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记者
记者
 

文件交给大野,然後坐在办公桌前的沙发上静静地等待着大野的答复。大野好像对文件很感兴趣,看得十分认真,一会儿工夫,他站起来在办公室里慢慢地踱着步。清子心里十分乱,正在这时她听到身後拉窗帘的声音,她知道这是大野干的,她也预感到他要干什麽了,心里一阵紧张。

果然,大野走到沙发後从清子身後伸出了双手,一只放到了清子的脸上轻轻地抚摸着,另一只放在了清子雪白的上衣上,隔着衣服握住了丰满尖挺的乳房,这只手揉捏着乳房,从轻到重,然後逐渐移到乳头上用力地捏着。

在这种挑逗下,清子浑身颤抖、呼吸加快、胸口起伏不定,本能地抓住了大野的手,要把它推开,但是大野却更加用力地揉捏着。看到清子还不肯就范,大野一边继续挑逗,一边低头在清子耳边说∶“不要再挣扎了,现在不是装清高的时侯,我知道你想要作爱。想想自己的将来,乖乖地合作,我不会亏待你的!”

听到这些话,清子停止了所谓的挣扎,但仍作出不情愿的样子,双手抓住沙发扶手,头和身子靠在靠背上,但是在大野的挑逗下,不久就发出了迷人的呻吟声。

大野看到清子已经成了自己的俘虏,於是开始了更进一步的进攻。他开始动手解清子上衣的衣扣,一个、二个、三个┅┅直到全部解开,衣服下面只剩下一条又小又透明的丝制乳罩遮住了两座高挺的乳峰。

看到这半裸的肉体,大野的呼吸加重了,接着把手伸到清子的背後迅速地解下了乳罩,顿时洁白全裸的上体呈现在大野的眼前。这真是上帝的杰作,尖挺的乳房如此白晰丰满,红红的乳晕、尖尖的乳头,让人看了心神陶醉,让人想去爱抚、占有。

此时大野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兴奋,他扑到清子的身上,一只手搂住她的裸肩,另一只手握住了一只乳房,使劲地揉擦,而他的嘴却含住了另一只乳头,从乳头到乳房、到胸脯、到肚脐,一直到清子的脸蛋和香唇,不停地亲吻着、吮吸着。

此时,大和清子已经被挑逗得完全兴奋起来了,双手不由自主地搂住了大野的腰,身子不停地扭动着,配合着大野的动作,她那诱人的小嘴与大野野性的双唇紧紧地黏在一起,她那蛇般的细舌伸进了大野的嘴中,勾住了他的舌头。

正当清子享受快乐的时侯,大野突然站了起来,清子诧异地望着他,正想询问,大野却抢先低低地命令∶“把腿抬起来!”清子顺从地抬起了左腿,大野一把抓住足髁向上抬起,并用另一只手脱掉了清子的高跟鞋和短丝织袜,裸露出白嫩的左脚。大野仔细地欣赏着,一只手托着足跟,用嘴轻轻地吻着,另一只手顺势向下抚摸,抚过纤细的小腿,然後是健美的大腿,然後狠狠地一掐,这一掐使清子一阵痉挛,身子不由自主地向下一滑,左腿又向前伸了一下,顺势把右腿也抬了起来。

大野看到清子如此合作,更加兴奋了,他先把清子的左腿架到自己身後的办公桌上,然後又抓住了清子的右脚,同样脱去了鞋和袜後也架到了办公桌上,并把两腿分开成很大的角度,然後站在清子两腿之间欣赏自己的杰作。由於双腿高高抬起,清子的黑色长裙已几乎滑至大腿根部,加上洁白裸露的乳峰、起伏的胸脯、娇美红润的脸蛋和诱人的喘息,构成了一副渴望性爱的图画。

大野弯下身子,抓住清子的裙子,又命令∶“屁股抬起来!”清子很听话,双手双腿一齐使劲把屁股抬离了沙发,大野就势把长裙拉到了清子的腰间,露出了她保护阴户的那小小的黑色丝织女式三角裤衩儿,小小的三角裤遮不住那密密的阴毛,黑亮的阴毛在三角裤旁微微颤动着,这是女人的禁区!大野的手现在正伸向这个禁区。

大野抓住三角裤衩儿正要撕裂它,清子却一下抓住他的手,急急地说∶“别撕,这很贵的!”大野打开她的手,淫笑着说∶“没关系,你只要跟了我,我什麽都可以给你买!”听了这话,清子只得再次放手,任由大野撕裂了她的三角裤衩儿。

裤衩儿撕裂了,清子那迷一般的阴户裸呈在大野的眼前,密密的、黑黑的阴毛遮蔽着神秘洞穴的入口,两片阴唇温柔地合拢着。从刚才看到尖挺的乳房起,大野就怀疑清子是处女,如今看到了她的美妙的阴户他就更加肯定了,他用一只手抚摸着阴毛,并不时地挤按着阴户,而另一只手又握住了一只乳房,有规律地挤捏着,并不时地弹着乳头;而他的脸却贴近清子的脸,淫荡地说∶“还是一个处女,非常好!好长时间没有玩处女了,今天可以好好乐一乐了!”说完轻轻咬了清子的鼻尖一下。

此时性欲正旺的清子无暇再顾及其它,只“哼”了一声,就不停地扭动着屁股,配合着大野手上的动作。大野蹲下身子,拨开阴毛,用手捏住两片阴唇轻轻向左右掀开,一股处女的气息扑鼻而来,鲜红的洞穴就在眼前,大野一下子把嘴盖在了上面,疯狂地吮吸着,舌头不停地向阴道深处进攻着。舌头太短,於是他抬起头把手指捅进了阴道,手指更加疯狂地在阴道里搅着、抠着,使得阴户从未受过如此抚弄的清子再也受不了了,她剧烈地抖动着,低声地呻吟着∶“不要再折磨我了,快点进来吧!”

大野看看时机已经成熟,就站起来解开裤子,掏出自己早已勃起了的阴茎,准备插入清子的阴道,戳破清子的处女膜,占有这美妙的胴体,为自己再增添一个性奴。

可在这时,电话急促地响了起来,大野一愣,极不情愿地拿起电话。电话里传来了女秘书的声音∶“大野先生,董事长请您过去一下。”大野懊恼地答应了一声,看了一下眼前赤裸的美人,无奈地挂上电话,吩咐清子∶“穿好衣服,先出去工作,晚上和我一起走,找个地方好好玩玩!”没有办法,清子只好穿好衣服,整理一下头发,稳定一下情绪,然後拿起桌上的文件缓缓地走出了办公室。

清子几次采访黑木部长都是匆匆而过,没有得到有价值的东西,但是她并没有放弃,又一次向黑木部长提出了进行专门采访的要求。几天之後,黑木部长终於答应在他的乡间别墅进行一次专访,清子得到这个消息相当高兴,准备大干一场。

到了专访的日子,清子特地打扮了一番,穿上了粉红色的上装,下身穿了深色的短裙,肉色长筒袜和黑色的高跟皮鞋,再化好妆,果然是气质非凡、靓丽动人。

清子来到黑木部长的别墅,出乎她的意外,黑木部长这次特别热情,很主动地请她落座,然後还给她倒了一杯饮料,还很合作地回答她提出的问题,采访进行得很顺利。但是到了後来,清子敏感地发觉到黑木部长的视线有些不对劲,他的目光总是不时地射向清子那丰满的胸脯和秀美的双腿,而且目光还总往大腿深处搜索,清子为了让采访能够顺利完成,只得被动地躲闪着黑木的目光。

黑木站起来倒了一杯饮料,但他没有回到座位上,而是来到了清子所坐的沙发的後面,清子预感到他要做一件大野曾经做过的事。果然黑木在她身後伏下身子,在她的耳边轻轻地问∶“清子小姐,我回答了这麽多问题,你要怎麽样来答谢我呢?”

“黑木先生,您说呢?”

“我看这样就可以了!”说着,黑木把一只手放到了清子的脸上,轻轻地抚摸着光滑、细腻的肌肤,然後逐渐向下滑,清子本能地想要站起来躲开黑木的爱抚,但是黑木的另一只手按住了她的肩头,使她在沙发里不能移动。

“黑木部长,请你放尊重些┅┅”她还没说完,黑木的手就伸进了她的上衣里,握住了一只丰满的乳房∶“不错,你的乳房的确让我满意,比想像中还要丰满。”黑木的手有节奏地揉捏着丰满的乳房。

被意外羞辱的清子正打算作一番反抗,她面前的电视却开始播放她和大野作爱的镜头,清子立刻就呆住了。“怎麽样,我的小美人,是想让我把这片子播出去呢,还是让我满足一下呢!”清子知道自己又落入了一个性的陷阱∶“好,我答应你,但你也要满足我的要求。”

“好,我的宝贝,我会让你成名的!”

交易已经达成,黑木拉着清子走进了密室。确切地说,这间密室应该称是色情宫殿,四周的墙壁上挂满了裸女照片,还有许多黑木和女人作爱的照片,清子知道自己也将成为上面的一员。屋子中间放着一把靠背椅,黑木让清子坐上去,然後把她的双臂背过来绑到了椅子上,这时清子才知道黑木是一个变态色魔,但是事已至此,也只能任他蹂躏了。

黑木绑好清子,然後按动了旁边一个按钮,清子听到了摄影机的声音,她知道自己被强奸的画面将会被录制下来,她可以清晰地看到四周有几架摄影机在同时工作着,从各个角度拍摄着自己。不知道这种情景要持续多少时间,清子知道只有放松自己才会减少痛苦。

黑木并不急於品尝迷人的肉体,而是先欣赏着被缚的美人。清子被反绑在椅子上,使得双乳更加突出,在上衣下高耸着;两条漂亮的大腿露在短裙外,在肉色丝袜的衬托下格外诱人,只是清子把双腿并拢在一起,这好像是她的最後的反抗了。

黑木走到清子跟前,用手指托起她的下巴,看着这秀美的容貌,望着那惊恐的眼神,黑木得意地笑了∶“宝贝,别那麽紧张,把双腿分开好吗?”说着,一只手就落到了清子腿上开始抚摸。清子没有办法,只好分开双腿,於是黑木的手顺着大腿就滑进了短裙内,先是揉搓着大腿的内侧,然後逐步向着女人的中心移去。

清子的内裤相当薄,因此当黑木的手摸到清子的阴部时,很容易地就越过了这最後一道防线,直接侵入清子阴部,抚摸着肉缝。阴部被黑木粗鲁地抚摸着,清子本能地有了反应,呼吸加快了,身体不由自住地开始扭动,而黑木的手更加恣意地玩弄着清子的肉唇,最後把手指插进了清子的阴道。

阴道突然被插入,清子不由得挺起了下体,黑木也藉机用手指猛插着清子,清子被折磨得痛不欲生。看着清子痛苦的样子,黑木更加痛快,这时他抽出湿漉漉的手指,在清子的脸上来回蹭着∶“宝贝儿,感觉怎样?你现在想什麽呢?”

清子当然知道黑木想要听什麽,只有顺着他说∶“性┅┅性交。”

“我就知道你想性交,”黑木的手又伸进了清子的上衣,开始抚摸丰满的乳房∶“你看,你的乳头都勃起了!”黑木的手隔着乳罩捏住了清子的乳头,有节奏地捻着∶“宝贝儿,咱们的热身运动到此结束,下面咱们该好好玩玩了,首先我要欣赏一下你这美丽的肉体。”

说着,黑木开始淫笑,还随手拧了拧清子的鼻子,清子厌恶地把头转向了一边,这时她才发现,在她的周围又出现了几面镜子,不论她如何转头,都能清楚地看到自己被玩弄的样子。

清子的头发已经散乱,由於黑木的两次侵入,上衣的钮扣已半数被挣开,高耸的胸脯、雪白的乳罩、丰满的乳房已清晰可见;清子的下体同样诱人,由於双腿被分开很大角度,再加上短裙已被撩到大腿根部,所以连遮住下体的白色小内裤也清晰可见。

这时黑木从清子的身後抓住了她衣领,向左右一扯就拉开了她的上衣,让她那高耸、结白的乳胸裸露了出来,只有一副乳罩托住了丰满的乳房。乳罩很小,很快也被扒了下来,两只光滑、结实、圆润的乳房裸呈在黑木的眼前,黑木双手各自握住一只丰乳,抚摸、揉捏着,细细地品味着这极佳的手感。

“清子,被男人从後面抚摸乳房是什麽感觉?”黑木的手上又加了些力量,清子又开始了呻吟∶“嗯┅┅嗯┅┅嗯┅┅”

“说呀,是什麽感觉?”

“嗯┅┅嗯┅┅害怕,嗯┅┅紧张,嗯┅┅嗯┅┅”

“继续说!”

“嗯┅┅嗯┅┅就像被人从後面袭击,嗯┅┅嗯┅┅马上就要被他强奸了似的!嗯┅┅嗯┅┅”

从呻吟声中可以知道清子已经很兴奋了,於是黑木转到清子的面前,脱光了自己的衣服,露出早已勃起的大阴茎。清子看到这麽粗壮的家伙,开始为自己的下体担心了∶“不知道这大家伙会给自己多少痛苦?”

黑木挺起自己的大阴茎,得意地向清子炫耀着∶“嘿,怎麽样,我的家伙够大吧!”一边说着,一边逼近清子。他伏下身子,开始把清子的短裙向上捋,一直捋到腰间,使得清子的下体完全暴露出来。清子的胯间只有一条白色的三角内裤,由於刚才黑木的抚摸,内裤已经离开了原有的位置,乌黑的阴毛在胯间清晰可见。

这黑白相映的景色诱惑得黑木加快了速度,他双手抓住内裤用力向下一扒,就把内裤扒到了清子的膝间,然後抬起清子的一条腿,把内裤拉了下来,任内裤滑落至另一条腿的足髁处。接着就分开了清子的双腿,把它们左右架到了椅子扶手上,使得清子的下体彻底洞开,女性美丽的阴部赤裸裸地呈现在黑木的眼前。

黑木再次把手放到清子的胯间,恣意地抚摸着,清子只有闭上眼睛,等待着黑木的插入。很快她就感到一个热乎乎的家伙顶进了她的阴道,然後胯间被两只手按住,紧接着黑木的大阴茎一下子就整根插进了她阴道尽头,接下来黑木便开始疯狂地抽送,令清子很快就发出了痛苦的呻吟。

也许是黑木老了,只干了十几分钟就射精了,从而结束了清子的痛苦。但是从此以後,清子随叫随到,随时随地满足黑木的各种性要求,开始了更痛苦、更漫长的经历。
清子虽然最终屈服於黑木部长的淫威,做了他的情妇或者是性奴,但她却能在床上利用肉体满足了黑木後,得到自己想得到的消息,这也算是一种交换吧!

随着时间的流逝,黑木逐渐感到清子掌握了他的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他认为清子已经是一种威胁了,应该把她除去,於是他拨通了一个电话∶“喂,是健一吗?听说你需要女人,我这里有一个美人,绝对性感、诱人,你想要吗?┅┅好,这是她的地址┅┅”於是,一个下流的计划开始进行了。

一个周末的早上,清子按惯例冲了淋浴,然後穿上一件羊绒衫,但是没戴乳罩,这也是清子的习惯,因为这样才自在舒服,接着穿上一条白色的性感小三角内裤,再在外面穿上一条牛仔裤,一切就完成了。清子坐到餐桌前,开始品用自己的早餐,“黑木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来找我了,大概这老色狼已经玩腻我了又去找别的姑娘去了,不过我已经从这老家伙那得到了重要消息,他这就要完了!”清子彷佛看到了自己的新闻轰动了全日本,自己的地位直线上升,嘴角不禁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这时传来了门铃声,清子跑到门前通过门镜向外看了看,只见门外站了两名男子,其中一人手中拿了一张纸,正不时地看着纸和门,而另一个人也在左右寻找,看样子这两个人是在找人,於是清子就放心地打开了大门。

两名男子见门开了,一齐向门内望去,当他们看到清子时,眼中露出了一丝奇怪的光芒。拿纸的男人向清子笑着问∶“请问小姐,你是和野清子小姐吗?”清子点点头。

“我们是给您送货的。”

“是吗?是谁给我的?”

“嗯,这上面写的是黑木先生!”

听到“黑木”两字,清子一惊。就在这时,这男人向前逼近清子,清子被迫向後退,但一下子就依住了门框没有了退路,结果她被这个男人压在了门框上,同时男人的手粗暴地抓住了她的一只丰满的乳房。被这突然袭击吓呆的清子刚想呼救,却被男人的另一只手捂住了嘴,耳边传来了淫荡的声音∶“宝贝儿,黑木先生让我们来问候你,如果你敢反抗,我现在就把你扒光,让这儿的人都来看看你这对丰乳和下面的宝贝!”

这两句话真把清子吓住了,身子靠住了门框一动也不敢动,乳房被疯狂地、粗暴地玩弄着。虽然隔着羊绒衫,但乳房仍可以感到一股巨大的力量在侵犯着自己,这和黑木、大野揉捏自己的乳房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乳房上的痛楚传遍了全身,令再次面临被强奸的清子手足无措。

两个男人把清子推进了屋里,清子瘫软在地上,当她听到身後的关门声时彻底绝望了,只有静静地伏在地上等待着两个男人对自己的凌辱。

清子的房中充满了香气,再加上清子刚刚洗完澡,身上也散发着阵阵清香,再配以迷人的身段、性感的曲线,足以引起任何一个男人的性欲,更何况是两个色狼了。一个男人从後面抱住了伏在地上的清子,双手隔着羊绒衫抚弄着清子的乳房。有节奏地揉捏乳房使清子逐渐有了反应,伏在地上的身子开始向上弓起,慢慢形成了用双手双膝支撑身体的姿势,随着男人的动作,清子的身子开始了扭动,从口中也发出了轻微的呻吟声,当男人的手捏住两粒勃起的乳头时,清子的呻吟声更加诱人了,她的性欲被完全引发了。

看见清子已经就范,於是把她从地上拉了起来,一个男人把清子的双臂扭到了背後,而一个男人则用一只手搂住清子的腰,而另一只手则伸进了羊绒衫内,沿着光滑的小腹一直向上,攀上了清子的乳峰,光滑、细腻的乳房成了男人适手的玩具。

“宝贝儿,你没戴乳罩,是不是知道我们要来,想要我们好好地玩、尽情地享受?这样的话,我可就不客气了!”随着这淫荡的话,男人的手更加疯狂地玩弄着清子的乳房。清子在侵犯下,本能地有了反应,身子不住地扭着,头也摇晃着,长发也随之飞舞。

男人突然抽出了手,然後一下子掀起了清子的羊绒衫,让赤裸的乳房完全裸露了出来∶“嗨!这对乳房太棒了,这麽丰满,还这麽尖挺、结实,乳头这麽水灵还向上翘着,真是好货色!”

这时,清子身後的男人从後面伸过手来握住了清子的丰乳∶“老大,你脱她的裤子,让我享受一下这对儿宝贝!”

清子身前的男人很利落地解开了清子的腰带,然後拉开了拉链,扒下了清子的长裤,裸露出两条雪白、秀美的大腿和那被小三角裤挡住的阴部。看见被阴毛撑起的内裤,男人的呼吸加粗了,动作更加快了,他迅速地脱下了清子的内裤,让清子那迷人的阴户立即裸呈在眼前。

其实清子本人是想极力反抗的,但她曾经被黑木和大野调教过,因此身体对性挑逗的反应相当敏感,只见此时清子的阴唇已经微微分开,一些液体已从阴道内流了出来,连阴毛上都挂满了滢滢液滴,可见清子的阴道已经充份湿润,现在就只等着男人的插入了。

清子把双腿紧紧并拢,想以此保护自己,但男人好像并不着急,仍旧慢慢地玩弄着清子,他把双手轻轻地放在清子的白嫩的屁股上,缓缓地抚摸着,然後蹲下身子开始亲吻清子的阴户。阴道口已经打开,男人很容易地把舌头伸了进去,舔着鲜嫩的肉壁、吮吸着美女的阴液。

阴道内传来了一阵阵的瘙痒,使清子感到自己的欲望在上升,全身的细胞彷佛都要被性欲所撑破,她的抵抗已经失败了,在男人的玩弄下,清子的下体开始了扭动,随着屁股的扭动,双腿也逐渐分开,开始配合男人的动作。

这时两个男人把清子放倒,让她躺在地上,然後两人分别行动,一个人扒去了清子的羊绒衫,另一个人则褪去了滑至清子裸足处的长裤和内裤,现在的清子全身上下被扒得精光,正赤裸的躺在地上呻吟着,等待着男人的插入。男人也已经忍不住了,一人脱下自己的裤子露出粗壮的阴茎,然後伏到清子的身上,分开她的双腿把阴户亮了出来,接着把大阴茎对准阴道一下子就插了进去,阴茎的插入使久经调教的清子立刻有了反应,肉体本能地配合着阴茎的抽插。

有了清子完美的配合,男人干起来更加爽快,肉壁紧包着阴茎,肉与肉充份地摩擦,每一插都直撞花心,清子被插得浑身乱颤,呻吟声一声比一声高,丰乳也随着肉体不住地乱晃。男人激烈地动作着,每一次插入都给自己带来了无比的快感,双手也逐渐从清子的腰肢移到了双乳上,手也配合着下体的动作用力地揉着清子的乳房。

强奸就这样继续着,男人终於达到了高潮,一股热流直冲而出,把精液射入了清子的阴道内。这个男人爽完了,又捻了捻清子的乳头,然後离开了清子的肉体,另一个男人正要上,却被他拦住了∶“小岛,时间不早了,先把她弄上车,然後你再干。”

“OK!”於是他们先用一副手铐把清子的双手铐在了身後,然後给清子穿上了一件风衣和一双鞋,接着整理好自己的衣着,最後拉着清子走出了房门。

他们一出门,就有一辆小汽车停在他们身边,他们把清子推进後座,然後小岛也坐了进去,另一个男人坐在了前面。汽车随即开始启动,驶向清子的另一个世界。

汽车启动之後,小岛就搂住了清子,接着把一只手伸进了风衣,开始玩弄清子的乳房。小岛的手相当有力,而且玩弄女人也有一手,清子的乳房在他的手中疯狂地改变着形状。清子在被强奸之後已处於一种兴奋的状态之中,现在乳房再次被人揉捏,她很容易地有了反应,性感的肉体开始了扭动,嘴中发出了兴奋的呻吟声。

小岛彷佛闻到了一种性的气味,但他却不着急,仍旧慢慢地折磨清子,他逐个解开风衣的扣子,再次让清子丰满、性感的肉体呈现在眼前。雪白的肉体的确迷人,全身洁白、双乳饱满、乳头尖挺、小腹平滑、阴毛油黑、双腿修长、大腿结实、小腿纤细、裸足白嫩,所有的一切只体现了一个字°°性!

在性欲的驱驶下,清子不住地摩擦着双腿,挤压着自己的阴部,阴道向外分泌着爱液,阴毛上已是挂满液滴,从阴部散发出一种最引诱男人的气味。小岛逐渐把手从双乳上向下滑,伸进了阴毛丛中,进入了阴道,抠弄着肉壁,清子的反应更加强烈了。

就在小岛捏住阴核的一刹那,强烈的性欲终於征服了清子,她全身瘫软地靠在小岛的身上,无力地乞求着∶“求求你┅┅不要再折磨我了!”看着清子的样子,男人们开心地笑了∶“你们看,女人就是给男人玩的!”

小岛说着就把清子拉到了自己的身上,让她骑上自己双腿,然後拉开自己的裤链,掏出了粗大的阴茎,接着抬起了清子的下身,用阴茎对准阴道∶而清子则用双足支撑着身子,主动地用阴道找寻阴茎,就这样阴茎对准阴道後,小岛向下一压清子,清子就骑到了小岛的胯间,同时大阴茎也插入了清子的阴道。

这一插入使两人都很满意,然後小岛开始了疯狂的抽插,每一次插入都得到清子出色的配合,清子也主动地上下摆动身体,享受着阴道套住阴茎的快感。秀发在空中飞舞,丰乳在肉体上晃动,在充份配合的性交中两人都达到了高潮,两人的爱液在清子的体内交汇了。

作爱後的清子伏到了小岛的身上喘息着,任由小岛把自己的头按在了他的胯间,让他把阴茎插入自己的嘴中,清子顺从地吮吸着阴茎,就这样吮吸着直到汽车停住。

清子被拉下汽车,这时她才发现已经到了一间地下室,然後她被拉入一间大厅,大厅四周有几个房门,有一道楼梯通向二楼;二楼成环形,也有几间房间,但门都是关着的。

现在大厅中坐着几个男人,他们正用一种很淫邪的目光看着清子。清子知道自己的风衣已完全敞开,雪白的肉体无疑是对男人们的一种诱惑,果然男人们围了过来,纷纷把手伸进清子的风衣内抚摸着丰满、性感的肉体,清子感到自己的乳房、屁股、大腿、阴户上都有男人的手在恣意地抚摸着。

“嗨!去,把另外几个姑娘拉出来。”

之後不久就有四个漂亮的姑娘被拉了出来,但四个美人都十分憔悴,而且身上都只穿了一件几近透明的睡袍,里面什麽都没穿,优美的曲线一目了然,连丰满的乳房和浓密的阴毛都清晰可见。

“大家听着,这五个美人儿现在可以任你们随便玩,但从明天开始她们就是我们的摇钱树,你们就不能乱干了。听明白了吗?”

“OK!”男人们兴奋地叫喊着,然後就开始了行动。

清子身上的风衣立刻被扒了下去,然後被按到了地上,赤裸的胸脯紧贴着地面,她只感到一人从後面把她的屁股向上抬,使自己的阴户对准他,阴户刚刚感到一丝凉意,就有一根火热的阴茎插了进来;几乎同时,又有一人抓住清子的头发把她的头抬了起来,然後粗暴地用手捏住她的面颊迫使她张开嘴,接着又是一根粗大的阴茎插入了她的嘴中,两个男人就这样一前一後地强奸着她。

就在清子用四肢支撑着身体任两个男人享乐的时候,其馀四个女人也都被扒光了衣服按到了地上,让男人们享用着她们姣好的肉体。女人的肉体被玩弄着,男人们还不时地让女人们发出令他们满意的叫声,作出他们喜欢的姿势来满足他们的兽欲。

当轮奸结束後,女人的肉体上已满是男人的精液,她们也个个疲惫不堪了。接着她们被拉进浴室让男人们为她们清洗肉体,清洗完毕,男人们又给她们戴上性感的小乳罩,穿上迷人的三角内裤和一件性感睡衣,最後把她们关进了一个大房间,几个疲惫的女人相继睡去了。

清子慢慢醒了过来,她逐一打量着身边的女人,四个人都十分漂亮,其中有两个是双胞胎,一个有些学生样,而另外一个却是娇小玲珑,比清子自己还性感迷人。

其馀四人逐渐醒了过来,清子向她们一问才知道,第一个强奸她的人叫村上健一,是这帮人的头;在车上强奸她的人叫小岛次郎,是老二。这些人把她们抓来是要把她们培养成高级妓女,然後供那些上流色狼享用,也就是说,她们以後要以和男人性交来渡日了。从谈话中,清子还了解到她们有和自己一样可怜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