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好女人是男人的学校】(中)【作者:州官放火】
【好女人是男人的学校】(中)【作者:州官放火】
字数:557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6、

  记得上小学时趁爸妈不注意,俺在他俩房间地床头柜抽屉里瞎倒腾。小白包袋里玻璃皮套套引起俺地好奇心,偷了一个放进书包里。上课时拿出来问邻座同学是啥东东,那丫撅起鼻子闻了闻说是阴茎套,是他假装睡觉时偷听他爸妈念叨过的。俺明白阴茎就是大人说的鸡鸡,但心里还老不服,说他瞎掰,这洋泡泡和小鸡鸡能扯得上边么?

  中学时男生上生理卫生课就跟闹着玩儿似的,二逼同学竟误认膀胱就是阴茎,老指着俺裤裆说,大家来看这丫膀胱顶帐篷啦!还有一次他把女人扔掉的血淋林的月经纸捡回来,藏到一女生的课桌和书包里,吓得那可怜的女生几天没来上课。
  在那岁月里中学的性教育还不如看三级片来劲儿,但学校的性启蒙教育有一点还是挺成功的,就是男人不带套女人不吃药是会弄大肚子的。虽然避孕对男生来说仍是懵懵懂懂大大咧咧,但对女生们都知道对这种事不得不加点小心为妙。
  言归正传,正说到小初姐拉开了窗帘,又在自己屁股下面的床单上垫了条绢白手巾。俺这时手忙脚乱心跳得紧,没多想这些小细节。不过俺坚信小初姐聪颖过人,对自己人生头一次肯定是仔细盘算过的。通过上次玲姐给俺的教训,俺也不是没想过万一把初姐的肚子搞大咋办,但俺当时只抱了一个信念:听她咋说就没错。

  俺就问小初姐:「姐,能进去了么?」她点点头说「你帮姐把下面张开点,看准了再……」俺恩恩了几句,就把她的双腿慢慢叉开了。喘着气凑近她软软的阴毛下两片丰满的大阴唇,轻轻地它们往两边拨开,看到了先前见过一次的那两片粉粉薄薄的小阴唇,娇嫩的肉黏膜上一丝丝洁白透亮的液体。

  记得小时那会儿,她来俺家玩办家家,俺用头发夹子给她「扎针」时掰开她,闻过小逼逼淡淡的尿骚味,但此时此刻的成熟的逼逼里,不是已不是俺记忆中的骚味,而是一种淡淡的酸奶般的味道。

  视觉越强烈记得就最深刻,俺记得姐的下面渐渐有了变化,厚厚鼓鼓的大阴唇慢慢绽开,肉夹缝两边渐渐被里面渗出的清清液体湿润了,粉红色的薄薄小阴唇内,微微凸起一小小圆圆的嫩肉团,看起来有点像小半个蜜枣儿,中间一个圆圆的小孔。俺小心翼翼用指尖沿着凸起的嫩滑小孔触摸了一圈,果断认为俺这就是要进的口子,终于找到它了!

  俺之前偷偷看过地摊黄书里描写女生处女膜阴蒂头啥的,但此时此刻才真正看清,其实这一圈淡红色的嫩肉和一颗粉嫩的小豆豆,就是初姐稚嫩的童贞小孔。
  这时俺感觉到初姐身子微微颤抖,先前柔软的大腿紧绷起来。俺赶紧问她有啥不对,她说要俺抱住她,但俺自己太笨重会把她压得喘不过气来,但这时她的手已搂着俺的腰,大腿也贴紧了俺的双胯。

  就像给老妈穿针眼线头那样认真,俺伸手抓住蹦跳的阴茎,把胀大的龟头准准对住了隐蔽在她小阴唇里的红嫩小孔。涨粗的阴茎随心跳起搏跳动,敏感的龟头觉察到初姐的小阴唇内壁嫩肉几乎和阴茎同步跳动,姐和俺的身心灵肉以相同速度跳到了一起。

  我闭了闭眼、咬了咬牙、屏了口气,小腹紧了紧,腰部用力往前一挺,初姐的身体猛一哆嗦,俺明白自己进去了,一种如释重负的成功感豁然而生!

  俺的第一感觉是龟头插入时,小阴唇内平整均匀的嫩肉圆孔噗地一下迸裂开来,硬是给粗大的龟头让了道。整个龟头进去后,小孔周边的嫩肉忽然痉挛了一下,只感觉龟头的肉冠稜沟被一圈温热湿滑的嫩肉紧紧的箍住了。

  疼就一个字!但见她的十个手指全扣进了俺背上的肉!难怪昨晚见她认认真真地剪了手指甲,好女人就是心细啊!

  又见她紧紧咬住了上嘴唇,额头上沁出了细细的汗珠,一行泪水顺着从眼角滚到了脸颊。

                7、

  俺一见她这个样子,一时不知所措,心急地问道:「姐你疼、疼么?」她搂住俺的后背朝朝俺脸上呼着热气,痛楚地说道:「疼、疼,姐会忍一会,你慢、慢点啊」俺问她能不能全整进去?姐轻轻点点了头,

  俺挺直了刚入门的坚硬阴茎,粗大的龟头在前面开道,慢慢挺了一下、两下、三下,这时得强烈感觉,是龟头遇到阴道挤夹阻力,包皮从龟头下开始像蜕皮似的翻卷下去,一直褪到阴茎根部。这一过程又有酸麻,又有痒感,就像虫爬蚁行似的奇妙无比酥痒。打这次以后,俺在多少女人身上都没再找回同样的感受和体验!

  就在这节骨眼上,初姐却有些挺不住了,第一次大喊出:「疼,疼啊!」但开弓哪有回头箭,可俺第一次对初姐下了狠心,咬了咬牙往里猛地一顶,终于感到龟头遇到到了硬硬的阻力,终于插到底了。

  阴茎硬硬插入到小初姐的深处,肯定又给她添加了难以计量的痛楚,可能因为疼得厉害,她原来阴道温润的阴道肉壁忽然收的很紧,抗拒般不停的蠕动夹磨着进入体内的异物肉体,使俺感到阴茎与阴道有一种密实磨合的快感。

  小初姐的身子真是很奇妙,就在这种似疼似快的磨合中,一种潮润溜滑的感觉从俺的阴茎周围上漫来,俺抽动了一下阴茎,粗大的龟头能在阴道内滑动自如了。俺不由自主地连续抽动了几下,居然还发出唧唧吱吱的水声,阴道内壁一紧一紧地抽搐收缩加快,俺顿时像被电流击中一般,先从龟头开始又迅速传到小腹部,再从小腹部回传到整根阴茎。

  在中枢神经处传来阵阵刺激下,蛋蛋里一股热流再也控制不住了,沿着阴茎底部迅速强劲涌向龟头。俺急忙用手死死摁住阴茎根部,急切向小初姐问道:「姐你快说!能射到里面不?」初姐有点抽泣似的嘤嘤地说:「怕、怕……」
  俺瞬间屏住了呼吸,全身的肌肉忽然绷得紧紧,就像杠铃挺举时一瞬间的那种感觉,闷闷地喊了一句:「要出来了!」说时迟那时快,俺噗地一下拔出阴茎。拔出小孔的那一刹那,阴茎往上蹦跳了一下,一股白白精液喷注而出,急射在小初姐的胸前,有几滴差点喷到了她的脸上!

  射完后,俺倒在小初姐身旁上喘着口气,这时见她用手捂着眼上,胸部上下起伏着,几滩精液正从奶子、脖子、和下巴出缓缓流了下来,顿时一股浓郁的青草气味弥漫开来……俺急忙用手帮她抹擦,弄得她胸口奶子上粘粘糊糊一片狼藉。
  小初姐抓住俺那笨拙的手说:「你先给姐擦擦下面好不?」俺赶紧说了恩。
  但给小初姐擦下面时,俺惊呆了:

  她垫在屁股下面的那条洁白柔软手巾上如被喷枪喷上了鲜红的小血滴子,厚厚鼓鼓的大阴唇上,粉红的肉夹缝两边也到处都是点点缀缀的小血点子。俺小心翼翼地掰开小阴唇一看,小半个蜜枣儿似的圆圆凸起的嫩滑小孔周边上,已开裂了上下左右几道裂口子,鲜红血液与白液湿淋淋融合在一起。

  之后的许多年里,看过许多文字和图片描写处女落红,无不是失之毫厘,谬以千里。看到这些荒谬之处,俺常常掩卷长叹,墨写的编造岂能代替血写的真实!除非你亲身经历和体验过,否则根本无法理解体会到,真正的初夜风采是怎样的被血染红的,那真叫是雄关漫道真如铁——残阳见血的壮烈一幕!

                8、

  听一老砲儿哥们说过,男的在憋不住的情急之下,还能把砲射在女的外面,他不是魔鬼就是天使。俺当时到底是啥情况,自己至今还是一头雾水。

  俺心里很明白没敢内射小初姐,是因为心有余悸,第一回被玲姐逼着内射的心理阴影仍在作怪,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

  俺忒也菜也傻,老以为只要射进去一点点,就会叫女人大肚子。心里有些疑神疑鬼,因为自己不能确定当时龟头己漏出的一些清液会不会惹上麻烦,躺在床上忐忑不安心神不定。

  小初姐可能误解俺的的心思,她拉过俺的手捂在自己刚被风吹雨打过的阴户上,让俺抚摸像小动物那样微微地抽搐颤抖小肉馒头,安慰俺说:「别担心,应该没事的,」她又用得俺手揉了揉下面说:「你挺的那会儿疼得要命,后来就好多了。」

  俺说姐你流了不少血,她点点头说:「头一次总得有,姐以后就不怕了。」俺另一手摸摸了她的小肚皮,吞吞吐吐地问:「姐会不会……?」她摇摇头说:「弄在外面了就不会了」她一只手摸住俺的脸说:「你是咋做到的,难为你了!姐还没来得及做避孕……当时真的好怕。」

  俺说也不确定是不是全都射在外面,万一流进去一点该咋办呢?她回答说:「应该不会的,就是会也是命,姐只能豁出去了!」

  小初姐的这番话,让俺觉得自己有心无胆敢做不敢,真是羞愧得无地自容!
  小初姐下面还不时疼痛,连走路都是一拐一拐的,让俺看了挺心疼的。当天晚上俺俩在爸妈的五尺宽的大床上紧紧搂抱在一起,除了没敢再去碰下面,俺在她全身上下又揉又摸个遍,折腾了老半天,还第一次美美地啜了她两个嫩红的奶子。阴茎挺的硬邦邦的,用手一拨弹在床上像打鼓一样嘭嘭地响。小初姐看俺挺可怜的,就用手紧紧握住捏了又捏,揉了又揉,终于慢慢消停了下去。

  那个年代虽然色情杂志和三级片有些口交的情节和桥段,但当时国内的成年男女人都不习惯也不待见口舔口交,俺俩一个是初出茅庐一个是初试云雨,咋会懂口交的真谛。

  直到许多年后,俺才真正弄懂了玩女人这个玩字的包罗万象,女人原来是可以用来把玩的,但这全都是后话了。

                9、

  有喜便有忧。喜的是两天后的一大清早小初姐的大姨妈来了,所有会不会大肚子的担心全是杞人忧天。但忧的是她的假期已到明天就要赶回公司,准备启程出国了。

  昨晚小初姐跟俺说了,估摸自己大姨妈快要来了。要是下面不再那么疼了,就答应再给俺做一次。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大姨妈来的忒突然,好事成了泡影!
  临出门时,她见俺那失魂落魄样子,自己的眼眶也红了,难过地说:「有些事姐没给你说,姐这一去真的不知到底会咋样。可你别难过,以后姐只要机会,就一定再来看你。」说就抱了抱俺,亲了俺的嘴,没想到这是俺和小初姐最后一次亲吻,从那以后,俺才体会情侣亲吻的真正含义,吻在嘴上,亲在心里。
  小初姐出国后俺和她通信,常常是俺写的多她回的少。记得最后收到她的一封信,全是俺俩过去在一起拍过的照片,只有短短几句话,说她要搬到新址去,让俺先不要给她回信。俺当时也没多往坏处想。

  不久小初姐的妈妈来俺家作客,和爸妈说女儿小初要在国外结婚了,老初家可能要添了个大鼻子洋女婿,俺听了以为她是逗闷子说笑,也没往心上去。
  但左等右盼就是不见她的来信,直到那天收到了一个包裹信封,寄信人内详,是小初姐熟悉的笔迹,打开一看,里面是一个包装考究的小布包,再打开一看惊住了,原来是那条令俺至死难忘刻骨铭心的沾着初姐落红的绢白手巾,上面写了一行小字:一生一次的爱——留给心爱的人。一张薄薄的信纸上写着,姐要嫁人了,但你永远是姐最难忘最疼爱的人。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此时此刻俺的泪水噗噗掉落下来。
  俺心里纠结难过,失落了很长时间。虽说友情小船说翻就翻,难道钢钢的爱情大船说翻也就这么翻了?此时情窦初开的俺,哪儿懂得世道艰辛诡秘人间悲欢离合!

                10、

  小初姐整整一年没了音讯。第二年俺让爸妈托人成功办妥了出国留学,正好和俺前几年己出国的姐姐在一个城市里。俺姐和小初姐是闺蜜,打小就在一起办家家跳皮筋玩。姐从小就和俺不对付,两人老是打打闹闹的。姐上学晚,比小初姐大一岁,打幼儿园起,她就比男孩子还男孩子,整个已个假小子。那时俺和她干仗老被她占上风,好多次被她坐屁股底下压得乖乖投降。终于有一天俺找了对付她的终极武器,亮出俺的小鸡鸡沖着她喊,尿尿滋你啦!她看见小鸡鸡后,吓得她尖叫往后退,最后被俺逼得撵得落荒而逃,俺这时得意洋洋地嘲笑她,哼,怂了不,就一假小子,俺才是真爷儿们!

  这一晃多少年过去了,出国时俺已过十八岁生日,出国那天又正好是八月十八,一八八一八,大顺一大发啊!却不知以后俺的人生路上,雄关漫道真如铁,更有像唐僧取经路上的九九八十洞等着俺呢!不过俺既然翻船落水后喝过了苦涩的水,今后啥样的水又不能对付呢?

  早在俺到达学校前,姐就急急忙忙帮俺张罗,一早为俺租好了房子。俺原想先和她住一起可以省些钱,可她偏偏不干,连门都不让俺进。俺有些纳闷向她为啥,她说俺小屁孩不懂。后来俺才知道,原来她丫早己和老外男友同居了,听说还是她主动要求的,就怕俺给爸妈打小报告呗。俺暗地好笑,男女这点风流事还要用瞒俺?怕俺告密?别哪天搞自己大肚子就行了,俺可不想年纪轻轻就当了老舅。

  俺姐在机场接到俺后,就直接奔了房东家。把俺往车下一扔,和女房东打了个简单的招呼,和俺啥也没说连头都不没回就颠儿了,丫挺的!

  女房东挺热情地迎了上来,她上去和俺妈年纪差不多,四十来岁吧,皮肤保养的挺不错,脸庞白白嫩嫩的带点晕红,细细的眉毛下一对小眯眯眼,朝俺一笑俩眼全没了,就剩带几粒雀斑的小翘鼻子和艳红的嘴唇后面两颗白白的小门牙。
  俺跟她进门时,留意了她的两条结实的大腿和圆嘟嘟的两瓣大屁股,像要把薄薄的睡裤撑破似的。她转身低头帮俺提双肩包时,低胸的圆领睡衣里一对高耸丰满的大乳房似隐似现,让俺眼球不吸都不行。

  女房东做了挺丰盛的晚餐,请俺美美地吃了一顿,她边吃边谈了自己的一些往事。

  她姓徐,上海人,原是上海一家幼儿园的老师。父母五十年代初就去了香港,之后又移民到了国外,留下了年幼的她和外婆在上海一起生活,是外婆抚养她长大成人。

  十多年前她结婚后又很快离异了,和她外婆一起移民来到国外,见到了分别多年的亲生父母国外出生的几个弟妹。但此时此刻的她,和自己的亲身父母和弟妹完全就像陌生人,最后闹到格格不入,便赌气单身一人搬了出去了。好在她找了份图书馆的文职工作,她外婆给了她一笔钱,加上银行贷款,那时房价的不像现在这样贵得离谱,她就买下了这间不错得独立屋,离大学很近,她一人打工收入较少,就找了学生租客。

  她说自己有个英文名字叫Nichole,俺见她和俺小姨差不多,就管她叫徐阿姨。

  晚饭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见崭新的家具是前两天新添置的,生活用品都很齐备,方方面面安排得细心周到,心里一阵感动,一种他乡遇亲人暖意油然而生。
  就在开学前的一个星期,琳达也到了。她是徐阿姨家的另一个学生房客,听徐阿姨说也是从北京出来留学的,和俺同在一个学校。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