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情与爱和嫂子(1)
情与爱和嫂子(1)
 
 在工作夥伴的帮忙之下,我得到了进入国外知名企业的机会,或许换个环境对我也是好的,而这一去就是十年.


  原本坐上飞机前我还是个出社会不算久的年轻人,而当我再踏回国的时候,已经是名迈入中年的男子了,出国有成的我,成为了企业分部的领导人,一出了海关,就看到公司的助理来迎接我.


  「部长你好,我叫做林敏儿,是属於你24小时的专属助理」看起来是名约大学刚毕业的女子


  不过外表只是表象而已,事实上她是从知名佣兵团出身的,从小年纪就被父母卖掉,接受各种训练,对於雇主的忠心也是非常出名的,据说她可以不眨眼的为我挡子弹,毕竟分部长拥有直接连线到企业最机密的资料库权限,之前也曾发生过企业高层被绑架的事件,派这样的人保护也是应该的.


  「那我就叫你敏儿罗」资料上她写说是名日法混血儿,长的算是非常标致,当然敏儿是她中文名字,跟嫂子相同都有个敏字


  她帮我提了行李,上了车之後司机跟我打了声招呼,她坐到我的身旁,开始宣读起我的权利.


  「基本上我是24小时待命,任何时间你都能交代我办事,另外除了一般行政事务之外,我也会保护你的人身安全,这代表我会限制你部份行动,同时也会注意你身体和饮食方面的事物」


  「同样的我也会在合理的情况下满足你任何要求,包括你夜晚的生理需求」


  「真的假的」回国前有另外区域的分部长跟我说,他们的工作里包含跟雇主滚床单


  「是的!监於你尚未婚配,应该会有生理方面的需求,碍於公司利益,我不能允许你与风俗业的女子发生性关系,在你找到单一性伴侣之前,就由我来帮你解决生理需求,当然找到之後我也还是能够帮你解决」她说这些话时,完全没有脸红或害羞


  「所以你之前都跟你的雇主睡过了?」我好奇的问着


  「是的,不过你是我第二个雇主,而我第一个雇主是名女性,若你要跟我发生关系的话,你就会成为第一个进到我身体里的男性」听到这些话让我下面都痒了起来


  不过还好出过这十年也看过不少场面了,睡过的美女或是其他公司安排的服务也算不少,面对眼前的美人还是压住了慾望.


  「等等.....那你的前雇主怎麽了?」


  「有次她要跟人偷情就强硬的把我支开,之後就被那个情人强迫一起殉情了」听起来好像有很多故事在里面,而她也不愿意透露太多


  进到公司後,先是让各单位的员工看过我,接着开始了解分部的营运状态和经营方针,等弄得差不多後,也已经晚上了,敏儿带我回公司安排的住所,是间保全完善的豪华公寓,回去洗了澡准备睡觉时,敏儿进到了我房间,脱下了身上的OL套装,再把里面的枪套和脚边的小刀拿下,最後脱下了一层防护衣,露出了她美丽的肌肤和健康的曲线.


  「生理需求要解决吗?」她露出了笑容


  「都快满出来了」我也笑了笑


  经过了一夜的翻云覆雨,隔天早上一切都回复了正常,她叫醒我并且替我准备好换穿的衣服,同时把地上的衣服和沾上血渍的床单拉下换洗後,她又拿了套衣服准备换上,不过却留下了那件防护衣,我很好奇的看着她的装备.


  「话说这件衣服还真是奇特」是种特殊材质做成,摸起来有点像鲨鱼皮或泳装之类的,据说可以挡住刀子,也可以减轻一点子弹的伤害


  「那是把纤维不断缠绕做成的高密度防护衣,特性是韧度非常高,就算连接两台卡车去拉也拉不裂」


  「那你不觉得你们做一件给我们穿不就好了」


  「这样就违反了我们的宗旨了,我们不会允许让雇主有用到防护衣的机会,在你真正遇到危险时,我应该已经是躺在地上的屍体了」


  「所以我挂了之後,你要继续在另一个世界保护我吗?」


  「这是我的荣幸」


  回国後一个月,我慢慢的习惯了在这边的生活,同时也习惯了敏儿的肉体,那像体操选手般的健美曲线,充满弹性的肉臀,胸前两粒雪白的乳房,以及有着强大肺活量的口交吸允,只是每每欢愉过後,我就会开始想起从前强奸完嫂子後的情形.


  「不知道姊现在过得怎麽样了」我拿出了打火机点了根菸,却被一旁的小猫咪给抽走


  「我说过了,不能做对身体不好的事」


  虽说是小猫咪,但却是只挺健壮的小猫咪,身体摸起来的感觉带有点肌肉感,而不像嫂子那样瘦弱到吹弹可破,而她也比较能够承受我的疯狂,至少她从没有被我干到失神过,不过第一次对於娇嫩的肛门下手,还是会无法忍受得被我干到哀哀叫就是了.


  「抱歉!我忘了」


  「是想到以前的事情吗?」


  「嗯」


  「姊姊是??」


  我慢慢的把所有的事情告诉她,这是我这十年里藏在心里深处的负担,也不知道为什麽,今天一口气把全部都倾倒出去.


  「要我帮你查查看吗?你家的状况」


  「如果说不要的话呢?」


  「我还是会帮你查,再依照情况判断是否要告知你,毕竟你的心理也是我要掌控的一部分」


  事实上敏儿的存在,是一种你应该要完全对她放心,但却又不能完全放心的存在,她替公司掌管高阶主管的身心状态,同时也是公司的一种监视.


  「好吧,你可以从我家的公司着手,不管结果如何都还是跟我说吧」


  两天後敏儿拿着资料向我报告,情况完全出乎我意料之外的糟糕,原本我猜想顶多就公司倒掉罢了,但可惜并不只如此,哥哥跟那女人胡乱投资失败後,嫂子就把我给的那笔钱给他翻身,但能力不足的人不守本的下场当然是再度失败,更将家里房子和工厂拿去抵押,最後一无所有,那女人抱着儿子跑了,妈妈伤心难过得过世了,嫂子原本还对他不离不弃,直到有天哥哥竟把欢欢拿给讨债的债主当利息给付,最後嫂子悲愤的带着欢欢跟他离婚.


  「那他人呢?」我问着我唯一的亲人


  「逼迫未成年的女人从事性交,现在还在牢里面,外面还有不少债主在等他呢」


  「是吗?有知道我母亲葬在哪边吗?」


  「嗯,在你旧家那区的墓园里」


  「等等准备一些东西,陪我过去一趟吧」


  「你?」她露出了疑惑的眼神


  「就算处得不好,但终究是我妈」


  「你不打算问你嫂子的下落吗?」


  「她终究不是我的女人」


  「或许现在会改观了也不一定」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了」我没有再理会她继续处理公务


  下午敏儿陪着我去祭拜母亲,接着再回忆作祟的状态下,我绕回了我的旧家.


  「就是这边吗?还挂着法拍的封条呢,或许.....」我阻止了敏儿的话


  「回忆就是回忆,过去了怎麽努力也不会回来」


  「是吗?」


  「你不是安宇吗?」突然一个声音在远处响起,是我的前亲家公,也是明敏姐的父亲


  「伯父很久不见了」虽然没不愿意跟他见面,但却还是被他看到了


  「这些年你都去哪边了,从来没有回来过」他关心的问着,以前他也算很照顾我


  「去了不少地方,美国、欧洲各国都有去过」


  「你现在发达啦!或许你早回来几年这一切就都不会发生」


  「或许吧」


  「这位小姐是你的老婆吗?」他好奇的问着


  「不是,只算半个老婆了」或许老婆要做的事情都没她多


  「伯父你好,我叫做敏儿」


  「你好」


  「对了我现在要去接欢欢,你可以一起去吗?她看到你一定很开心,这样对她的病也会有帮助」刚懂事就被父亲安排一群男子强奸,那种恐惧绝对不是能想像出来的,所以现在欢欢上完课都会定期去做心理辅导


  「这.......」


  「部长你等等还得去巡视下游厂商,可能没有时间」敏儿出声救了我


  「没空就下次吧,反正人在这边会有机会的」


  「不好意思那我先忙了」我逃命般的坐上了车


  坐在车上我看着外面熟悉的景色,表情逐渐的落寞凝重,敏儿看到我的样子也不敢打扰我,当开到市区时,我看到以前我常常带嫂子一起去的咖啡厅,我跟司机说停车,带着敏儿进到店里.


  我坐到熟悉的位置,喝着那熟悉的味道,看来这十年并没有改变多少事物,敏儿看着我欲言又止,终於我开了口.


  「问吧」


  「你为什麽不愿意见面呢?」


  「应该是害怕吧」


  「害怕什麽?」


  「一个在她们遭到困难却无法陪伴在她们身边,现在回去对於这名伤害她们最深之人的弟弟,她们该怎麽面对我,我又怎麽面对她们」


  「但这一切又不是你的错,毕竟当初是她拒绝了你」敏儿握住了我的手


  「的确是拒绝了我,但她从来没有真正把我给推开,或许她一直在跟我求救,或许我当时应该不顾一切的陪着她」但我当初逃开了


  「这谁都不知道,说不定如果你留下来,情况会更糟也不一定」


  「让我再想想好吗?」我拨开了敏儿的手


  「嗯,只要不影响到工作,你的私事我就不会插手,但你要记得,我是你24小时的专用助理,任何事情我都会陪着你」敏儿却更紧的握住了我的手


  当晚我梦到了小时候,梦到了我从门缝里看到哥哥强奸明敏姐时的情况,那时我简直吓坏了,看到明敏姐哭叫着,但最後却被哥哥给干到高潮流下了羞耻的眼泪,但这次在梦里我冲进了房间打跑了哥哥,而明敏姐感激的看着我,变成了我的女人.


  隔天早上第一次敏儿叫我起床,等我起来梳洗完後,看到她趴在书房里,半夜起来调查嫂子的事情累得睡着了.


  「啊!糟糕我睡着了,时间......」警觉心很高的敏儿,听到了我正要走进书房的脚步声惊醒了过来


  「还早,还有半个小时才要出门」事实上我自己的生理时钟也挺准时的


  「对不起,我失职了」


  「不会,但你怎麽会半夜爬起来调查」


  「因为老板你睡觉的时候,喊着你嫂嫂的名字」


  「是吗?」


  「有结果了你要听吗?」


  「不了」或许过去的就该给它过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