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艳遇求职路上(1)
艳遇求职路上(1)
 
 大学毕业后我好长一段时间没有找到工作,其实我也知道现在工作不好找,况且我所学的也不是什么好专业。

  可是就算工作难找也得找啊,要不指望老爸老妈养啊,我也是农村出生啊。

  就这样我来到了广州。

  听说这里的工作机会多一点。可是很多天过去了,工作依然没有找到。人才市场也去过好几次了,身上带的钱也化得差不多了,如果再找不到工作真不知道怎么办?

  想一想自己也是大学本科毕业啊,怎么工作就那么难呢?

  好在我还有个住的地方,住在同村的一个伙伴陈平那里,陈平初中毕业就出来打工,现在在一家工厂的流水线上当工人,每天也要工作十个小时以上,而且他是上晚班的,所以白天他在床上睡觉,晚上我在那张床上睡。

  这一天我走在路上,刚刚从一家公司面试出来,那个长得肥胖的人事经理说:「你回去等通知吧。」我就知道这话的意思其实就是没通过。

  已经是下午了,初春的太阳还有些热烈,新年刚刚过去,可是太阳就变得有些热了,毕竟是广东啊,就是热。

  如果在家乡的话这会肯定还是寒冷的冬天。昨天刚刚和老爸通过电话,他问我工作找得怎么样了?我说还再找,这事得慢慢来。

  老爸说:「我就不相信大学毕业找不到工作了?」我说:「大学毕业找不到工作不是啥稀奇。」「是不是你太挑了?」

  「慢慢来吧。」

  一想到老爸一个农民供我读大学也挺不容易的,现在我十年寒窗,哦,十几年寒窗,小学六年,中学六年,大学四年,天啊,算一下竟然读了十六年书。幸好还同考研,如果再读几年研出来那还得十九年。

  我一边想着这事一边在路上走着,附近是一片高档的小区,听说这时的房子都是一百万以上,真不知道是些什么人才能住这样的地方,那么多钱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挣到这么一房子?看来我这辈子是没什么希望了。

  刚考上大学那会我还对老爸说:「以后我把你们接到城里去住,让你们也享享清福。」真是年少无知啊。现在看来饭都吃不上,还说给老爸接到城里来住,真是好笑。

  我抬起头来,远远地看到一个人在奔跑,那个人手里拿着一个女式的坤包,发力狂奔。背后跟着一个女人在喊那个男人跑到我面前的时候我想都没想伸出右脚挡一下。

  可能他没想到我会来这么一下,他一下子倒在地上,那个包也被扔得很远。把他绊倒之后我心里也吓得扑扑乱跳。因为我听人家说这种打劫的一般都不是一个人,都是有一伙人的,搞不好还带有凶器,如果给我来一刀子那可就惨了,我才二十二岁啊,还是一个处男,就这样被人捅一刀那可就太不划算啦。

  想到这些我心里还真后悔,刚才是不是不该管这闲事,出门的时候家人都告诉我,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千万别逞什么能做些出风头的事儿。

  现说人家抢劫说不定也是走投无路才这么做的,但凡有一点出路谁会走这条路啊。就像我现在一样,找了一个多月的工作还没找到,身上的钱也花完了,我都有点去抢劫了。

  我心里真是又怕又同情,但还是大着胆子向四周看去,看看周围有没有什么同党,如果要上来找我麻烦我得学会自保啊。

  四周空荡荡的,好像没什么人,过来过往的都是一些车,走路的人很少,连骑自己行车的人也没有。广州禁摩,更加没有骑摩托车的人,原来只听说抢包的都是骑在摩托车上抢的,两个人合伙干,一个人开车,坐在后面的负责干活,现在还真有人单枪匹马干这活啊。如果再找不到工作干脆我跟这人合伙来干这个算了。我还是会开摩托车的,问题是咱们得先买个摩托车啊,这也得钱,没钱。

  看来这个计划也是落空啊。

  那家伙被摔了个狗啃屎。不过这会也爬了起来,他也顾不得抢来得包了,他甚至看也没看我一眼,跑了,跑得也一瘸一拐的,看来摔得不轻啊。这也不能怪我啊,我只不过把腿伸了一下,他自己走路不长眼睛可怪不得我啊。

  我把那个紫色的坤包捡起来。哇,如果里面有很多钱,我干脆自己拿起来再跑算了。我看了一眼那个女人,还在老远的地方,如果我要跑得话她可能追不上。

  问题是值不值得咱为这个包跑呢?

  不能。我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还大学毕业呢。从小老师就教育我们要拾金不昧,捡到东西要交给失主。小时候我也是唱着歌「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交给警察叔叔手里边」长大的,我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呢?

  现在谁还顾得上这个啊,饭都吃不上还做好人好事?我是不是有病啊?出来找工作时带的两千块钱也用完了,如果真有个一千两千那也可以救一下我的急啊。

  我打开包,看一下里面有什么东西。

  一包纸巾,一盒女士烟,一个手机看起来还蛮漂亮的,不过估计也值不了多少钱。还有一支口红,一面镜子。

  :「抢劫啊,抢劫啊。」

  奶奶的,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嘛。

  不过这样也好,我也免得走上犯罪道路,还乐得做个顺水人情。我正在这样想着那个女的走近了我。这个女人年龄大约有二十四岁左右,样子十分清纯,我说清纯是指她的脸蛋十分清纯,再细看她的脸以下的部位。

  各位,冷静一下,容我细细描绘她的脸蛋以下的部位。

  她的脖子白白的,由于她穿着的是一件白色的衬衣,而第一颗扣子又没有扣上,从衣领的位置可以看到她白白嫩嫩的脖子,再向下看会看到什么呢?乳沟。哦,不,一支白金的项链。那么从衣领往下真的不能看到什么吗?不,还是可以看到她白色的乳罩边缘。这白色的乳罩里面包着是一对什么样的乳房呢?那里的皮肤是不是也像她脖子这儿的那么白呢?应该比这里还要白一点才对。

  她白色的衬衣似乎快要包不住那对大大的小白兔,由于刚才她是跑过来的,所以这会儿还喘着气,随着她喘气的节奏,她胸部也一起一伏的,简直是波涛汹涌啊。这会儿我真想把手伸过去,抚摸一下她的胸部。

  可是不行,我不能这么做,我这么想想可以。我的眼睛一直盯着她的胸部的位置,看着她起伏的胸。

  她一边喘着气,一边说:「谢谢,谢谢你了。」因为喘息的声音让人产生无限的遐想。那声音仿佛是一个女人在床上喘息的声音,虽我我并没有必经验,那仅仅是在实践上我还没有这种经验,而事实上我在大学时,那些同宿舍的室友的电脑是主要用来看A 片的,那种熟悉的声音就是从那上面听到的,那声音让我想起以前看过的A 片,以及那些A 片里叫床的女人。

  我这样想是不是有点下流?人家跟我还不认识,仅仅是看到她的胸部我就如此联想,哎,还说自己受过高等教育,汗一个先。

  女人可能注意到我看她的眼神一直没离开她的胸部,她有些紧张,向我退了几步。好像把我当成色狼了。她拿着包,翻开看了一眼,什么东西也没少。她从包里拿出五百块钱递给我说:「谢谢你。」怎么包里还有钱啊,刚才我怎么没看到呢?看来这个包包是有好几个夹层,我只翻开了其中一个夹层,所以没能看到也是正常的。这个钱我到底是要还是不要呢?要说呢我目前的确缺钱,不过做好人就要做彻底一点儿。

  我坚决地摇摇手说:「这个钱我不能要。」

  她说:「一点儿意思,你不要客气。」

  她一边说着一边把钱向我手里塞,但是我坚决地推开了她的手,她看我态度十分坚决也不好勉强,把手又收回自己的包里。

  看着她把钱又放回自己的包里,我心里又有点后悔。要知道我来广东找工作这段时间才真正体验到生活的艰辛,钱的重要性。我就为什么不要这个钱呢?虽然这样想,可我还是不能要,一来五百块钱也帮不了我的大忙,二来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这样。可以说我拒绝接受她的馈赠是一种本能的反应,多年的教育把我搞成了一个虚伪、心口不一的人。

  同时我心里还有一点阴暗的想法,她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孩子,我们会不会发生一点其它的事呢?当然这个想法当时只是一闪念。后来证明关键时候我的选择还是对的。

  这个女人看我这么高尚,也表示钦佩。但是为了表达她的谢意还是邀请我去她家里去坐坐。乖乖,她居然邀请我去她家里去坐坐,看来该着我的艳遇要来啊。

  她家离这里并不远,就在这片小区。在路上她告诉我她叫小娜,她让我叫她小娜姐。

  我说:「你怎么见得就比我大?」

  她看我认真的样子笑了起来,她笑起来的样子更加让我心动,随着她的笑她的胸部也是一颤一颤的乱动,以前听人家说花枝乱颤,现在才知道是什么意思。

  她问我叫什么名字,我告诉她我叫张朝阳。

  她说:「张朝阳,这个名字好熟悉啊。」

  她想了一会儿,可实在没想起张朝阳到底是谁,还好,可能她平时也不关注新闻,不关心网络之类,连大名鼎鼎的张朝阳也不知道。否则我又要费一番口舌跟她解释半天。虽然我也叫张朝阳,可跟人家差别却很大。人家里大公司老总,我是一个刚毕业的学生,还在为一份工作发愁。

  她说:「刚来广州的吧?」

  我心里有点惊讶,这个都能看出来啊。我说:「是的,刚毕业来找工作的。」她说:「找到工作了么?」我说:「还没有。」

  走进她家的房子我才惊讶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一百万以上的房子。房子一间三层的独立的别墅,可能还不止一百万。我心里对这个女人有了一种猜测,实在想不通她到底是干什么的,年纪也不大怎么住这么好的房子?她哪儿来的钱?

  我进了院子,院子里还有一个喷水的假山盆景之类,停着一辆车,我对车没什么概念,只识得本田奇端什么的,别的车也没见过。她的车我也不认识,我跟了她进入她的房子里,原来她是一个人住,哈哈,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孩子居然一个人住,难道今天晚上会发生一点什么?

  而且这个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夜色已经来临啦。诸位观众,现在我和小娜两人单独在她的房间里,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而且天气已晚啊,孤男寡女独处一室,就是想不发生一点什么都难啊。

  可是我又有些担心,她一年才二十多岁的女孩子住这么好的房子,还有车,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二奶,会不会是那个高官或者大老板包养的情人呢?如果碰上黑道老大包养的情人那可就问题大啦。

  黑道老大的情人?想到这儿我心里惊出一身冷汗,虽然我有些色胆,可是为这事把命送了那可就不好玩了。

  所以我还是坐在她的客厅里,一动也没有动,根本不像你想像的那样走上前去抱住她,然后……这样想想可以,真要做出来还得细细考虑考虑。做任何事还得讲究个水到渠成,看来此事绝对不可胡来。接下来先跟她聊聊天,多掌握一点她的情况,这样才好有所动作啊。

  我说:「小娜姐,这么大的房子你一个人住吗?」她说:「不是,还有一个保姆出去买菜了,一会就回来了。」我说:「哦。」我四周望去,天色已暗,还没回来啊。小娜看着我神色不安的样子,笑了一下,她这样一笑仿佛看穿我的心思。

  她说:「还有我爸爸这几天也在这里住,过来照顾我,不过他还没下班,下班后就过来。」我心里一惊,还有一个男人。看来我刚才没有胡来,如果真要是有所动作,那这会儿保姆和她爸爸回来可就惨了。

  我说:「那我也得回去了。」

  小娜姐说:「别啊,吃了饭再说吧,你今天帮我这么大的忙我还没谢你呢。」我说:「其实没什么,刚好路过。」她说:「我还有一份合同放在里面呢,还有我的一些证件,如果被抢了真得很麻烦,所以我必须得好好谢谢你。」她说谢谢我时,眼睛狠狠地看了我一眼,同时也是风情万种的样子。难道她要以身相许?应该不会吧,不过如果她真是那个大老板包的情人,而那些大老板可能长期不在身边,她也处于性饥渴状态,这就很难说了。这样想来我还是留下来,看一下到底会发生什么事?就算发生了什么,反正我也是一个男人,也吃不了什么亏。哈哈,那我就留下来吧。

  我们正在谈着话,外面门响了。会是谁来了呢?我和小娜姐一起站起来,站到窗口去看,原来是小娜姐的保姆买菜回来了。没想到小保姆都长这么漂亮,我心里有点痒痒的,小娜姐告诉我她叫小灵,然后还问了我一句:「漂亮吗?」我不知道小娜姐为什么要这样问,再漂亮也没有小娜姐漂亮啊。

  我说:「虽然漂亮,但还是比小娜姐差多了。」小娜姐说:「没想到小鬼你还挺会说话的。」说完她就下楼去按排小灵做饭的事,告诉她要做三个人的饭。当小娜姐上来的时候我问她:「不是还有你爸爸吗?怎么是三个人的饭?」她说:「我爸爸平时就在厂里吃,很晚才回来的。」她虽然不经意地说厂里,却暗中符合我对她的猜测。原来是被大老板包养的二奶啊,能开工厂,看来不是一般地有钱。可是她爸爸也在厂里吃饭,是不是厂就是她爸爸开的呢?

  难道她是富家女,还没结婚?

  如果真是这样就好啦,她既然有意留我吃饭,是不是对我有意思啊?在这之前我还担心她是黑社会老大的情人,看来我是看警匪片看多了,哪来那么多黑社会啊,记住这是社会主义国家的广州呢,不是香港。

  她是富家女,如果还没男朋友就好啦,我岂不是白捡一个大大的便宜。嘿嘿,想到这里我心里简直是心花怒放啊。

  看看这房子,看看这屋里的摆设,我越来越觉得自己猜测颇有些道理,还有专门的保姆侍候,真不错啊。

  转念又一想,不对啊。这不是言情小说的路子吗?富家女和穷小子,结果穷小子娶到了富家女,时来运转。言情小说,韩剧的套路,不太像真实的生活啊。我把自己脸狠狠地拍了一下,生痛生痛的。看来这是真的,不是梦。

  他奶奶地,没想到我张朝阳时来运转啊,搞不好也像那个张朝阳一样,混成一个公司老总。

  可是我还是有些不敢相信,本质上我对于这种太过于美好的事情都有一点怀疑。太过于美好了就不太像真的了。

  这可是现实生活啊,不是言情小说,也不是意淫小说,人家富家女偏偏就看中我了?

  可能我长得比较帅吧。这样说倒还真没吹,虽然我一直是个穷小子,刚毕业的学生,可是对于外表我倒还是有几份自信的。有外表的男人就是强啊,看来我真要转运了,难怪去年过年的时候有一个算命的瞎子说我今年会时来运转,有贵人相助,看来还真有那么回事。哈哈,小娜姐,今天晚上我就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晚上吃饭是我们三个在一起吃的,我、小娜姐、小灵。和两个美女一起吃饭感觉还真不错啊。

  小娜姐说:「喝一点什么酒?红酒还是白酒还是啤酒?」还有酒,莫非小娜姐想先将我灌醉,然后再将我弄到她床上去,如果她要真这么办我倒也没什么意见。哈哈,毕竟小娜姐还是一个漂亮的女人,就像她对我没动心思,我倒对她动了一点心思。

  我说:「我不会喝酒。」

  小娜姐说:「那就来点红酒吧,对身体也有益,少喝一点没什么的。」小灵马上起身去拿酒,然后给我和小娜姐都倒上。小娜姐说:「小灵你也来点,今天没外人。」我心里暗暗得意,看来小娜姐还真没把我当外人啊。会不会两个女人把我灌醉了,然后让我跟这俩大美女玩3P,小娜姐身体看起来丰满性感,不过小灵虽然看起来瘦一点,可也是样子清纯,而且看起来小灵估计也就十八岁还不到二十岁的样子,看起来更是青春逼人啊。

  能和她们俩大美女一起玩3P. 嘿嘿,想起来就不错啊,我真的不会介意的。

  我们三人一边吃菜,一边饮酒,酒桌上小娜姐又一次向我表达了谢意。多大的事啊,小娜姐还真是太客气了。

  显然小娜姐对我的好感也不仅在于我刚才帮她捉贼的份上,我更宁愿相信小娜姐对我的好感是喜欢上我了。

  我也的确有资本让她喜欢嘛,毕竟我年轻,长得也还帅气。

  三人一边饮酒一边说话,小娜姐不时给我夹菜,小灵也不时给我酒满上。虽然我很少喝红酒,而且酒量也不行,可是两个美女轮翻进攻,我也喝了不少。

  小娜姐和小灵喝过酒之后脸也变得绯红,看起来更有一种说不出的娇媚,真像成熟的蜜桃啊,现在我就想把她的脸咬一口,或者亲亲她的脸蛋。小灵的情况也差不多,她青春逼人的气质更让我心动。

  我的心啊,扑通扑通地跳得厉害。

  一边还在想,接下来的事会怎么样呢?小娜姐好像已经意乱情迷了。对了,诸位观众,我忘记交待一件事了,小娜姐一回来就脱去外套,这会儿穿着红色的紧身背心,而且还是胸口开得很低的那种。她胸前那两个小兔子就快要跳出来啦。注意,我说小兔子仅仅是出于叙述的含蓄,其实这对小兔子一点都不小啊。

  红色的小背心,低胸的那种,我刚好坐在她对面。她起身给我夹菜的时候我都可以看到她的乳沟,加上酒精的作用,她也喝了不少酒,我的眼睛几乎不想离开她的胸口的位置。那里面会是怎样一幅动人的图画啊。虽然喝了很多酒,我身体却一点点的苏醒过来,我可以感觉到自己的下面正在一点点的雄起。没办法不冲动啊,况且我这么年轻的身体。

  这餐饭吃了好长时间,后来小娜姐的爸爸也回来了,我看到一个中年男人,不过他只跟我打了一个照呼就回到一楼去睡了。

  看着她爸爸的样子,穿着也是一般,好像又不是什么大老板,最起码气质上就没有富人那种什么也不在乎的那股劲。

  那么小娜姐到底是不是我想像中的富家女呢?

  当时我们三人还在二楼的客厅里吃饭,二楼的客厅里有三个房间一个客厅。小娜姐让我先洗澡然后睡了,她把其中一间房间的门打开。

  我说:「小娜姐,我还是回去吧。」

  她说:「现在很晚了,要回去也没有车啊,还是先住下吧。」时间也的确比较晚了,况且我们都喝了不少酒,有些头晕脑涨的,进房间的时候我问了一句:「小娜姐,你住那个房间?」小娜姐倒也没生气,她笑了一下说:「小鬼想什么呢?」不过她还是告诉我了,她就住在隔壁那个房间。小灵呢在三楼住,原来是三个人一人住一间,看来还真是有钱人好啊。我从浴室里洗好之后就睡到床上,小娜姐拿来一件衣服给我换上,我也没多想就换上了,声明一下,是那种睡衣。

  我睡在床上,小娜问我要不要出来到客厅里看电视。

  我说:「不看了,早点睡吧。」

  因为当时时间已经十一点半了,平时这个时间我也都睡了,况且今天晚上喝了不少酒,头昏昏的也的确想睡了。

  我想的是晚上会不会和小娜姐睡到一起去,可是现在照这个情形来看,好像可能性不大。

  到底小娜姐怎么想的?如果她仅仅是出于感激留我下来吃顿饭,那我在这里岂不是浪费太多时间了?

  外面客厅里有人走动,透过还没关上去的门,可以看得出是小娜姐在走动,然后我听到关门的声音,她进了浴室里面,肯定是洗澡去了。我听到水哗哗流动的声音,哈哈,这会儿小娜姐一定在里面洗澡啦。

  看来我得等一等,也许小娜姐想先洗完澡,然后我们再成全好事。哈,哈,看来我想得还真有些道理啊。俗话说的好,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我得耐心一点。

  我得先说明一下浴室的门是那种玻璃门,但是从外面却看不到里面,如果说完全看不到也不对,还是可以隐隐约约看到她模糊的身影,我起身站到房间门口看着浴室里那个人影,这会儿在向自己身上涂淋浴露吧。小娜姐,如果你不介意我倒真愿意给你来涂啊。嘿嘿,各位观众,接下来到底我有没有在今天晚上和小娜姐成全好事呢?小娜姐洗澡出来会不会走进我的房间呢?还是把我叫到她房间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