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新奴隶人妻】(上部)作者:重口之皇
【新奴隶人妻】(上部)作者:重口之皇
字数:6600


  因为我又穷又丑,是典型的现代版乡村武大郎,快四十岁时才存够钱,讨到个刚成为寡妇的女人做老婆,她叫阿花。虽然她是寡妇,也是快四十岁的人了,但却长的很是美艳,也是一个地道的骚货贱货,就在我们成亲的第二年,因为我那短小的鸡巴满足不了她。她就开始背着我和同村的男人鬼混了,但自从那次把她和同村的二牛捉奸在床后,我反被二牛那个壮汉痛打了一顿,也是自从二牛打我的事在村里传开后,她就开始光明正大的给我绿帽子带了。

  虽然我恨的她不得了,但因为怕再也讨不到老婆,也就只好默默忍受了。也自从那次后,她基本没再和我同过床了。每次我都是偷偷的从门缝里看她和别的男人在我们的房间里欢好,而自己打飞机解决。虽然一开始偷看她和别人鬼混的时候,对这贱货很是痛恨的,但渐渐的看到这贱货经常下贱的伺候别人,慢慢的也就觉得解恨了。其中那次她同时被村长张扒皮和村里的恶霸三虎一起搞的那次最让我快感。

  记得那天中午,天很热,我从田里忙活的半死,拖着疲惫的身子刚回到家门口,就听见里屋传来粗暴的男人吆喝声和这贱货的浪叫声,因为早已习已为常了,我就轻声的开门,掂着脚向里屋轻轻走去。照旧从那破烂的门缝里,偷看这贱货和人鬼混。

  「原来这次的对象是快50岁的村长张扒皮和20来岁的村霸三虎,这下好看了。」

  我心里一边想着也一边抽出自己那勃起了也不到六厘米的鸡巴,做好打飞机的准备。只见里屋那强壮威猛的三虎一边吆喝着一边用手大力的抽打着我那贱货老婆的黑亮大屁股,一边粗暴的用他那条大鸡巴狂猛地抽插着她的屁眼。「哦原来他们已经」开发「了她的菊花了」我边摸自己的鸡巴,边轻声地嘀咕着。看着这刺激的房事,我那本来六厘米的鸡巴也仿佛勃起到了七厘米。

  而老当益壮的村长则坐在床上一边享受着这贱货的纯熟的口交服务,一边大力的揉捏着她那对足足有38C的巨乳。这贱货的浪叫声也随着他们的力度时小时大的叫着。看着这淫浪的情景足足有五分钟,我那不争气的鸡巴就交了「货」。
  然而他们却是仍在继续着,因为这是我头一次看这贱货同时被两个男人搞,所以射了精后,我也不舍得走开,继续的偷看着。也幸好我没走开要不然就不知这贱货是如此的下贱了。

  三虎抽插完她的屁眼,那粗大的鸡巴还是雄伟的硬挺着丝毫没半点交货的迹象,「年轻人就是年轻人。」我心想着。只是那鸡巴上此刻布满了湿湿的黄黄的,我老婆那贱货的屎液,恶心极了。起初我以为他会拿纸巾搽拭一下,谁知他就这样和村长换了个位置,就直接把那布满屎液的鸡巴放进我那贱货老婆口里了,而我那贱货老婆也非常利落顺从地一口就把他那屎液鸡巴含进口里,吞吮着,从她发出「簌」「簌」的吞吮声,可知这贱货已经不是第一次,舔吮这些屎液了。
  同时的她还卖力的翘高屁股,再用两手扒开屁眼,恭候着村长的鸡巴。看着他们这样玩弄着我那贱货老婆,此刻我的心情可是大好。紧接着更让我吃惊的事,还在陆续发生。只见这贱货还在卖力的舔着三虎的鸡巴时,三虎突然目露凶光的一把抓住她的头发把她的脸提起来,凶狠的两巴扇在她脸上,立马就是红红的两道掌印,如此快的转变,别说是我,就是刚准备抽插她屁眼的村长也还没反应过来。「她这么卖力的伺候他们怎么还会挨打?」我正在疑惑着。幸好村长立刻解开了我的疑团。

  虽然三虎是村里的恶霸混混又年轻强壮,但对着村里的一哥也就是张扒皮村长却是尊敬的很。只见村长用带点不满的语气问道:「虎子,啥事?」三虎扯着我那贱货老婆的头发,答道:「呵呵张爷,您忘了以前我们是怎么教这贱货的吗,每次开始时要怎么样……」没等三虎说完,村长也奸奸的阴笑道:「嘿嘿,你小子不说,我还真差点忘了。」

  原来我那贱货老婆早就被他们调教的服服贴贴了,只是刚才被三虎操的三魂不见了七魄,一时忘了。听到他们这么说,她立刻忍着脸上的疼痛,抽泣着带着求饶的语气轻声的说道:「请爹爹们饶了……母狗奴这一回……是母狗奴忘了…
  …给爹爹们打招呼……「这贱货竟称呼这两个奸夫做爹了,而叫自己是母狗奴。

  其中一个还比她年轻差不多十岁,此刻我心里虽然仍是有点痛快,却也难免带着一点对三虎的愤怒。因为这小王八蛋平时也没少欺负我,此刻还把我那贱货老婆操得叫他做爹了。

  虽然她开口求饶,然而三虎这残暴的年轻恶霸还是没轻易的饶过她,又是噼里啪啦的几下耳光才继续说道:「这次就算了,你这贱货可别再犯了。」听道三虎这么说,我这贱货老婆忍着脸上的疼痛,如沐皇恩的答道:「谢谢,虎爹爹的谅解,母狗奴今后一定让爹爹们满意。」

  说完就淫贱地看着三虎,轻轻的边亲他的屎液鸡巴边温柔的说道:「虎爹爹,请让母狗奴好好的伺候您的大肉棒。」又卖力的翘高屁股,自己左右晃动着讨好的说:「请村长亲爹,尽情玩弄母狗奴的骚屁眼。」看到这我才明白,原来刚刚我老婆这贱货就是忘了说这些变态下贱的调情话,而被三虎扇耳光。

  只听三虎粗声粗气的咳了一下,这贱货马上心领神会的抬起头张大口,三虎的一口浓痰就直接往她口里吐进去,这贱货不知被他们调教了多久了,不假思索的就吞进去,还发出「阿」的满足的一声讨好地说道:「谢谢虎爹爹赏赐。」三虎也没再理睬这贱货直接的就按着她的头,那大鸡巴狠狠地就送进她口里了,搞的她「呕」「呕」的呻吟着。

  此时村长也没闲着,看着她那高翘的黑亮大屁股,村长先是用三根手指抠插了一会屁眼,再用脚母趾插了一会,就自言自语的说道:「这贱货的烂屁眼都被搞的好像那烂穴一样松垮了,没搞头。还是玩点别的。」说完,就下了床,去床旁的桌子拿了几根大号红蜡烛说:「贱货,屁眼扒开点,爹送你点礼物。」我记忆中家里没有这么大的蜡烛,看来这是他们带来调教她的工具。

  这贱货卖力的含吮着三虎的大鸡巴,听到村长这么说,但早已调教熟练的她不敢贸然松开口中的鸡巴,只有恭敬的用力扒开屁眼,再「唔」「唔」的点头回应。村长吐了一口口水在这贱货的屁眼后,就把大蜡烛狠狠的一塞,搞的她「阿」
  的浪叫了一声。听着她的叫声,村长又特意的来回的抽插了几下大蜡烛,这贱货也「啊……啊……啊」的浪叫着。虽然此刻村长和三虎一脸的淫笑,然而三虎还是玩弄性的啪打了几下她的脸说:「专心点伺候爹。」这贱货被三虎一提醒,也忙「唔」「唔」的点头,继续又卖力的吞吮他的大鸡巴。

  村长也在专心的搞自己的玩意。固定好蜡烛后,村长就把它点燃了,那滚烫的红蜡滴落在这贱货的大屁股上,烫的她那两团肥美的臀肉直发颤。然而口中早已被三虎的大鸡巴「占据」了,这贱货只有强忍着发出一些莫名其妙的淫浪声。
  那声音虽然我是头一次听到,但我想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痛并快乐着的声音吧。

  蜡烛差不多点了10分钟,那滚烫的蜡油流满了她的屁股,这时只见三虎享受着按着她的头猛力的用大鸡巴在她口里来回抽插了十来下,才一动不动地发出粗旷的叹气声,而我老婆这贱货也大气不敢出,一动不敢动地在吸着吞着,足足有十多秒的时间,她那脖子上的青根都看见了,三虎才从她口里抽出鸡巴。
  她也才能吸一口大气。然后马上恭敬地说道:「虎爹爹的精液真好吃,母狗奴最爱吃了,谢谢虎爹爹赏赐。」对于这贱货的讨好,三虎也就懒散的嗯了一声。
  由于屁眼上还插着大半根蜡烛,我老婆这贱货只有继续跪挪着身体转向村长恭敬的说:「村长爹爹,请让母狗奴伺候您。」村长淫笑着说:「好的,一会爹也赏你这母狗奴好吃的精液。」「谢谢村长爹爹。」说完这贱货就又熟练的为村长口交起来,然而村长毕竟是上了点年纪的人,鸡巴也不是太大,这贱货这次轻松了很多,但看着她大屁股上的蜡油都凝结了,一旁刚射完精的三虎,就用自己的皮带啪啪的抽打她的屁股,让那些凝结的蜡油掉落,让滚烫的蜡油再次烧烫这贱货的肥美大臀。

  虽然又是滚烫的疼痛,但这贱货丝毫不敢松懈的卖力地为村长口交着。上了年纪的人毕竟不比年轻人,才几分钟村长就抵受不住这我老婆这贱货那纯熟的口技,交了货了。又是一番恭敬讨好的话后,因为蜡烛还没点完,所以他们也还没玩虐完她,我也就继续看着。

  虽然两人都射完精了,但我那贱货老婆在他们跟前早就跟畜生一样了,此刻两人皆坐在床上,而我那贱货老婆则继续翘着屁股挺着屁眼的蜡烛跪趴在他们脚前,等候着命令。阿虎用脚踏着我那贱货老婆的头说:「去柜台上把香烟取来,别把蜡烛弄掉了。」当然弄掉蜡烛可能又会换来一顿打骂,这贱货是知道的。她恭敬地答道:「是的,请爹爹们稍后。」于是就任由那对大奶子拖着地,忍受着奶头和地面摩擦产生的微痛,小心翼翼的翘着屁股趴爬着,去为他们取烟。
  不知这贱货被她们训练了多久,总算没把蜡烛弄掉成功的完成了「任务」。
  三虎和村长两人悠闲的吸着这事后烟聊着闲话,这贱货则继续趴在两人脚前翘着屁股,自觉地伸着舌头为他们舔脚趾。此时我注意到这贱货刚才爬行的地上,有一条清晰的水痕,想必是那骚穴的淫水滴落造成的,被虐成这样还流了一地的淫水,真不是一般的淫贱啊。

  这时蜡烛也差不多点完了,我估计也快到散场的时候了,就悄悄地找了老地方躲起来,也就是厅前的一道破门。果然没多久只见村长和三虎衣着整齐的大笑地从里屋走出,我老婆这贱货则继续一丝不挂的跪在两人身后,一边狗爬着一边口里还温柔地说着恭敬讨好的话语直到送他们出大门。也直到两人走远了,才默默的站起来,很疲惫的样子向屋内走去。

  真是天生的贱货。这也是我看这贱货被人玩虐的第一次,那时我还以为她别的奸夫都像三虎和村长这样玩她虐她。但又偷看了几次她和同村的二牛,石生,阿宝这些人的奸情后,才发现只有村长和三虎才是这样玩虐她的,她也只有对这两人才如此的恭敬和惧怕,我想可能是权力和恶势力的原因吧。令这贱货不得不下贱。

  其实我也是一个很懦弱怕事的人,记得又是一个炎热的中午,我扛着一些刚从田里收割的地瓜汗流浃背的刚回到家,一打开门就看见三虎一个人打着赤膊,正在我那小院内玩虐着我那贱货老婆。那贱货光着身子跪在三虎跟前,捧着三虎的大脚在亲吻着。看见我,他们起初也和我一样都愣了一愣,虽然她偷人早就是光明正大的事了,但像这样被我无意中撞破的,记忆中还是第二次,第一次是和二牛那傻大个。这种事本来我是该装模作样的发发怒的,但看着三虎那上半身横练的肌肉和胸前那蓝黑的的老虎赤青,我只能软软的站在那,看着他们张着口说不出话来。

  这沉默也只维持了几秒钟,看着我的熊样,三虎凶狠的瞪着我用不温不火的语气说:「绿帽B,在看啥了,还不滚阻着老子开心。」绿帽B,是我成亲后,村里人给我起的「昵称」。

  被他这么一喝我还真有往外走的念头。可此时这情景,作为一个男人毕竟也该说点什么的吧。「上次因为撞破这贱货和二牛的奸情而被痛扁了一顿,此刻这个三虎可比二牛凶多了!但上次我是因为自己先动的手,才被二牛揍的,现在该怎么办呢?」我大脑在高速的盘想着,为自己找个台阶下。

  看我不出声,三虎就继续说道:「绿帽B,你是想为了这只母狗和老子干一架吗,告诉你我可不是二牛那废物,看我不打到你残废。」我被二牛打的事是全村皆知的,说着三虎还真向我走了过来。看着他那强壮的躯体,凶悍的神情,此时我忙吓的连连后退,嘴里起合起合的颤抖地说了一句是男人在这情形下都说不出的话:「您……您……您慢用……」就速度地退出了门外,还小心的关上大门。
  此时门内传来一阵三虎的狂笑声,接着就是我老婆这贱货讨好这小恶霸的恭维话。「从我进门到出来,阿花这贱货连眼尾都没看一下我,我犯不着为这贱货挨揍。」我安慰了一下自己,心情也就平服了些。就又开始从大门的门缝里偷看三虎对这我老婆这贱货的淫贱调教。

  只见三虎穿着裤子坐回椅子上,手里拿着自己的鞋子,往外一扔,我老婆那贱货就飞快的像狗一样爬过去,用嘴叼起他的鞋子,又爬回他身边,三虎也好像耍猴一样,重复做着这事,并没有要操她的迹象,然而看着我老婆那贱货,赤身裸体地翘着大屁股和那对来回荡着的大奶子,像狗一样在烈日下在院子里,汗流浃背地转着,我那不争气的小鸡巴又硬了起来,只不过家门口人来人往的,我也只有难受的边忍边看。

  院子里的是黄泥地,这贱货爬的时间长了,膝盖上也红肿了起来了,速度也明显慢了下来,这时才见三虎站起来,手里不知何时多了条皮鞭,「刷」「刷」
  的对着我老婆这贱货的油亮大屁股就鞭打起来。痛的这贱货直发抖。随着这皮鞭的效果,这贱货的爬行速度又跟了上来,同时我还看到这贱货的骚穴处又开始有淫水在滴落。现在我才发现原来这贱货是货真价实的越痛苦越快乐的被虐狂。
  一顿鞭挞后,三虎终于也亮出了他那大条大鸡巴,让这贱货口交了一轮后,就狂插她的屁眼,那双大手用力的扭捏着这贱货那满是青红鞭痕的臀肉,直操的这贱货叫的死去活来的,那贱货的淫浪叫声也仿佛在院子里徘徊了一会,就传到门外去了,好像要把她那欲仙欲死的快活传播开一样。

  这贱货的奸夫,其实也并不止只有村里的人,慢慢的她又和一些大城市里来的人搭上了,也让我大开眼界了一回,这「功劳」还真多亏了村长张扒皮。
  这是一座年代并不久远,也没什么名胜古迹更谈不上山明水秀的城市,然而这却是无数大陆人向往的其中一个地方,它叫香港,在我们村里人的口中,它是一个遍地黄金的地方,是中国境内的外国地方又或者叫另一个黄种人世界。
  以前村长张扒皮有位亲戚认识一个这地方的人,这人可能也就和张扒皮说过几句话,张扒皮就在村子里吹了差不多一年的牛,但村民们每每听到张扒皮说道:「嗯,陈总对我说,你地条村,是个好地方,几时我得闲,就投几个亿落来玩下,带挈下你地班牛屎佬。」每每张扒皮用这些半咸不淡的广东话说道。村民们总是肃敬起来,那神情好像古代人听太监读封建帝王的圣旨一样。

  虽然吹了一年多的牛皮,但村里总是有人一而再地恭敬认真地问他:「村长,您老解析解析这话意思啊!」「哈哈,还不懂,我那个叫陈总的好朋友说,要拨几个亿给我们村里人花啊。」一有人问张扒皮总是得意的答道。

  「村长,您是怎么认识那位好朋友的?」一有人这样问道,张扒皮的表情就好像古代的人被人问您是如何得到皇上赏识的一样,那得意样,唉!

  虽然我没怎么读过书又懦弱怕事,在村里还有绿帽B的称号,但见识我却是远远胜过这些人的,我想他口里那个叫陈总的香港人顶多也就是一个扫大街的,有钱人还会认识张扒皮这种人,会说这种话。还真的和我想的差不多,那个陈总的真实身份其实是香港的一个地盘工人。一个起早摸黑的苦力。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苦力男,来到了我们这村子后,竟受到了皇帝般的待遇。

  张扒皮吹了大概一年牛左右吧,那个陈总真的一家三口的来到了我们这条穷村子,白白胖胖的五尺多高满脸横肉,大概五十来岁左右,他老婆也是四五十岁左右白白胖胖的一脸贵妇样穿金带银的,他女儿则还好点,身材样貌算得上中等吧,据说是东洋的留学生。记得那天就这三个人再加上一条他们叫儿子的还有洋名的德国大狼狗,算是一家四口吧来到我们这,整条村子好像家家户户喜当爹一样的欢迎着他们,那气氛比过年还要热闹十倍。

  村里算的上是人物的例如村长张扒皮,村霸三虎,村里的到过大城市工作的哪怕是要饭的都站在第一排毕恭毕敬的列队欢迎,我这个绿帽B当然也就只有站在最后面像瞻仰什么一样掂着脚看着。但我那贱货老婆,因为长相美艳加上和村长他们的关系,也被安排在了欢迎队伍里的第一排。只见平时嚣张的村长此刻像抗战时期的汉奸见大本日亲爹一样,恭敬地360度弯着腰一一向那陈总和他那夫人还有千金握手问好,那场景恶心的我有点微微的打冷颤,但全村的人却是肃静尊严的很,唯一和我差不多的可能就是陈总他们身边那条德国大狼狗,此时也是咧着牙微抖着发出「呼呼」「」的声音。

  很久没写了,有点力不从心的感觉,这篇新奴隶人妻准备分上中下三期写完,喜欢的多捧场。

  这是色文,并不是讨论人性的文章,感射看完,夜太深,明后天继续。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47415869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