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重生乱伦】【作者:reborn839】
【重生乱伦】【作者:reborn839】
字数:689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重生乱伦

  堂下所跪何人?报上名来!

  听到严厉的声音,我整个人清醒了过来,才发现我在的地方就像戏剧中的场景,大堂中坐的人好像就是阎王爷,旁边还有牛头马面,我在回想什么时候来到了片场,此时堂上的黑脸又大喊了一声,报上名来,我一时被他的威严吓到,才勉强说我叫贺力元。

  堂上的黑脸叫旁边的白面书生说:生死簿何在?把贺力元的生平念来听听。
  白面书生急忙翻阅手中书说:贺力元台南人士,生性善良无做奸犯科之恶事,可安享天年至100岁终老。说到此白面书生脸色一阵铁青。黑脸的也脸色大变,急忙问我说今年几岁?

  我回答今年36岁,回答完看到他们神色紧张交头接耳的谈说,我才慢慢想起我应该是在开车,然后一阵天旋地转后就没有意识,醒来就跪在此地,难道我是往生了吗?这里是地府我要被审判了吗?那么黑脸的真的是阎王,白面书生是判官?

  如果我真的死了,那刚才判官为何说我能活到100岁呢?

  此时阎王招来小鬼,一问之下好像是说捉错人了,死的应该是撞我的人而不是我,这下可不得了了,阎王要小鬼送我回阳,可是小鬼回说,把我的魂勾走后,车子就爆炸燃烧,身体早就毁了。

  判官看了看生死簿说,原本我被撞后可以爬离车子,能逃离一劫,结果我被勾错魂所以害我的身体被破坏,想回去也来不及了。

  阎王听了大吃一惊,一直狂骂小鬼们,但也无法挽救了。

  我壮起胆子问阎王说:那我该怎么办,你们要如何处理?

  也许这真的是很重大的失误,阳寿未尽就被勾来地府,阎王可能也不好交代,原本的严肃的神情也变了,但仍不说一语。

  此时判官翻阅着生死簿叫了一声有了,然后跟阎王交头接耳的说话,只见阎王点点头,表示可以接受判官的意见。

  接着阎王问我说:如果能还阳,不过是另一个人的身体,你能接受过他的生活还有家人吗?

  听完我想说,我的身体都没有了,要是不答应难道要在地府生活吗?我就回答可以。

  阎王继续说:今晚会有人因车祸死亡,你就借由他的身体还阳吧!本王勾错人,也算对你有个补偿吧!

  我就说:那我进入他的身体可是对他的事一无所知,怎么和他的家人一起生活呢?

  阎王说:放心吧!他的记忆会完全由你接收,而你这世的记忆也不会消失,你可以放心重新做人。

  此时我才放下心中的疑虑,赶紧向阎王道谢,等待还阳的时刻来临。

  判官也提醒我该注意的事,然后跟我说:还阳后虽然捡回了一条命,但下半身却也瘫痪了,不过经过半年的复健,就可回复全部的行动能力,但是却无法勃起了,不过这只是心理因素,因为我阴茎的功能并未受损,只要找到能刺激我反应的原因,再慢慢练习应该就能恢复机能。

  此时我提出抗议,如果到时我无法勃起的话,那我还不如留在这里,阎王和判官再三保证只要找到能刺激我反应的原因,绝对能恢复,而且会更加勇壮。
  听到他们的保证我虽半信半疑,但也只能接受这样的安排,毕竟能回阳间生活总是比较好。判官就说陈佑学的阳寿也快尽了,叫我准备一下去交换。

  我一听到名字觉得好熟,就随口问说:我要还阳的人母亲是否是沈婉竹,判官点了点头,我当下觉得好兴奋,竟然回去后要当我心目中女神的儿子。

  时辰到了,去吧!最后就听到这句话,然后眼前一片黑,醒来人就躺在医院里了。

  眼前见到的人就是我的女神婉竹,现在应该是我的妈妈了,只见妈妈激动的把我抱住一直哭,隔壁的男人也就是我爸爸安慰着她,不过我发现我下半身无知觉,想想判官说的话,我会瘫痪半年,也就没太大的激动。

  过了几天,我人还躺在医院,就听到医生和妈妈的谈话,医生说这几天的观察我的身体大致没事,可以出院休养了,只是要按照时间回来复建,听到这里我妈好像松了一口气,但医生接着说,我的阴茎可能之后无法勃起,所以要我们有心理准备,听到这里我早知道会有这个结果,但妈妈听了无法相信,一直问医生有没有办法,医生只说如果持续刺激的话,也是有可能的。听到这边我心中产生了一个想法。

  在前世,婉竹是我的同事,也是位好姐姐,不但容貌迷人,还保持着一副性感惹火的身材,162公分的标准美女身高,32?23?33的三围,那裹着丝袜的性感玉腿更表现出成熟女人的性感诱惑,再加上婉竹那动人的声音,实在是没有人相信她已四十二岁,所有见过婉竹的人都以为她只有二十五六岁,婉竹平时特别喜欢穿套装,就和一般的白领丽人一样,而婉竹尤其喜欢穿短裙配丝袜和高跟鞋,也是我前世最喜欢的穿着,如今她竟然成了我妈妈,当然要把前世也她的爱移转到这世来。

  於是我假装不知道无法勃起的消息,静静地等待最佳时机来临,就这样等到了出院。

  出院后,我的下半身无法行动,生活的日常都由我的妈妈来帮忙,当然包括帮我洗澡换衣服。妈妈温暖的手碰在我身上,那种舒服的感觉是无法言语的,只是当妈妈碰到我的阴茎时,眼神流露出不舍的感觉,我知道妈妈是不舍我无法勃起,但又不忍心告诉我。

  虽然下半身无法行动,但我也大致熟悉新的身体,尤其是这小子的阴茎蛮大的,没勃起就10几公分而且又粗大,也难怪我的婉竹妈妈会有不舍的感觉,往好的地方想等我恢复后,一定很神勇。

  就在妈妈帮我处理生活日常时,我觉得应该可以试试妈妈的反应了,於是就趁一次妈妈帮我洗澡时问了她问题。

  妈~ 为什么你帮我洗鸡鸡时我一点感觉都没有,我受伤之前不是这样的,我这里是不是受伤了?

  妈妈顿了一下才说:佑学,医生说你只要好好的复建,等下半身好了你这里自然就会有感觉了,不要想太多喔!

  我当然知道这是妈妈安慰我的话,但我也不说破,只是点点头乖乖地让妈妈帮我洗澡。

  也许就像判官说的,时间未到我的身体还没恢复,不然看着前世的婉竹姐姐,这世的妈妈那么性感的身材,心里都受不了了,但下面仍然无感,所以我就更加努力的做复建,希望早日康复。

  随着时间的过去,我的双腿慢慢的恢复了,也终於结束了漫长又无趣的复建过程,医生说我可以和常人一样的行动了,妈妈也露出开心的笑容,我也很开心,下一阶段的计划终於要展开了。

  根据接收到的记忆,现在的我应该是个硕士生,只是刚报到还没开始上课就车祸了,所以现在保留学籍中,家人希望我完全好了才去复学,我也同意这个建议,我还多想和现在的妈妈婉竹多相处。

  这天早上,妈妈一早就帮我准备早餐,而我发现妈妈今天穿的衣服不同,是套装还有短裙丝袜,我看了下面一阵火热,但还是没有勃起的感觉,我意识到这应该是判官他们说的能刺激我的最大因素,就是妈妈的上班时的服装。原来前世喜欢丝袜美腿,现在也要丝袜美腿才能让我勃起,只是时间仍未到。看着眼前穿着OL服装的妈妈,吃着爱心早餐,心中盘算着等妈妈下班回来就可以实现计划了,不自觉笑了出来,妈妈看我很开心,自然关心了一下,和妈妈聊了一下,妈妈就准备去上班了。

  趁着妈妈去上班,我就上网抓了一些A片,等待妈妈下班回来,但总觉得时间好久,突然想到如果现在打给妈妈说我身体不舒服,妈妈一定很快就回来,於是就打给妈妈,妈妈听到也很紧张,以为我真的又不舒服了,很快地妈妈就回家了。

  妈妈一进门就大喊我的名字,我故意哭丧着脸对妈妈说:妈~ 你不是说等我做完复建我的脚可以行动了,我的鸡鸡就会跟着好了吗?

  妈妈说:是啊!佑学怎么了吗?哪里不舒服?

  我说:可是我一直没感觉,所以还下载了A片来看,看能不能刺激一下,结果我看了好几片,我都没感觉,我鸡鸡是不是有问题?妈你告诉我好吗?

  妈妈看到我哭了,也流下眼泪说:佑学~ 其实医生说你的下半身可能有伤到,所以可能无法勃起,不过还是有机会的,只要适当的刺激就有机会恢复。

  我说:可是我受伤前只要看到A片就很有感觉,现在用手包括之前妈妈帮我洗澡时我都没感觉,难道我真的无法恢复了吗?

  妈妈说:会的,只要有一丝丝机会,妈妈能帮你的一定帮你,佑学先不要激动,冷静下来妈妈可以帮你的。

  此时电视画面刚好播着口交的镜头,於是就顺着妈妈的话说:妈妈我看这个A片,用嘴巴好像可以让鸡鸡很有感觉,不知道用嘴巴能不能让我恢复。

  妈妈听了楞了一下,我赶紧说:妈妈你可不可以给我一些钱,我去找人帮我口交,看我能不能有感觉。

  妈妈说不可以,怎么可以去找女人呢?

  我就说那我又没女朋友,没人可以帮我,而且现在的我也不敢交女朋友,不找女人我该怎么办?

  妈妈大概急了吧!脱口说出妈妈可以帮你啊!妈妈说过一定会帮你恢复的,听到妈妈自己说出要帮我口交,我自然很开心,但又表现出抗拒的样子。妈妈看到我的表情,就主动摸我鸡鸡,然后把我裤子脱下,伸出舌头帮我舔,这种感觉很舒服,但我的鸡巴还是不为所动,依然软绵绵的,妈妈於是张口把我整根吞下,不过我还是没什么感觉,看着妈妈努力地帮我口交,我内心充满感激。

  之后的日子,妈妈只要有空就会帮我口交,看能不能让我有感觉,我也大胆的要求要摸妈妈,对於我的要求妈妈都照单全收,不论摸奶、大腿或都全裸妈妈都会配合我,甚至我要求妈妈给我舔穴妈妈一样同意,还用六九式看能不能刺激我,还一边看A片一边帮我弄,只是这些还没办法完全帮我恢复。后来我们还想说会不会是在白天比较没感觉,要尝试晚上来帮我,不过晚上其他家人都在,不是很方便,而妈妈坚持要帮我,但差点被发现,妈妈也怕我受到惊吓反而情况更糟,也就没那么坚持。

  直到…某一个夜里,当我在睡梦中时,突然发现有人压在我的身上,(佑学……让妈妈再试看看……)妈妈的声音唤醒了我她轻轻的拉开我的睡裤来,将我软趴趴的阴茎掏出来,用她性感的小手慢慢抚弄着我的阴茎,我静静的躺在床上让她弄,反正我都已经习惯了!

  接着,她拨开我的包皮,慢慢用湿热的舌头舔着我的龟头,我觉得有些麻麻的,但并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她开始将我依然萎缩的阴茎含入她的小嘴里,妈妈有相当诱人的性感红唇,在意外发生前,我总是对她的双唇充满了幻想她温柔的含着我的阴茎,妈妈口交的技巧已经相当熟练,只见她修长的秀发,在我跨下不停飘动,该说是有些淫糜的气氛吧!但我却无法去体会突然间,我发现有下身有些微热,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妈妈~好像有些反应了耶~)我用手撑起上半身跟妈妈说

  我这时才看清妈妈的身体,她肌肤白晰细緻,身上仅穿了件薄得不能再透明的丝质睡衣,一对丰满尖挺的美乳清楚可见,上边两颗粉红色的乳头,真的让人想吸个饱,看着下边浓密的阴毛,似乎显示妈妈旺盛的欲望

  (真的耶~我再加把劲试试看吧~)妈妈有些兴奋的说道

  说真的,虽说是有些反应,但其实我那儿还是半软的状态,若是以前……啊!别在想了~妈妈依然契而不舍的含弄,但似乎只能到这地步了,她含了将近半小时左右,我瞧出她已经相当累了,只是不说出来,我心中有些不忍(妈妈~好了……今天就到这吧!你也累了……换我来安慰你吧!)

  她吐出我的阴茎,红着脸点点头,我开始隔着丝质睡衣搓揉她的乳房,丝质的触感摩擦着她敏感的乳头,双唇吐出愉悦的哼声,虽然我这世还是处男,但跟妈妈练习这么久,已经知道取悦女人的方法,我嘴也没闲着,吻着丝质睡衣下她另一边的乳房,我轻轻的用唇含着她已充血尖挺的粉红色乳头,有时淘气的用力含紧,有时含住乳头往上拉,这些小小的粗暴动作都令妈妈呻吟连连(嗯……嗯……啊……喔……)

  我手顺着她微凸的腹部慢慢摸到她浓密的阴毛,再慢慢往下移动,她微热的花蕊已经湿漉漉的,我开始隔着睡衣用手指抚弄她湿润的花蕊,她颤了一下,美目紧闭,口中不时发出欢愉的讚歎声(啊……好……啊……那儿……啊……)
  这时我看她已经相当兴奋了,我将透明丝质睡衣往上拉,拉到她的乳房处,我像是好奇的孩子般,仔细欣赏她浓密草丛里有着玫瑰色的湿润花蕊

  (哎呀~佑学~别盯着那儿看啊~)

  (妈妈~别害羞嘛!我看着你湿湿的那儿,好像又有点反应了)

  【好像又有点反应了】这句话,像是秘密指令般,妈妈一听就不再说什么了!
  我开始用舌头舔着她的大阴唇,慢慢往小阴唇进攻,而手指也慢慢搓揉她花蕊顶端的小阴蒂,她呼吸越显急促,口中仍是不断呻吟(啊……佑学……啊……好啊……啊……)

  我手指开始往她的蜜穴进攻,虽然妈妈已经生了我,但她的蜜穴仍是相当窄小,我两根指头伸进去,感觉好像被柔嫩的肉壁夹的好紧,还会一缩一紧的蠕动,想是要将我的手指往里边吸一般,如果我能硬起来的话,我真想尝尝插进她湿润蜜穴的滋味,我的嘴开始含住她充血的小嫩豆,舌头则不断舔着她不停分泌的爱液(啊……好啊……佑学……好儿子……啊……嗯……)

  妈妈开始淫荡的扭动纤腰,摆动美臀,我更加紧手指抽插她蜜穴的的速度,只见她扭动胴体也越来越激烈,我加快舌头与手指的力道,妈妈已经是半疯狂状态了(啊……好儿子……啊……不行了……啊……不行了……)

  (喔……我……好美……啊……要了……要了……啊……)

  我感觉她蜜穴里的我的手指被嫩肉紧紧夹住,妈妈突然身子一僵,昏了过去。
  这天,我在客厅里看着电视,妈妈刚下班回来,她身上仍穿着套装,只不过外边加了件灰色大外套,她开门进到客厅,脱下大外套放在沙发上,我目不转睛的看着妈妈穿着OL套装,在黑短窄裙之下是肤色的丝袜,我们之前就曾试过,发现我对妈妈穿套装有反应这时我手中正把玩着一个小玩具,是大学同学送我的,像弹珠般大小,有着可爱的造型(那是什么?)妈妈指着我手上的东西说道(朋友送的,你看看。。。。)我随手向她一扔哪知道妈妈一个没接准,竟落地滚到电视机下边柜子底下的的缝里边,(哎呀!怎么这么不小心啊!)

  妈妈立刻趴在地上伸手进缝隙里边去拿那小玩具,我看着她屁股翘的高高的,有些轻轻扭动,甚至在她短裙下我还能看见她大腿根处的黑色蕾丝镂空内裤,那件我最有感觉的小内裤,这时我吃了一惊,我感到一种从来没有的刺激感,至少是我重生之后从未有的,我下身一阵火热,原本软趴趴的阴茎开始起了化学变化,慢慢胀大,虽不是相当的硬,却是出事后头一遭她好像捡到了,想要站起身来
  (妈妈~你别动~)

  (怎么啦!)

  (我【好像有反应了】,相当大的反应喔!)

  听到这句指令,她乖乖的趴在地上不动,屁股依然翘的高高的,她侧过头往我这边看,我已经脱下裤子,妈妈发现我的阴茎立了起来,虽然还是软软的,但真的立起来了,我俩似乎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兴奋,我慢慢走到她身后(你别动……照我的话作~)我命令着她点点头,成熟的美丽脸庞上有着少女的娇羞(开始扭屁股,要淫荡一点……)

  她听了之后,便开始扭着黑色窄裙包不住的丰满屁股,用一种淫糜的姿势画圈扭动,我开始蹲下来往她丝袜里的大腿根瞧,我有种偷窥的兴奋感,尤其是那件黑色的蕾丝内裤,我伸手到她腿前去解裙上的扣子,解开之后我将裙子翻到她的腰际,开始隔着丝袜摸弄她浑圆的丰满屁股,我的阴茎好像渐渐硬了(说些下流的话……要淫荡一点的声音……)我又命令着(这……佑学……我……)
  (妈妈~我慢慢开始硬了~快说啊~)

  妈妈知道这是让我恢复的机会,不再回嘴,开始说着诱人的言语(啊……妈妈……淫荡的小穴……小穴……好湿啊……)

  (啊……佑学……啊……我要……啊……)

  (插进来嘛……妈妈淫荡的小穴……啊……用力……啊……)

  哇!这些话的作用真大,我已经快要回复出事前勃起的硬度了,我轻轻脱下妈妈肤色的丝袜,将她大腿分开,她似乎被自己淫荡的话语刺激,那件小蕾丝内裤的裤底竟然已经湿湿的,我开始吻着她湿漉漉的内裤底部,嗅着她湿润花蕊的特殊香味,哇!我的阴茎涨的好大,甚至比重生前还要粗大,我等不及了,一把拉下她的内裤

  (妈妈~我好硬了~我要插你啊~)

  (啊……不行啊……我是你妈妈啊……不行啊……)她叫道(【但我好不容易这么硬了,如果错过这次机会也许再也没机会了】)我有些悲伤的说着。
  妈妈听完也沉思了一下,怕我真的错过这次就没办法恢复了,於是就说:(好吧!都给你了~)

  我立刻握着火热的阴茎,从背后对着妈妈她湿润的蜜洞插到底,(啊~好大啊……啊……佑学……)

  这就是插入妈妈蜜洞的感觉吗?好紧,好湿,好热,好舒服啊!我开始使劲的抽插,不知是真的还是要刺激我,妈妈发出更淫荡的呻吟声(啊……插死我了……啊……用力……啊……)

  (啊……我要……啊……嗯……啊……)

  (妈妈……妈妈的小穴……爽啊……啊……)

  我用力的抽送,而手开始到前边去解她胸前的扣子,解开之后,粗暴的把妈妈前扣式的胸罩解开,我粗暴的捏着,抓着,揉着妈妈尖挺的乳房,后边更加用力狂抽猛送,妈妈开始发狂似的浪叫着(啊……我……插死我了……啊……)
  (我……好浪……啊……美……美……啊……)

  (啊……我要了……啊……)

  我感觉背脊一阵麻,这真是好熟悉的感觉,我知道我要射了,我大叫着:(啊……妈妈~我……我要射了……)

  (啊……不要拔出来……啊……啊……射在里面……啊……都给妈妈。)
  我真的忍不住了,我射了出来,全射在妈妈的里面妈妈回过神来,仍气喘吁吁的望着我这边,她惊呼道:(佑学怎么还这么硬啊~!)

  是啊!才刚射完,我又硬了之后去医院复检,医师说我已经完全恢复机能了我想今后妈妈又有新的问题要担心了,就是————

  要怎样才能让插在她蜜穴里的大阴茎软下来。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