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绿的过去进行时】(13-14)作者:风经过的影子
【绿的过去进行时】(13-14)作者:风经过的影子
字数:5962


  13.

  峰提着裤子走到晨身前,抚着晨的脸,指指床上形同尸体的静,说:「唐唐,你看,现在小静应该冷静下来了,能听你好好说了。嗯,你们母女连心,你好好劝劝她。」

  晨一动不动,头仍埋在腿间。

  峰又说:「你就明告诉她,刚才录了相了,照片也拍了,她要是出去乱说的话,我会找人处理一下全发网上。嗯,我这几个手下也憋了好几天了,如果她还是倔的话,我让他们也陪她玩玩,也拍成录相一同发网上。对了,别忘了跟静说,我虽说只是个破副市长,可咱这地儿还真没人能管得了我的,警察局长还欠着我交情,法院的几个头头当年也是我爸的手下,嗯,这个你爸也知道,不信你可以问问。你要让小静明白,这社会并不是她想的那么单纯。」

  峰抚着晨的头发,指指几个手下说:「这几个是我姐夫的人,我姐夫你应该有耳闻,是环城集团的老总,黑道上哪个也得让他三分。嗯,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峰直起腰,理了理衣服,冲雯和几个手下招招手,又对晨说:「你跟小静先聊着,我们下去吃个饭。」

  几个人走出去,屋里只留下晨和静,晨倦在地上,静裸着下胯躺在床上,一母一女,像两座石膏。

  一个小时后,峰和雯回到房间,晨和静仍是他们离开时的姿势。

  峰站在床边,有些发呆,皱着眉问晨:「怎么回事儿,不要让你跟你女儿交流交流么?」

  晨仍倦着身子,不应声。

  「那还是我跟你闺女说说吧,」峰回过头看着静,笑笑说:「小丫头片子,你现在知道我厉害了吧?看,你这样多乖,你妈的事儿你什么也别说出去,以后乖乖跟你妈作我女人伺候我,有我罩着,不是挺好么,是不是?」

  静盯着他,面无表情。

  「我呢,通常对女人都是很温柔的,那会儿也怪你是不是?谁让你那么野不服管呢,我也是替你爸妈教育教育你。好了,笑一个,以后我会对你温柔的,我会让你体会到作女人的好来,啊,别板着脸了小宝宝,来,笑一个。」

  静咬紧牙,从牙缝里慢慢挤着:「我要去告你们,我要去告你这个禽兽,我要去告你这个脏女人,我要去告你们这对狗男女!我要把你们的丑事儿都说出去!」
  「嗯?」峰愣了一下:「你说什么?」

  「我要告诉我爸爸,他不会放过你们的!」

  「什么?你爸爸?那个破经理?」

  「我爸爸饶不了你们的!」

  峰胀红了脸,盯着静,喃喃说:「操!饶不了我?饶不了我?我倒要看看你那个好爸爸有多大本事……」

  峰的视线落到静胯部,忽的住了口,眼神盯在那里不动,静散乱一片的阴毛下面,粉嫩的阴唇已高高肿起,逼口下的精液留着干涸的痕迹。

  峰咽了咽唾沫,伸手解开腰带,喃喃又说:「看来还得好好教育才行!」
  峰高挺着鸡巴慢慢爬上床,静脸上显出惊恐的表情,身子一下子抬起来,支着手向床里挪,喊:「你要干什么?!我爸饶不了你的!」

  「我今天教你怎么作女人!」峰扑上去。

  静大叫着伸腿蹬峰,却已经没了最初的锐气,蹬了几下,又转身往床边趴,趴了两下给峰按趴在床上,腿给峰压住,手在床上用力扒着,却动弹不了。
  峰盯着静晃动着的光滑如丝绸的屁股,不急不慢吐了唾沫用鸡巴涂着静的逼户,用鸡蛋大小的龟头抵住,调整了几下,在静的尖叫声里,一捅到底!

  静发了疯似的扒着床,脖子抽筋般仰着,一阵沉寂后,张口连声嘶叫起来。
  峰红着眼,抽插的更是用力,几番进出,鸡巴上已经挂满缕缕血丝。

  「啊!」静一声悲似一声的尖叫着,上半身子崩的笔直,一次次的向前探,想要挣脱掉她体内的东西,下半身子却给峰压的死死的。

  阴茎在静的阴道里飞快的进出着,峰伸手揪住静的头发,往后拖,把静的身子拉成一个向后的弓形,更是发力在静身上耸着,像在驾驭一匹野马。

  连续不断的撕叫声里,静的嗓子已经哑了。

  雯站在一边,脸色似有不忍,连动了几次脚,却都没迈出去。

  这时晨仿佛终于活了过来,跳起身,扑到峰身上,要把峰从静身上拖开,却给峰一胳膊甩到床下,沙发边。

  峰也不回头,接着继续用力抽插起来。

  晨拿起茶几上的一把水果刀,双手攥着,转身向峰扑去,雯尖叫一声,峰回头,举手挡,刀插到峰小臂上。

  晨拔了刀子,又向峰身上扎去,峰惊恐着翻倒到床下,捂着自己的小臂,几步跑到门口,又回过头看。

  晨并没有追上去,只是双手紧攥着刀,护在静面前,嘴唇哆嗦着,眼死死的盯着峰。

  这一刹间,屋里没有一点声音。

  晨手里握着刀,刀尖向下,峰的血一滴一滴顺着刀尖向床面滴落。

  峰冲晨大吼:「婊子,你敢扎我,看我怎么收拾你!你给我等着!我再去叫些人,我让他们操死你们两个骚货!」又冲雯吼:「你她妈快过来,给我包包伤!」
  峰冲门外几个手下吼着,让他们守好门,然后狠狠把门甩上。

  房间里又静了下来,门已经关上许久,晨仍攥着刀盯着门口方向。

  静从床上坐起来,晨身子抖了一下,醒过神,看着手里的刀子,手一哆嗦,把刀扔到地上。

  晨回身看着静,静看着晨,晨把静紧紧抱在怀里,嘴里喃喃说着:「妈妈对不起你小静,妈妈对不起你小静……」说着说着忽的放声大哭起来:「妈妈对不起你们,妈妈对不起你们……」

  静一动不动任晨抱着,脸上没有一点表情。

  晨忽的放开静,摸着眼泪,急急自顾的说着:「他还要回来的,啊,小静,我们赶紧报警,赶紧报警,嗯,对了,要打电话给你姥爷给你爸……」

  晨下了床手忙脚乱的去包里掏自己的手机,没找到,又问静,静呆坐着不吭声,晨又翻静的包,仍是没有。晨哆嗦着手慌乱的拨着床头桌上酒店的电话,等了半天,电话里却只是盲音。

  电话掉在了地上,晨呆呆的站在那里,眼神恍惚,嘴里喃喃说:「不行,他会折磨死你的小静,他会把你折磨成像妈妈这样的坏女人的小静,不行……」
  晨上前抱着静,眼神恍惚的盯着床边的窗户,喃喃说:「小静,别怕,别怕小静……有妈妈在,啊有妈妈在,妈妈不会让你变成妈妈这种女人的,啊,别怕……」

  静仍是不动。

  晨眼神慢慢变的明亮,松开静,伸手给静理着头发,轻轻又说:「小静,记得替我跟你爸爸说,跟你爸爸说,如果他愿意的话,妈妈下辈子还要做他的女人,还会给他生个乖女儿,你跟你爸爸说,妈妈下辈子不会再做对不起他的事的。小静,以后你要好好听你爸爸的话,别惹你爸爸生气,啊,小静,有时间多去看看你姥爷姥姥,他们一直都很疼你的。」

  静抬起头,奇怪的看着晨。

  晨冲静笑笑,摸着静的脸,又说:「小静,你长大了,成大姑娘了,比妈妈当年还要漂亮,你以后做你爸爸的女人吧小静,你爸爸很爱你的,啊,你记得要好好看住你爸爸,别让他喜欢上别的女人。」

  静呆呆的看着晨。

  晨冲静又笑笑,下了床,走到窗边,开了窗,扒着窗台,起身要向外跳。
  静尖叫着扑过去,死死搂住晨的腿,哭着大喊:「妈!你要干什么妈妈!你要干什么妈妈!!」

  晨身子已经探在窗外,用力甩着腿,说:「小静,你松手!你松手!」
  「你要干什么妈妈!」

  「你松手小静!」晨挣扎着:「小静你听妈妈说,妈妈死了,他一定会放了你的,一定会放过咱们家的,他不敢把事闹大的,啊,你松手小静!」

  「妈!你别丢下我!别丢下我,我不会说的!啊,我不会说的,我什么也不会说的,呜!……」

  这时,客房的门给狠狠的推开,峰胳膊上缠着厚厚的绷带,带着几个手下冲了进来,看着窗前的母女,峰愣了一下,说:「你们在那儿干什么?」狠狠又说:「我今天就让你们知道得罪我的下场!」

  晨挣扎着又要往窗外跳。

  静抱着晨的腿,冲峰大喊:「我妈会死的!我妈会死的!!」

  峰愣在那里,一时没反应过来。

  静又喊:「我不会跟别人说我妈妈的事的!你别让我妈死!你别让我妈死!今晚的事我不会跟别人说的!我妈要跳楼!」

  峰脸变了色,也没等他吩咐,几个壮汉已经冲了过去。

  晨给按在床上,嘶叫着,冲峰喊,说他再敢动静一下她作鬼也不会放过他。
  过了许久,晨嗓子哑子,终于没了力气再喊,嘴里却仍喃喃着那几句。
  静坐在床边,峰蹲在她面前,说:「你现在说你不会说出去,谁能保证你回家后不会变了注意?」

  静狠狠的瞪着峰:「你还想怎样?!」

  峰正要说什么,这时,旁边的雯说:「王副市长,小静我了解的,倔是倔了些,可说话还是算话的,她说不会,就肯定不会。」

  峰扭头看雯,雯看看晨又说:「今天就这样吧,让静跟晨回去,你看,晨都那样了……」

  「放屁!这里有你说话的份么?!」峰脸变了色,起身要去扇雯,忽的注意到几个手下的神态,手停在空里,呆了一下,又四下扫了一眼,转颜一笑,说:「哈,老马,老张,你们这都什么眼神啊。」把举起的手放到雯脸上,轻轻抚摸着,又说:「好了,好了,别说了,弄的我跟个坏人一样,雯姐,别怪我生你气,你这么说确实多余了,你还不了解我,我其实心里也是这么想的,好了好了!今晚兄弟们都累了,一会儿就散了吧!」

  夜深。

  14.

  晨给静请了一周的假,又跟自己学校领导请了假,在家陪着静。

  第二天上午,雯过来看静,给静检查了一下身体,跟晨说静阴道有些撕裂,不过没大碍,调养几天应该就没事了。

  晨送雯出门,要走的时候,雯盯着晨,嘴张了张,想对晨说些什么,又闭了嘴,转身下了楼。

  下午,东打来电话,说他在楼下,想见晨一面。

  小区东侧有处直径约十米的花坛,里面有形形色色的花,有些开放着,有些正在枯萎,阳光里,晨和东并排坐在花坛边。

  看着远处玩闹的几个孩子,晨眼里露出淡淡的笑意。

  「姐,」东说:「昨晚的事雯跟我说了。」

  「嗯。」晨仍是盯着几个小孩。

  东扭头看晨:「姐,我也没想到会这样。」

  「嗯。」

  两个人又半晌无话。

  「姐,我没骗你的,我是真心喜欢姐的。」东说。

  晨呆了一下,仍是看着远处,笑笑:「谢谢你能这么说。」

  「姐,如果……」东说:「如果我哥知道了,不愿意跟你过了,你嫁我好么?」
  晨扭过头,看东。

  「我是真心要娶你的姐。」

  晨摇摇头:「峰不会让的。」

  「我想过了姐,没问题的,我家里上头也有些关系的。如果就是不行,我们可以一起到别的地方,嗯,我们可以去国外定居。」

  晨笑着摇摇头,正过身,看着远处。

  「姐,你爱过我么?」

  晨呆了呆说:「我也想过……」

  「……」

  「我不知道。」

  「……」

  「我只知道我爱我老公。」

  又过了几天,这几天里峰跟晨打过几个电话,要晨带着静去酒店找他,电话里晨跟峰解释,说静的伤还没好,另外,静一时半会儿还接受不了跟她妈妈一同伺候男人,让峰给她些时间再劝劝静。

  这天,傍晚,餐桌上。

  晨往一个盘子里扒着饭菜,要给呆在自已房间里的静送去,「我」看着晨,说:「小静还是不想看到我?」

  晨停了手,站着不动。

  「这次小静是怎么了?」「我」皱着眉:「以前闹性子最多也就一两天啊,这次怎么学校也不去了,是不是学校里受人欺负了?」

  晨仍是不说话。

  「要不我过去跟小静道个歉吧,我那些天对小静的态度也确实有些过了。」
  「……」

  「我」起身擦着晨脸上的泪,说:「怎么了老婆,怎么又哭了,家里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晨扑到「我」怀里,抽泣。

  这时,静从房间里出来,站在门口说:「爸,你能不能来我房间,我跟你说件事。」

  「妈,」静又说:「你能不能让我跟我爸单独在家呆会儿?」

  晨呆了呆,悄声换了鞋,出了门。

  「我」坐在静床上,摆弄着床上的布娃娃,闻着房间里那种少女特有的气息。
  静关了门,走到床过,坐在「我」身边。

  「小静,还生爸爸的气么?」

  静不说话,呆了一会儿,问:「爸爸,你喜欢我么?」

  「……」

  「爸,你爱我么?」

  「……爱啊,我一直爱你和你妈妈啊。」

  「你知道我说的是哪种爱。」

  「……」

  静吻上「我」的嘴,我颤抖着轻轻吮着静的舌尖。

  「我」推开静,说:「小静,我们不能这样。」

  静搂着「我」,说:「爸,妈跟我说了,你是爱我的。我也知道你爱我。」
  「我是你爸爸小静。」「我」低头看着地面。

  「从今天起让我做你的女人吧爸爸。」

  「你说什么?」「我」看静。

  「我们作爱吧爸爸,我要做你的女人。」静盯着「我」的眼。

  「……」

  「我妈妈跟我说了,她同意的。」

  「小静,你还小,你现在还不懂什么是爱,爸爸会害了你,你以后会后悔的。」
  「那你懂爱么爸爸?」

  「……」

  「你爱我么?」

  「……」「我」又低了头。

  静慢慢解了上衣扣子,又解了乳罩,拿着「我」的手把它放到自己的乳房上。「我」手哆嗦了一下,抬头看静,说:「你干什么小静!」

  静又脱了裤子、内裤,裸着身子抱着「我」,说:「爸,我要跟你作爱。」
  「我」挣开静,站起身。

  「你是嫌我脏么爸爸?」静趴在床上,看着我,脸上淌着泪。

  「你说什么呢小静!我是你爸!我是你亲爸!!」

  「我」冲出静的卧室。

  「我」冲出外门,楼道里,晨站在门旁,「我」站住,看晨。

  「我」说:「晨,你怎么能跟小静说我爱她!」

  「你不爱么?」

  「我」看着晨,晨看着「我」。

  「我」转身冲下楼梯。

  晨打开静的房门,静裸着身子趴在床上,脸上铺着泪。晨走到床边,坐下,把静搂在怀里。

  静哭出声,说:「妈,爸嫌我脏。」

  晨抚摸着静的身子,说:「不是的小静,你还不了解你爸爸。他就是因为太喜欢你,才不敢碰你,怕会伤了你。」

  晨搂紧静,说:「小静,听妈妈的话,只要你坚持,慢慢你爸爸会接受你的。记住小静,你不脏!你爸爸爱你!」

  「……」

  「小静,后天就是你爸的生日了。等给你爸爸过完生日,我会把所有事情跟你爸爸说清楚的,到时你爸爸会更疼你的。」

  「妈,要是爸爸知道了,不要你了怎么办?」

  晨呆了呆,说:「你爸爸不会不要我的……」

  晨喃喃又说:「因为他也爱我。」

  夜里,「我」打来电话,跟晨说他在公司,今晚在公司里睡。

  「我」来电话的时候,晨正坐在卧室写字台前,看着手里的信封发呆。
  信封里是晨写给「我」的遗书,是前些天写的。信里说了她跟东、跟峰的事,说她不期待得到「我」的原谅,只希望她的死能证明一点她对「我」的感情。叮嘱「我」说,她死后,无论峰会不会把她的视频公布出去,要「我」不要去找峰的事,要「我」最好带着静离开这个小城。

  两天后。

  傍晚,晨和静在厨房里忙着,「我」的生日蛋糕放在茶几上。

  外屋传来开门的声音,「爸爸不是说晚些时候才能赶回来么?」,静一边咕哝着一边出了厨房,又「啊!」的叫了一声,跑回厨房,一幅惊恐的表情,晨看着她:「怎么了小静?」

  峰醉熏熏的坐在客厅沙发上,七八个大汉站在一边。

  晨站在厨房门口,呆呆的看着峰。

  峰扬着手里的钥匙:「唐唐,不好意思,我让雯帮我配了你家的钥匙,有些日子了,忘了告诉你。」

  「我不是说明天会答复你的么?!」晨冷着脸。

  峰要起身,一个踉跄又摔回沙发,笑笑说:「不好意思,今天喝的多了些,嗯,又跟几个朋友嗑了点药,没事儿唐唐,我下面还是很硬的现在。」

  「……」

  「这毒品吧,还真是个好东西,能激发人的灵感,这不,嗑药的时候,忽的灵感就来了。我觉的吧唐唐,我们的事儿还是不必瞒着你老公了,弄得好象我们是在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似的。我今天要当面告诉他,嗯,我要用实际行动告诉他!」

  「你要干什么?!」晨白了脸。

  「我要当着他的面干你们!」

  峰话音刚落,他旁边几个大汉便向晨冲过去。晨慌乱着关厨房门,一边喊着让静报警。门给撞开,晨给两个壮汉按倒在地上,用胶带绑了手脚,捂了嘴。静的尖叫声也给胶带捂死。

  入夜,晨和静手脚捆着给扔在床上,峰坐在床边,笑迷迷的看着晨手机里「我」刚发过来的短信:「晨,我快到家了。爱你。」

  我知道,「我」将在这则短信发来的下一分钟死去。

  墙上挂钟上的时间悄无声息一秒一秒的走着。

  这时,我虚幻的身子开始在晨的世界里慢慢消失。

  我明白,这一刻,离家不远的路口,「我」应该正在死去。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