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奸淫儿子的老爸(1)
奸淫儿子的老爸(1)
 
 “叮咚!”

  “恭喜宿主获得珍惜级道具【父の精液】一份!”

  “检索到资料库中有珍惜级道具,使用后能填补基因图谱补全进度,加快下一步载具发育!”

  “是否使用?”

  【是/否】

  这又是什幺啊?茫然的看着系统提示,沉浸在高潮余韵中的我,全身酥酥麻麻,迷迷糊糊,那颗小脑瓜子根本没余额用来思考。

  【启动倒计时】

  【0】

  【9】

  。。。。

  【2】

  【】

  【0】

  “宿主未做出确认,默认选择【是】。。。。道具使用中。。。基因图谱进度增加。。。新载具启动中。。。”

  “新增载具为【乳具】。。。正在启动中。。。请稍候。。。25%。。。50%。。。00%。。。”

  “【乳具】启动成功。。。宿主乳房基因获得填补。。。大小限制解锁。。。可继续发育增长。。。。。希望宿主努力获取营养液,培育出最饱满坚挺的完美乳具!”

  点我嘞个去,事情不是像我想象中的那样吧?

  感觉到胸前一股胀痛,似乎皮肉下面被种下了一颗种子,在不断发芽生长,让我心中有了不详的预感。

  顾不得还在朝我小脸上乱亲的老爹,低头看向胸前,胸前粉红乳晕那一块明显的凸起,就像两个旺仔小馒头,虽然改变程度不大,但却实实在在的起了变化。

  啊啊啊!真的要开始长胸了啊!!

  都怪那什幺【父の精液】,害的我变成这样!看着满是酒气,发泄过后昏昏沉沉陷入睡梦中的老爹,我心里又羞又怒,

  盯着他愉悦和餍足的睡容,我气不打一处来,都怪这个大混蛋!自己被蹂躏过后的身体像被卡车碾过一样,酸痛不堪,被狠狠教训过的小穴,磨得发肿,又疼又麻,全身没一个舒服的地方,而他这个罪魁祸首,竟然发泄完就睡了,真是气得我牙痒痒。

  实在气不过,我对着他的胸膛狠狠的咬了上去,尖锐的小虎牙咬住胸肌,上面的肌肉坚韧而又有弹性,咬起来感觉爽极了,而且火热的肌肤还散发着汗水挥发过后、浓烈的男性气味,熏得我面红耳赤,却又忍不住有些陶醉。

  开始只是抱着报复的心思,后来咬着咬着就有些上瘾了。忍不住在爸爸身上不断撕咬,在胸肌、腹肌上留下密密麻麻的牙印,好像被好几十只鼹鼠在上面肆虐过一番,看着自己的成果,我心里又是羞涩又是得意。

  哼,叫你欺负我!我倒要看看这些痕迹要是被妈妈发现了,你要怎幺解释!

  从爸爸的怀抱中醒来,看着他的侧颜,成熟稳重,满含男人味,经过昨晚的一夜,我的心里除了往日的孺慕亲近外,还多了份说不清道不明的羞耻情愫,那胡子拉碴的脸庞在我眼中变得莫名性感,让我看一眼就有面红耳赤、双腿发软的感觉,这是被他凶猛征伐过留下的后遗症。

  唉,也不知道等会爸爸醒来,昨晚做下来的烂摊子该如何收场?

  回想起昨夜爸爸架着自己双腿肆意驰骋的画面,我就羞臊的有种想像鸵鸟一样把脑袋埋起来的冲动,同时屁股还有些隐隐作痛。

  狼狈的逃进浴室,清洗身上被肆虐遗留下来的痕迹。

  湿热的水汽弥漫,让浴室内氤氲而温暖,在这寒冷的冬季,真是在舒服不过了。

  热流从头顶的喷头丝丝洒落,顺着我的身体一路流淌,源源不断的给我带来热量,仿佛像一个温暖怀抱,让人舒适的简直想呻吟,根本舍不得离开。

  正当我闭目惬意享受热浴的时候,却并没有发觉浴室的门被悄悄的打开了。

  看着眼前被水雾包裹的少年,纤弱美妙的娇躯若隐若现,打湿的发梢凌乱低伏在精致秀气的脸庞上,白嫩肌肤在水流的滋润下,浮现出鲜嫩的粉色,整个人美得好像一朵待采娇莲,散发着令人窒息的媚色。

  想起昨夜自己在这身体上纵横驰骋的滋味,爸爸不禁气血浮动,身下又隐隐有些发硬。

  水流哗啦哗啦的声音,完全掩盖住了爸爸靠近的脚步声,当突然被抱住时,我还吓了一跳。

  “爸。。。你、你起来了啊。。。”看到在身后抱着我的人是爸爸,我不禁面色羞红,结结巴巴的说道,“我都还没洗完呢,你怎幺就进来了。”

  “怎幺,还害羞了?”看着少年低下的羞涩面颊,爸爸调笑的说道,“你这身子,昨晚爸爸哪里没看过?”

  “爸——!”我羞得脸上都快烧起来了。

  “怎幺样,那里还疼不疼?”爸爸的手在我身上游移,慢慢摸到股间那羞耻的地方。

  “还。。。还好。。。现在也疼的也不是很厉害。。。”我扭动着臀部,躲开他想朝臀缝更深处探究的手,红着脸回答。

  “都怪爸爸,昨天酒喝多了,把宝贝儿弄成这样,你不会生爸爸的气吧?”见到我害羞的样子,爸爸轻笑一声,关心的问道。

  “不。。。一点也不生气,而且、而且昨天晚上,爸爸把小琦弄得很、很舒服。。。”不想让爸爸自责,我急迫的辩解,但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小,最后低的跟蚊子差不多了。

  “你说什幺?宝贝儿,再说一遍?”身后男人的呼吸声变得粗重起来,仿佛破风箱在响似的。

  “我、我说。。。小琦一点也不生爸爸的气。。。。”

  “还有呢?”

  “没。。。没有了。。。!”

  “宝贝儿骗人,我明明听到还有一句。”

  “没有,真的没有了!”刚刚脑抽说出这幺羞耻的话,我打死都不想承认。

  “好吧。”爸爸搂住我的肩膀说道:“没有就没有,昨天爸爸弄哭了宝贝,今天让爸爸帮你洗澡赔罪吧?”

  哼,帮我洗澡?是借机调戏我吧!

  我红着脸哼哼唧唧,就是不好意思回话。

  他挤出沐浴露,用两手抹匀,然后慢慢顺着我的后背开始涂抹起来。

  少年白嫩的背部柔顺平坦,有如羊奶凝脂般娇嫩,两块微微凸起的琵琶骨,精致漂亮,像是隐藏着的翅膀,能带着这个美少年随时翩然欲飞一般。

  顺着背部向下,纤细的腰身不盈一握,微微弓曲,让那两团雪白的美臀格外突出,浑圆饱满,摇摇欲坠。

  想到昨晚自己对着这里肆意蹂躏的手感,爸爸眼神幽暗,喉咙中的口水不断哽咽。

  这团雪峰,再一次迎来了他的临幸,涂着沐浴露的手掌在软肉上不断抚摸,将那滚滚臀肉搓弄得不断晃荡。

  “爸,够了。。。那里的泡沫够多了,不要、不要再搓了啊。。”敏感的臀部被爸爸不断搓揉,让我面色羞红,舒服的都快呻吟出来了。

  “不够、还不够多,我要搓的让泡沫把你这漂亮的大屁股全部遮住,让其他男人看不到为止。”

  “怎幺可能嘛,那要多少泡沫才够。”

  “对啊,都怪宝贝的屁股太大了,让爸爸都藏不住呢。”

  “爸——!!”我被他的话臊的面色通红。

  看着小宝贝被调戏的极度羞耻的模样,爸爸不禁嘿嘿笑了一声,以前他只是觉得自家的小崽子乖巧可爱,让他这个做父亲的忍不住疼爱有加,可是经过昨夜之后,再看到这个小宝贝,就情不自禁的想要逗弄调戏一番。

  “既然宝贝不想让爸爸涂这里,那爸爸就先涂其他地方吧。”

  我被他转过身来,看着他幽暗的目光,仿佛想要把我吞入腹中一样,炙热火辣,让我又羞又臊,赶紧垂头躲避。可一低头,却又看到他仅穿着短裤的下半身被浴水打湿,变得半透明,使得胯下那黑乎乎的一团显得格外亮眼,又鼓又大,让我口水哽咽,差点把鼻血都喷出来,眼神都不知道往哪摆了。

  看着我眼神飘忽,对着他胯下想看又不好意思看的羞涩模样,爸爸嘴角翘起,两只粗大的手掌沾满泡沫,开始在我胸前涂抹起来。

  白玉似的胸膛娇白柔嫩,摸起来跟嫩豆腐一般,顺滑细腻,特别是那两片像小馒头突起的粉色乳晕,把那顶端圆润饱满的乳珠凸显得更加漂亮,引起了爸爸的好奇心。

  “宝贝,你的乳头怎幺凸起来了,是不是昨天被爸爸弄肿了?”他的手抓住了我的乳头,仔细的拨弄。

  “不、不是,是它自己长成这样的。”看着爸爸满脸的探究之色,我红着脸回答,“不要。。不要再摸了。。那里好痒。。。”

  “不行,一定要让爸爸好好检查一下,说不定是什幺怪病呢!”说着,他捏着我的乳头,反复的搓弄起来。

  屁的怪病,你就是想趁机调戏我吧!

  娇嫩乳尖被不断搓揉的感觉,让我浑身发软,嘤咛一声,红着脸被爸爸搂住腰部,才勉强没有倒下。

  “爸爸。。不要。。。不要再揉了。。。好痒。。。嗯。。啊。。。呜呜。。。。”

  “不行,让爸爸好好揉揉,帮你消肿。”

  “别。。别啊。。爸爸越揉。。。这里肿的越厉害。。。小琦的奶子。。。被爸爸搓的好涨。。。好痒。。。变得更大了啊。。。!”

  在爸爸的搓弄下,原本红豆大小的乳头,不断的充血膨胀,竟然涨的跟花生豆差不多了,红艳艳的挂在白玉般的胸脯上,仿佛像两颗樱桃似的,美味的让人垂涎。

  见到这番美景,爸爸忍不住一口便叼了上去,牙齿咬住我的乳头不断吮吸撕咬,让我仰着脖子,双目含泪,两腿爽的不断打跌。

  “儿子的奶子真大。。好吃。。真的太好吃了。。。!”这两颗饱涨的乳头又圆又嫩,牙齿咬在上面,仿佛能随时咬破,流出美味的汁水,让爸爸不禁像着了魔似的疯狂舔弄。

  “爸。。。爸。。。。!”我不停的哭着呻吟,脚趾蜷曲,小巧肉棒直直的硬挺,后面的蜜穴不断分泌出淫水,从臀缝间流落,整个人已经完全进入情动状态,仿佛像熟透的鲜果,随时能够采摘。

  直到两个乳头被他舔到红肿,几乎快破皮了的地步,爸爸才放过了我。看着自己胸前那两朵乳花,艳红不堪,又肿又大,碰一下都疼得全身哆嗦,让我欲哭无泪。

  调戏完乳头,爸爸的手又一路滑下,抚摸过白嫩平坦的小腹,穿过萋萋的黑丛,抓住了我下面那根挺立着的呆萌小肉棒,细细把玩了起来。

  “儿子,你的玩意儿可真嫩,怎幺一点都没遗传到爸爸的基因呢。”握着这根小东西,精致漂亮,像是根粉色玉柱似的,生得根本不是拿来使用,而像是专供人把玩的艺术装饰品。

  敏感脆弱的鸡鸡被爸爸的粗大的手掌包裹搓揉,让我爽得面色潮红,两腿夹紧,不停的在他怀里扭来扭去,听着他在耳旁的调笑,我红着脸说道:“是小琦没用,鸡鸡长这幺小,爸爸一定很失望吧。”

  “怎幺会呢,这小东西这幺可爱,爸爸喜欢死了。”他的手指在那裸露的粉色龟头上磨拭,光滑娇嫩,颇有种爱不释手的感觉,每搓一下,就让怀中的小人儿不由地挺一下。

  “爸。。。爸。。。!”被抓着命根的我,就像被按住死穴,任爸爸肆意宰割,忘情地抱住他的腰,小脸上一副销魂的神情。

  “来,小琦,帮爸爸也揉下。”他抓着我的手,让它慢慢从腰上划过腹肌,摸到了胯间那黑乎乎的鼓起处。

  薄薄的裤衩,丝毫掩饰不了里面那根巨物勃然怒涨的状态,隔着湿透了的布料,我能清晰感受到那滚烫的温度,还在一涨一涨,仿佛巨龙沉睡时的呼吸,展现着澎湃的活力。

  “宝贝,想不想看看爸爸的鸡巴有多大?”他用我的手在胯间摸索出那巨物的轮廓,粗长硕大,直直的吊在胯下,像是第三条腿似的。

  “咕噜!”看着爸爸这湿身诱惑,我不由的口水狂咽。果然是色壮人胆,让我根本矜持不住,两只小手隔着裤子在硬物上搓了两下,那炙热的温度,让我心里发痒,情不自禁的说道:“想。。想看。。!”

  “想看宝贝儿就自己拿出来啊。”爸爸咬着我的耳垂,调笑地说道。

  我羞红了脸,感觉自己此刻的心情,就像得到礼物的小男孩,满是兴奋急切,解开爸爸的裤腰带,将他的裤衩脱了下去。

  刚失去束缚,爸爸胯间那条被压抑的巨龙瞬间就弹了出来,硕大的龟头近有鹅蛋大小,黑紫的茎干粗长无比,再加上那个圆睁的马眼,让它看起来就像一挺高架炮似的,晃动了几下,然后炮口直直的瞄准了我,一副随时要开火的凶悍模样。

  面对爸爸这根黑火炮似的大鸡巴,疑似患有阳物崇拜症的我根本难以自持,一股想要臣服的欲望油然而生,双腿发软,要不是被爸爸搂着,几乎就要朝它跪下了。

  “怎幺样,爸爸的东西大不大?”看着小宝贝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直勾勾盯着自己下身,呼吸急喘,面色通红的样子,爸爸露出得意的笑容。本钱雄厚,本来就是男人骄傲的本能,特别还是在自己儿子面前,看着小崽子既羡慕又渴望的神情,作为爸爸的那得瑟劲儿,就更加别提了。

  “大。。。太大了。。。!”我抓着这根巨物,火热滚烫,粗长不堪,两只手掌也勉强只能握住一半,而且又重又沉,非常结实,如此的庞然大物,怪不得昨晚会把我肏的屁股发肿,泪崩出来。实在是太厉害了,同样的基因,为什幺爸爸的鸡鸡就这幺大呢。

  听到我的回答,爸爸童心大发,得意地用大肉棒朝着我的鸡鸡猛地一顶,娇小的玉势在他那根巨粗黑杵面前,毫无招架之力,被撞得一阵晃动,瑟瑟发抖。

  “爸!你欺负我!”看着爸爸像斗剑似的,用沉甸甸的肉柱对着自己胯下的小东西不断戳来戳去,让我又羞又臊,可是肉肉碰撞的那种结实和火热感,不仅没让我的小鸡鸡被打的萎下去,反而更加精神抖擞了。

  “没办法,小琦长得太可爱了嘛。来,快来帮爸爸摸摸。”看着男孩下身被自己欺负的狼狈模样,爸爸发出嘿嘿的笑声,莫名的有种成就感,如果这是游戏的话,他头顶上肯定会出现【斗♂剑胜利(赢得小宝贝身体享用权)】的浮标。

  “哼,老无赖!”看着他那得瑟样,我红着脸在心底暗暗唾弃他,但两只小手却不由自主的握着那根欺负过自己的沉甸肉条,开始搓弄起来。

  湿热的浴室内,氤氲的水汽弥漫,头顶的灯暖散发着和煦的黄光,照得整个室内格外暧昧。

  “爸,不行了,鸡鸡被揉的好舒服。。。要。。。要出来了。。。嗯。。啊啊。。。!”一边搓着爸爸的鸡巴,一边被爸爸搓,心里和身体的快感,让我根本把持不住,浑身热流涌动,整个人仿佛在向云端攀升一样。

  不断积累的快感很快就达到顶峰,就在我想要一泻千里的时候,玉势顶端的出口却突然被爸爸死死的按住,澎湃的欲浪得不到宣泄,让我憋得眼角发红,几乎快要哭出来了。

  “爸。。。。放开。。。让我出来。。。呜。。呜呜。。。难受。。。难受死了。。快放开啊。。。!”

  “宝贝儿,你不想更爽一点再出来吗?”爸爸用勾引的语气说道。

  “更。。。更爽一点?”

  “是啊,比如说,被爸爸肏出来?”

  “爸。。。”听到他的话,我羞红了脸,虽然昨晚被爸爸做过了,但那毕竟是他喝多了酒,意识模糊,我在心底还能找些借口。可要是被完全清醒的爸爸肏,那就是完全不同的情况,我们父子俩的关系进入到极其危险的境地。

  “怎幺,不想要?”爸爸用失望的语气说道。

  “不。。想要。。想要爸爸肏我。。。狠狠的肏我。。。!”看着爸爸脸上失落的神情,我顿时急了,主动撅起臀部,扳开屁股,让那朵不断翁合的粉穴暴露在爸爸面前。

  看着男孩用两只小手把浑圆饱满的臀丘掰开,目中含露,望君采撷的急切模样,爸爸哪还忍得住,粗黑巨杵硬得笔直,青筋怒涨,从后方抓着美臀,龟头在湿润的穴口磨蹭了两下,然后猛地直贯而入。

  “啊。。。进来了。。。爸爸进来了。。进到小琦身体里面了。。。。!”我双手撑着浴室的墙壁,弯腰撅臀,承受着爸爸的临幸,硕大龟头不断在体内挺进,扩张穴肉填满整个甬道的饱胀感觉,让我不由的呻吟起来。

  “是啊,宝贝儿,当初你就是被爸爸从这根鸡巴里面射出来的,没想到,现在竟然可以伺候爸爸这根肉棒了。”回想起儿子刚出生时那小胳膊小腿的婴儿模样,慢慢一点点长成如今这样漂亮的少年,爸爸不禁心生感慨,更又有一番娇儿养成的欣慰和激动,宝贝儿子不愧自己疼爱,现在也知道好好报答父亲了。

  “爸——!”听着爸爸的话,我被臊的面色通红,想到自己就是被这根大肉棒射出来的,心中有股难言的奇妙滋味,令人羞涩无比,身体却不由自主的变得更加亢奋激动,从花心深处不断传来难耐的瘙痒,裹住性器的穴肉夹着它不断主动的嗡合吮咬。

  “宝贝儿,喜不喜欢伺候爸爸的大肉棒?”爸爸一只手摸着我丰满的臀肉搓揉,一只手捏着我肿大的乳头掐弄,把我玩得淫水直流。

  “喜欢。。。小琦喜欢伺候爸爸的肉棒。。。小琦就是爸爸生出来的肉便器。。。爸爸想怎样肏弄小琦都可以。。。爸爸。。。嗯。。啊。。。你想怎幺样都行!”被玩弄的快感,将我全身热流激荡,眼睛泛红,各种淫声浪语不经小脑袋就哭叫了出来,根本维持不住平日的羞涩矜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