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骑士的责任
骑士的责任
   某一天,王女带着亲手做的三文治,和拉莎一起来到森林里。当拉莎听到三文治是由王女亲手做的这个消息后,十分高兴地吃下了这个三文治,但她却没发现——要是在平常的话就一定能够发现的食物里被加了安眠药的这一状况。不久,拉莎便睡着了。就在这段时间里,王女使用带来的道具,以小刀割破自己的衣服,用从牲畜那里采集到的精液涂满了全身。然后便开始等待拉莎醒来了。……拉莎惊愕起来。自己在任务中睡着,导致重要的王女不但衣服破烂,而且全身满是精液。这是就算是死也不能偿还的失态,拉莎感到了发疯似的后悔。正因如此,她原本能够发现在王女身上那些不自然的地方,现在变得全都不能发现了。

  「无论怎么解释都是不可饶恕的。但是,无论怎样的处罚罪臣都恳求接受。」「那么,你就尝试和我受到的苦楚一样的惩罚吧。从现在起,无论是怎样的命令你都绝对不能违背。」

  「就如王女殿下您吩咐的,罪臣绝对不会违背。只要王女殿下能够好过一点的话罪臣都会觉得十分高兴。」

  于是,从这天开始,王女对拉莎那过于残酷的命令便开始了……

第二话破瓜的对象

  「因为你不能守护我的贞操,所以你的贞操也不需要了。从今以后,内裤就不用穿了,当然拉,裤子也一样。」

  「……是的,遵命。」

  拉莎盔甲的衬裙正面有缝,因此在骑马的时候就没有什么可以阻挡的东西,而不骑马的时候那衬裙就从小腹到大腿一直垂直下来,就像穿上了盔甲内裤似的,而当风吹起衬裙的时侯,就可以看到她那秘密的小花园。

  「噢,太厉害拉,没穿啊!」

  「里面都没看到有穿什么的啊!」

  拉莎没穿内裤的这件事很快就在骑士团里流传开了。关于这件事拉莎对于骑士团长的询问一直忍耐着。由于不能言的原因,发生在王女身上的那件事是不能对外说明的。最后,这件事由于王女说「有这种兴趣不也挺好吗」的一句话而结束,拉莎还是能够继续留在骑士团里。不久后的一天,拉莎被叫到了地下室里。

  当她来到时,王女已经在那里等着她了。

  「请问叫唤罪臣有何吩咐呢?」

  「等你很久拉,拉莎。最近才知道原来你是变态的,我想就算没有我那一点的帮忙你也会这样的吧。高不高兴呀?」

  「罪臣……感到十分幸福……」

  「唔,那首先把你的剑竖直地插在那里。」

  「遵命。」

  拉莎把剑深深地插进了黑色的地面上。

  「不要以为和你作爱的对象不知道是哪个男人就是十分可怜哦,因为我现在决定你的第一个作爱对象就是你这把剑的剑柄啦。」「……」

  「呵,快点让我看啊!」

  直到现在为止拉莎都只是在不断地学习剑技以及学问而已,因此她对由于缺少性爱那方面的知识而感到恐惧,同时她又为了王女受辱的那件事而抱有必死的觉悟,拉莎心中的思想斗争都表露在脸上了。而王女就这样兴趣满满地看着拉莎这个矛盾的样子。

  「喂,行了没有啊,不是害怕吧,那我来帮帮你吧。」「……万二分……感谢您……」

  「来,用剑柄的突出部分插进你的洞里……然后……就是这样!」正当拉莎的小花园碰到剑柄突出部分的那一瞬间,王女飞上了拉莎的后背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

  剑柄在一瞬间就插进了拉莎那根本不湿润的阴道里去,就这样,拉莎的处女膜被冲破,连子宫口也被顶开,要是没有剑锷的话,那肯定就会连子宫也被顶穿,拉莎就会因此而一命呜呼。

  「怎样!怎样啊!!我所受到的痛苦并不是这么简单而已啊!!」王女在拉莎的背上开始不停地摇动身体。

  「……啊!呜!……」

  但对拉莎来说,这并不是痛得不能忍受。因为要是随便乱动的话王女就可能会受伤。直到现在,比起从阴道里流出的血和身体所承受的痛楚,拉莎更加关心的是王女的安全,于是拉莎便咬着牙忍耐着王女带来的痛苦。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疲惫的王女终于从拉莎的背上下来了。

  「哈哈……今天就到此为止了。可以退下啦。」「遵、遵命……万二分感谢您的叫唤……」就这样拉莎累得晕倒在地。

  「就这样忍耐一下都不行?!死蠢蛋!你只是……只是一个玩具而已。」王女开始帮拉莎止血了。

  「不要以为就是这种程度就可以结束哦,哼哼哼……」

第三话契约的代价

  「太好啦!大胜利啊!!」

  「就算是换代了,王家的力量还是健在啊!!」战场上充满着喜悦的欢呼声。这个小国和邻国的摩擦不断的继续着。邻近的大国来说是小摩擦的事情,对这个国家却是可以左右国运。但是,这样的小国至今仍然能够存在的主要原因就是王家代代相传的召唤魔法。而在这次的战争中,王女也使用召唤魔法,召唤了五十只半兽半人的魔法生物奥古(オ ‘),让它们打败来犯的敌人。

  「但是,那么随便地使用魔法可以吗?」

  「是啊。国王下次的召唤还行吧?」

  召唤魔法不是随便能够使用的。任何魔法的使用都是需要代价的。那可能是血,可能是贡品,也可能是生命。先前驾崩的国王,就是使用自己的生命为代价来使用召唤魔法。

  「做的非常漂亮啊,王女殿下!!」

  「谢谢,拉莎,全靠你的帮忙哦。」

  「不敢当,臣的力量还是不足。这只是全靠王女殿下您的力量而已。」「那也不能这样说。你从现在开始就要活跃地表现咯。」「请问这是什么意思呢?」

  「使用魔法需要代价你是知道的吧?」

  「这次召唤奥古的代价就是你的身体。」

  「……诶?臣的身体?」

  「是的,奥古可以自由地干你或者做其它「好」的事情喔。」「……」

  「有什么意见啊,拉莎?」

  「没……没有……遵命。」

  就这样王女把拉莎带到城堡最大的一个仓库里,而上次战争的五十只奥古已经在那里等着了,它们的个头和样子与人比起来是大得多而且丑得多。

  「和奥古做那倒没什么,不过在此之前呢……」王女拿出了一个小丸状象一个阀门似的东西。

  「奥古的精液不但十分粘稠而且还特别的臭。所以啦,要是这样的东西到处飞的话,这个仓库还能用的吗?所以啦,用这个阀门安装在你的子宫口,把它撑开,那奥古的精液就会没有任何的阻碍,能进不能出。当然啦,射进口的你就要全部喝光咯。」

  「……遵命。」

  于是,拉莎便把衣服脱光,把双脚打开,摆出了能够让王女容易作业的姿势。

  王女就用工具撑开拉莎的阴道,在她的子宫口安装了那个阀门。

  「接着,因为你的屁眼里不能设置刚才那个东西,但是为了让奥古不会搞错位置,所以你把这个也插上吧。」这句话说过以后拉莎的直肠就插进了一根又粗又长的木棒。对这样的设置拉莎感到十分痛苦,而对接着发生的事情又感到十分恐惧。但是为了守护王女殿下,一定要不断地忍耐下去,拉莎就这样不断地对自己说着。

  「呵,终于搞定了,奥古先生呀,这次就辛苦拉。按照约定,这个又年轻又可爱的女孩就随便你们干咯。你们就一个接一个努力地往她里面大射特射吧。」「喔喔喔!!!」

  随着一阵咆哮声,奥古的轮奸便开始了。女人手臂大小的肉棒侵入了拉莎的上下两个口。侵入阴道的肉棒在直肠里木棒的压迫下,增加了不少的快感。

  「……呜!……呜呜呜呜——!!!」

  由于口被塞住连话也不能自由地说出的拉莎在不断的被侵犯。奥古这种魔法生物,除了召唤魔法以外要是遇到的话,大多数情况都是与之为敌大战一场。拉莎对被这么难看的怪物侵犯还产生快感的自己感到十分地愤怒。不久,其中一只奥古便在拉莎的口里射精了。由于王女的命令,拉莎只好把比垃圾还臭,像把喉咙封住的粘稠液体全部喝光。与之相呼应,在子宫的肉棒也开始射精了,由于子宫口的阀门被肉棒顶开,奥古的精液连一滴也都没有漏出,而且在射精的瞬间拉莎的阴道也在不断收缩,把奥古的精液全部榨出……终于,拉莎和五十只奥古的交战结束了,收到报酬的奥古也满意地从这个世界里消失了。而剩下的拉莎由于子宫里充满了奥古的精液,因此小腹看起来微微地凸了一点出来。

  「辛苦了,这样便完成了契约的代价了。多亏了拉莎的努力才使战争胜利了。

  感谢你哦。」

  「这……这并不是……什么值得……感谢的事。」「啊,要从屁眼里把它拔出来啦。嘿!」

  「啊!……」插进直肠的木棒一下子就被拔了出来。

  「呵呵,接着是子宫哦……啊,就这样放着不理吧,我们可能会想到怎样使用奥古精液的方法也说不定哦。」

  「不、不是吧……」

  当然拉,那种东西哪有什么鬼用途。只是王女看着由于子宫充满精液小腹突出而十分担心的拉莎觉得有趣而已。于是,在这以后大概一个星期左右的时间里,拉莎便和在子宫里的五十只奥古的精液一起生活着。

  第四话魔物的加护

  从接受奥古精液的那天算起,已经过去一个星期了。看来那个阀门和精液一样也一点不剩地被拉莎的身体全部吸收了,拉莎的小腹终于变回原来那个样子了。

  而会不会怀孕的想法一直使拉莎感到不放心,不过在安全期内受精的危险几乎是没有的。

  「身体发烫,难道是奥古精液的缘故?」

  拉莎的子宫和阴道有感觉的次数不断地增多。那不单止是看到城里的男人的时候,在骑马的时候,看到街道的狗的时候也有那种感觉。而最近甚至有想和身旁的动物亲近的倾向,脑袋里好象产生了什么使人不愉快的感觉似的东西。

  「……这种时候最好就是进行剑术训练流一身汗。」「对,就是这个样子!加油!」

  拉莎在和想当骑士的小孩们进行剑术的训练。每天八小时王女的护卫工作以外时间的安排,经常都是进行这样的训练。在拉莎手下接受训练的大多数是十岁左右的,想要成为骑士的小男孩。性欲旺盛的少年们对拉莎没穿内裤的这件事都是知道的,因此每次看到拉莎他们那小小的阴茎都会勃起。但是拉莎却并不把这样的事情放在心上,她认为少年们都是只想着怎样成为一个骑士。

  「啊,你在这里。」

  「王女殿下,来到这里是很危险的。」

  「没事,有护卫跟着嘛。经常到街道走走,还可以和市民交流呢。」「王女殿下出色的品行使臣感到无上的光荣。」接着,和王女谈话的少年们都感到十分光荣地对王女敬礼。王女看着他们那清澈的眼神,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

  「啊,拉莎,有事找你,过来一下。」

  「是,遵命。」

  来到王宫的医务室时,已经有医生在等待了。

  「拉莎,你的子宫里不是充满过奥古的精液的嘛,那接着会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发生你知道吗?」

  「你说有趣的事情……?」

  被龙血淋过的人能够获得超人般的运动能力以及比钢铁还要强壮的肉体。而喝了菲尼克斯血的人能够长生不老。而幻兽的保护这样的神话更是跟山一样多的存在。

  「那么……子宫承受奥古精液的人呢?」

  奥古这种生物,有着柔软但顽强的身体,对疾病抵抗力强,能与各个种族XJ,拥有极其强烈的性欲。那就是说得到奥古精液的人就会有着柔软但顽强的身体,对疾病抵抗力强,能与各个种族XJ,拥有极其强烈的性欲。就是说插入巨大的粗壮的东西时的冲击也不能造成拉莎阴道以及子宫的损伤,疾病和病菌也不能对其侵犯。在各个种族的眼里看来也是一匹上好的、性欲极强的雌兽。

  「不……不是吧……」

  「那么与其让人乱说你的性器发生变化,倒不如直接看看更好。所以才把你带到这里来。你没有什么意见吧?」

  「没有……遵命……」

  「那就换上特意准备的衣服在那里打开双脚坐下吧。」拉莎便穿上了护士服。那是用比普通更薄的物料做成的,而且裙子更是必要以上地短,拉莎想可能裸体反而比这样更好也不一定,然后便打开双脚坐下了。

  「这就是拉莎阁下的……太美了……」

  医生仔细地看着拉莎的性器,发出了这样的赞叹声,而令医生赞叹不已的是拉莎那里的美丽。但是王女对拉莎的憎恨感看起来好像丝毫不改。

  「这么稀少的事例,只是我们两个人来研究那不是太可惜了吗?」「那也确实是这样,不过叫人来看裸体的拉莎阁下……」「没关系吧,拉莎?」

  「是……是的……叫其他人来也没关系……」

  就这样这件事便在王宫中传开了。就算在王宫里,拉莎也是属于绝世的美少女,因此在在王女叫人来的这句话传开的一瞬间里,好几十个男人便聚集到王宫医务室里。

  「从平常只是不穿内裤变得现在看起来那么厉害喔……」「那么好的事谁不想看喔……」

  被男人们看着,然后又被他们的言语所包围着的拉莎,她的子宫深处慢慢地发热起来,阴道里湿润的粘稠的液体慢慢地流出,小花园开始闪耀着光芒。看着拉莎小花园的每一条视线,包围着拉莎身体的男人们口中的每一句话现在都在不断地给予拉莎快感。拉莎对被这样看和说也能产生快感的自己感到比谁也更加不能原谅。

  「好,实验开始。」

  就这样,使用各种各样医疗器械的实验就开始了。

  第五话少年的手

  对拉莎来说的令人屈辱的检查开始了。从性器的外部开始,大小阴唇、阴核以及尿道等等都受到了仔细的检查。在一旁的男人们以不断地吞口水那兴奋的样子来围观着。随着检查的深入,拉莎的脸变得越来越红,眼眶里满是泪水,她忍受着这种必死的耻辱,但是奥古精液带来的性欲增强的效果、检查时医生手指尖的触摸、男人们的视线、以及王女那轻蔑的视线和言语,每一样都会给予她兴奋的快感。

  外部检查的异常之处就是知道了她的性器拥有远比别人高的强度、远比别人美丽的外形,以及远比别人多的爱液分泌量。而接着进行性器内部的检查,得出的结果使医生为之惊讶无比。

  首先拉莎阴道收缩时的压力十分强。当医生为了检查而刚把手指伸进阴道的时候,处于极度害羞状态的拉莎迅速缩紧阴道,由于这种迅速的紧缩,使医生大叫「阴道痉挛开始了!」并让助手为她注射肌肉松弛剂才能拿出伸进阴道的手指。

  然后是阴道究竟能够塞进多大的东西的测试,这也让医生为之惊讶,平时女性生孩子时阴道最大才能够扩充到直径十厘米左右,但现在拉莎的阴道就能够达到这样的水平。当然那也可能是最大值了,因为拉莎表现出痛得要死的表情。看着拉莎这种表情的王女不说也知道是到了极限了。

  「扩张得这么大啊……可没想到喔。」

  「……」

  「从刚才开始,医生的手指每次离开前都会被夹近……看来你真的是一条淫荡的母狗喔……」

  再次被王女那轻蔑语言包围着,拉莎的阴道壁又开始蠕动了。看到这种样子的男人们变得越来越兴奋了。

  最后终于轮到进行子宫的检查了。医生用带有内窥镜的一条细细的导管伸进了拉莎的子宫口,这就开始了子宫内部的检查,而拉莎能够做的事仅仅只是一直地忍耐而已。一路按着顺序的检查终于结束,是时候向王女提交检查报告了。

  「……就结果而言,拉莎的性器不单拥有美丽的外形以及高强的机能性,而且还具备了极强的耐力,总之臣以为可以把她的性器当成是万中无一的极品也不为过。」

  「就是这样而已?」

  「……是的,这次的检查就这样结束,殿下您的意下如何?」医生的话只是在王女的耳边流过而已,王女正在思考着,最后她的头脑里浮现出的是刚才拉莎训练的那些少年们。

  「现在还不行,还要再等一下。」

  「遵命。」

  从这句回答后的一个小时内,拉莎就被以阴道被扩充的姿势摆在原位,不断地接受着周围男人们的视线。好在拉莎拥有比别人强一倍以上的精神力,才能这样地忍受着。

  「特别嘉宾登场。」

  当这句话结束时,王女走了进来,而在她身后跟着的走进的是拉莎剑术训练的那些小男孩。拉莎带着惊愕的表情向王女诉求着:「王、王女殿下!为什么把他们带到这里来!?」

  「你不是他们的师父吗?因此,把师父的真面目告诉给他们知道。你反而还要感谢我哦。」

  「不、不是吧……」

  「什么?你的意思是说我做的事情做的不对吗?」「不……绝对不是……」

  拉莎绝望了。没穿内裤在城里走动可以视之为对王女的义务,而被强迫和魔法生物XJ却是作为骑士的正常生活被破坏殆尽,要是说还能表现出值得作为骑士而夸耀的时间,就仅仅只是在教育未来骑士的也就是剑术训练的那一瞬间而已。

  由于连这个都要被王女所夺走,因而拉莎就再没有什么能够值得王女夺走的东西了。但是,对此拉莎却连一点的恨意也没有,在她内心的深处反而产生一种希望能够这样被处罚的感觉。

  「这就是你们师父的阴部了。仔细地看,摸摸也可以。」「遵、遵命。我们知道了。」

  少年们走进拉莎,仔细地观察着拉莎的小花园。

  「和妈妈的很不一样喔……这么美丽。」

  「软绵绵的摸起来很舒服哦。」

  「湿得很厉害喔。」

  「还在不停地抽动哦。」

  「闻起来很香啊!」

  少年们的口里发出了各自的感想。

  「唔~~你,是的,就是你。」

  王女叫住了年纪最小的那个男孩。

  「您叫我吗?」

  「想不想摸一下更里面的地方啊?就是生小孩子出来的地方咯。」「什么?更里面啊……?」

  「可以吧,拉莎?」

  「遵、遵命。」

  「像骨碌骨碌地喝水那样把这孩子的手给吞下去吧。呵呵呵。」就这样,男孩按照王女的指示把手伸进了拉莎的阴道里。从手指尖开始,细细的手腕,细长的手臂慢慢地伸进了拉莎的身体里。

  「王女殿下,到这里就不能再伸进去了。」

  「在里面有突起的地方用手指探寻一下,应该会找到一个小洞的。」「小洞吗?啊,我知道了!」

  为了确切地探寻拉莎的子宫口,男孩的手腕不断地在阴道里滴溜滴溜地转着。

  「啊……」

  对这一举一动,拉莎的身体都作出了反应,男孩的手腕被不断地夹紧。但是刚才王女说的话像夜雾一样不断在拉莎脑海里浮现,因此她只能忍耐下去。这样的动作传递到男孩的手腕,男孩感到手腕被刚刚好的温暖所紧紧包围着。

  「有了,找到了,王女殿下!」

  「那试试用一只手指插进去把它顶开。」

  「遵命。」

  男孩便把一只手指伸进了拉莎的子宫,顶开了她的子宫口。拉莎的子宫就被男孩的手慢慢地温柔地进入了。终于等到五只手指全部进去的时候,拉莎身体最里面的地方也终于被男孩侵入了。

  「进去了。很温暖哦……很舒服哦。」

  「那肯定是啦。你们就是在这样的地方生下来的,感到舒服那是不用说的。」拉莎把这样的对话当成是别人的事情来倾听,她对自己现在受到的对待失去了现实感,不再有任何的言语或思想,她感到的、也只能感到的仅仅只有肉体所传递的快感而已。终于,检查结束了,除了医生和王女以外的其他人都退下,拉莎看来也回复到原来的精神状态了。

  「拉莎,这次你也辛苦了。」

  「不……不敢当……王女殿下……」\\“ 王女自己感到十分惊讶,她以前从没对拉莎说的这么直率,那么说来,在检查以前对拉莎的憎恨变得无影无踪。但是想欺负拉莎的感情却比以前大大增加。

  「……」

  拉莎就这样呆呆地看着有这么不知如何是好的表情的王女的侧脸第六话红之女

  拉莎就如平常一样没穿内裤地在城里走着,这样拉莎的屁股就被周围男人们的视线所包围。不过从接受王女的命令到现在已经过了这么长的一段时间,男人们的视线对拉莎来说也开始习惯了。

  「喂,等等,我说你啊。」

  身后传来了一把声音,拉莎转身望去,那里站着一个红色的女人,她头戴一顶红色的帽子,穿着同样颜色的衣服、披风以及鞋子,不过与之相对的是她的头发和眼珠都是黑色的。从服装看来她应该是宫廷魔法师。

  「请问有何贵干?」

  「得到王女殿下的许可,我的研究需要你的帮忙。」红之女单方面地告之拉莎后,就拉起拉莎的手开始走了。被红之女强制拉走的拉莎虽然感到困惑,但是却没有作出反抗。王女殿下的命令是不能违背的,可能这真的是王女殿下的命令也不一定……拉莎这样边走边想地跟着红之女走。

  「请问……突然说需要帮忙的是……」

  「小问题,很简单的帮忙而已,不用担心什么东西。」最后,拉莎被红之女带到了看来是实验室的地方。发暗的实验室里堆放着各种各样的实验器材和书籍,通道以外的地方连立足之处都没有。就是这样拉莎被带进了最里面的一个房间,那里是使用各种魔法来孕育魔兽的地方。

  「请问……究竟需要什么帮忙呢?」

  「很简单的事情,就是成为魔兽的母体而已。」「什么?」

  「王女殿下说孕育新的魔兽一定要母体,因此下令批准使用你的身体。本来都是使用普通的雌兽,直到现在为止都是这样。但是,人类无论是魔力或其它什么能力都比普通的雌兽强,本来是没有女孩子愿意成为这样的母体的。」「不是吧……」

  「废话少说,快点脱光衣服进入那个魔法阵里。难道说……你不听命令不想进去?」

  「……」

  拉莎无言以对,看着地上的魔法阵。要是有王女殿下的命令的话那肯定不能违抗。但是,要是那并不是王女殿下的命令……那只是谎言的话,就这样被魔兽侵犯……

  「赶快进去。」

  这句冷冰冰的话冲进了拉莎的耳里,循声望去,发出声音的王女就站在那里。

  而连眼神也是冷冰冰的王女的这句话无疑就是对拉莎的命令。

  「啊……」

  「你在干什么呀,拉莎,赶快进去。」

  「遵命……」

  拉莎在王女和红之女的视线下,走进了魔法阵。魔法阵里放着的是这次要用的魔兽,这只魔兽是一条像蛇一样的魔法生物,发光的紫色鳞片暗暗的房间里发出光芒。一个人和一只魔兽同在魔法阵里,红之女开始诵读魔法了,当魔法刚诵读完的一瞬间,魔法阵便发出光芒包围着拉莎和魔兽。本来伸在魔法阵外拉莎的手被魔法了力量所弹回到魔法阵里。

  「想从外部解除这个魔法阵是不可能的,而解除魔法阵的条件就是和魔兽做爱并产下下一代……」

  「呵呵,魔法阵的效果就只是为了使怀孕这件事变得容易而已。」「就?是?如?此,请你努力地做好母体咯。」接着,拉莎的背上感到一阵冲击,原来蛇形的魔兽压在她背上了。像蛇一样通过身上的鳞片,卷起了拉莎的身体。非但如此,把拉莎全身都卷起的魔蛇开始把头部靠近拉莎的小花园。

  「哇!」

  魔蛇伸出舌头发出「嘶嘶」的声音地舔着拉莎的阴部,这样做引发了拉莎的感觉,使她感到了全身冰冷。但是由于王女的命令这件事又不能不做的想法使拉莎个人的精神得到回复,于是拉莎便紧紧咬牙任凭魔蛇的肆意行动。由于拉莎没有作出抵抗,魔蛇像感到了拉莎的态度似的「滋噗」一声把头插进了拉莎的阴道……

  「啊啊啊!插、插……进……来了……」

  被拉莎手腕握住的魔蛇,用头部穿过她的大小阴唇,慢慢地进入了她的阴道里。在头部往里面挺进的时候,魔蛇身上的鳞片和拉莎阴道「咯吱咯吱」地摩擦,摩擦时产生的痛楚和快感都传遍了拉莎的整个身体,那种感觉使拉莎全身像痉挛似的不停地震抖着。

  「哇!啊啊……啊啊啊!!」

  魔蛇的头部渐渐地顶开肉壁伸进去,那蛇身的鳞片也不断地摩擦着拉莎的肉壁。终于蛇头伸到了阴道的最里面,到达子宫了。接着魔蛇像发疯似的开始不停地转动身体。

  「哇!啊!!唔呜!!!」

  蛇身扭转得像肉棒似的从阴道里伸出然后再次进入到里面,就这样旋转和前后抽插相结合地不断与拉莎的阴道相摩擦,蹂躏着拉莎。这样做给予拉莎的是痛楚和快感的结合,但是不久以后带给拉莎的就只剩下快感而已了。魔蛇在运动的同时也开始从口中分泌出能够带来产生刺激雌性生殖本能效果的唾液。出于这种原因,拉莎的身体像火烧似的,雪白的肌肤变得通红,脸上从厌恶的神情变成了像一头雌兽发情时的样子,口中发出的悲鸣变成了渴求快感的淫乐。

  「嘤……还要嘛,人家还要……呀,不、不是……啊啊啊~ ……」拉莎根本不知道的是,魔蛇的唾液已经打乱了拉莎的生理时钟,她像是月经来了似的开始排卵了。结果拉莎的卵子受精,她怀上了魔蛇的孩子了。发现这种状况的魔蛇动得更快了。

  「呜!呜!呜呜呜!!!」

  被让人不能呼吸般像大浪一样的快感不断地冲击着,拉莎几乎连声音也不能发出。不仅仅是阴部传来的快感,也由于唾液产生的媚药似的效果,多次苦闷地用身体摩擦地面,用自己自豪的马尾辫子扫着身体来获得快感。就这样全身都像性器一样获得快感。就这样,拉莎完全沉浸在快感当中。

  「被不是人的东西干都能感觉到这个地步……你可真是一条淫乱的母狗啊……」

  王女看着拉莎满足的样子笑着对她说。被王女这样看着的拉莎终于忍不住迎来了高潮。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拉莎的身体像弓一样弯曲着、痉挛着,阴道不断收缩以夹紧魔蛇的头部。「吐咕……吐咕吐咕吐咕吐咕……」对此,魔蛇向拉莎的阴道里吐出大量的精液。

  魔蛇的身体发挥出塞子一样的作用堵住了拉莎的阴道,它吐出的精液迅速地充满了拉莎的子宫,拉莎的小腹开始膨胀起来。拉莎感到了曾经和奥古精液积存在体内一样的感觉。对迟迟没有结束的射精,拉莎只是仰面朝天地闭起眼睛,放任自己的身体。魔蛇还在阴部的拉莎由于到达高潮以及魔蛇射精的感应使她发出了沉重的呼吸声。就这样经过数歌小时,魔蛇的射精还在继续……好不容易等到魔蛇射精完毕把头拔出,从拉莎阴部里的精液像洪水一般稀溜溜地飞泻下来。但是,那可能只是拉莎阴道和子宫的界限而已,魔蛇的射精原来还没结束。从拔出来的蛇头里还是不断地喷出大量的精液,横倒在地上的拉莎就这样沐浴在精液之中。

  「吐咕吐咕吐咕吐咕……」

  拉莎的身体就沾满乳白色的精液了,而从这些精液里发出的独特气味把封闭的结界打破,因此,结界便消失了。红之女点点头,拿起魔蛇把它放近笼子里。

  「看来确确实实是怀上了。」

  红之女压下了拉莎的小腹。「砰砰砰」的声音不断发出,从拉莎的阴道里被精液包住的乳白色的蛋滚了出来掉在地上。红之女仔细地收集起那些蛋,把它们放在桌子上的魔法阵里。

  「这样就能孕育出远比普通魔兽强大的魔兽,而且对王女殿下更为忠诚。」「呵呵呵……那就太好啦……」

  王女对红之女笑了笑,便走向了拉莎那边,然后轻轻地踢了踢拉莎的面颊。

  「喂,起来吧,拉莎,要走啦。」

  「……遵、遵命……王女殿下……」

  眼神里还是虚无一片的拉莎只是反射性地回答。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