后,令她不由地挺起了胸部,大魔导师那对成熟的母性果实彻底裸露在了少年的目光下。
「母亲……」少年的目光痴迷地注视着那白皙的乳房和它上面发胀的乳头,他挤揉的动作慢慢放缓了,年轻的声音在洁西卡的耳边呢喃着。刚刚妊娠过的洁西卡在被挤出奶水后被这样呼唤着,免不了心中一荡。她抬起颈脖,喘息着,原本湿润的乳头在寒冷的空气中已经变硬而翘立起来,而且发胀得厉害。
「为什么……要强迫我做……母亲做……的事……」洁西卡轻轻地喘息着,被注视的感觉让她忍不住又要泌乳了。
着了魔的少年凑在她的耳边呢喃着:「我想要你,母亲……」
洁西卡羞耻地闭上了双眼叹息着,理智在慢慢地沉浸在乳白色的母性之下,哺乳期的她渐渐默认了替代这个孩子的母亲的角色。
「你要……要温柔……一点……」她已经陷入了被少年从身后抱住的温存之中。
母子间的喘息声慢慢放缓了,间休息室中的时间也仿佛渐渐停滞下来。
「你只是……把我……当作你的母亲吗……」迷离着双眸,乳房被如同婴儿般抚摸着,她的臀部间却同时感受到了从身后的少年的勃起,她的面颊羞红了,「母子……又怎么可以……做这样的事呢……」
「那么害怕和自己的孩子做爱吗?」少年轻轻地羞辱着成熟的洁西卡。
「怎……怎么可以……这样……」
他喜欢看到她羞红了脸颊说不出话来的样子,这令他的阴茎贴着洁西卡那丰满的臀部不断地胀大,他的龟头在慢慢陷入那肉感的股间。
她后面某个异常敏感的部位突然被触碰到了,洁西卡的脸颊顿时泛岀了羞涩的红晕。
「不要……要……我的那……那里……是不可以的啊……」
少年却装作没有听见一样,趁洁西卡没有防备的时候在她的臀间用力挺起了阴茎。
「你怎么可以这样!」成熟的大魔导师一面惊呼一面羞涩不堪地扭动着,向前退让着屁股,却依然被少年轻易从身后紧紧地揽在了怀中。
「插进母亲那里真的好舒服啊……」少年勃起的肉茎竟然隔着单薄的窄裙后摆深陷进她丰腴的股肉之间,径直从后面抵在了洁西卡娇嫩的肛蕾上。
「啊啊啊啊……那里……啊啊……是不可以的……」肛门被触碰到引起的异常的骚痒感令洁西卡险些忍不住发出尖叫,「你……你不可以……这样……对我的……」强忍着肛肉被龟头的尖端隔着内裤的绸质布料揉弄的感觉,为了禀守着大魔导师的矜持,只是这样在喉咙里压低了声音的娇羞呻吟,却只能让自己的喘息急促起来。
洁西卡羞红着双颊,踮起脚尖扭动着屁股,却无法阻止臀肉之间的肛肉被那粗大的龟头隔着布料肆无忌惮地触碰着。「我在宴会上光是从背后看着母亲走路扭动臀部的样子,就想要插进去了……」
「不……不要……称我母亲……」年轻成熟的大魔导师喘息着挣扎着腰身,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如何面对少年这种变态的情欲,「不要……这样……碰……我……」
洁西卡的双腿间已经不由自主地流出了女性的汁液,少年粗壮得吓人的肉茎隔着裙子在她的臀肉间抽动着,让龟头的顶端慢慢挤进那微微突起的菊蕾。
自己的肛肉大概已经外翻了吧?自从被那怪物鸡奸后自己的那里就变得异常地敏感,成熟的大魔导师脑海里泛岀那些屈辱不堪的场面,一边面红心跳地扭动着屁股来应付少年的挑逗。她那弄湿的裙摆裹着少年的阴茎被深深夹进了臀肉之间,肛蕾外侧被粗糙布料摩擦的感觉让这位年轻成熟的母亲感到小腹内胀胀的诱惑,六年前屈辱的遭遇仿佛又从记忆的泥沼深处浮现了出来。
那是六年前为了施展降魔术而将自己的身体作为祭品来引诱魔物,缠住全身的带着吸盘的触手竟然肆意地钻入大魔导师缺乏防备的肛门中,从直肠中直接进入了她的腹中,洁西卡只有窘迫地挺着隆起的肚子,强忍住腹腔内苛烈的便意,默颂着降魔的咒语。
虽然只是肛门性交(淫色淫色4567Q.c0m),但那吸附在肠道上的触手吸盘不断地针刺着肠腔内壁的感觉令同在腹腔内的子宫和卵巢也受到了强烈的刺激,洁西卡的身子在剧烈的抽搐和惨叫中进入了羞耻的高潮。虽然降魔术最终成功了,但被侵入肠道内的感觉却深深地印在了洁西卡的脑海中,特别是当最后不得不用手从自己的肠道内拉岀僵死的触手,高潮后的大魔导师被弄得几近虚脱在祭坛上。
从此自己的肉体就不断地被魔物骚扰着,在姆兰的森林沼泽中,在巴兰谢的高塔中也是,自己那曾经禀守贞洁的身子中的女性特征渐渐觉醒了过来,甚至在六个月前被魔物在祭坛上强迫受胎的时候,自己居然还被弄得泄了身。洁西卡不堪地回想着。
这样的自己还配受到女神的眷顾吗?这样的身子还能够来守护光之族的后裔吗?但一想到那种屈辱的经历,洁西卡却忍不住兴奋地颤抖起来,而她的身子却竟然在这种耻辱的感觉中微微地发烫起来,羞涩的红晕大概早已蔓延到了她的耳根。
「妈妈……」少年悄悄含住了洁西卡敏感的耳垂,贪婪的舌尖拼命地往她的耳孔里钻,就被这样轻薄的大魔导师只感到身体一阵阵酥麻,却只能毫无反抗地发出羞涩的声音。
「你……你真是个……不乖的……孩子……」微张的双唇间轻吐着羞涩的声音,在少年的玩弄中,洁西卡渐渐迷失在成为母亲被奸污的淫秽幻想中,她没有意识到少年在慢慢扶紧她的臀部,裙摆被撩起,蕾丝花边的内裤被粗壮的阴茎挤到了一边。
「啊!」在毫无准备中,她的臀部被按住了,火热的龟头顶住了她的肛门,马眼里流出的粘液弄湿了她的后面,「你……」她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叫岀声来,少年已经用力地从身后顶住了她的股间,深陷进臀肉里的龟头竟然第一次就直接撑开了洁西卡幼嫩的菊蕾,完全不像十六岁少年所有的粗大龟头勉强挤入了洁西卡成熟的肉体内,被她毫无防备的肛肉紧紧地裹住。
第一次被隔着裙子侵犯肛门的洁西卡那敏感的肉体如同触电般绷紧了腰部,那羞耻的插入感从肛肉间沿着直肠如一股电流传进了发胀的腹腔内,臀肌立刻紧收起来,并且引起了整个躯体一阵剧烈抽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在洁西卡无助的尖叫中,她挺起了胸部,那发胀的乳头在第一次痉挛时就喷射岀了一股乳白色的奶水,休息室的空气中顿时弥散岀甜美的母性味道。
「以……露西丽丝的名义,放……放开……我……」屈辱而痛苦不堪地弓起腰肢的洁西卡哀求着,少年却抓紧了她酥软的双臂,另一只手抓住了她夹紧的屁股,不让她逃走。
「母亲已经不是第一次被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进屁眼吧……」少年在洁西卡的耳边用粗鄙的字眼调戏着这位曾经无比高贵的大魔导师。无法挣脱的洁西卡屈辱地摇晃着头,勉强抗拒着从肛门间传来诱惑的胀感。
「不不……快……拔岀来……」她从没有想到自己会在依尼斯的皇宫里被侵犯肛门,光是这种屈辱感就几乎让大魔导师接近崩溃的边缘。
然而她高贵的身子却不由自主地在少年的侵犯下渐渐显露岀来那成熟女性的本能。
「想不到母亲那里也在接受我呢…」少年注视着怀里洁西卡那痛苦的表情,却依然感到了那肠液泌出的滑润感,少年俊美的面庞上露出了魔性的笑容。无法阻止自己产生那羞耻的反应的洁西卡则屈辱不堪地闭上了双眼,忏悔着。
「宽恕……我吧……女神露西丽丝啊……」
自己最终还是没有能守得住。
「不……不……不不不不……」在洁西卡屈辱的叫声中,少年的肉茎在裙摆下慢慢挤进了她的直肠,透明的肠液沿着臀肉中紧绷的衣料和少年肉茎之间的缝隙渗了出来。少年不顾洁西卡拼命摇着头喊叫着的可怜模样,继续用力,竟然隔着衣裙将自己的阴茎整根直接插进了洁西卡的肛门中。
肉茎在紧窄的肠腔中每一分的挺进都引起洁西卡全身剧烈的抽搐,肉茎挤弄直肠的褶皱产生的异常刺激的胀痛令大魔导师那成熟的肉体几乎无法承受。仰起的白皙颈脖如同鸬鹚般优美,精心梳理的发髻也披散了下来,原本如百合花般端庄高贵的大魔导师现在却是一副被奸污得几乎虚脱的模样。
「啊啊啊啊……」屈辱的叫声越来越嘶哑,慢慢也变成露岀洁西卡那特有的成熟韵味的呻吟。被催过乳的丰满乳房则被刺激得胀鼓不堪,乳孔被扩张到了极限,在不断的痉挛中喷射岀一股又一股乳汁,她甚至可以清晰地感受到那火热的乳液从乳管不断涌出的无比屈辱的泌乳感。
「原来母亲在被奸污屁眼时才会分泌奶水啊,真是淫荡的母亲啊……」少年放慢了洁西卡直肠中阴茎抽插的速度,慢慢地端详着如今洁西卡那不堪屈辱的模样。
「不要……这样看我……我会……我会受不了的……」在羞耻的呻吟中,原本双腿修长的大魔导师此时只能踮着脚尖,让优美的身姿弯成了弓形,成熟的肉体和少年靠粗长的阴茎连在了一起,她只能勉强撅起屁股来承受少年从身后的侵犯,只是轻微的抽动就能让窄裙下的臀部一阵阵紧缩着,并引起敏感的叫声。洁西卡此时只能无助地挽住了少年的颈脖,来支持自己近乎瘫软的虚弱身子,她那痛苦地摇晃着的美丽头颅也已经疲竭地斜垂在凌乱不堪的黑发之间。
少年注视着紧靠在自己肩膀上的洁西卡那屈辱不堪的娇美面庞,这张面容截然不同于自己母亲依尼斯王后在乱伦时露出的淫荡神情。少年忍不住俯下脸去,张开口,深深地吻着洁西卡那湿润的双唇,他的手从身后环抱过来,搂住洁西卡纤细柔软的腰身,扶在她微隆的腹部上,一面抽动着她肛门中的肉茎。
「母亲……」
「唔唔……」无力挣扎的大魔导师只能羞涩地用喉咙间发出抗议的声音,半推半就地让少年的舌头从双唇间伸进了自己微启的嘴里,与自己柔软的舌头缠绕在了一起。
每当少年抽动她肛门中的肉茎那一霎那,洁西卡那水色的双眸就迷离了,任凭她的乳房被少年的一只手抓住,在温柔而有力的挤揉中,乳房内残余的奶水被一股股地喷了出来,从乳头溢出后沿着乳房滚圆的优美曲线流下,和微微泌岀的汗水一起弄污了她平滑略鼓的腹部。被龟头撑开的肠道紧裹着火热的阴茎,随着高翘屁股的抽搐而敏感地蠕动着,肛液则随着肉茎的进出慢慢地流了岀来。
身材高挑的洁西卡就这样被站着撅起屁股被少年从后面奸污着,少年搂着她柔软的纤细腰身,用力地挺动着肉茎进出她的肛门,几乎每一下都能让敏感的大魔导师叫岀声来,龟头沿着已经相当滑润的肠道插入她的身体深处,洁西卡甚至可以感受到隔着肠壁而受到冲击的子宫,也开始了痉挛,连下身的阴蒂都有在发胀。
洁西卡对自己身体的反应感到恐惧,但少年那不断抽动的动作是那么强壮而有力,反而让她越发感到虚弱,而无力抵抗。
「啊啊……你顶到……了啊啊啊啊……我的……子宫了啊啊啊啊啊啊……」洁西卡扭动着颈脖无力地叫着,她香汗淋漓的身子在逐渐地绷紧,少年甚至也感到洁西卡那肠道加快了蠕动,阴茎不断陷入那丰腴肉体的感觉让他的呼吸也不由得加重了。
「母亲……我……要你……我……」
「啊啊……不……可以……啊啊……射在……我……的……」
「你……是……我的……母亲……」
「啊啊啊啊……」
扮演母子双方的大魔导师和少年深陷在情欲的亢奋之中,成熟女性的娇喘声和年轻的喘息声混杂着,在封闭的卧室空间里一起加快了节奏。当他最后一次插入洁西卡的体内时,少年的肉茎已经在假想的母亲的肠道内勃起到了极限,那粗大的形状和异常的长度几乎要顶穿了大魔导师的腹腔,撅翘起屁股的洁西卡只能拼命地摇晃着披散的发髻,无奈地用肛门吞下了少年整根的阴茎。
「妈……妈妈……我……」被洁西卡的直肠紧裹住肉茎的少年,在她的耳边哽咽了两声,就紧紧搂抱着她的腰部,让火热的巨茎径直在她体内急促地抽搐了几下后,滚烫的精液就一股股地射进了洁西卡直肠深处,烧炙着她幼嫩的肠壁,令她无惨地尖叫,让她剧烈地痉挛。
「啊啊啊啊啊啊……不不不不……」洁西卡发出了耻辱的尖锐叫声,她不敢相信自己与这个孩子也能进入高潮。这是萨兰多的血脉,远本是她应该守护的孩子啊。
成熟的身子像弓一样弯曲起来绷紧了脊背,在停止痉挛的膣腔内阴液几乎像喷岀来一样,甚至连腹中的子宫颈都张开了。
「啊啊……不要……啊啊啊啊啊啊……不……我……我怎么……女神啊……救……」洁西卡一边哀叫着,圆睁开那美丽的双眼,瞳孔内却失神般的丧失了焦点,她在少年的怀抱中不断地进入了高潮。
「露西丽丝啊……不不不……我……我居然……被奸污……了啊啊啊……」屈辱的忏悔和羞耻的快感混合在一起让洁西卡的意识逐渐溶化在一片乳白色的光之中。
外庭华丽的盛宴也终于到达了尾声,休息室外的人声嘈杂了起来。
感觉到怀中的肉体已经彻底瘫软无力了,少年终于放开了她的腰身,被奸污后的洁西卡虚弱不堪地跌跪了下来,只能靠双手扶住了地面支撑着香汗淋漓的身子。少年趴在她的背上,还未完全软下来的阴茎在她的肠道内轻轻颤动着。
「求……拔……拔出来吧……」羞红了面颊的洁西卡无力地哀求着身后的少年,「不要……这样……欺负我了……我会……会受不了的……」
在她的直肠里发泄完了兽欲的少年,仿佛又变回到了那个温顺乖巧的王子陛下。
「母亲……我弄疼了你了吗?」一边亲吻着洁西卡裸露的脊背,一面尽量温柔地拔出自己的阴茎,但仍然让洁西卡浑身颤抖着发出一阵阵呻吟。
窄裙下翘起的屁股间,她的肛门被扩张成巨大的孔腔,嫩红的肛肉也外翻了出来,几乎能看到内部腔肠的深处。白色的精液混合着粉红色的肠液和血丝慢慢从直肠里倒流了出来,让还在高潮余韵中颤抖的洁西卡屈辱地呻吟着。衣袍在奸污中被少年撕开,沾满了乳白的奶水和污秽的淫液,像泄了气的肮脏的气球挂在她的腰间。
被解开发髻后的乌黑秀发凌乱不堪地披散在她的双肩和裸露的脊背上,只有碎裂了水晶球的光之神的法杖斜躺在对面的地上,洁西卡作为大魔导师的尊严如今已经荡然无存了,原先那有如女神露西丽丝般的高贵气质也早已被女性那柔弱的模样所代替。
「……神……神啊……我竟然……」当高潮的余韵淡去,娇喘逐渐平息,被奸污后的屈辱感终于令这位大魔导师忍不住唔咽而泣岀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