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奸姑母的完颜辉
奸姑母的完颜辉
 
 且说大金西北乃是蒙古诸部,这些蒙古部落,世代为大金附属,替大金防守西北边疆。大金蒙古以西,是乃蛮国。乃蛮国是突厥大国,与大金蒙古以杭盖山为界。乃蛮国地广人众,经常侵犯大金蒙古。金军经常巡视蒙古,指挥蒙古部落与乃蛮作战。

  海淩王完颜冲在位十余年,眼见天下太平,物富民丰,於是又想起征讨乃蛮的事来,便命他的同胞兄弟,卫王完颜辉,率三万金兵,巡视蒙古,并率蒙古部落讨伐乃蛮国。

  这完颜辉二十几岁,血气方刚,贵为卫王,当下率金兵,自中都燕京出发,日夜兼程,直往蒙古而来。

  蒙古诸部中最大的部落乃鞑靼部。鞑靼部酋长都哥汗,三十余岁,他的妻子乃大金的玉满公主,对大金极为恭顺。金兵开到,都哥大摆酒宴,热烈欢迎。

  酒宴上,众人一边吃喝一边观看比武。在草原上,蒙古武士表演摔跤射箭。

  完颜辉自夸箭术精湛。却恼了旁边一人,此人腾地站起,众人定睛看时,乃是鞑靼部着名的大将,六十岁老将兀速台。此老将,连同他儿子兀不台,父子俩是鞑靼部最着名的两大将,皆身长丈一,又高又瘦,手掌奇大,铁爪如钩,父子俩皆力大绝伦。他们出身兀良哈家族。

  兀速台冷笑道:「王爷,看老汉此弓如何?」便把身佩的铁弓递给完颜辉。

  完颜辉自认不凡,大剌剌接过弓来,使足了力气,拉了八个满。老英雄兀速台拿回铁弓,一口气拉了二十四个满!

  完颜辉心下暗想:「老英雄果然了得!」兀速台也想,都说金人力大,俺的铁弓少有人能使,他却能拉八个满,也算不凡了。

  完颜辉又拿起自家的兵器比划,金兵力大,传统兵器是狼牙棒,完颜辉提着自己的狼牙棒要与老英雄比武。却见兀速台之子兀不台,年近四十,沈雄坚毅,提链子锤上马应战。他这两只锤,合起来重二百四十斤。兀不台手持链子锤,舞动如飞,交起手来,完颜辉大战二十余合,败下阵来。兀不台想,能在我马前走十合的人也不多,这王爷能走二十余合,也算厉害的了。当下英雄相惜,便高高兴兴喝得大醉。

  眼见天色已黑,按惯例,蒙古部要用妇人招待金军。都哥便要为完颜辉安排妇人,完颜辉指定要玉满公主相伴。

  原来,这玉满公主也是海淩王和完颜辉的姑母,当年,都哥的父亲在位时,向金求婚,金便将玉满公主嫁给鞑靼,作为和亲。玉满公主为前主生有一子,就是都哥,前主死後,其子都哥即位,将母亲玉满公主也继承为妻。玉满公主成为两代汗爷的妻子。都哥也是完颜辉的表哥。

  这都哥见完颜辉要玉满公主,一口答应,完颜辉便趁着酒意,进了玉满公主的蒙古包。玉满公主急忙来迎。完颜辉看那玉满时,虽已是六十余岁的年纪,却保养得很好,看去才五十岁,肤色甚白。

  玉满叫道:「侄儿,你来啦,快叫姑母看看!」完颜辉自上次来鞑靼,已是三年没见姑母了,此时借酒撒娇道:「姑母,想死孩儿了!」便一头紮入玉满怀里。

  三年前完颜辉来蒙古便是玉满公主侍寝,这次玉满见侄儿又来,岂不高兴?

  蒙古包里没有坐椅,全是地毯,玉满当下坐在地毯上,将侄儿抱在怀里,问长问短。完颜辉一边回答,一边往姑母怀里乱拱:「姑母,孩儿吃多了酒,口渴,要喝些奶。」

  玉满笑道:「怎的你不去吃羊奶,偏要吃姑母的奶?」完颜辉淫淫地笑道:「姑母,我就爱吃你的奶!」玉满便解开衣襟,亮出奶子,玉满的两只奶子,又长又软,直拖到阴部,那大乳头也不知被男人啃过多少次,又大又黑。玉满的奶本来就丰满,现在老了,奶子更大了,而且比以前更加松软,完颜辉最爱这种成熟性感的乳头,一口吞下,就在嘴里慢慢咀嚼。

  玉满微微皱起眉头,乳头痒得直痒到阴道深处去了,她轻声呻吟道:「哎呀……哎呀……别咬呀……你这小坏蛋……弄得姑妈好痒……」她的乳头非常敏感,最怕男人碰,一碰,下面就流水,她就发骚,多少年来一向如此。

  完颜辉见姑妈发骚,更觉刺激,便开始吮吸起来。玉满的产奶期很长,一直到现在还有奶,侄儿一吸,那甘甜的乳汁便汩汩流出,完颜辉张开大嘴贪婪地喝着,边喝边说:「真好喝呀!」

  侄儿用力吮吸,玉满的乳头被吮得有些痛,又有些痒,不禁叫唤声更大了:

  「小祖宗!轻点吸呀…怎地完颜家的男人,个个都跟恶狼似的?哎哟…哎哟…」她被吮得满脸红晕,呼吸也急促起来。

  完颜辉一边吃奶,一边还用力挤姑母的长奶子。玉满皱着秀眉柔声叫道:

  「轻点挤呀……」她全身无力,渐渐瘫软。

  完颜辉玩弄着姑妈的奶子,吃着姑妈的奶,下面的阳具渐渐硬了起来。

  吃着吃着,他的手慢慢向姑妈胯下摸去,一摸,摸到毛茸茸一大片毛,便淫笑道:「姑妈下面好多毛啊!」玉满一被男人动她奶子就全身酥麻,几乎瘫软,这时更是无力阻止侄儿伸向她下身隐密处的魔爪。

  完颜辉伸手抠入姑母阴道口里,摸了浓浓的一手淫汁,他放在口中吃了,连道好吃。完颜辉觉得姑母的胯下既温暖又神秘,恨不得一头紮进去永远待在那里不出来,遂央求道:「好姑母,孩儿酒仍未解,需得再饮一些解酒。」玉满道:「再给你吃奶便是了。」

  完颜辉道:「孩儿奶却吃饱了。」

  玉满道:「那你要饮什麽?」

  完颜辉道:「孩儿要姑母的尿喝一些。」

  玉满笑駡道:「好不要脸的,就知道你对姑妈没安什麽好心!」便褪了裙子,蹲在地毯上,完颜辉就势躺下,张开大嘴,正对着姑母的阴道口。姑母长着大片黑毛的阴道口正在他上方,他急促地呼吸着,催促姑母快点。

  在侄儿的催促下,玉满尿眼一松,便尿了出来,那尿从尿眼里流出,如同一股泉水,倾泻而下,完颜辉张开大嘴,贪婪地喝着,玉满尿了很长时间,尿了完颜辉满脸满嘴,完颜辉喝饱了姑母的骚尿,连声叫道:「好饮品!这下我的酒都解啦!」

  完颜辉喝了尿,却见姑母一双美丽小脚就在他头边,遂翻了身,在姑母小脚上吻了起来。公主的脚,长得自是美丽,蒙古人最爱吻妇人小脚,玉满这双小脚也不知被她丈夫和儿子吻过多少次,现在又被侄儿亲吻,姑母很觉舒服,柔柔叫道:「痴儿,痴儿……姑母的脚香麽?」

  完颜辉连忙答道:「好香!好香!」舔得更起劲了。姑母被舔得受不了了,便把小脚移开。

  完颜辉又翻身躺着,让姑母就坐在他脸上,玉满就跪着往侄儿脸上一坐,那阴道口正坐在完颜辉嘴上。姑母的大丛阴毛毛茸茸地扫在完颜辉脸上,他舒服极了,便伸出毒舌,探入姑母阴道口内,细细地舔了起来。玉满被侄儿舔得浑身发软,淫汁止不住地往下流。她忍不住轻声呻吟,娇吟婉转。

  玉满的阴蒂渐渐撅起,完颜辉大口吮吸着姑母的阴蒂,玉满被刺激得叫了起来!她再也支援不住了,身子往前一倾,两手扶着地毯,一下形成了撅着屁股的母狗式。

  完颜辉从姑母胯下一路舔上去,渐渐转到姑母屁股後头,他见姑母屁眼长得精致,便细细舔起姑母的屁眼来。玉满一声接一声地呻吟着,下流的侄儿弄得她痒极了。

  完颜辉跪在姑母屁股後头,挺起阳具,便顶入姑母屁眼。姑母屁眼紧小,他一点一点挺进,玉满叫道:「轻些,莫撕裂了…」她屁眼被顶得难受,呻吟道:

  「哎哟……哎哟……小祖宗……你花样真多……连……姑母的……那里……都不放过……」

  完颜辉听了,故意问道:「哪里?」

  玉满道:「小坏蛋,你明知故问……」

  完颜辉道:「你说不说,不说我就硬顶了啊!」说着将阳具往姑母屁眼里强行顶了一顶。

  玉满怕真的屁眼撕裂,吓得忙道:「是姑母的……屁眼……」听到姑母嘴里说出如此淫亵的两字,完颜辉更觉冲动,将阳具继续往姑母屁眼深处里顶,顶得姑母又是一阵叫唤。

  姑母屁眼紧小,夹得完颜辉差点射了,他还不想那麽快就射,想多玩弄姑母一会儿,便将阳具从她屁眼里抽出,缓了一缓,又顶入了姑母的阴道。完颜辉一下快似一下,将阳具在姑母阴道里连连抽插,一次次顶到姑母的子宫口。玉满的阴道壁被快速摩擦,又痒又刺激,她皱着眉头,撅着屁股,连声淫叫,虽是上了年纪的妇人,可那叫声却娇娇的,可能无论多大年纪的妇人,只要被男人操,都会发出这种娇娇的叫声吧。

  完颜辉看到姑母的腋下腋毛浓密,便探头去舔,痒得姑母连声求他别这样。

  他压在姑母雪白的後背上,伸手探在她的身下,尽情捏弄她的长奶子,玉满的又一个敏感部位被玩弄,叫唤声更大了。玉满的奶子很长,可以揪到身後,完颜辉直起身,两手将姑母两只长奶子从她身下扯出,抓在手里,挺身快速挺进姑母阴道。姑母如小女孩般娇娇地叫着。

  玉满公主年纪大了,时间太久,支撑不住,上半身就趴在地毯上,撅着屁股挨操。完颜辉看着姑母如同母狗一般挨操,听着姑母的娇叫,浑身突然打了一个战,便一射如注,全部射入姑母的阴道深处。

  那天夜里,完颜辉一次又一次地奸污姑母玉满公主。玉满公主因此怀孕,後来为他生了一个儿子。

  第二天上午,完颜辉精神抖擞,其余金军昨夜也都受到妇人的招待,全军上下,格外精神,一声令下,列队出发。鞑靼部和蔑儿乞部的四万蒙古兵跟随一起出征,金军一共七万人马西征乃蛮国。鞑靼部两大将兀家父子,杀气腾腾,领兵直扑乃蛮国。

  说起这乃蛮国,也有一个性感尤物,就是乃蛮皇后八素。八素肤色极白,据称她肤色之白是一般妇人的八倍,故名八素。八素年五十八岁,她大儿子大阳汗,阳具粗大,故名。大阳汗即位,将母亲八素继承为皇后,母子日夜交配,其他事务一概不管。

  八素的次子不亦鲁汗,趁机掌握军事大权,统管了全国大部分人马。他也早对母亲垂涎三尺,母亲性感成熟的肉体令他日思夜想,终於他找到了一个机会,奸污了母亲,但毕竟母亲是大哥的皇后,陪大哥的时候多,於是,不亦鲁就暗暗起了消灭大阳汗取而代之的心。

  就是因为这些内乱的原因,大金蒙古此次出征,庞大的乃蛮国数十万军队竟然大败,八素皇后一直蔑视鞑靼人不洗澡太肮脏,要儿子们把这些野蛮人杀光,只留些妇女给她做奶妈,没想到战争的结果却是,她,堂堂的乃蛮皇后八素,被那些野蛮肮脏的蒙古人抓去,遭到百般蹂躏,奶妈没找来,她却被蒙古人挤了她的奶。DSSDS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