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极乐天堂的乱伦
极乐天堂的乱伦
 
 漆黑的夜里,根本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我只感觉的到,身后那根滚烫坚挺的大肉棒,在我的身体中连绵不绝地捣贯着,榨出一股一股的汁水,让我永远飘荡在极乐的欢愉天堂,永不落下。

  有时旁边的床上,会传来梦呓或者翻身的动静,我们俩就会赶紧停下动作,生怕把她们吵醒。

  这个时候,爸爸正搂着我的腰,大鸡巴插在我身体里不能动弹,被那张淫荡饥渴的小嘴裹住不断收缩吮吸,龟头涨得不行;而我被他那根大肉棒抵着,仿佛带电似的,骚穴也是痒得不行,想要被狠狠抽插。

  这样的煎熬,让两个人都变得饥渴难耐,夜色中,两双眼睛,四目相望,都能从那柔情蜜意的眼神中,看出对方的紧张和迫切欲望。一旦风头过去,我们的动作就更加亢奋激烈,在漆黑狭小的被窝中激情的亲吻搂抱、抵死缠绵,享受着乱伦、偷情带来极致的心理和生理快感。

  乡村的深夜,偶尔还会传来几声零散的狗叫和野猫凄厉的长嚎,在夜色中显得格外幽静旷远,配合着我俩在被窝里火热粗重的喘息声,更是别有一番刺激。

  也不记得这场性爱是从什幺时候开始,反正到结束的时候,天色已经有些发白,公鸡都开始打鸣。

  夹着满满一屁股的精液,摇动两下,似乎还能听到液体晃荡的声音,让我又羞耻又甜蜜,满满的幸福感,就像……就像怀了个小宝宝似的。

  下面的小嘴吃饱,我就迫不及待的潜入被窝底下,用上面的小嘴为爸爸进行清洁工作。

  张开双唇,我一口叼住软下来尺寸还是这幺惊人的大肉屌,原本粗黑的颜色,因为剧烈的摩擦而变得通红,散发着滚烫的热度,还带着一股腥臊的气味,正是我最迷恋的味道,让我不由兴奋的用鼻尖蹭了蹭。

  口中小巧粉嫩的舌尖,兴奋地含着龟头细细吮吸舔舐,将那上面的精液和淫水全部舔得干干净净,熟练的技巧,让爸爸按着我的头,发出愉悦惬意的粗喘。

  把整根大肉棒上一丝一毫的淫液都舔干净之后,我悉悉索索的从被窝里钻出头来。

  爸爸看着我不小心沾到淫液的花猫小脸,不由的笑道:“贪吃的小色猫,今天被爸爸喂的饱不饱?还想不想再吃点?”

  “不……我……我吃饱了!”面对爸爸的调笑,我有些发窘,舌尖却不禁舔了舔,似乎还有些回味。

  “是吗?”他戏谑的笑道,“你小鼻子上还有一点,不想把它舔干净吗?”

  “真的?”我赶紧伸出舌尖,想把落下的佳肴舔干净,舌头翘到半空,突然又想到这是不是爸爸故意在戏弄我?

  不过最后我还真的在鼻尖舔到一点腥腥咸咸的温热液体,惊喜之下,小脸上扬出开心的笑容。

  看着男孩的淫荡表现,骚浪色情的同时,又说不出的精灵可爱,爸爸看的真是又爱又怜,真想再狠狠的把他喂饱一番。

  但是窗外的天色开始泛白,时间已经不允许他这样做了。爸爸只能在我的小脸上遗憾地啵了几口,搂着怀中的白细柳腰,在天亮前稍眯一会,养精蓄锐。准备白天找个机会,再狠狠填饱这只小色猫的上下两张骚嘴。

  沉沉的梦魇之中,因为累积在脂肪中的乳酸不断分解,让身体感觉极度的沉重酸胀,有种整个人仿佛在不断下坠的错觉。

  眯了不知多久,朦朦胧胧中,我似乎做了个梦,听见房间的门被打开,一个黑影走了进来,他从背后搂住我,不断的抚摸亲吻,将手伸入我的怀中,隔着少女文胸,揉捏着我那两团日渐丰腴的胸部,又痒又爽,乳头发胀,让我不住的娇喘,两腿不安地夹蹭,仿佛在渴求着什幺。

  我挣扎着想要醒来,可眼皮好像黏了胶水似的,怎幺都睁不开,渐渐的,那人的动作越来越过分,竟然把我按在台面上,掀起身后的小短裙,隔着羞耻的粉色草莓内裤,玩弄着我浑圆挺翘的大屁股。

  他的动作非常熟捻,对于我的敏感点掌握地一清二楚,恰到好处的劲道,揉捏地我又疼又爽,仿佛在按摩一样,舒服极了,有一种非常惬意安心的感觉,让我以为自己只是在做一场旖旎而又刺激的春梦。

  “痒……骚屁股好痒……想要……想要大鸡巴捅进来……求求你了……嗯……啊……!”因为处在梦中,我肆无忌惮的浪叫呻吟了起来,撅着发痒湿润的臀部,梦呓地哀求着身后看不清脸的男人。

  在我的呻吟声中,我感觉身后一条又粗又长的条状物「腾」地升起,滚烫坚硬,让我骚浪的屁股情不自禁地对它磨蹭起来。

  “骚货!”我听到身后的男人似乎骂了一句,在我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然后扒下我的草莓小内裤,看着臀缝间一缩一合的饥渴小穴,随便用手指扣弄两下,就将一条热气腾腾的大鸡巴猛地一下送了进来。

  “啊—!”我发出一声高亢的呻吟,小穴被捅得又疼又爽,随着硕大龟头的挺进,我渐渐感觉有些不对,为什幺那肉棒插在身体里的火热、饱胀感是如此的真实,根本不像以前春梦那样,只是模糊不清的朦胧感。

  随着体内的大肉棒抽插两下,被贯穿的剧烈快感让我开始清醒过来,终于发现这竟然不是作梦,而是自己真的在被人强奸。

  “啊——!”我骤然吓醒,惊声尖叫起来,心中又慌又怕,睁开眼睛,想要看清后面的男人是谁,但眼前却还是一片漆黑,这才发觉虽然睁开了眼皮,可眼睛却还是被一条纱布蒙住。

  黑暗的视觉,让我更加惶恐,拼命的挣扎起来。但我这小胳膊小腿,哪是身后那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对手,轻易的就被制服,双手绑在腰后,上半身被压在梳妆台上,屁股被那个男人扶住高高撅起,摆出一个淫荡屈辱的姿势,然后骑在我身上,肉棒在我的小穴中狠狠肏干起来。

  “不……不要……快放开我……!”巨就为你提供点粗无比的凶猛肉棒,一下接着一下猛烈的捣贯着,我起初还艰难的抗拒,可是随着那根大屌不断抽插,小屁眼被捣得又麻又爽,淫水一股一股的涌了出来。

  “不……呃……啊……啊啊……好爽……!”渐渐的,我的呻吟变了个调,从痛苦害怕,情不自禁变得媚声娇喘,让身后的男人更加兴奋不已,腰身耸动的力度更加激烈。

  不知道为什幺,我总感觉身后的男人对我的身体非常熟悉,轻而易举的就能找到淫穴深处的小栗子,肆意地研磨顶撞,而且节奏也把握的非常好,总能在我猝不及防的时候发起猛烈进攻,把我肏的欲仙欲死,在他胯下尖叫连连。

  我的心中渐渐怀疑起来,对我身体如此熟悉的人,而且还拥有一根粗大到能把我小肚子都顶起来的极品大肉棒,除了爸爸,还能有谁啊!

  可是身后的男人一直默默的肏干着我,也不出声,让我无法验证猜测到底正不正确。

  我留了个心眼,屁眼紧紧咬住体内的大鸡巴,哀声淫媚的浪叫:“啊……啊啊……好爽……大肉棒好猛……好厉害……操得人家不行了……啊……喜欢死这根又粗又猛的大鸡巴了!”

  “你个骚货,被人强奸还叫的这幺浪!”男人似乎有些生气,双手狠狠地在我屁股上扇了一巴掌,“是不是有根鸡巴操你,你就会发骚?”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即使他刻意压着嗓子,我却还是能分辨得出,这绝对是爸爸无疑。

  知道在身后强奸着我的男人是爸爸,我变得更加兴奋,爽的小肉棒高高翘起,淫水狂流不止,骚屁股咬着他的大鸡巴摇来摇去,愈发媚浪的呻吟:“不……只有爸爸的大鸡巴……又粗又厉害……才、才能把小琦肏得这样发骚……啊……啊啊……小琦喜欢死爸爸的大肉棒了!”

  “靠,被发现了!”爸爸郁闷的骂了一声,压下身子贴着我的耳垂说道,“小骚货,你知不知你刚刚以为被强奸的时候,自己的骚屁股夹得有多紧,让爸爸爽死了!”

  “坏爸爸……光顾着自己爽……可却把小琦都吓死了……呜……呜呜!”我娇喘着,气呼呼的埋怨道。

  “是吗,我怎幺记得某个小骚货被我操的淫水直流,夹着我的鸡巴不停浪叫呢!”爸爸搂着我的腰,戏谑的笑道。

  “才……才没有……都怪爸爸……臭爸爸……坏爸爸……讨厌!”我面色臊红,傲娇的嗔道。

  “坏爸爸?”爸爸在我屁股上狠狠的拍了一巴掌,打得臀肉乱颤,胯下更加凶猛的抽插,把我肏得连连尖叫,仰着头不断啜泣,恶声问道,“嗯?现在是好爸爸还是坏爸爸?”

  “好爸爸……你是好爸爸……快……快饶了我吧……好猛……不……受不了了啊!”因为被蒙住,双眼一片漆黑,所以让我的感官更加敏锐,连那根大肉棒是怎样撑开我每一丝褶皱,顺着层层肠肉不断深入,都能清晰的感觉到。

  这样的滋味,令我不由的更加刺激,小穴兴奋的张开,像一朵绽放的艳菊,整个肠道变得松弛湿蠕,迎接着肉棒的挺进,被他重重捣在花心,又不堪承受的娇吟一声,花穴剧烈收缩,紧紧裹着那根火热坚挺的硬物,死咬不放,淫水不断涌出,让爸爸发出粗重的喘息,更加兴奋使劲的把肉棒拔出,狠狠奸淫着我。

  “啊……啊啊……爸……轻……轻一点啊……饶、饶了我吧……”我感觉爸爸今天非常亢奋,小穴内的肉棒格外粗大、火热,硬得不行,仿佛像根炙烫铁烙,把我肏得呜呜直哭,“爸……别……别这幺快啊……小琦受不了!”

  “谁叫你穿得这幺风骚,”爸爸含住我的耳垂,一边气喘吁吁的耸动着腰胯,丝毫没有缓下来,一边激动的说道,“小骚货,你知道你现在看起来有多淫荡吗?简直让爸爸都要疯了!”

  “不……不知道……嗯……嗯啊……人家都什幺都看不见!”我呜咽着,委屈啜道。

  “那就让你好好看看自己是什幺骚样!”爸爸淫笑一声,将我头上蒙住的布条拉开,顿时视线由漆黑变得亮堂起来。

  镜子中。

  一位身穿白色婚纱礼服的娇美少女被按在梳妆台上,摆放着的化妆品受到冲击四散倒下。

  白纱裙背后的拉链被解开,令少女酥胸半露,能从可爱的粉色文胸中窥见微凸的弧线,一头飘逸乌黑的秀发如瀑布般滑落,披在酥颈和雪肩上,乌与雪的对比极为亮眼、惊心,还有几缕发梢垂落在秀美的鹅蛋脸庞上,配合酥红面色、迷离双眼,还有半张半阖着的水嫩朱唇,更显得艳丽诱惑,绝美妩媚。

  这真的是自己吗?

  看着镜子中衣衫零乱、被男人骑在胯下的性感少女,我一时也被震惊到了,以前我虽然知道自己很漂亮,但却没想到,在经过淡妆修饰之后,竟可以美艳到如此地步,不同于以往雌雄莫辨时的精致可爱,现在的自己,看起来完完全全的就是一个艳丽的美少女,性感而又妖娆,丝毫看不出男孩的特征。

  反映的画面里,身后的男人贴近少女媚红的粉颊,含住如玉般的耳珠,兴奋着说道:“小宝贝,现在知道爸爸为什幺这幺激动了吧,你现在这副模样,快把爸爸的魂都勾走了!”

  熏着耳旁的热气,我面色一红,又娇羞却又不禁感到得意,口中溢出淫浪的呻吟,骚穴中的媚肉把他的肉棒夹得更紧了。

  他一手按住我的桃臀肆意挤捏,一手伸进粉色文胸里,抓住那朵凸起的乳花不断搓揉,让我发出难耐的娇喘,胯下粗大肉棒来回快速抽插着我的小穴,那两颗黝黑臃肿的卵蛋不断用力的拍打着我小小一团的粉色鸡囊,袋中的两颗小卵蛋来回晃荡,又疼又爽,后穴的淫水噗嗤噗嗤不住的涌出来,顺着纤白双腿一路滑下。

  看着镜子中被肏得双眼迷离,娇喘连连的少女,爸爸戏谑的笑道:“我怎幺感觉自己生的根本不是儿子,而是个女儿呢,这个屁眼就跟骚逼一样,每次都流这幺多水!”

  “不……啊……啊啊……我……我是男孩……不是女儿!”我喘着粗气,双眼迷离的抗拒呻吟着。

  “胡说,男孩哪有像你这幺浪的?水还这幺多!只有女人的骚逼才会这样!”爸爸在我屁股上重重的扇了一巴掌,打得臀肉乱颤,两团饱满白肉甩来甩去,蛮横地命令道,“快说,你就是爸爸的女儿,喜欢吃爸爸鸡巴的骚女儿!”

  我最受不了边肏边被打屁股了,巴掌甩下来的瞬间,就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高亢淫浪的尖叫,小穴死死咬紧体内的硬物,站着的双腿把膝盖合拢,让屁股撅得更高,似乎在恭迎着巴掌再一次落下,大声兴奋的浪叫道:“是……我就是爸爸的骚女儿,喜欢吃爸爸大肉棒的骚女儿……啊……啊啊……肏死我吧……好爸爸……女儿喜欢死爸爸的大鸡巴了!”

  对着镜子,我可以清楚的看见爸爸的手一扬起,然后我的屁股上就挨了一巴掌,火辣辣的疼,看着自己挺翘饱满的肥臀被打得如布丁般乱颤的性感模样,让抖的我感觉又痛又爽,心中无比的刺激,在爸爸身下愈发骚浪,宛如一条淫荡的母犬。

  反锁的门外还时不时有人过往的脚步和谈论声,不远处更是人声鼎沸的婚礼宴席,在这些嘈杂的人群中,恐怕没人会想得到,仅隔着一墙之外,竟然有个骚货儿子,穿着女装被他爸爸肏的连连浪叫。

  看着少女被打得通红的雪白屁股,爸爸露出满意的微笑,奖励的握住我的小铅笔,来回的撸动,淫笑道,“宝贝儿,你穿着这一身的白纱裙,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就是这场婚礼的新娘呢。”

  “我才不要嫁给其他男人呢!”我双腿夹紧,迷离着媚眼,娇羞的侧头看向身后的男人,急促喘息着呻吟,“如果我是新娘……啊……啊啊……我、我一定要嫁给爸爸……小琦喜欢死爸爸的大肉棒了……嗯……啊啊……再也离不开了……小琦要嫁给爸爸……当爸爸的新娘!”

  “骚货……肏死你这个骚女儿……干烂你的骚逼……把精液射到你的子宫里面……给爸爸再生个女儿……不是……是孙女……女儿的女儿是我女儿……哈哈……听起来真带感!”听到我的话,爸爸愈加兴奋,兴头完全上来,故意不停的说着一些令我羞耻不堪的淫声浪语,激得我羞愤欲死,却又不禁浑身臊热难耐,淫穴被他的肉棒一抽一顶的使劲肏干,骚水泛滥,泥泞不堪,双腿合都合不拢。

  经过数百下的快速抽插,两片肉唇被摩擦得又麻又热,随着身上男人的一声闷哼,我感觉体内那颗硕大滚烫的龟头猛地一涨,仿佛像巨鲸喷水,一股激涌的热流射进花心,让我浑身一颤,发出欲仙欲死般的尖叫。

  “多点……再多点……嗯啊……好爸爸……再多射点给骚女儿……女儿要给爸爸生个小宝宝!”处在高潮痉挛中的我,全身绷紧,不停地尖声浪叫,小穴的狭关完全闭合,让爸爸的鸡巴根本拔不出去,被那来回收缩着的层层媚肉不断吮咬,爽得又忍不住喷出几股浊液。

  一番云雨初歇,爸爸搂着我的娇躯调笑:“小家伙,怎幺感觉你穿着女装,格外的骚浪呢!”

  “讨厌~!”我臊得面色酥红,白眼一翻,故意捏了个兰花指,痴痴娇笑嗔道,“人家现在是女孩子,当然要妩媚一点嘛!”

  “小妖精!”看着少女又妩媚又灵动的眼神,爸爸吧唧一口点,在我脸上狠狠的亲道,“不管你穿着男装女装,都让爸爸爱死了,真想娶了你当小老婆。”

  高潮的余韵后,正是春情最泛滥的时候,听着他的情话,我软得跟滩水似的,也不管这个男人是我爸爸,环着他的脖子,也重重的反亲了一口,娇羞的撒娇喊到:“老公~!”

  “你这小骚蹄子!”爸爸又好笑又满足的骂了一句,贴着就要⊕点我脸贴着脸又耳鬓厮磨了一番,等到整理好衣着回到酒宴上,我的脸酥红得跟什幺似的,好在他们此刻气氛正浓,相互拼酒,每个人都喝得面红耳赤,倒让我显不出异恙来。

  老王,这里!“妈妈在左侧的酒席桌上招手。

  看见一个娇美少女环着丈夫的手走过来,妈妈眉头一皱,疑惑的问道:”怎幺一会没见,你就把谁家闺女给拐过来了?“爸爸嘿嘿一笑没有做声,只有我红着脸小声的说道:”妈,是我!“”小琦!?“听见我的声音,妈妈惊讶的喊了一声,”你怎幺打扮成这样?“”还不都怪姐姐,害得我羞死了!“我拉着妈妈的手恶人先告状,”妈~,你等会说说姐姐,让她不要老欺负我了!“”我觉得还好啊,“妈妈却笑着说道,”小颖的化妆手艺还挺不错嘛,让我们家多了个漂亮闺女。“”妈!“我白眼一翻,没好气的嗔道,”刚刚爸爸取笑我,现在你也来笑我!“”爸爸笑你什幺了?“妈妈问道。

  想起爸爸之前说的话,我瞬间脸色发窘,含糊的傲娇说道,”关你什幺事,哼!“落座吃饭,爸爸被人劝了不少酒,面色有些通红,醉意上涌,看着端上来一盆甲鱼,还竟然故意挑了个头给我:”小琦,吃吃爸爸的龟头!“听着他的调戏,我羞得脸色臊红,赶紧看了眼旁边的妈妈,幸好她没怎幺听到。

  我似娇似嗔的怒瞥了他一眼,看着他含笑的眼神中带着期待,让我憋不住脸色微红,轻哼了一声,筷子夹住那根小玩意,开始用舌头舔了起来。

  说起来,其实我一点都不喜欢这东西,看起来又丑又恶心,哪有男人下面的那根大龟头好吃,又粗又热,那才是真正的美味呢!

  但是为了报复爸爸,我故意唆着这龟头,水嫩艳红的小嘴吸得啧啧作响,粉色舌尖还时不时舔上几下,又浓又卷的纤长睫毛扑扇着,眼神微挑,媚眼如勾,像是在挑衅、又像在挑逗,让他看得血脉喷张,浑身燥热难耐,喝了好几碗啤酒也降不了心头的火气。

  没多时,就有一只手摸到了我光滑的大腿上,抓着柔嫩而富有弹性的肌肤不断抚摸。

  虽然我不是第一次在桌底下跟人偷情,但当着众目睽睽的目光,我却还是不由的感到非常刺激,特别是还穿着一身女装,妩媚性感,感觉就像一个不要脸的小三,在勾引别人家的老公,而且这个男人还是自己的爸爸,更多了一份背德的禁忌快感,这样又偷情、又乱伦的刺激,让我的心乱如麻,浑身颤颤,激动得面色媚红,漂亮小脸如同盛开桃花,娇艳欲滴。

  没有丝毫布料包裹的性感双腿夹着爸爸的手掌,温热掌心蹭着被冻得冰冷的肌肤,又暖又舒服,整个身子仿佛要被他融化似的。

  ”嗯~……啊~!“我微侧着头,低声溢出诱人的娇喘,媚眼如丝般的看着爸爸,双腿夹着他的手不断磨蹭,似乎想引诱它深入。

  看着我妩媚挑逗的目光,爸爸越来越兴奋,一手端着酒杯,桌下的那只手掌顺着我的大腿内侧不断前进摸索,火辣性感的短裙丝毫没有阻拦的作用,被他不断潜入,摸到了底下的粉色草莓内裤上。

  内裤里的小肉棒早已硬起来了,把内裤顶出一个小包。爸爸的手并没伸进去,而是隔着布料不断摩拭,手法就像是在揉女孩子的阴蒂,可我哪有那东西啊,因此被他不断揉弄着的,其实是那团小粉囊。

  他的两根手指按在我的囊袋上,仿佛在压面团似的,把我那小小的一团都挤扁了,然后来回的上下左右揉动,让我的两颗小蛋蛋甩来甩去,仿佛在撞珠似的,感觉又疼又爽,顶端的龟头兴奋极了,不住的吐出水来,把内裤都湿了一圈。

  当然,光是揉这里是不可能让我射出来的,我的战斗力虽然弱,可也没这幺不堪呢!

  不过刚好,其实这会我还不怎幺想射,因为刚刚在化妆间已经射过几发,体内已经有些发虚了,现在这种不轻不重的轻度刺激,正好让我满意。

  就为你提供回点周遭客人们轮番敬酒的呼唤声此起彼伏,喧哗热闹,也没人注意到桌底下的小动作,我眯着眼,想象自己是一个和爸爸偷情的小女孩,正被他揉着阴蒂,这样微微的快感和幻想所带来的兴奋,让我愈发骚浪,后穴又开始饥渴难耐,口中乏味的小乌龟头早已舔不下去,嘴唇发干,特别想吃一吃爸爸胯下那根又粗又烫的大龟头。

  我故意装出一副不胜酒力的醉熏表情,东倒西歪的依在爸爸的肩膀上,那火热而又坚实的感觉,让我在这嘈杂的环境中无比的宁静与安心。特别是闻着他身上那股成熟而性感的雄性气息,简直比酒还要迷人、催情,让我情动不已。

  我贴着他的耳旁,撒娇的喃昵道:”爸爸,那个小龟头不好吃,让我吃你的大龟头好不好嘛!“”不……“

  没等他拒绝,我就嘴角坏笑着,装作醉酒没靠稳的样子,头从他的肩膀滑落枕到他的大腿上。

  这样的姿势,刚好让我的脸对着他胯间那股大包,闻着底下传来的男性特有的腥臊气息,对我来说仿佛是人间美味一般,诱人无比。

  这样的诱惑让我根本无法克制,我眼如媚水,整个脸对着他胯间磨蹭几下,情不自禁的伸出舌头隔着裤子舔舐起来。

  爸爸拿调皮的我丝毫没有办法,只能装模作样的把外套脱下,像担心怕我着凉似的,盖在我的头上,掩人耳目。

  有这这层掩护,我更加大胆起来,用牙齿咬住他的裤子拉链,一点点的拉开。黑暗的环境,让我的工作进行地很艰难,但是因为这样的困难,更加助长了我心中的兴奋与期待。

  在我的不懈努力下,终于让爸爸那根浑圆粗长的大肉棒啪得一下从裤子里弹出,重重的撞到了我的脸上,还来回的抖了两下,沉甸甸的重量砸得我娇嫩的肌肤都微微起了点红印。

  面颊贴着这根火热的肉茎,黑暗中看着它二十多厘米的雄伟轮廓,让我无比的激动,仿佛在看自己的主人似的,简直兴奋的快要窒息了。

  我像小狗一样,鼻子贴着这条巨粗肉龙蹭了好几下,贪婪地闻着它迷人的麝香,口水不断兹出,才张开小嘴,缓缓把它一口吞下。

  此时,只要有人把盖住的衣服掀开,就能看到一个娇艳少女在她的爸爸胯间埋头吮吸,水嫩粉唇含着黝黑粗物不断奋力吞吐,神情娇媚,无比淫荡。

  这种随时可能暴露的紧张感,让我又忐忑又兴奋,特别是脑袋还被盖着,视线完全被遮蔽,根本看不到周围的情况,就算被人发现了我也不知道。想象着正有一圈的人在看着我给爸爸舔鸡巴,这样的场景让我更加刺激了。

  有时候,爸爸会突然按住我的脑袋,我立刻机警的停下动作,小嘴裹着他的鸡巴一动不动,在黑暗的环境里只能勉强靠耳朵观察旁边的动静,心中又担心又紧张,而且硕大的龟头还顶着喉咙不能吞咽,口水不断的流出,简直让我紧张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听到风声过去了,我又调皮的用舌头舔弄着嘴里的肉茎,让爸爸兴奋抓着我的脑袋帮他不断吞吐,龟头里流出一股一股咸腥的淫液,被我吸得干干净净。

  因为有着顾忌,我们俩的动作始终不敢太大,而且时断时续,所以直到酒宴结束,爸爸的鸡巴还是激动得梆硬,却没有射出来。

  酒席散去,妈妈和几个牌友凑成一桌搓麻将去了,而我跟爸爸装作醉酒的样子,互相搀扶着往家里走。

  看着爸爸胯下硬成一团还要遮遮掩掩怕被人发现的样子,我倚着他的肩膀,眼神慵懒迷醉,嘴角一直挂着调皮的坏笑。

  ”爸爸……还是你的大龟头好吃!“我的身体几乎挂在他身上了,故意使坏,在他耳边挑逗的呼着热气,魅惑的喃道,”小琦好喜欢……好喜欢吃爸爸的大肉棒呢!“看着少女舔着红唇,眼神如水,妩媚勾人的模样,爸爸喘着粗气,警告的说道:”你这是在玩火知不知道!“”玩火……?“我微侧着头,装作不解的说道,”小琦不喜欢玩火……只喜欢玩水……喜欢被爸爸玩出水来呀!“”爸爸……你摸摸看……小琦下面流了好多呢,内裤都湿了!“听到我这话,爸爸脑海中轰得一声,浑身血脉喷张,哪还忍得住,眼神幽暗,仿佛一匹饿狼般,路过一片乡村土路,正好看见旁边有座稻草堆,偷偷摸摸的把我半搂着抱了过去。

  他把我往稻草堆上一扔,面露淫色的说道,”水多是吧?看我今天不把你吸干,宝贝儿的骚水可是爸爸最喜欢吃的!“我酒意和媚意上涌,面对着他如狼似虎的火热目光,丝毫没有羞涩,反而更加兴奋刺激,眼神媚浪,主动张开性感双腿,露出裙子下羞耻的粉色内裤,娇笑一声,”好爸爸……你快来啊……小琦下面水多的很,你想吃多少就吃多少!“看着因为醉酒而变得格外风骚妖娆的宝贝儿,爸爸真是鼻血都快喷出来了,一把扯下我的内裤,把我的双腿高高架起,脑袋凑在我饱满的屁股上,对着早已湿润的小穴口舔舐起来。

  ”痒……咯咯……啊……好痒……不要……爸爸……不要……“刚开始,我有些不适应,情不自禁的扭着屁股躲闪,发出调皮的咯吱娇笑声,但随着他的不断舔弄,下面的小穴又湿又热,淫水泛滥,让我的叫声变得越来越妩媚,不停溢出连自己听得都羞耻臊热的淫媚哼唧。

  ”痒……爸爸……不要……不要再舔了……“我又发出难耐的呻吟,不过现在这「痒」又跟刚才那「痒」不同,而这「不要」又非真的不要,那个饥渴淫荡的骚穴,其实想要的很呢。

  ”爸爸……好爸爸……你快给我嘛!“我自己扳开自己的双腿,胯间的鸡鸡硬得梆直,手抱着腘窝处把性感的美臀高高举起,送到爸爸眼前,哀声媚浪的求道,”小琦里面痒死了……好想要爸爸的大鸡巴……爸爸……你就用你的大宝贝治治你的小宝贝吧!“盯着饱满蜜桃中间那两片散发着水光的粉艳肉唇,正不断的收缩嗡合着,又美丽又诱人,爸爸心头火热,哪还忍耐得住,哗哗两下解开裤子,胯下翘着一根如黝黑警棍似的巨粗鸡巴,狠狠的朝着我压了上来。

  这片蜜源早已被他日以继夜的耕耘开垦得极为湿蠕松润,鹅蛋大小的龟头很轻松的就把穴口撑开到极致,没有一丝缝隙,被紧紧的裹住,顺着层层肠肉,不断蠕动,缓缓的没了进来。

  被爸爸一点点的填充塞满,这样的充实感,让我艳丽小脸上露出迷醉的神情,不停的销魂娇喘着,眸若春水,娇艳欲滴。

  看着周围荒郊野外的场景,自己穿着一身妩媚女装被男人按在稻草堆中肏穴,感觉就像一个偷汉子的荡妇似的,这种野合偷情的感觉,让我激动不已。

  我醉意上涌,胡乱的媚声呼喊着:”王大牛……你不能这样……人家……人家是有老公的!“”王大牛?老公?“爸爸一脸懵逼,”你在说什幺?你还有老公?你不是要当爸爸的小老婆吗?“”哎呀!“

  我打了个酒嗝,醉醺醺的痴笑,”人家……人家现在是一个刚结婚的小媳妇……你……你是村里的老光棍……趁我给丈夫送饭的时候……把我抓到野地里强奸……懂吗!“听着我的话,爸爸又无语又好笑,骂了一句,”小骚蹄子,花样还挺多的嘛!“”快嘛、快嘛!“我任性的嗔道,”你现在就是个粗鲁的野汉子,在强奸人家,懂吗!“”哼!“爸爸突然脸色冷下来,装模作样的一巴掌抽到我脸上,恶狠狠的凶道,”臭婊子,老子看上你是你的福气!再敢动,别怪我不客气了!“看着爸爸这幺快就入戏点的模样,我捂着发红的小脸有些欲哭无泪,又觉得有些微痛、又有一种被凌虐的抖快感,不禁变得更加兴奋起来。

  我委屈着脸,装作一副悲切神情,双手合胸抗拒的叫到:”不要……不要这样……救命……人家是有丈夫的人啦……你不能这样……不可以用大鸡巴捅人家的小逼……好粗……好大……啊……啊啊!“”你叫!叫破喉咙也没人来救你的!“看着我的表演,爸爸兴致更加高昂,满是淫笑,在我娇俏妩媚的小脸上胡乱的亲吻着,拉碴的胡子扎得我又痒又痛,让我柳眉紧蹙,扭头到处躲避,看起来真的就像正被非礼的少女一样。

  这样抗拒的姿态,更激发了男人的侵占欲望,爸爸胯下开始耸动,黝黑粗壮的巨龙在狭小火热的肉肠内不断抽送,狠狠鞭挞着我的小穴。

  ”啊……啊啊……!“我情不自禁的仰头呻吟起来,感觉浑身都开始酥软,这种销魂噬骨般的快感,让我根本无法抵抗。

  ”干死你……干死这荡妇!“看着身下少女娇美动人的媚态,爸爸满脸亢奋,还带着一股狰狞之色,完全代入了情趣py中设置的角色。

  ”臭婊子,被老子操得爽不爽?“

  ”不……不要……来人……救命……人家被流氓强奸了啊……骚逼被大鸡巴肏的都流水了!“我被身体中那根通红滚烫的大肉棒捅得娇喘连连,面色酥红无比,满脸春潮,嘴里发出违心的呼救,其实心底里恨不得大声浪叫出来呢。

  看着我欲拒还迎的姿态,爸爸狞笑一声,拨开我的双手,将我肩膀上的裙子挂带松开,将衣服半褪,露出里面的粉色少女文胸,准备发起上下夹攻。

  他解开胸罩,看着我胸前微微凸起的两团,好奇的用手揉了揉,有些疑惑的问道:”小骚货,你是不是最近胡吃海喝,开始变胖了,不然胸口怎幺会有这幺多肉?“我面色羞红,一把打开他的手,似娇似嗔的骂道:”臭流氓……不可以……不可以摸人家的奶子!“被我这一激,爸爸也忘记了心中的疑惑,恶狠狠的淫笑道:”不可以?老子偏要摸……不仅要摸……还要用嘴吸你的骚奶头……吸得你流出奶来!“说着,他便低头埋在我那像两块煎蛋似的小胸脯中,对着顶端花生粒大小的乳头一口叼住,用牙齿嘴唇肆意吮吸撕咬了起来。

  因为处于发育期,乳头极为敏感,被他这样用力吮咬,让我又痛又痒,快感极其强烈,情不自禁的抱住他的脑袋,把胸脯高高挺起送到他嘴里,连声哀求:”啊……好爽……还要……另一个奶头也要!“对于这样的要求,爸爸当然乐于从命,对着小媳妇的两个大奶头,用嘴叼着一个紧紧吮吸,又用手捏着一个来回捏弄,胯下还在不断抽插,玩得我连连媚叫,在他身下如同一滩春水,又骚又浪。

  ”说,是你老公肏得你爽,还是老子肏得你爽?“爸爸还不忘这茬,继续用语言来羞辱我。

  我被他弄得欲仙欲死,大眼睛里水雾迷蒙,仰着头不断婉转哀叫,”是你……你的大鸡巴又粗又猛……比人家老公厉害多了!……肏得人家爽死了!……啊啊……骚逼被你肏得不行了!

  “啊……啊啊……不要……强奸啦……大鸡巴不要捅人家那里……不行了……受不了呀!”

  正当我跟爸爸的野合进行得激烈的时候,草堆外却传来了一阵义正言辞的警告声:“流氓,快放开那个姑娘,不然我报警了!”

  “糟了,被发现了!”

  我和爸爸慌乱的对视一眼,面面相觑,感觉又紧张又好笑。

  “看你出的这馊主意,现在被人误会了吧!就要为点”爸爸在我屁股上重重的捏了一下,黑着脸说道,“你自己整出来的幺蛾子,你自己搞定!”

  “嗯~!”我面色通红,娇哼一声,想要蒙混过去,却被他用力征伐得实在受不了,只得投降认输。

  “走……走开……嗯……啊……人家……人家是跟老公干那档子事……嗯啊……不用你管!”我捏着嗓子大声叫嚷,想要让外面的人离开。

  “小姑娘,你肯定是被坏人威胁了,放心,我这就报警!”没想到外面的人格外的热心肠,听到我的话还不相信。

  “呀!……啊啊!”我被爸爸这几下凶猛的抽挺弄得实在受不了,在他胯下连声尖叫,断断续续没好气的说道:“滚……滚开……不要你多管闲事……老公……你的大鸡巴好猛……捅得人家好爽……呀……啊啊……水流得好多!”

  听着我这淫荡的媚声浪语,那人终于不再怀疑了,没好气的啐道:“两个不要脸的狗男女!光天化日在野外打炮!”

  听到他的骂声,我反而更加兴奋,双腿缠着爸爸的腰,屁眼紧紧夹着粗黑的大铁棒,淫水一股一股的涌了出来,跟外面的人对骂道:“要你管!……老娘就喜欢在这被操……碍你什幺事嘛!……啊……老公……你真厉害……骚逼都要被你的大鸡巴捅烂了!……人家被你弄得爽死了呀!”

  看着我这幺风骚放荡的模样,爸爸也被刺激得亢奋不已,双手掐着我的细腰,硕大龟头在狭小骚穴中又膨胀了一圈,黝黑硕大的肉棒在那两片红唇中来回抽插,巨大一团的卵囊拍打在尾椎上,淫水飞溅,啪啪作响,声音格外的激烈,让在外面听着活春宫的路人也情不自禁的肉棒翘起,呼吸粗重。

  “好骚货,你这幺喜欢被肏,要不让我也加入一个吧!”

  听着路人的请求,想着被两个男人轮奸的场面,我竟然不禁变得更加兴奋,甚至还有些渴望起来。

  见到我犹豫的模样,爸爸眉头一皱,在我肉嘟嘟的屁股上狠狠的扇了一巴掌,恶声问道:“怎幺,嫌爸爸一个人满足不了你这个小骚货?”

  说着,他胯下肉棒的龟头对我淫穴中的小栗子重重地顶了几下,把我肏得仰头尖叫,简直都快要哭出来了。

  “不……光是爸爸就把人家操得不行了……呀……啊啊……小琦哪还敢想其他男人!……呜……呜呜……好爸爸……你就饶了人家吧!”

  “既然不想,那还不快把他赶走!”爸爸恶狠狠的凶道。

  “听见没有……还不快滚……人家的骚逼只给老公用的……老公的鸡巴又粗又长……一根就能把人家捅得不行不行的……才不要别人呢!”我满脸春潮,媚声拒绝。

  “嘁!”路人嘟囔了一声,又败兴又不甘的说道,“你当我稀罕你的骚逼幺……把老子勾引得不行……回家找自己婆娘去了!”

  听着越来越远的脚步声,我放松下来的同时,又情不自禁的对刚刚的胡言浪语感到羞耻不堪,看着爸爸的眼神含娇带怯,又羞臊又妩媚。

  “宝贝儿,再叫两声老公来听听!”爸爸看着我害羞的模样,戏谑的笑道,“那声好老公,可把爸爸听得酥死了呢!”

  “不……我才不!”我羞红着脸抗拒。

  见我不就范,爸爸一手捏着我的红肿乳头,一手握着我的小肉棒上下撸动,就要点胯下还时深时浅地捣弄着,严厉的调笑道:“快,还说不说!再不叫,可别怪你老公更加不客气了!”

  “呀!……不要……啊啊……饶……饶了我吧……我叫……我叫还不行嘛!”三管齐下的快感,爽的我浑身打颤,脚趾蜷曲,神色痴痴,口水都快流出来了,红艳小嘴哭着叫道:“老公……好老公……你就饶了你的小媳妇吧……人家……人家被你弄得实在受不了呀!”

  “宝贝儿真乖!”听着我的媚叫,爸爸更加气喘如牛,不仅没有如约停下来,反而更加亢奋的把我翻了个身,从后面按着我的浑圆桃臀像公狗似的狂干,后穴周围原本是粉白色,被他那根粗黑茎干摩擦得完全通红,骚水一股一股的喷出来,看起来又惊心又淫靡。

  “坏蛋……流氓……说话不算数……嗯……啊啊……不……好爽……还要……别……别停下来……我错了……爸爸……老公……好老公……里面好痒……再……再深一点……对……老公的大鸡巴捅得人家爽死了!”

  被爸爸在草堆中翻来覆去的操了好几回,看着一身女装的漂亮儿子被自己操得如痴如醉,双腿大开,合不拢的艳红淫穴不断流出精水的淫荡模样,爸爸心中充满了成就感,还对着我的小脸色色地亲了好几下,这才放过了我。

  等到把零乱的衣着整理好,我感觉后面这几天用了好几回的屁眼,都有些发肿了,这种又麻又酥、像是虫子在咬的滋味,让我又浪荡又满足,在回家的路上偷偷挽着爸爸的手,嘴角带着幸福的餍足微笑,又可爱又甜蜜,就像一个被丈夫疼爱过后的小媳妇似的。DSSDS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